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农家小福女
周家的四哥赌输了钱,母亲病重,赌场的人还想让满宝卖身偿债。 村里人都说周家的宝贝疙瘩好日子到头了,老娘也握着满宝的小手哭唧唧。 满宝却手握系统,带着兄弟嫂子们开荒,种地,种药材,开铺子…… 日子越过越好,嫂子们却开始忧心满宝的婚事。 “小姑,庄先生的孙子不错,又斯文又会读书,配你正好。” “小姑,还是钱老爷家的小儿子好,又漂亮,又听话,一定不会顶嘴。” 满宝抿嘴一笑:“我早就想好了,就选被我从小揍到大的竹马白善宝。” 坑品有保证,已完结的作品有《林氏荣华》《重生娘子在种田》等六本书。
致命偏宠
漫西致命偏宠
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对你大嫂客气点!”自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有一个心尖小祖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一路烦花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腹黑慵懒巨有钱男主vs高岭之花藏得深女主】 秦苒,从小在乡下长大,高三失踪一年,休学一年。 一年后,她被亲生母亲接到云城一中借读。 母亲说:你后爸是名门之后,你大哥自小就是天才,你妹妹是一中尖子生,你不要丢他们的脸。 ** 京城有身份的人暗地里都收到程家隽爷的一份警告:隽爷老婆是乡下人,不懂圈子不懂时势不懂金融行情……脾气还差的很,总之,大家多担待。 直到一天,隽爷调查某个大佬时,他的手下望着不小心扒出来的据说什么都不懂的小嫂子的其中一个马甲……陷入迷之沉默。 大概就是两个大佬为了不让对方自卑,互相隐藏马甲的故事。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甜西宝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白初薇活了五千年,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全人类的老祖宗后,下山开启原著剧情。 恒华一中高三新转来了一个女同学,小姑娘明眸皓齿,唇红齿白,长得像个天仙。 只可惜是个中二病—— “十个段家加在一起都没有我五千年累计的资产一半多。” “华国古典名著之首?那是我两百年前随便写着玩的。” “科学研究不如一剑飞仙,今天老祖宗我教大家如何科学修仙。” 吃瓜网友嗤之以鼻,坐等白初薇装逼翻车。 直到后来, 华国财产统计协会:“老祖宗作为全球首富,拥有全球最多的金矿、上百座岛屿、无数产业。” 华国作协:“@白初薇,老祖宗断更两百年什么时候更新?” 华国非自然管理局:“老祖宗,求带!” 华国顶尖八大世家是她的奴仆,震惊全球百年的空中花园为她而建,人人追捧的神医是她随手指点的徒弟。 当所有人嗷嗷叫着白初薇老祖宗时,海城段家四爷拥她入怀。 脑残粉:知道知道,肯定又是他的老祖宗。 段非寒冷眉竖眼:“她是我小祖宗。”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灵小哥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乔念在乔家生活了18年,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一时之间,绕城豪门都知道乔家出了个假千金! 真千金多才多艺,温柔善良。 假千金不学无术,一事无成。 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赶出豪门后,回到山沟沟过得有多惨! 乔念也以为自己亲生父母来自漯河县,是个一穷二白的穷老师。 谁知道哥哥开的车是辉腾,裸车300万! 亲爸教书的地方在清大,老师还有个别称是教授! 渣渣们一家跪舔的顶级大佬对着她爷爷点头哈腰… 乔念:? enmm…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脱离一群渣渣,乔念她做回了自己。 高考状元,直播大佬,非遗文化继承人…马甲一个个掉,绕城热搜一个个上,渣男渣女渣父母脸都绿了。 黑粉都在嘲:卖人设有什么用,还不是天天倒贴我哥哥。 乔念:不好意思,我有对象了。 顶流哥哥:@乔念,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妹妹。 豪门爷爷:囡囡,那么努力干什么,要啥自行车,爷爷给你买! …… 京市权贵都在传妄爷有个藏在金屋里的老婆,不管别人怎么起哄,从来不肯带出来见人。别问,问就是那句:“我老婆是农村人,怕生。” 直到某一天,有人看到一向矜贵高冷的妄爷掐着个女生的细腰,把人堵在墙角,眼角赤红的呢喃:“宝宝,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 【假千金她是真豪门】 +【双大佬】
穿书八零成了全能大佬
百鸟朝风穿书八零成了全能大佬
沈芷穿到一本年代文女配身上,成了男主的娃娃亲对象。 小说里,男主成为京城第一大佬后,一夜黑化,灭沈家全族。 为保小命,沈芷决定找出男主黑化原因,对自己约法三章: 不主动退亲,把退亲机会留给大佬。 努力发家致富当神医,远离大佬视线,不给大佬添堵。 坚决不谈恋爱不搞对象,不刺激大佬脆弱的小神经。 等啊等,等白了头,大佬咋还没退亲呢? 啥? 得知真相的沈芷捂住嘴:她表现太好,成了大佬心底的白月光,大佬决定将就将就跟她过! 沈芷QAQ…… 牺牲我一人,幸福全族人! ** 某天沈芷被堵在教室后门,大佬神色莫辨,“不是不谈恋爱?” “我没谈。”沈芷委屈反驳。 “课桌里的一打情书……” “……我马上撕掉!” “晚了,送教务处了。怎么补偿我?” 沈芷一愣,大佬惩罚地捏了一下她的小手,“再有下次,不止动手我还动口!” 沈芷,动口……那不就是……

女生频道最近更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