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胡渣唏嘘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084 让他们流干最后一滴血
    084让他们流干最后一滴血

    无论赵大锤有什么样的理由,赵佶对他执意去太学的事情,还是有点想不通。

    点了几把火,杀几个小喽喽,就能阻止金国的狼子野心了吗?

    也许在前期,他们为了角逐出胜负,为了争夺皇位会打得头破血流,但终究是要分出胜负来的。

    到时候,我们大宋的军队,是不是能抵挡得住那些杀红了眼的恶魔呢?

    要知道,能够百战余生的人,那可是个顶个的是人形怪兽啊!

    大宋军队,除了西军可堪一用,别的都是没见过血的奶娃子,真心玩不过人家。

    皇叔编练的新军,限于装备,规模迟迟不能壮大,也是让人很苦恼。也不敢催他老人家,万一惹急了他,后果很严重滴。

    “谁说金国没皇帝?现在不就有三个了吗?”

    刚回到皇宫,就听见赵佶在那里唧唧歪歪,一副欲求不满的死样子。

    你难道不知道,新生入学头一天,都要见见室友、撩撩妹纸,很忙的吗?

    呃,今天好像没见着什么室友,就看见一个话痨似的副校长,真是晦气!明天,就明天,非把杨时那个校长给揪出来不可。

    拿着我们老赵家的高薪,不好好工作,整天泡病号,不想干了是吧?

    赵佶的脸又一次成了苦瓜:“侄儿愚昧,还请皇叔详细说来,究竟您还有什么锦囊妙计。一想到金人入寇的场景,我就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

    看来这孩子的心理阴影面积有点大,都是那一场大电影害的呀!

    看在赵佶还算乖的份儿上,赵大锤勉为其难地把后续的安排解释了一下,也免得锤丝们以为自己不务正业,都粉转黑了咋办?

    套路很稀松,手段很平常,想出这个计策的人,坏得有点不一般。

    基本操作如下图:

    先倒入学生若干,过滤掉一部分学神、学霸,再加入某种溶剂,再次进行分离、过滤,得到少许沉淀,是为学渣也。

    “皇叔,您又在逗我!我不干,我要听真话。呜呜呜……”

    利用掌握信息的不对称,对某些人实施不良行为,好像叫诈骗对吧?这样忽悠赵佶,好像有点不是很合适。

    “我是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所谓敌国外患在我眼里,弹一下手指就那个,那个啥?”

    “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是这个意思吧?”

    “嗯嗯,强撸确实容易化成灰灰。嘿,我跟你说这个干嘛呢?说正事儿。

    那几个完颜,目前是三个,以后还可以有更多的完颜,你的圣旨也不值钱,见一个就给一个祝贺他登基的贺电。准保金国到处是皇帝,处处是皇亲国戚。”

    “挑动他们内乱,确实是个妙计,就怕他们不经打,最终还会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

    哦,明白了。

    原来赵佶是担心他们的战斗值太低,很容易就被消灭了,白白地给完颜宗磐和完颜宗望增加经验值和血量。

    没关系啊,他们不经打,咱们可以帮助他们呀!

    军械库里的那些老旧的盔甲,破破烂烂的刀枪,不都可以卖给他们吗?

    当然了,对外的说法叫“援助”,是为了抵抗不文明、不高雅的暴政侵略,很高级的说。

    “金国都是一帮子穷鬼,没什么钱啊!收上来的钱,还不够丢人的,不如直接送给他们好了。”

    赵佶这个不怎么霸道的总裁,又习惯性地装起了大瓣蒜。

    赵大锤那个气啊,笃笃敲了赵佶两个脑瓜崩:“蚊子再小也是肉,老赵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个败家玩意儿?他们有什么,就拿什么东西来换兵器。一直换到,他们只剩下一个裤衩子。”

    “他们要是不愿意换呢?”

    “那好办呀,把武器给他们的敌人呀!”

    “这……这,这不是背信……”

    赵佶没敢说完,因为他看见赵大锤的手又扬起来了。虽然脑瓜崩不疼,但这么大人了,老是被弹也不好看不是?

    最关键的是,还不能反抗。

    唉,问国君能有几多愁?恰似被皇叔弹脑瓜崩。

    “傻了吧唧的!”赵大锤对这种蠢萌蠢萌的人,一向最讨厌,“你和敌人讲诚信,那是蠢猪似的善良,人家会真的把你当猪给宰了的。打仗,就是比谁更卑鄙,更无耻,更不择手段。”

    “孙子曰,兵者,诡道也。先贤诚不欺我也。”

    赵佶长叹一声,“我自诩读书万卷,却始终不过是读死书罢了。按皇叔的意思,只怕到最后,金国已经不剩下几个人了吧?”

    “胡说。那些善良、勤劳的牧民,咱们一定要在合适的时候出兵保护他们。要不然,人都死光了,谁替咱们养马、放羊?”

    赵佶咋吧咋吧嘴,很想夸一句,皇叔您可真够无耻的啊!

    赵大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出来混,比的就是谁更皮厚心黑。”

    充当木桩子的李秋水,冷冷一笑说道:“在这方面,老夫还真没见过比侯爷强的。”

    “怎么哪哪都有你,边上待着去!”

    李秋水眼一瞪,刚想要怼回去,赵大锤就来了句:“我大师兄来信了,李秋水你想看看吗?”

    “你……哼!真是一丘之貉,老夫不屑于与你们为伍!”

    李秋水一转身跑了,也没考虑这话有点歧义,很可能把赵佶也给绕进去了。

    赵佶也很关心张三丰的情况,虽然张三丰武功盖世,但他一个人去找天祚帝,其中的凶险,不言可知。

    “真人无碍吧?”

    不先问任务完成了没有,而是先问员工受伤了没有,这样的老板还是值得拥护一下的。

    “以我师兄的本事,只要他自己不作死,还真没人能留得住他。放心,他没事儿,还找到了天祚帝。来信的意思是,问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难道不是趁机杀了他,以绝后患吗?”

    “死了的辽皇,哪有活着的有用?我正准备给师兄去信,让他好好辅佐天祚帝,最好能混个国师当当,趁机帮助一下天祚帝收复点失地啥的。”

    赵佶也不是真蠢,听了这么多,大概也知道赵大锤的套路了。

    让金国乱起来,让他们互相缠斗个十年八年的,让他们整天沉溺于仇恨和战争中不能自拔。让他们流干最后一滴血!

    然后,嘿嘿,王师一到,皆成齑粉,妙啊!

    “嗨嗨,皇叔哪里去?”

    “我能到哪儿去,明天有入学考试,我得学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