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264章 各有伤心
    魏氏还带了儿子宝哥来。

    那样精致的小人儿,谁看了都稀罕。

    大太太当时就送了一块端砚:“……听说已经启蒙了,可不能再赏金啊玉啊的小玩意了!”

    “也就是跟着我随便认几个字。”魏氏谦虚地道,“离做学问还远着呢!”

    “那也比我们家的悦影强啊!”这个时候,谁都是奉客人贬自家的孩子,“我们家悦影只怕是书的倒竖都不知道。”

    魏氏掩嘴而笑,喜鹊已牵了悦影进来。

    行了礼,魏氏赏了悦影和子扬各一个桃木的手串:“是张天师加过持的。”说着,抬起宝哥的手,“我们家宝哥也有一个。”

    “让姐姐费心了。”沈穆清笑着代孩子道了谢,留了魏氏在大太太屋里说话,魏氏就让妈妈抱着宝哥去给沈箴行礼。沈穆清想起沈箴的猜测,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可人家不明说,你总不能自以为是吧!尽管这样,她和魏氏说起话来不由多了几个心眼。

    大家的话题从老人的保养说到了京都的名医,从京都的名医说到了各府的辛秘,但说话的主题始终在大太太的手里,魏氏从旁符合,态度很是殷勤。

    不一会,宝哥回来了,魏氏就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去和妹妹玩吧!”

    魏氏的这话不为错——三岁的小孩子,一齐玩,也是正常。

    可听在沈穆清的耳中,就有了几份戒备。

    她吩咐英纷:“别让悦影带着宝哥乱跑,小心出汗。”

    英纷应声,带着宝哥和服侍宝哥的那些妈妈丫鬟去了悦影处。

    魏氏见了,笑容就灿烂起来,和大太太说话也有了精神,妙语连珠,逗得大太太不时呵呵地笑。

    沈穆清见两人说的高兴,笑着说了一声“我去厨房看看”,就抽身出了屋子。

    去厨房看了看,宴客的菜肴有条不紊地准备着,又去酒水房里让丫鬟拿了一瓶比较适合女子喝的郁金香酒,沈穆清回到了大太太处。

    红色的落地柱旁,一个小小的人影踮着脚朝里张望,几个小丫鬟如泥塑般地远远站在台阶前的大槐树前。

    看见沈穆清,有小丫鬟急步上前,被沈穆清摇头制止。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小人的身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透过竹帘的缝隙,正好可以看见魏氏的身影。

    “宝哥!”沈穆清轻声地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进去和娘一起?”

    宝哥回头望着沈穆清,没有像在魏氏面前那样彬彬有礼地给她请安,而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沈穆清摸了摸宝哥的头:“要是和妹妹不好玩,到我屋里去睡个觉好不好?”

    宝哥还是摇头。

    “要不,和我一起进去?”

    宝哥沉思片刻,低声道:“娘会不高兴的!”

    沈穆清怔忡。

    宝哥垂了眼睑:“娘不喜欢宝哥缠着她。她让我和悦影妹妹玩。”

    沈穆清眉头微蹙,心里很不高兴。

    我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了,要你像施舍似地应付……连带着,她烦起宝哥来。

    “我带你进去找你娘。”她拉了宝哥的手,“你娘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生你气的。”她说着,正好看见大太太说了什么话,逗着魏氏哈哈大笑。

    不同于应酬式的矜持笑容,而是高兴的开怀大笑。

    沈穆清拉着宝哥的手一紧。

    她低头,就看见宝哥的嘴抿得紧紧的。

    “怎么了?”沈穆清笑道,“是不是怕你娘说你。放心吧,有婶婶在呢!”

    “婶婶!”宝哥抬头望着沈穆清,大大的眼睛清澈透明,“我娘,会不会死?”

    沈穆清怔住。

    宝哥望着她的眼神就有了一点哀求:“我娘不会死的。是吗?婶婶。”

    好像在求她一个保证。

    火石电光中,沈穆清突然明白。

    这个孩子站在外面偷偷地望着他的母亲,是怕他离开,母亲突然死了。

    可他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样重的心思?

    或者,是有心人误导过他?

    念头闪过,宝哥低下头:“她们都说,我娘快死了,我也会成为没娘的孩子。等我爹娶了后娘,就会把我赶出门去。”

    怒气从沈穆清的心里呼拉拉地烧到了脸上。

    怎么能对孩子说这些!

    “不会。”沈穆清蹲下身子,眼睛平视着宝哥,“你是你爹的嫡长子,没有谁能取代你的地位。你娘也不会死。只要你还需要她一天,她就不会死。”

    宝哥的眼睛骤然迸闪出如夏日还要明亮的光芒:“婶婶,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沈穆清保证,“要不然,你娘到了婶婶这里怎么会笑得这么开心呢?”

    宝哥歪着小脑袋想了想,露出一个比春光还要明媚的笑容:“婶婶,那我和妹妹去玩了。”

    “好!”沈穆清爱怜地摸了摸宝哥的头,招手叫了他身边服侍的人送他去了悦影处。

    这毕竟是戴家的家事……可这也是件让每个做母亲都觉得心痛的事……

    沈穆清想了又想,还是忍不住找了一个机会和魏氏说宝哥的事:“……他现在年纪还小,不懂事,最怕有人存心误导。你还是查查他身边的人吧!”

    魏氏笑道:“妹妹没把我当外人,我也就和妹妹直说了吧。这话只怕是我堂妹说给宝哥听的。”

    沈穆清看她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惊讶之余又觉得自己有点多事。

    人家毕竟出身门阀,说不定,自己和她相比,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魏氏在大家族里长大,很敏感的一个人,沈穆清的低落她自然看在眼里。拉了沈穆清的手,她叹道:“妹妹,你是不知道。自从我病后,娘家就常有人来商量我,让我从堂姊妹里挑一个让相公收房。”说着,她的目光有些许清冷,“我知道,他们这是怕我死了,戴家会和魏家关系疏远……却没有人想想我的心情。成亲快四年,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不到四天……”她哽咽着侧过头去。

    沈穆清很想安慰安慰她,可怕她把话题转到联姻上去。就笑着站了起来:“来这里做客,就是想开开心心地玩玩,这些伤心的事就不要提了。我去喊丫鬟摆饭。”说完,也不等魏氏说话,就走了出去。

    接下来,她一直没有单独和魏氏在一起,而魏氏呢,神情有些恍惚,既没有提什么联姻的事,也没有再说起娘婆两家的事,吃了饭,带着宝哥就告辞了,并没有说出什么“宝哥和悦影有缘分”之类的暗示性的语言。

    沈穆清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禁为这母子俩担心。

    过了几天,是中秋节,魏氏差人送了月饼和瓜果来,沈穆清派明霞去还了礼,又给闵先生府上、曾菊府上、王清府上、袁瑜府上和石进府上送上了月饼和瓜果去。

    等泰哥过满月,魏氏不仅随了礼,还带了宝哥来吃酒。

    宝哥和悦影又被安排在一起。

    沈穆清偷偷去看两人。只见悦影在后花园里摘花玩,宝哥则坐在太湖石上托腮望着悦影,目光却很茫然,显然不是在看悦影,而是在想心思。

    从那以后,魏氏隔三岔五的就带宝哥过来串门,沈穆清就问悦影:“和宝哥哥在一起好玩吗?”

    悦影嘟了嘴:“他像个姑娘家,动不动还掉眼泪。我不喜欢和他一起玩。”

    沈穆清很是吃惊,问喜鹊:“怎么回事?”

    喜鹊忙道:“奴婢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好好地坐在那里,就哭起来!”

    背着人掉眼泪……宝哥这孩子,也太早慧了些!

    沈穆清叹一口气,道:“以后我们不和宝哥玩了!”

    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变得和宝哥一样多愁善感——虽然这多愁善感是有原因的,可沈穆清也不喜欢。

    “娘!”悦影也没有把宝哥放在心上,“我们什么时候搬家?搬了家,大舍舅舅还会去看我们吗?外公能不能和我们一起搬到新房子里去?”

    安静内向的大舍很喜欢悦影,常常会带她到后花园里用草做小玩意给她玩。

    “大舍舅舅当然能来看悦影!”沈穆清保证道,“外公也可以去我们那里住。”

    悦影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带了喜鹊去后花园:“我要练会拳!”

    沈穆清望着她如大人般郑重其事的表情,忍不住掩嘴而笑。

    到了八月二十日,拉了三十几车东西,沈穆清带着大太太和两个孩子并丫鬟婆子一起,搬去了南薰坊的“四知院”。

    “四知院”这个名字是沈箴题的,取自《后汉书.杨震传》里的“天知,神知,我知,子知”,希望萧家能以清白传家,萧飒能做个顶天立地的君子。

    萧飒能不能成为君子沈穆清不知道,但望着沈箴那龙飞凤舞般的几个狂草,她知道父亲这几年笔力又有所精进,不禁为老人家感到高兴。

    按照萧飒的意思,搬家没有办乔迁喜宴,只请了和他们比较亲近的闵夫人、曾夫人等人来家里认了个门。

    请了家神,祭了祖先,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地玩了一天,临城萧家的一房就算正式在南薰坊安家落户了。

    (姊妹们,有票票的还是请多多支持!(*^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