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289章 一声叹息
    说到这里,春意大哭起来:“过了一会,我就看见他们从船舱里抬了一个绑得结结实实的樟木箱子,丢到了河里……”

    “你是说……”虽然听说没有找到沈月溶只找到春意,沈穆清心里隐隐就有几分预感,但听春意这样一说,她不由白了脸,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春意满脸是泪地点头:“我还记得,我们路过杭州码头的时候,是下午酉时,他们丢箱子的时候,是午夜子时……船走得不快,也不知道现在去寻,还寻不寻得到。”

    没想到,沈月溶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她心中苦涩,半晌没有做声。

    英纷自然知道沈穆清心中不好受,低声问春意:“那你后来……”

    “我不敢留在船上。”春意哭道,“趁着那两个汉子去帮着丢箱子,留在船弦上的汉子又都朝那边望,虽然不会泅水,还是趁这个机会跳下了船……等我再醒来,被冲到了一个河滩。我不敢露面,晚上到村里偷了点吃的,就摸着往北边去。走到镇江的时候,却被人牙子给当流民捉住了,”说到这里,她不由低下了头,“被卖到了河南一户姓刘的人家做婢女,没几天,我听说皇上做了太上皇,老爷也跟着倒了霉……后来,那户人家把我卖到了湖广……然后又被卖到了贵州……”

    沈穆清极为震惊:“那你现在……”

    春意嘴角微翘:“虽然日子很艰苦,但相公是个老实人,对我很好。”

    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很满意。

    “你想不想回来……”沈穆清试探着问。

    春意愕然,然后露出惊喜的表情,但这表情没有维持多久,她的目光又暗淡下去,沉思良久,她低声道:“多谢奶奶好意!只是我家那口子,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只怕是个负担。”话说出口,她好像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眉眼间也有了盈盈的笑意,“以后有机会,我再来看奶奶。”

    沈穆清对这样的回答感到很意外,但转念一想就觉得能理解——贵州虽然清苦,但好歹是自己的家,不必看人眼色生活。

    她点点头:“那你在这里歇几天,见见以前的姊妹,过几天我让人送你回贵州。”

    春意千恩万谢地走了。

    沈穆清吩咐英纷:“赏她五百两银子——万一年成不好的时候也可贴补贴补。”

    ******

    萧飒回到家里,庞德宝早就在一旁候着,把任翔带了春意回来的事告诉了他。萧飒听了不由皱眉,担起起沈穆清的情绪来:“怎么不等我回来再说?奶奶现在怎样了?”

    “任爷知道沈姑娘的事,一路上都神不守舍的,巴不得一下子把人交给奶奶,奶奶又一味的催,我就是想拦到你回来也不能。”庞德宝不由苦笑,“奶奶心里不痛快,只留了英纷在屋里说话。”

    萧飒想了想,往沈穆清处去。

    丫鬟们都立在屋檐下,看见萧飒纷纷行礼,萧飒脚步不停,庞德宝赶在前面撩了帘子,他微微低头,进了屋。

    那边英纷听到动静,早就迎了过来,忙低声道:“爷,奶奶心情不好。”

    萧飒点了点头,进了东边的次间。

    沈穆清神色怏怏地依在临窗大炕的迎枕上,看见萧飒进来,坐直了身子:“这么早就回来了。”

    萧飒坐到床边握了沈穆清的手:“总比落到窑子强……这也是各人的命,你也别太伤心了。”

    沈穆清点头:“我知道。实际上心里早有准备……”

    夫妻俩低声谈了会心,沈穆清的心情好多了,萧飒就笑着拂了拂妻子的鬓角,把落在腮边的青丝绾在她的耳后:“后天是沐休日,我陪你回趟娘家。一来是把这事告诉老爷,看要不要往太仓家里报个信,二来去散散心。”

    这件事肯定是要告诉沈箴的。

    念头闪过,沈穆清却想起另一桩事来:“对了,那个冒充戴贵的人……”

    “现在有了春意,自然要想办法把人找出来。”萧飒眼底闪过一丝慑人的锐利,“总不能白白让人欺负了去。”

    沈穆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我回京都后虽然经常在朝堂上遇到戴阁老,却还没有亲自去府上拜访。”萧飒见妻子心情不好,笑着转移了话题,“要不,我们后天一大早去戴家坐会,然后再去老爷那里吃午饭,你看怎样?”

    “你现在休息的时候好少!”沈穆清不由笑道,“要是一个星期休两天就好了!”

    “什么一个星期休?”萧飒奇怪道,“还有这种说法吗?”

    说漏了嘴!

    沈穆清抿嘴而笑:“这是别一种历法。现在的人用得比较少而已。”

    萧飒一向觉得沈穆清博学,不再追问,两人说说笑笑了一会,孩子们进来给父母请安,萧飒逗着年幼的子扬,悦影则安静地坐在母亲身边,沈穆清笑着把悦影抱在了怀里。

    ******

    到了萧飒沐休的日子,一家人起了个大早。先去了戴府。

    戴阁老已年过六旬,身材挺拔,皮肤红润,脸上不见风霜,看上去像四十来岁的人。

    看见萧氏夫妻来拜访他,很高兴,让魏氏带着沈穆清和孩子去花厅,自己和萧飒去了书房。

    魏氏自然是很高兴,忙喊了宝哥来给和沈穆清请安。

    宝哥就像小大人般地问站在一旁的悦影:“你好些了吗?”

    悦影冷冷地点头:“早就好了。”

    宝哥神色间有几分扭捏:“那,你想不想看我养的画眉?”

    “不想!”悦影的眉头就几不可见地蹙了蹙,“我不喜欢鸟,它脏死了。”

    宝哥睁大了眼睛:“脏,脏,死了?”

    “是啊!”悦影不以为意地道,“它到处拉便便,还差点落在我的头上。”

    宝哥怔了半天,道:“你说的是鸽子吧?只有鸽子才会这样。”

    “管它是鸽子还是画眉,它都是鸟吧?”

    宝哥不由低了头,喃喃地道:“我的画眉不拉便便,有大青服侍着呢!”

    “哎呀,反正我不喜欢鸟。”

    “那,那你喜欢什么?我养只猫好不好?”宝哥眼巴巴地望着悦影,“全身都是白的猫,你肯定没见过……”

    “不就是波丝猫。”悦影道,“眼睛是绿色的。”

    宝哥气馁,但片刻后又高兴起来:“要不,养狗,小小的,长大以后也很小,还可以放在袖子里……”

    “那有什么意思。”悦影声音清脆,“它不看家,也不咬人,长大以后还要放在袖子里,那样没用。”

    宝哥望着悦影,满脸无奈,欲言又止。

    童言稚语,大人们听着不由呵呵笑起来。

    “悦影,宝哥见你是客人,想尽地主之谊招待你。”沈穆清斥责女儿,给宝哥留面子,“你好好和人家说话就是,怎么这样说话。”

    “你别训她,你别训她。”魏氏忙拦着,“这样才好。我们家宝哥,十天半月也说不上几句话,悦影来了,他倒成了话篓子。我很喜欢。”

    宝哥听了脸色微红,悦影却嘟了嘟嘴。

    又惹得大家一阵笑。

    魏氏目光微转,笑道:“我们大家在这里说话,孩子们哪里受得这个拘束。让他们出去玩吧?这次是在家里,不会出事的。”

    出事也是意外嘛!

    沈穆清自然点头,吩咐了悦影和子扬身边的人几句,就让戴家的人带着去了后花园。

    “看姐姐气色好了很多,”沈穆清笑着打量魏氏。

    魏氏抿着嘴笑,目光中闪烁着带几份神秘的喜悦。

    “啊!”沈穆清笑道,“可见以前烦心的事都解决了。”

    魏氏点头,挪到沈穆清身边坐下,低声道:“妹妹,我照着你说的做了……他说,让我放心,只管好好养育宝哥就是。他心里有数。”

    这样几句话就让魏氏高兴了……要求还真是低啊!不过,戴贵能表这个态,总比什么都不说的好啊。

    “恭喜姐姐啦!”沈穆清掩袖而笑。

    魏氏面色微赫,道:“要是我们家宝哥的事能定下来,你把悦影给我做儿媳妇吧!”

    怎么又老生常谈了!

    沈穆清笑道:“我们家悦影是个怎样的性子你还不知道……等孩子大些再说吧。免得我们大人喜欢,孩子成了怨家。”

    “我知道,我知道。”魏氏心情非常好的样子,笑眯眯地,“可你不能背着我们把悦影许了人家……”

    赶情是要优先权啊!

    沈穆清讪讪然地笑,但想到悦影小小年纪就有人来求娶,自尊心还是很快地膨胀起来,心情非常之好。尽管这样,她还是支支吾吾地叉开了话题。

    魏氏能理解沈穆清疼爱孩子的心情——万一宝哥长大了不成气候,萧家是肯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她也不说破,笑附着和沈穆清。

    两人说了半天话,眼看着快到晌午,那边有丫鬟进来禀道:“夫人,萧大人要走了。”

    “怎么不留在这里吃午饭。”魏氏怔住。

    沈穆清忙道:“他一年四季难得有次沐休日,还要回娘家去看看。”

    魏氏恍然大悟,道:“沈家少爷今年参加童试吧?算算日子,也到了发榜的日子了。那我就不留你们了!”说着,让人去请了悦影和子扬来。

    沈穆清将错就错地应了。

    待孩子们回来,给魏氏请过请,魏氏带宝哥送她们去戴阁老处。

    “说起来,萧大人还是两年前见过我们家宝哥……宝哥也该去给萧大人请个安才是。”

    沈穆清不由抚了抚额头。

    魏氏是什么意思……

    (月初,吱吱求粉红票!(*^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