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243章 接回妻女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大太太不禁感叹,还好当初听了沈穆清的话,要不然,别说是这次生擒雅里与萧飒无关,只怕还要问萧飒一个“擅离居所”之罪。

    生擒雅里,首先要论功行赏上报朝廷。

    第一个出面劝慰萧飒的是郑大人:“……不是我不想报你个头功。只是你乃流放之人,要是朝廷理论起来,你不在辖地,却在天全擒了雅里,实在是干系太大。不过,有些事,我们瞎子吃汤圆,心里有数。朝廷的赏赐,全都归你。这一点上,不会和你争执的。”

    这样的结果本是预料,萧飒只是没想到这话会由郑大人口中说出来,不免有几分感慨,只要求:“……想去一趟锦州,把内子和女儿接回来!”

    郑大人见萧飒没有异议,自然是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所以当萧飒出现在沈穆清面前时,沈穆清惊呼着扑到了他的怀里:“萧飒,萧飒……”

    萧飒不顾大众广庭之下回拥着妻子:“穆清,我来接你了!”

    听到动静紧随而来的大太太望着这两个不管不顾的人,不由咳嗽数声——还好这条街上都住的是郑家的人,没什么人,要不然,这个样子,岂不被人指指点点的。

    她笑道:“进屋坐吧!”

    沈穆清这才红了脸推开了萧飒。

    萧飒笑着放开了沈穆清,打量着大太太身后跟着的一群人:“霁娘呢?”

    明霞忙将孩子抱上前:“七爷!”

    萧飒望着眼前有着初雪般皮肤,清泉般眼睛的孩子,不由怔住:“这,这就是霁娘?”

    “不是她是谁?”沈穆清笑着抱过孩子,指着萧飒道,“这是你爹爹!”

    八个月大的霁娘看了父亲一眼,扭过身去冲着街上偶尔路过的行人“咦咦呀呀”叫唤。

    “这孩子!”沈穆清很是无奈,“就喜欢热闹的地方。”

    萧飒有些无措地摸了摸头:“她长得和满月那会不一样了……那会没这么漂亮!”

    沈穆清笑道:“女大十八变嘛!特别是小孩子,一天一个样。”

    “有什么话进屋说!”郑三奶奶见这两个站在门阶就说起来孩子来,笑着拉了拉沈穆清的衣袖,“没想到七爷会这个时候来……”

    大家都很意外,簇拥着萧飒进了屋。互相见了礼,分主次坐下,丫鬟们上了茶,大太太就关心起萧飒的情况来:“……有没有可能特赦?”

    “不太可能。”萧飒笑道,“前几天老爷给我来过一封信,还特意嘱咐我在沪定可以高调行事,但出了雅安府,还是低调些的好。”

    沈穆清不知道沈箴给萧飒写的这封信,大太太、郑三爷和郑三奶奶也是一怔。

    郑三爷就遣了屋里服侍的丫鬟:“……谁也不许进来!”

    丫鬟们应声而去,沈穆清也把霁娘交给了明霞,让她抱着霁娘出去玩耍。

    “老爷说,太上皇生的恪王知书达礼,纯良孝顺,又在七岁时出过水痘……”萧飒压低了声音,“今上只有一子,却出身卑微,身有残疾……前年皇后诞下嫡子,竟然是死胎……去年晨妃生一子,落地不到两个时辰就夭折了……皇上为这件事对太上皇很是忌惮,更何况我们这些八河随龙的臣子。”

    沈穆清是知道这件事的。

    沈箴一心想在今上生了嫡皇子或是立太子时候想办法让今上大赦天下,然后趁着这机会让萧飒脱离困境……可没想到的是今上在子嗣上极是困难,这着棋可以说是到目前为止是落空了。

    “恪王今年只有九岁吧?”沈穆清沉吟,“九岁的孩子,又在深宫……只怕是越出众越危险。”

    “正是如此!”萧飒苦笑,“所以王清前两天来信,想让我救济些银两打点宫中内官。我已经写信给任翔,让任翔以后每年支五万两银子给王清。”

    做了母亲的人,看事情就会有所不同。

    沈穆清只觉得酸楚,长长地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说着,眼角就湿了。

    要是自己是太上皇,看到儿子面临险境却没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会心如刀绞般的疼吧……

    屋里的气氛不由有些沉闷。

    “你还有亲家老爷为你策划,”大太太就笑着转移了话题,“比起那些朝中无人的不知道幸运多少……能离开沪定固然好,不能离开沪定,你们好好过日子就是。”

    “是啊!”郑三奶奶忙笑着说话活跃气氛,“你们在沪定,我们还可以常来常往,要是回了临城或是去了别的地方,我们见面哪有这样方便。何况霁娘也习惯了郑家的亭台楼阁……”

    一席话说的萧飒也笑起来。

    沈穆清看元蒙人吃了亏,想着他们一时半会不会再攻城了,就提出来和萧飒一同回沪定。

    萧飒自然是喜上眉稍,郑三奶奶一句挽留的话都没说,亲自帮着去收拾行李,沈穆清则抱着霁娘去给郑家的各位长辈和亲戚行礼告辞。等母女俩回到住处,已到了下午,萧飒犹豫着要不要过一天:“……这样就得在城郊的那间客栈打尖了——那里屋舍简陋,只怕你和霁娘住不惯。要不明天一早走吧?”

    沈穆清却是归心似箭:“要是明天一早走,几个得高望众的长辈那里又要去请辞,还是今天走吧。歇在客栈就歇在客栈吧,都是开了春的日子,有风有雨也没了寒意。”

    萧飒听她这么一说,下了决心要走。

    这次大太太却留了下来:“我还有些事,待办完后就去沪定看你们!”

    大太太在四川待快一年了,也该去忙自己的事了!

    沈穆清就请她闲时到沪定来玩,看看霁娘。

    大太太高兴地应了。

    他们来的时候只有十二个箱笼,走的时候却有二十几个箱笼。

    郑三爷见状,就派了二十几个有身手的随扈护送他们回沪定。

    晚上,果然歇在了一个简陋的客栈。好在他们箱笼里有被褥,明霞带着黄莺房里熏了香,要带霁娘一边歇去,霁娘晚上一直跟着沈穆清,不由大哭起来。

    沈穆清很是尴尬地哄霁娘。

    萧飒哈哈笑起来,走到沈穆清身边摸了摸霁娘的头:“就让她在这睡吧!我也好久没看到她了。”

    两人很久都没有在一起了……自己天天带孩子,累得倒头就睡,可萧飒……

    “快睡!”萧飒笑着在沈穆清的面颊亲了一口,“我也累了!”说着,开始脱鞋袜。

    沈穆清就听到睡在隔壁房间里明霞和黄莺的窃窃私语。

    这房板也太薄了些……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

    沈穆清想着,轻轻拍着霁娘上了床。

    左边是娘,右边是一个陌生人,霁娘躺在中央,睁着圆溜溜的乌瞳左看看右瞧瞧,好像对自己的处境很好奇似的,任沈穆清怎么哄也不睡。

    “我来!”萧飒望着两人中间那个蹬来踢去的小丫头,笑道,“你去睡去,我来带她。”

    沈穆清可不相信他能带霁娘,可人家态度是好的,遂笑道:“那好,你看着她,我去睡了。”

    萧飒点头,沈穆清佯装睡觉,眯着眼睛打量萧飒和女儿。

    “霁娘,霁娘……”萧飒轻轻地喊女儿。

    霁娘睁大眼睛望着父亲,然后对着他“咦咦呀呀”。

    萧飒喜出望外,手脚无措,简直不知道该怎样好:“……你想说什么?你什么时候才学会说话?”说着,又伸出指头去逗霁娘,却被霁娘的小手抓住,冲着他直嚷嚷。萧飒别提多高兴……沈穆清笑起来,觉得倦意袭来,竟然沉沉睡去。

    再醒来,已是天色大亮,萧飒和霁娘都不在。

    沈穆清一个激灵坐了起来,高声喊“明霞”。

    明霞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奶奶,您醒了!”

    “爷和霁娘呢?”

    明霞笑起来:“爷带着霁娘出去玩了。”

    沈穆清松了一口气,让明霞给自己梳了头,洗了脸,正坐着擦面膏,萧飒顶着霁娘走了进来。

    霁娘小脸红仆仆的,神色很是愉悦,看见母亲,冲着她“咦呀”地叫。

    沈穆清接过孩子,见萧飒额头有细细的汗,不禁笑道:“这一大早的,去哪里了?”

    明霞忙叫黄莺过来服侍萧飒洗漱更衣。

    “和霁娘在后面的林子里窜了窜。”萧飒笑坐下来喝了一口茶,“看她高兴,就多玩了一会!”

    沈穆清点头,霁娘已扭着身子朝萧飒扑过去,一边扑,还一边“咦咦呀呀”地表示要萧飒抱她。

    “爹爹要去洗脸,”沈穆清就劝霁娘。

    霁娘不依,冲着萧飒大哭起来。

    萧飒不忍,伸手去抱霁娘:“不过是要我抱,我抱她一会就是。”

    沈穆清却让萧飒快去梳洗:“……等会还要赶路。”

    萧飒望着大哭的霁娘有些犹豫。

    沈穆清只好抱着霁娘跟在萧飒后面,萧飒换衣就站在床边,萧飒洗脸就站在镜台边,霁娘不哭了,可看萧飒的眼神就像是只被抛弃了的小狗,以至于萧飒一收拾好就把霁娘抱在了怀里,霁娘这才破泣为笑,双腿蹬着萧飒的肚子跳啊跳的。

    “怎么把这个小魔王给收拾了?”沈穆清笑道。

    萧飒就把霁娘轻轻抛到空中然后接住,霁娘在空中“咯咯咯”地笑。

    “你看她,胆多大!”萧飒笑道,“身手又敏捷,可惜是个女孩子,要不然请了名师在家教武艺,一定能练出个名堂来。”

    “女孩子就不能练吗?”沈穆清笑着叫了明霞去收拾东西准备启程。

    “练武太辛苦了!”萧飒笑道,“女孩子就不要吃这样的苦了。等我们有了儿子,再让他习武也不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