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222章 中秋节礼
    萧飒眼角含笑地去了花厅,沈穆清则整了整衣裳,将落在地上的笔洗重新摆好,抚了抚头发,回到了正屋。又借口天气太热,让明霞叫了温水在净房独自清洗了一番。

    疲劳的身子被温暖的水包裹着,让沈穆清立刻有了睡意。

    穿了亵衣出了净房,她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沈穆清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脸。

    一个激灵,她坐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清越的声音里带着惊慌,“是不是做恶梦了?”

    沈穆清循声望去,就看见了萧飒那张满是担忧的脸。

    “没有做恶梦!”沈穆清不由娇嗔,“你突然进来,是被你吓了一跳……”

    萧飒松了一口气,笑着亲了她的面庞一下,道:“睡好了没有?我们吃晚饭去!”

    沈穆清这才发现屋子里的光线已有些昏暗起来。

    她笑着头,重新梳洗一番,和萧飒在堂屋里吃了饭。

    饭后,夫妻两人在书房里喝茶、说话。

    “郑家三爷都说了些什么?”

    “雅安府和锦州一南一北,相隔几百里。”萧飒笑道,“虽然大家彼此不熟,但有和郑家做生意的东家与那雅安府知府是知交的。郑家三爷来信就是问我到底有什么打算,到时候,他也可以配合我。”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像郑家这样在四川经营数百年的巨贾,总能和本地父母官搭上关系的,要不然生意就别想做了。

    萧飒又道:“彭大人的事,郑家三爷也帮我打听清楚了。”

    沈穆清很感兴趣。

    “彭大人出身微寒,又是遗腹子,全仗母亲辛苦劳作供他读书。他入仕后比较廉正,因此没有什么家底。前年春天,彭母生病,汤药费花了彭大人不少银两,后来大夫又开了一味‘独参汤’,他卖屋卖地,勉强供彭母吃了一年半,实在是无力承担,断了药。”说到这里,萧飒叹了一口气,“谁知道这药一断,彭母没几天就死了……”

    “所以彭大人想捞点钱防身保命?”沈穆清沉吟道。

    萧飒点了点头:“我想也是如此。”

    “那一起做生意的事……”

    萧飒嘴角的笑有些冷:“谁家没有些事。如果因此他彭令勋动了粮仓里的粮,那他也不值得同情。”

    沈穆清很是同意,点了点头:“也是。”

    “对了,”萧飒一副突然想起来的模样,“去县府当先生的事,没有彭大人的同意是不行的。你不要听那房夫人诌媚,一定得要彭大人的手喻才行……免得出了什么事我们说不清楚。”

    “我知道了!”沈穆清神色郑重,“我会想办法拿到彭大人的手喻的。”

    ******

    过了两天,房夫人再次来访。

    “彭大人答应了!”她满脸是笑,“等挑个吉日,就让萧爷去县学吧!”

    “这会不会太,太……”沈穆清满脸犹豫,“总得有个手续,写个聘文之类的东西吧!要不然,相公冒冒然地去,会不会被有心人嗤笑……特别是郭先生。人家好歹也是县衙聘的,是正经的教喻……”

    房夫人毕竟是官太太,对这些程序很了解,对沈穆清的担心也能理解,而且因为沈穆清的这个提议,让房夫人对沈穆清生出了惺惺相惜的情愫。

    萧飒虽然被流放到了这里,可人家的出身在那里,不是那些目不识丁的寻常妇人,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知道分辨是非的……

    这么一想,不由起了交结之心。

    她忙笑道:“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来跟我们家老爷说。”

    沈穆清忙起身给房夫人行礼:“相公要是能去县学,全都是因为有您从中周旋……请受我一拜。”

    房夫人笑着受了沈穆清的礼,携了她的手:“萧太太客气了,这也是我们老爷赏识萧爷的人品学识……萧太太不必客气。”

    沈穆清反手握了房夫人的手:“是夫人和我客气才是。您和房大人的情义,只望我们有机会能报答……”

    “萧太太这话就说重了!”房夫人笑道,“你们在京都,我们在沪定,大家能相识,这也是难得的缘分才是。”

    “正如夫人所说!”沈穆清应和着。

    两人你来我往,说的极是亲热。

    看天色晚下来,沈穆清留了房夫人吃饭,房夫人惦记着家里的孩子:“……老爷去了卫所!”

    沈穆清不好多留,让明霞从库里拿了两个鲍鱼,两匣子鸡油酥让房夫人带回去给孩子们吃。

    房夫人谢了,起身告辞。

    到了晚上,夫妻两人在书房里说话。

    “铺子就设在雅安府,”萧飒和沈穆清说着和彭令勋一起开米铺的事,“我出本钱,和彭大人四六分帐。”

    “我们四,他六吗?”

    萧飒点头:“这铺子置办起来也就花了三四百两银子……他要想找我的麻烦,远远不止这个数。”

    沈穆清也知道,劝道:“所以有些事你也不要太认真!”

    萧飒看她一脸认真样,笑道:“我会把握好度的。既不能表现出无能的样子,也不能表现出太精明的样子。这个我最拿手。你不知道,当初我去甘肃的时候,曾大人什么也不说,直接把我们丢给了佥事,结果大家都以为我是曾大人不想得罪王公公而勉为其难接受的纨绔子弟……”

    沈穆清支肘托腮地听他讲以前的故事。

    萧飒的眼睛,比晨星还亮,萧飒的神色,激动昂扬,萧飒的眼角眉稍,洋溢着能鼓励人心的飞扬……

    火石电光中,她突然有些明白。

    萧飒,从来没有畏惧过困难……

    老爷比自己看得更明白,想的更深远。

    生活,从来都不是随心所欲的。他需要人去经营,去谋取……她只想到了爱与不爱,只想到了责任与义务。

    萧飒感觉到妻子的目光有些飘忽,以为她对自己的话题很不感兴趣,有些讪讪然地笑道:“都是些年少时的血气方刚……”

    沈穆清回过神来,看见萧飒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容,忙笑道:“年少时都没有一点血气方刚,难道等到年老时耍脾气啊?”又想到他刚才的神态,解释道,“你说起你少年时的事,让我想起老爷年轻的时候……”把沈箴在龙安府时发生的事讲给萧飒听。

    萧飒听得哈哈大笑,问道:“老爷的中秋礼应该送了吧?”

    沈穆清点头,起身从书房东边自己的书架上拿了一个精致的黑漆描金匣子:“我把礼单给你看看——我也拿不定主意送什么好?”

    “……武夷茶叶两盒……”萧飒咦了一声,笑道,“家里还有武夷茶?”

    “是我来的时候二堂嫂送的。”沈穆清笑道,“也就这两盒而已。”

    萧飒点头:“让去给老爷请安的人问问,看老爷喜欢不喜欢。要是喜欢,明年还备这茶。到时候我让郑家三爷早给我们备下。”说着,又低头看礼单,“……麻饼两盒、蜜饼两盒、糍粑两盒……会不会少了些?这可是四川的特产!”

    “家里人少,又是吃食,我还怕路上坏呢?”

    “越往北走天气越冷,不会坏。”萧飒很肯定地说着,拿了笔在上面加了一笔,“就每样二十盒吧?”

    沈穆清点头。

    其他的,萧飒倒没什么意见。见匣子里下面还有几张纸,就望着沈穆清有些奇怪地问道:“这是……”

    “是给老太爷、公公婆婆还有大太太的礼单。”

    萧飒微怔:“我倒把这事忘了!”

    是因为在心底就不亲吧?

    沈穆清在心底叹息,脸上却露出笑容:“那是因为你以前没成家嘛?现在成了家,这礼节上自然也就有所不同了!”

    “是啊!”萧飒应着,微微低了头,“我在八河的时候,家里的叔伯兄弟都出了不少力,这又是我们成家后的第一年——端午我们都在路上,错过了大家也不怪,我们就借着中秋节表达一下谢意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沈穆清说着,就把匣子下面的礼单都拿出来,一个个给他看,“这是给闵先生的,这是给王大人的,这是给曾大人的……”

    萧飒翻了翻,道:“家里那边,把萧成的名字加上吧,京都那边,把戴贵加上吧!”

    加萧成?

    沈穆清有些意外。

    萧飒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打人不打脸,我给家里的兄弟都送了节礼,难道还单单留了他不成?别人见了,也要说闲话的。”

    沈穆清看着他不情不愿的样子,不由笑起来。

    上前坐在萧飒的太师椅扶手上,她趴在他的肩膀上和他一起看那些礼单:“可怜的萧飒!”

    萧飒背后贴着软若无骨的身子,鼻尖萦绕的是淡淡的清香,耳朵里是她如银铃般悦耳动听的笑声……一时间,只觉是天上仙境也不过如此!

    他拉了沈穆清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一用力,沈穆清趄趔地跌在了萧飒的怀里。

    “身上好些了没有?”他把她抱坐在膝上,贴在她耳边低声地问。

    热气扑在她的脖子上,让她轻轻颤栗了一下,脸也有些热起来:“没事!”

    “那也要当心。”萧飒一低头,就看见原来白净如雪的脸庞被染得如三月桃花,不禁凑上去亲了一口,“我小时候听妈妈们说,要月例来的时候吃了生冷的东西,以后子嗣上困难……我还等着抱大胖小子呢!”说到最后,眼底已全是戏谑的笑意。

    什么理论?

    沈穆清腹诽着,忍不住红着脸扭头娇嗔道:“胡说些什么?”

    (谢谢各位姊妹,这个月更的很少,没想到月票榜单却依旧进了前三甲。谢谢……O(∩_∩)O……)(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