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293章 最后决定
    沈穆清想到了萧诏和萧成说的那些话。

    分明是软硬兼施,处处引诱……暗示萧成,如果茶秀回到家里,就得像小妾一样生活在大家庭里,而这一点,好像正是萧成不愿意见到的!

    沈穆清不由蹙了蹙眉。

    待萧飒回来,沈穆清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萧飒:“……我总觉得,大老爷是想和大太太复合的。可又觉得大老爷这个赌打得太冒险了……万一茶秀这次选择回到萧家呢……不管怎么说,她的确是大老爷的妾室,而且因为在扬州生活,几个孩子也是身份尴尬,肯定会重新考虑回到萧家的事!”

    萧飒听了冷冷一笑:“也只有他做的出这种事来……竟然逼着萧成去选择!”那口气,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难道你也觉得茶秀会选择留在扬州吗?”沈穆清不知道萧飒哪里来的这样大的把握。

    “这根本不是留不留的问题!”萧飒道,“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也是。”沈穆清叹了一口气,“大老爷的口气这样强硬,萧成又不是傻瓜。在这种情况下,萧成就是想回萧家也说不出口。何况我看萧成的样子,愤怒多于衡量……他应该会带着母亲回扬州吧!”

    萧飒嘴角轻轻撇了撇,很是不屑的样子:“以前是我,现在是萧成……他应没做过一桩正经事。不过,看他这样犹犹豫豫的,只怕是顾着萧成那边的多一些。不信你看,萧成回到扬州,他肯定会把漕帮的事务交给他……”话说到这里,他像想起什么事来了般,告诫沈穆清:“还有,他的事你别管……犯不着去管。知道了吗?”最后一句,隐隐命令的语气。

    看样子,萧飒对萧诏很不“感冒”啊……不过,说到萧诏会把漕帮的事务交给萧成,沈穆清还是有几分怀疑。

    “你也不用这样一个表情。”萧飒看出妻子的心思,笑道,“你想想看,他要是那种果断刚毅之人,我们小的时候就把这件事安排好了,何苦等到现在。说起来,他也不过是只纸老虎,到了关键时候就用不上了。”

    “也许当时他没有想到茶秀是那样的人……”

    “不管想没有想到,他的做法本来就荒谬的很。”萧飒讥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考虑事情怎么收场……随心所欲,让身边的人不知所措。认真想来,茶秀有今天,还不是他惯的……要不然,她一个弱女子,怎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这种以死相胁的事情来!”

    这些事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明白的。

    沈穆清懒得去伤脑筋了。她笑着点头,转移了话题:“常师傅说,悦影要做第三次‘洗髓’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没这方面的慧眼,悦影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

    只要是孩子们的事,萧飒都很感兴趣,他立刻去看悦影。

    悦影正坐在炕上给子扬讲故事。

    子扬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姐姐,满脸的崇拜。

    看见父母进来,两个孩子都在丫鬟的服侍下穿了鞋给沈穆清和萧飒行礼。

    萧飒一手抱着悦影,一手抱子扬,问悦影:“常师傅说你又要泡药澡了,是吗?”

    悦影点了点头,眼底闪过几分犹豫,吞吞吐吐地道:“第一次很舒服,上一次有点疼……”

    萧飒立刻笑着安慰她:“不怕,不怕。等你泡完了澡,我们一家去西山玩。”

    沈穆清和孩子们露出困惑的表情。

    萧飒笑着转头对沈穆清道:“我托汪图在西山看了一座院子……准备明天请半天假去看看。要是好,就买下来。”

    这相当于是郊游……如果真的买下来了,那就是风景区别墅啊!

    沈穆清笑起来:“悦影、子扬,我们家要有别院了。”

    子扬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母亲高兴,他自然高兴,也跟着嚷道:“我们有别院了!我们有别院了!”

    萧飒望向女儿,就看见悦影嘴角绽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来。

    他心里突然就有什么东西横冲直撞地要从胸口冒出来……有点酥酥麻麻,有点头重脚轻。

    不过是几张笑脸罢了……怎么会让自己有这种感觉。就像旅人越过荒凉的沙漠突然看到绿州似的,心安定下来……

    火石电光中,萧飒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直追求的……生活。

    ******

    第二天到了下衙的时候,萧飒果然没有回来。

    沈穆清坐在家里给子扬缝件小兜兜——昨天,大太太执意要走,沈穆清没能留住,让人把住的地方记下了,一早还派了妈妈去请安。

    有小丫鬟来禀:“成大爷来了!”

    “爷不在家。”沈穆清想到萧飒让自己不要去管这件事的话,笑道,“你跟成大爷说,有什么事,明天再来。”

    小丫鬟应声而去,不一会又折了回来:“奶奶,成大爷说,要是爷不在,见您也是一样。”

    不知道是什么事?

    沈穆清想了半天,按捺不住好奇心,放下手中的针线活,由丫鬟妈妈簇拥着去了花厅。

    萧成负手立在花厅的中央,脸上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怆。

    沈穆清视而不见,笑着坐了下来,吩咐丫鬟们上茶上点心。

    “不用了。”这时萧成眼底露出几分迷茫,“我就是想让你给萧飒带几句话,说完我就走。”

    走……是指离开这里?还是指回到扬州。

    “不管是什么话,你也要喝杯茶歇歇啊!”沈穆清笑着请他坐下。

    萧成犹豫一会,坐在了沈穆清下首的太师椅上。

    “你跟萧飒说一声,我明天一早就会带母亲回扬州。”萧成的表情有些木然,“让他不用担心了。”

    语气里有几分讥讽。

    沈穆清见萧成对萧飒态度不善,又想到萧飒对大老爷和大太太的态度,心里不禁有几分生气。笑道:“成大爷这话说的我不明白。不知道我们家相公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您说的是茶秀是否回萧家的问题,我想,我们家相公现在是四房的长子,大房的事,恐怕还轮不到他插手。如果说是生亲生母的未来,我想,我们家相公做为晚辈,也没有插手的余地……何况,现在相公已经是为人夫为人父,不是十几岁不懂事的毛头小伙子,难道还怕有什么人影响他不成!成大爷说的这个‘担心’,实在是让我不明白。”

    萧成听了怔住,半晌才苦笑一声:“看来,是我多心了。”

    “或者是大家的想法不一样吧!”沈穆清笑道,“相公是个不喜欢回顾过去的人……他总是说,前面有更好的事等着他去发现。”

    “前面有更好的事等着去发现!”萧成目光中再次露迷茫之色,喃喃地道,“难道这么多年来,只有我一个人念念不忘……不,不,不是这样……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在追究,那他为什么会给我摆这样一个难题……”说着,他突然神情一振,目光也恢复了原来的明亮,思忖了片刻,望着沈穆清道,“要是我说服母亲回萧家……”

    “我也没什么意见!”萧飒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花厅。

    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沈穆清虽然觉得奇怪,但脸上不动声色,忙上前给萧飒行礼——看得出来,他刚回来,还穿着官服。

    萧成见到萧飒也很意外,脸色变了又变。

    “你们要想回萧家,我也没什么意见。”萧飒再一次表明自己的态度,“而且你们回了萧家,你就是大老爷的庶长子,他没有嫡子,按道理,你还可以继承家业。”

    “你……”萧成表情显得很奇怪。

    “我忙得很,你弟媳妇也不是成日没事干。我们都不想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萧飒语气有些强硬,“我们今天索性就把话说明白了。萧家虽然有钱,可我们还有叔伯兄弟,真等到分家产的那一天,到我手中还不知道剩下多少。与其这样坐等,我情愿自己找财路,自己挣自己的那份家资。我在你面前敢说,在萧家其他人面前也敢说这句话:萧家的钱,我一分不要。你们有什么事,用不着把我算在其中。”

    萧成满脸震惊。

    “你回萧家也好,不回萧家也好。都与我没有关系。以后有别的事请我帮忙,看在我们同宗的份上,我能帮的一定帮。如果再是这种事,你就不用上我们家的门了。”萧飒下了遂客令。

    萧成脸色凝重地告辞。

    “萧飒。”萧成的背影消失在了眼前,沈穆清笑眯眯地望着萧飒,“你放弃家族财产,事先可没有跟我商量哦?”

    萧飒忙搭了妻子的肩:“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再说了,钱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你不是常说那什么,不能被金钱左右了生活……”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沈穆清拐了萧飒一下,“这根本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这是个态度问题!”

    萧飒左顾右盼:“我的态度吗?我的态度还不好啊!家里的事全是你说了算,就是外面的事,我也都跟你商量。我的态度还不好吗?”

    沈穆清掩嘴而笑:“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可不轻饶你。”

    萧飒嘻嘻笑:“不会,不会。我这不是被他气糊涂了吗。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