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慕林Loeva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夜谈
    夜深人静时节,当房间里只剩下朱瑞与谢慕林夫妻俩时,谢慕林想了想,便轻声问朱瑞:“今儿万隆过来,可跟你说起京城的近况了?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么?”

    朱瑞正准备上床歇息呢,闻言顿了一顿:“事情自然是有的,大体上跟父王先前在信里说的差不多,只是万隆说得更细致一些罢了。”

    谢慕林对着镜子把头发放下来,梳了几梳,回头看向丈夫:“你也别哄我。王爷在信里特地嘱咐你多带些亲卫出门,显然不是没来由的。是不是京城局势不妙,所以王爷才让你多带人手,到时候跟王爷带进京的亲卫联合在一起,总归也是一股力量,必要的时候,兴许能在京城起到某种作用?”

    朱瑞怔了怔:“娘子为什么这么说?”

    谢慕林叹道:“京城有多少兵力?禁卫,城卫,这就是大部分的军队了,另外虽然还有锦衣卫与水师衙门等等,可前者人数有限,后者离城颇远,主要实力都在水道上。先前万隆探得曹、萧两家有异动,与军队有关。禁卫从前便是曹家的地盘,城卫长年由萧将军执掌。这两家但凡在军中有异动,定是在禁卫与城卫方面做手脚。倘若皇上与王爷认为禁卫和城卫都靠不住了,自然只能寻求其他的军事部队。皇上会调动哪里的人马,我不知道,但王爷肯定是觉得王府亲卫最值得信任的。”

    朱瑞叹了口气:“娘子果然聪明。父王虽然没有明说,但我觉得他大概也有这方面的意思。虽说父王在军中威望甚隆,但有时候要办事,光有威望是不够的。京城军方势力交错复杂,若有皇命在身,父王勉强也能支使得动他们。但若说到要做些什么机密要紧之事……哪里还有比燕王府亲卫更加可靠的人手呢?”

    他拉着妻子的手,让她在床边坐下,又把帐子放了下来,方才小声在妻子耳边道:“禁卫若真的靠不住了,父王还指望能有一队绝对可信的人马,入宫护卫圣驾呢!”

    谢慕林倒吸了一口凉气:“倘若事情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京城就真的十分凶险了!”

    “虽然有凶险,但我们夫妻这趟京城之行,还是不得不去的。”朱瑞握着谢慕林的手道,“皇上祭出了世子之位为筹码,父王又一向忠诚于他,因此会希望我定要尽快赶过去。若不是父王明令要把娘子带上,我本意是不希望你跟着进京冒险的。赶路的苦处,你没有尝过,也不知道撑不撑得住……”

    谢慕林捂住了他的嘴:“没关系,我能撑得住。王爷总不会无端端把我叫上,肯定有他的原因,只是不好明言罢了。况且,我也不放心让你一个人进京赴险。倘若实在有风险,我们俩一块儿去,遇事还能有个商量。”托自家三妹谢映容的福,她如今也多少知道些未来事,可以帮着出出主意,不会白跑一趟京城的。

    真要让她待在北平,等待他从京城来信,往往要隔上至少十天半月才知道他做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又有可能因为信里不方便说机密之事,连他的真实处境都未必能知晓,即使有什么靠谱的建议,也要等上十天半月,才能把信送到他手中,能不能赶上时机也不清楚……那可就太令人煎熬了!

    朱瑞明白妻子的意思,心中又暖又软,握住她的手,低头便亲了她的手背一口。

    谢慕林笑了,柔声说:“瑞哥,你一向什么事都不瞒我,也不会觉得我是女子,便觉得我帮不上什么忙,遇到烦恼的事,也愿意跟我商量。你这种做法,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了。所以,为了回报你的信任,我也愿意竭尽自己所能,为你分忧。哪怕想不出什么靠谱的法子,也能尽量帮你分析分析,让你的思路更清晰一些。”

    朱瑞听出妻子言下有意,便正色道:“娘子想说什么,尽管说。你一向比旁人聪明,我从来都不会小看了你的主意。”

    谢慕林又笑了,不过很快就肃正了神色,道:“我想如今京城局势之所以复杂紧张,不外乎两点,一点是曹家发现了皇上要废太子的计划,企图垂死挣扎,联合一切能联合到的力量,给皇上添乱,力保太子之位,为此可能不惜伤害皇上与四殿下的身体;另一点则是,三殿下知道皇上要废太子,也知道接下来皇上会属意四皇子做新太子,他不甘心被忽略,因此企图利用手中能利用的力量搅浑水,一边加速太子倒台,一边又想办法阻止四殿下上位。”

    朱瑞点头:“不错,正是这两点。”他叹了口气,“曹家那边的反应,其实皇上与父王早就预料到了,也知道如何应对。倒是三殿下那边……萧将军已经一再表了态,无奈他连自己家里人都控制不住,也难怪皇上迟迟不敢重新交付信任……”

    皇帝多疑就不提了,萧将军是真的不打算违背圣意,支持外甥三皇子上位的,为此甚至愿意交出手中兵权,入兵部任了文职,先前还接受过前任义子萧瑞的建议,向皇帝上书,请求外调西南,节制曹家旧部兵马。不过皇帝没有答应他的请求,仍旧让他留在京城,至于为什么不答应,是不信任还是不舍,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这些事谢慕林都听朱瑞提过,如今听到他说,萧将军连家里人都控制不住,想起谢映容先前的话,心下了然:“可是萧琮外调之后,仍旧不肯放弃野心,又在暗中指使军中旧部,帮三殿下夺嫡了?”

    朱瑞有些意外妻子能猜到这一点,不过想到她一向聪明,倒也没觉得多么吃惊,只点头道:“父王在信里没有提到他,但据万隆所说,萧家那边的异动,几乎都跟萧琮大哥脱不开干系。显然,他并不甘心被外调地方,仍旧盼着能重回京城,执掌城卫大权。”如果现任皇帝不能满足他的愿意,他就把希望寄托在新君身上,所以,他选择了一位最有可能满足他的皇子。

    谢慕林心下了然,叹道:“萧将军如果控制不了妻子儿女的行动,他自己又没办法果断地阻止他们的计划,那么三殿下能做到什么地步呢?我觉得……皇上中毒一事,若是太子与曹家一方所为,那四殿下中毒就多半是三殿下的手笔了。他能不顾亲祖母的安危,为达目的不惜向亲手足下毒手,你们也需得防范他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