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300章 喜事成双
    郭先生和李妈妈一行果然如萧飒所说,被风雪天困在了通州,到了腊月二十八才到达京都。与他们同来的,还有落梅派来给沈穆清请安的两个妈妈。

    大家见面,说说笑笑,场面热烈。

    两个妈妈给沈穆清请了安,自有小丫鬟带下去歇下不提。而李妈妈和月桂则被沈穆清留下来说话。

    月桂已经做了母亲,女儿安姐两个半月大。眼睛黑漆漆,面颊粉嘟嘟,还不知道认人,谁抱都望着笑。把大家稀罕得不行。特别是还没有孩子的明霞,嚷着要做孩子的干娘。

    英纷掩袖而笑:“人家现在嫁的是读书人,明霞可不要等闲待之。”

    月桂飞红了脸,打着英纷:“姐姐总没个做姐姐的样子。”

    惹得大家一阵笑。

    李妈妈则坐在炕前的小杌子上和沈穆清说话。说女婿怎样好,女儿怎样孝顺……还问起周秉,言下之意,他一心一意地要独立门户,现在如愿以偿了,可有她过得好?

    攀比之心人人有,攀比之事处处在。只是表现不同罢了。

    沈穆清笑道:“珠玑的两个儿子很会读书。只是年纪还小,现在还不好说。”又问李妈妈,“怎么突然想到回来看我?”

    李妈妈涎了脸:“明年有秋闱,我想让女婿借着奶奶的地方读读书。”

    这是件好事,沈穆清哪有不支持的道理:“我们在西山有别院,白纸坊也有幢宅子,你看哪里好,挑一处就是。”

    “哪里敢说‘挑’字。”李妈妈来求沈穆清,也是有几分把握的,但亲耳听到沈穆清答应了,还是很高兴,“奶奶看哪里好,随便给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成!”

    “郭先生读书要清静……”沈穆清沉吟道,“西山最好,可大太太在那边住着……就去白纸坊吧!去年我让林进财两口子跟着儿子去了福建,那边也没个主事的人。你带着女婿女儿住进去,顺便帮我管管。”

    也就是说,可以白吃白住,还有人服侍。

    李妈妈“哎呀”一声,站起来,喊了月桂:“快,快来给奶奶磕个头。”

    英纷是嘴利的,拉了月桂不放,笑道:“奶奶,可千万别上当。妈妈千里迢迢来奔您,只怕是心里早有了主意,只等着您心软的时候。”说完,又对李妈妈道,“你千万别跪,你这一跪,我们奶奶一高兴,还不知道要拿什么东西出来打发你。白白让我这个一旁看着的眼红。”

    大家听了都呵呵笑起来,李妈妈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上前掐了英纷的肩膀:“只有你的嘴上有蜜!”又惹得大家一阵笑。

    “好了,好了。”沈穆清笑道,“怎么也得过了年再过去,你们暂且先安心住下。”

    “多谢奶奶了!”李妈妈朝着沈穆清福身。

    正热闹着,有小丫鬟进来禀道:“奶奶,大太太和姑娘、少爷过来了!”

    进入腊月,沈穆清和萧飒亲自去西山把大太太接到了南薰坊。

    李妈妈听了,忙蹲下身去给沈穆清穿鞋。

    鞋刚穿好,大太太左手牵着子扬,右手牵着悦影,已经走了进来。

    “今天好热闹!”大太太见满屋的人,吓了一跳。

    大太太在沪定的时候李妈妈也曾经服侍过,说起来,再见到大太太,李妈妈颇有些患难之交的感觉。她忙上前给大太太和两个小主子请安。看见李妈妈,大太太也有几分惊喜,因为同在沪定生活过,对她也就不比其她的妇仆。赏了吃食、布匹不说,知道她是陪着女婿来京都读书准备参加明年的秋闱,还赏了五百两银子:“……京都要用钱的地方多着。你收下就是!”

    李妈妈知道大太太素来出手大方,却没有想到大方到这样的程度。自然是谢了又谢。

    悦影和子扬都还小,但李妈妈是外祖母用过的老人,也各赏了一荷包金豆子给李妈妈。

    相比内院的热火朝天,外院书房的郭先生和萧飒之间气氛就有几份伤感。

    “……束修不多,全靠奶奶以前打赏娘子的银子度日。只好来投靠爷了。”郭先生说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

    “你我是什么交情,再说这样的话就显得生份了。”萧飒笑道,“你也知道我,就是在沪定的时候,也不差了你的一双筷子,何况现在我位居三品……你且安心住下,好生准备明年的秋闱。只要金榜提名,凭我们家和闵先生家的交情,不管是留在京中还是外放,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郭先生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起身朝着萧飒作揖,萧飒摆了摆手:“快别这样移礼。”叫了小厮端酒菜来:“你我好久未见,今天好好喝两盅。”

    郭先生本是洒脱之人,几杯酒下肚,也就恢复了常态。

    他挟了一筷子嫩黄嫩黄的芽菜,和萧飒议起朝政来:“……听说皇上立太子,是因为沈老太爷的一席话?”

    萧飒不由苦笑:“这真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晚上,不免和沈穆清担心:“也不知道怎么收场的好!”

    沈穆清想起那块让她坐立不安的汗巾,又拿出来看:“……太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飒接过汗巾看了半天,也找不到答案。最后把汗巾丢到一旁:“车到山前必有路,管它呢?到时候再说!”

    沈穆清可没他的胆子,弯腰把落在床下的汗巾捡起来:“毕竟是赏赐的东西,万一哪天太子突然想起来要看看,我们总得原样保持吧!”就露出腰间如初雪般白皙的肌肤。

    萧飒看着心动,没等沈穆清直起腰来就轻轻压了上去,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哪里有赏赐的东西还有要回去的时候”,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衣襟里,沿着优美的曲线握住了胸前的丰盈。

    沈穆清被他压得轻轻喘了一下,在寂静的夜里清晰入耳,让他悸动,迫不及待地吻上了那红艳艳的唇……

    “别……”沈穆清猛地推开了萧飒,伏下身子吐起来。

    萧飒愣怔在那里,半晌才回过神来:“……你,你……”

    “我……”沈穆清刚张口,闻到自己吐出来的腌味,又伏在床边吐了起来。

    “快来人!”萧飒在心里琢磨了一下,一边轻轻抚着妻子的后背,一边高声叫着。语气里有掩饰不住地兴奋。

    小丫鬟们很快轻脚走了进来,看见沈穆清吐得脸色苍白,不敢多问,手脚越发地轻快,沏了热茶递给沈穆清,收捡屋子、摆了凤梨在炕头……

    萧飒服侍沈穆清喝茶,眉眼间全是笑意:“快,去请个大夫来!”

    小丫鬟不由望了望窗棂——这都亥末了……

    “拿了我的名帖去!”萧飒语气严厉。

    小丫鬟不敢怠慢,忙去叫醒英纷。

    英纷一个激灵,一边穿了衣裳去外书房拿了萧飒的名帖,一边问:“是爷病了?还是奶奶病了?”

    小丫鬟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说了:“……好像是奶奶不好!”

    英纷拿了对牌开了二门,让外院的小厮叫了庞德宝帮着去请大夫:“……管事莫急,是好事!”说着,还掩嘴笑起来。

    庞德宝是精明人,想了想,也笑了笑,让人套车去请了大夫来。

    第二天一大早,大太太那边就得了音,说是七奶奶有喜了。

    大太太喜出望外,先去看了被萧飒勒令在床上躺着的沈穆清,然后去佛堂谢了菩萨,又写了信让人立刻送到临城老太爷那里。

    这个年自然过得是喜气洋洋。

    到了初三的开印,连皇上都问:“听说你们家又要添丁了。”

    萧飒笑得见牙不见眼,谢皇上的关心:“托了皇上的福气,才有这清泰日子。”

    皇上哈哈大笑起来:“与我有什么关系?”

    萧飒怔住。

    大臣们片刻才反应过来,都笑起来。

    “既然是托了我的福气,那孩子生下来就抱来给朕瞧瞧。”现在四海清平,政令畅通,今天南方又送来了象征祥瑞的盛放琼花,皇上的心情很好,“要是生了女儿,就给我们家老三做媳妇。要是生了儿子,就封四品的都指挥使,以后给朕镇守甘肃。”

    大殿上一片“恭喜”之声,萧飒却汗透衣襟,回家不敢和沈穆清讲。

    而一向敏感的沈穆清也没有发现萧飒的异样——因为一大早,王温蕙就来向沈穆清辞行。

    “……婆婆对我们横眉瞪眼的,不外是为了那个爵位。”她虽然表情从容,眼底却闪烁无法掩饰的快乐,“相公说,得不到的时候只想得到。得到了,才知道其中的滋味。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宜山。”

    “宜山?”原来舒服舒服地依在迎枕上的沈穆清不由坐直了身子,“那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要去哪里?”

    王温蕙笑:“宜山在广西庆元府附近,北有龙江,西有河池千户所。那里缺个千户。相公已经向宗人府提出把定远侯的爵位让给二叔,调到河池去任千户。”

    沈穆清大吃一惊。

    王温蕙却笑着安慰她:“这样也好。免得天天吵闹不休。至于我,只要跟着相公,去哪里都一样。”

    沈穆清想到王温蕙对梁伯恭的情愫——谁爱谁多一点,就会退让我一点……她由衷地向她说了一声“恭喜”。

    王温蕙这样也算是求仁得仁,求义得义吧!

    “谢谢!”王温蕙笑容甜美,“我也要恭喜你。听说你有了身孕?”

    沈穆清的手不禁放在了腹部:“刚刚知道的。”眉宇间有着为人母特有的温柔。

    王温蕙就笑着拿出了一个红漆描金的匣子:“这是三万零九百两银票——当初我们说好的,三分利。如今还给你。”

    (提前祝大家端午节愉快!(*^__^*)嘻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