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238章 初为人母
    沈穆清给魏氏去了一封很是诚恳的信,到了七月底,魏氏回信来,对沈穆清的问候表示了感谢,也流露出与沈穆清结交之意。彼时沈穆清已近临产期,大腹便便,还是坚持给魏氏写了一封回信。

    到了半夜,她突然肚子痛。

    家里立刻灯火通明,人喧步沓。

    “这还有六、七天呢!”大太太披着衣裳站在屋檐下,大红灯笼照着她一张惊慌的脸,“不会是吃坏了肚子吧?”

    郑三奶奶紧紧握住大太太的手,安慰她:“头一胎,早一点,晚一点也都是正常。大姑奶奶不要慌张。”

    大太太回握着郑三奶奶的手,好像这样,就找到了一个支撑似的。

    萧飒神色有些呆滞地坐在堂屋的太师椅上,看见殷稳婆出来,忙迎了上去:“怎样?是提前了?还是吃坏了肚子?或是别的什么……”

    “是日子提前了!”殷稳婆笑道,“爷也别担心,让人快去烧了热水,准备生产的东西就行了。”

    珠玑、明霞等人早就在一旁侯着了,闻言,珠玑立刻指挥着明霞等人去抬热水。

    一行人刚出院门,庞德宝带着罗大夫站在了院门口:“爷,罗大夫来了。”

    萧飒已回过神来,走过去低声道:“是日子提前了。”

    庞德宝眼底就闪过一丝郁色:“不是还有七、八天吗?”

    “说早一点晚一点都是正常。”萧飒也不懂这些,只好拿了殷稳婆的话当佛音,“你们也不要担心。”

    庞德宝望向罗大夫,满眼的疑惑。

    罗大夫点头,笑道:“这也是正常。”

    庞德宝闻言这才放下心来,他请萧飒到外面的花厅坐:“……屋里有大太太和郑三奶奶,您也帮不上忙,不如到外面坐坐,眼不见心不慌。”

    萧飒思忖片刻,和庞德宝、罗大夫等人去了外面的花厅,大太太和郑三奶奶见状,连袂去了卧房。

    ******

    阵痛让沈穆清知道自己快要生产了……她很是慌张,更多的是害怕——怕自己一尸两命。

    “痛不痛?”丁稳婆坐在床边的小杌子上给沈穆清擦汗,“要是痛就喊出来!生孩子是这样的,喊出来了,就不痛了。”

    又是一阵巨痛,让沈穆清说不出话来——但她依旧没有出声,只是固执地摇了摇头。

    以前有同学生孩子她曾经陪同,当时助产医生告诉她的同学,要保留体力,到生孩子的时候用。从心底,她更相信医生。

    大太太和郑三奶奶进门,正看见她摇头,两人急急走了过去。

    丁稳婆见了,忙站了起来,福身喊了大太太和郑三奶奶。

    大太太就坐在了刚才丁稳婆坐着的小杌子上握了沈穆清的手:“好孩子,你要挺住。生孩子都是这样,生出来就好了。”

    沈穆清朝着大太太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喜鹊已按照殷稳婆的吩咐用红糖浓浓地煨了一杯茶端了进来:“奶奶,您喝点——殷婆子说,喝了有力气。”

    沈穆清等阵痛过去,由郑三奶奶抽身,喝了一盅红糖水。

    天空发白的时候,她感觉到身下湿漉漉的,一旁的殷稳婆高兴地叫道:“好了,好了,马上就要生了。奶奶您听我的,我让您怎么使劲,您就怎么使劲。”

    嘴里含着参片的沈穆清微微朝着殷稳婆点了点头,她就听见窗外传来萧飒的声音:“穆清,你别害怕,我就在外面。”

    沈穆清微微笑起来,按照殷稳婆的要领用力。

    当天空泛起晨霞时,孩子哇哇坠地了。

    “恭喜奶奶!”殷稳婆和丁稳婆的说着,笑容就凝在了脸上,“是,是个千金!”

    沈穆清看见两位稳婆脸上的笑容突然凝结,吓了一大跳。

    难道是孩子缺胳膊少腿,有什么问题……

    念头一闪,她已急切地伸出手:“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那声音竟然有些凄厉,伴着孩子的哭声,屋里气氛紧张。

    大太太就和郑三奶奶交换了一个眼神。

    殷稳婆犹犹豫豫,有些求助似地望着大太太少郑三奶奶。

    沈穆清心里“咯噔”一下——理智的弦断了。

    “把孩子给我!”她厉声喊着,“快把孩子给我看看!”

    听到动静的萧飒在外面拍窗:“穆清,穆清,怎么了?”

    “没事,没事!”大太太一个激灵,回答着萧飒,又朝着稳婆使眼色,自己则坐到了床边:“你别急,孩子满身是血,得洗洗才行……”

    “是啊,”郑三奶奶笑着走了过去,“千金好。先开花,后结果!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火石电光中,沈穆清突然明白过来。

    原来是因为她生的是女儿……

    虽然这样想,但她还是有几分不确定,正要开口寻问,帘子“唰”地一声被撩开,萧飒满脸仓皇地闯了进来:“出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郑三奶奶微怔后,就笑着起身赶萧飒出去,“这可是产房,你到外面等等。”

    她哪里拦得住萧飒。

    萧飒直闯到沈穆清的床前:“怎么了?穆清,怎么了?”说着,就握了她的手。

    沈穆清想看孩子,目光就落在了床尾给孩子清洗的殷稳婆身上:“孩子……”

    “孩子怎么了?”萧飒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如纸,声音也有些惶恐,“孩子怎样了?”

    大太太的声音比平时要低几分:“是个千金!”

    沈穆清就看见萧飒怔住。

    “你们还年轻。”大太太望着萧飒的目光中有几分严厉,“先开花,后结果,有儿有女才能双全……”

    大太太说着,殷稳婆已把洗好的孩子三下五除二,手脚麻利地用小薄被子包好了。听见大太太这么说,她凑趣似地把孩子抱到了萧飒面前。

    说来奇怪,时断时续地“嘤咛”的孩子一被抱到萧飒面前,哭得更大声了。

    萧飒立刻满脸通红:“她,她怎么了?”

    而大太太看着她涨红的脸,一合一翕的小嘴,心里就软得能滴出水来,她忙将孩子抱在了怀里,笑着递给沈穆清:“你看看!”

    沈穆清顾不得许多,坐起来抱了孩子,一边满脸慈爱地喊着“小宝宝”,一边散了裹着她的小被子。

    大太太就神色有些尴尬地望了郑三奶奶一眼。

    郑三奶奶忙上前笑道:“穆清,的确是个千金……”她说着,就看见沈穆清摸着孩子的手脚,数着孩子的指头。

    说来奇怪,那孩子一落到沈穆清的怀里就不哭了,张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手脚朝天地蹬着。

    跟过来的萧飒满脸困惑地望着那个自顾自蹬得开心的孩子,不由摸了摸脑袋:“她,她不冷吗?”

    一旁的殷稳婆欲言又止——萧飒又一次忽视。

    “有十个指头……”大太太和郑三奶奶就看见沈穆清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有十个指头!”说着,沈穆清就眼睛噙着泪水笑望着大太太。

    大太太觉得沈穆清的举止怪异,却想到她刚生个女儿,也就一边附合着点头,一边将散开的被子重新包上:“你快躺下——刚生完,要好生养着才是。”

    沈穆清也怕坐月子落下什么病来,缓缓躺了下去。

    孩子被重新束缚在小被子里,抗议般“哇”地哭了起来。

    大太太忙抱着孩子站了起来,一边踱步,一边轻轻地耸了起来:“不哭,好孩子不哭!”

    “她肯定是不喜欢被这样包着!”萧飒望着大太太怀里的孩子,“要不,就别包了!”

    “那怎么能行!”郑三奶奶笑道,“不包,以后孩子的手脚长不直!”

    她的话音一落,那孩子就哭的更大声了,好像能听懂别人在说什么似的。

    大太太就笑望着怀里的孩子:“多聪明……知道是在说她呢!”

    “谁说不是!”郑三奶奶凑了过去,“您看这眼睛,哪里像刚出生的孩子,黑溜溜的,亮晶晶的……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孩子哭得更大声了。

    “她到底在干什么?”萧飒也走了过去,望着女儿有几分苦恼,“能不能让她别哭了!”

    “孩子不哭难道大人哭啊!”大太太白了儿子一眼,低头又满脸笑容地望着孩子,“你是不是饿了?我们去找秀姑去。”

    秀姑,是大太太前几天从蓉城雇的一个乳娘,当时她生子还不满三天,就冲着每年五两银子的工钱到了沪定。

    沈穆清听了就伸出了手臂:“大太太,您说过,要是我没奶,就让秀姑奶的……您让我试试吧!”

    大太太有些犹豫,萧飒已道:“你刚生产,身子骨弱着,还是让乳娘奶吧!”说着,坐到床边,有些爱怜地捋了捋沈穆清落在腮边的头发,“把孩子给秀姑奶,让珠玑帮你擦擦身子,你好好睡一觉,养养神。”

    只有穷家小户才自己奶孩子……沈穆清知道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但她却知道,自己哺乳孩子,不仅对孩子的身体有利,对自己的恢复也有好处。

    “还是让我试试吧!”沈穆清目带哀求地望着萧飒。

    就在半个月前她就有很少很少的**流出来,她有把握自己能哺乳孩子。

    萧飒看见她的目光就犹豫了。

    “要不,让她试试。”他对大太太道,“要是不行,再交给奶娘也不迟。”

    (姊妹们,今天出院……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