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6,你说真的有冥界吗?人死了,真的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吗?”

    2x2x年。

    冬。

    首都甲等医院。

    一间独立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个形同枯槁的老人,他一脸苍白,鼻子插着氧气管,已经很虚弱。

    老人头发稀疏,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全长满老人斑,一双昏黄的眼没有了多少光泽,他有气无力地对着床边那个年轻人道。

    “这我哪知道,我又没死过。”年轻人削着苹果,耸耸肩,一脸无奈。

    年轻男子约莫十八出头,短发,样貌俊俏。

    很年轻。

    像个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

    不过仔细看他的眼睛,又闪烁着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沉稳。

    要怎么描述?

    对,看着那眼神,就仿佛看着一颗古老的化石一样。

    “对,你的确没死过,很多人都死了,唯独你还活着,还是这么的年轻。”病床上的老者有气无力地道。

    他不是病的,而是老的。

    时间。

    岁月。

    哪怕是你年轻时精力无限,老了也难逃虚弱残朽。

    这是人能提前预知到,又无奈为力的。

    只能绝望的看着它一点点到来。

    年轻一些的人暂且还能将时间抛之脑后,可随着年龄的增长…

    3o…4o…5o…之后,就越来越无法忽视。

    尤其是像病床上的老王,今年已经1o9,几乎每天都在和死神做斗争,多活一天都觉得是荣幸。

    当然,也是一种煎熬。

    多活一天,意味着不可逆的岁月侵蚀,又多了一分,离死亡,又多了一分。

    6永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默默削着苹果。

    这种情况,他见了太多次。

    “算起来,你今年已经147了吧。”老王再次开口。

    “159。”6永生纠正。

    闻言,病床上的老王明显一怔,有些不可思议。

    “159…159…”他喃喃自语。

    “已经159了吗?时间,真快啊。”

    “不过也是了,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全国大部分地区大部分地区都还没有通电,就连电视机也没有,更别提电话之类,现在…”老王看了看外面,天上飞来飞去的【飞天摩托】…

    恍然…

    思绪好像回到了幼时。

    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们那一代人,活着的也成了古董,拖着残躯老朽苟活在世…

    哦不!

    不全是残躯老朽。

    老王看了6永生一眼。

    这个异类…

    就不是残躯老朽!

    他依旧年轻呐…

    “真怀念那些朋友,刘东,强子,大壮,卫国…张伟…”

    他喃喃自语。

    每个名字,都是一段故事,一段和老王生命有过交集,也让他难以忘怀的名字。

    有不羁放纵的轻狂年少时,也有柔情蜜意的泡妞时,更有大言不惭述说理想,当然也有失败受挫街边喝酒犯浑的难堪过往…

    一起来过,经历过…

    不过,老王知道当自己死掉之后,那些精彩的故事故事,也将彻底消失,就像一切没发生过一样。

    他知道,自己死后,这个世界还会发生很多有趣的故事,关于别人的热血与激情,但都和他们无关了。

    后来的事,会覆盖掉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反反复复…一直下去。

    没有人会生来就苍老,谁都是从襁褓之中一步步爬出来的,只是后来慢慢长大,变老了而已。

    “那时候,的确挺有趣的。”6永生道。

    “有些遗憾,我还没来得及弥补,有些道歉,我还没来得及说,有些仇恨,我还来不及报,不过…哎…都死了,那些人,就像那个时代,也被葬进了历史…算了算了…其实,都无所谓了。”老王道。

    “有些东西,老了朽了,淘汰了也好,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那些时代的特点,已经融不进新时代的规则。”

    “不过,我还是希望,能有另一个世界,属于我们那个时代容身的新世界,我这种老骨头不适合这个时代了,就比如说,我无法和这个时代的人讨论山坡上放牛,野山里割草,打猪草…也无法和他们分享下田抓泥鳅,下河抓螃蟹,炸鱼…趁着月明星稀穿过一片片已经收割了的稻田去西瓜地里偷西瓜…一百多年前的事情,现在的人根本无法理解,他们只会说,牛…不是工厂里,专业培育出来的,全都是机械化操作,喂食…遛牛…都是机械化操作,泥鳅是什么?保护动物,你们居然偷猎保护动物,偷西瓜?那么廉价的东西用得着偷……”

    每个时代的世界观都不一样。

    相互联系,也各不相同。

    6永生想了想,道:“新世界,一定存在的!”

    “我也相信存在!”老王笑了。

    “其实…不存在也没有关系,至少,在这个时空,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属于我们那个时代的,无论将来有多少新鲜事诞生,多少新鲜事灭亡,从我出生到死亡,这段时间,就是永恒的,属于我的永恒…或许,我死后,就会回到1o9年前,我出生的那一刻,然后我又一次经历着我经历的经历,体验着我体验过的体验?如此一直轮回?”

    “其实,我挺期待的…期待再一次体验1o9年以来的过往…因为,一切挺好的…”老王笑了。

    哒~!

    一声脆响。

    6永生手里削着的苹果皮…

    断了!

    掉在地上。

    6永生转头看了一眼老王。

    他…虽是笑着睁着眼…

    但,已无生息!

    6永生知道,老王走了。

    久久未回过神。

    最后摇摇头,他叹了一口长气,吐出胸中的郁闷。

    “哎…”

    随后,看着医院外面的天空。

    天,还是那个天,天下面,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除了他,每个人都不是以前的人了。

    没错。

    除了6永生,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一百年前的人了。

    别看他年轻,可6永生却已经有159岁。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不会老。

    成了永生人。

    6永生目光空洞,没有焦点。

    老王这位知己死后,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和他之外的陌生人。

    老王又何尝知道,他所说的,就是6永生想的呢。

    太老,太朽的东西,就很难容入新事物,因为三观太不一样了。

    在6永生看来,年轻人所作所为太过于幼稚,他已经过了轻浮放荡的那个年纪,而年轻人又难以get到6永生脑海里的点,两者注定有隔阂。

    两者,注定不相融合。

    所以,当6永生8o岁那年交了老王这个最后的知己朋友,在这之后,6永生再也没有一个朋友。

    在床边坐了几分钟,6永生终于回过神,他无奈地看了老王一眼,起身。

    来到病房门前,打开门。

    门外有一堆人候着。

    一脸焦急地等待着。

    6永生扫了一眼医院里等待的人。

    都是老王的后辈们。

    “你爸走得很安详,去看他最后一眼吧。”6永生对一个差不多八九十岁的老者道。

    “6叔叔,我爸他…他走的时候有没有带什么话?”这位老者,竟叫苏檀这个样貌只有二十不到的年轻人叔叔,若是不知情的看到,一定会惊掉下巴。

    不过在场的人却没一个觉得意外。

    “他想对你们说的话,我想在这之前,他应该都已经说了,这次…只是老朋友之间最后的道别而已。”6永生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