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98章 都是旧识
    “戴将军,”梁季敏拱手行礼,“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将军,真是三生有幸。”

    “梁大人客气了!”戴将军回礼,“刚才是我没有注意,还望梁大人不要放在心上。”说着,又望向林禀成,“我身边的这位常师傅,是武技高手,出手一向有分寸。林大人,你没什么事吧!”

    林禀成想到戴贵那个“罗刹将军”外号的由来,不由打了一个寒颤,顿时酒醒了七、八分。他颠颠地跑过来给戴贵行礼:“下官喝多了,请戴将军看在同为朝臣的份上,原谅在下失礼之处。”

    杜姓男子心中暗暗吃惊。

    没想到这个长得像女人一样的年轻男子竟然真是个“将军”。大周王朝重文轻武,梁季敏已官居五品,又是出身功勋世家的天子宠臣,在这个戴将军面前也如此恭敬,想来是此人身份尊贵异常了……大周王朝有哪家显贵姓戴?戴,戴……

    一个念头升起。

    难道是原镇国将军、辽东总兵,现兵部尚书戴胜辉的儿子?那个在京都保卫战中立了大功的戴贵不成?

    想到这里,他不由心中一悸。

    戴家父子现在可是大周王朝炙手可热的宠臣啊!

    他忙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戴将军,久仰久仰……”

    戴贵的目光转到杜姓男子的身上,笑道:“你说你是林大人的侄儿?我和林大人也很熟。”

    杜姓男子忙道:“蒙大人垂问。在下正是林大人的侄儿。小的姓杜,单名一个‘安’定。”

    夏志清不由在心里暗道:原来这个人叫杜安啊!

    “杜安?”戴贵目露困惑,“天赐的哪个姐姐嫁给了姓杜的?”

    天赐正是国舅爷林同的乳名。

    杜安男子听着额头冒汗,忙解释道:“家母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林大人房里服侍过,后来被太夫人收为了干女儿……”

    原来是个攀上的亲戚!

    戴贵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不再搭理那杜姓的男子,只对梁季敏道:“我在这里设宴款待朋友,梁大人如若不嫌弃,一起来喝杯薄酒如何?”

    梁季敏很是为难的样子:“天色不早了……”

    戴贵听着眼中就露出几分促狭:“‘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梁兄名季敏,怎突然犯起‘季常癖’来!”

    梁季敏听着脸色涨得通红,嘴角微翕,喃喃无语。

    “戴将军此言差矣!”虽然私底下林禀成也会嘲讽梁季敏几句,可当着外人,特别是这些武将,林禀成是不会让梁季敏受辱的。他正然地道,“梁大人要早些回去,并不是为了趋奉夫人,而是梁侯爷担心梁大人喝酒伤身,败了根基,梁大人不想忤逆兄长之意,这才急着赶回去的。”

    戴贵听了脸上露出“赞同”的表情,连连点头:“也是。说起来,梁兄好像还没有过孝期。”

    闻言,所有站在走廊上的人都是一怔。

    “我真是欣赏梁大人。”戴贵感叹道,“被今上‘夺情’的人,您还是第一人。就是令兄,也在家‘丁忧’……”

    梁季敏笑得尴尬,喃喃地道:“这也是今上的错爱……”

    林禀成听着却觉得梁季敏太过“胆怯”,他瞪了梁季敏一眼,然后笑望着戴贵打断了梁季敏的话:“为君分忧,是做臣子的本份。梁大人也是没有办法啊!”

    “是我失言了!”戴贵笑着向梁季敏道歉,“林大人说的对,这是做臣子的本份。”

    林禀成听着戴贵服软,颇有几分得意,又见戴贵一副温和模样,正想趁机训斥戴贵一顿,耳边却传来脚踏楼梯的“噔噔”声。

    大家都朝楼梯望去,就看见刚才站在走廊上的那个小伙计领着一个穿着茄色纻丝直裰的男子走了过来。

    “二哥,你,你怎么在这里?”梁季敏望着来人,很是不安。

    被梁季敏称作“二哥”的梁叔信狠狠瞪了梁季敏一眼,然后换上一副春风满面的模样,这才转身朝着戴贵等人拱手作揖:“来的都是客。”又对戴贵道,“如果我这兄弟得罪了将军,还请将军您大人大量,不和他一般见识!”

    戴贵笑道:“二公子客气了。我听说定远侯的兄弟开了一家酒楼,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百花楼。看来,梁家真是藏龙卧虎啊!”

    梁叔信微怔。

    戴贵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不善的意思……难道是季敏说了什么,得罪了他。

    想到这里,梁叔信的笑容更是谦和,他朝着戴贵拱手行礼:“我也只是参了一份股罢了,不敢当戴将军夸奖。”

    戴贵听着,眼底就有了几份异样的笑意,梁叔信看着这笑意却心里直打鼓,觉得戴贵开口,定不是什么好事。转侧身对梁季敏道:“大哥让我来寻你,你果然在百花楼。还不快随我回去。”说完,语带责备的说林禀成,“林兄是兄长,怎也不管管季敏,让他随意在酒肆出没。”

    林禀成不由辩道:“我们是和林大人的侄儿一起喝酒——又没有旁人!”

    那个叫杜安的一听,立刻上前给梁叔信行礼:“叔叔在上,侄儿这厢有礼了。”

    梁叔信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上一截的杜安,眉头就几不可见地蹙了蹙。

    杜安是个察言观色的,忙道:“我来前,太夫人曾吩咐。说进了京,一定要看望梁大人,我这才来前打扰的……”

    林家,自然是今上外家。

    为他家办事,还有什么好说的!

    梁叔信在心底暗暗叹一口气,朝着走廊上的人行礼,道:“我和家弟先告辞了。”又吩咐身后的小伙计,“戴大人这桌,算我的。”

    戴贵笑了笑,没有作声,倒是他身后的常师傅,抓耳挠腮地不自在。

    杜安一听,立刻上前扶了还醉醺醺的梁季敏,一边朝着戴贵点头,一边鱼贯着随梁叔信而去。

    夏志清心中一动,尾随在梁家众人的身后。

    待他走到楼梯前正要下楼之际,听见那个常师傅在身后道:“干嘛要那个梁叔信请客啊?”

    夏志清听着那语气十分的不满,又想到常师傅一身随从的打扮,却说出与随从极不相符的话来,不由好奇戴贵会怎样回答,脚步就慢了慢。

    “送上门的白食我难道还推出去不成?”戴贵答道,说话的口气很随和,像和自己十分要好的朋友般。

    夏志清不由回头一睃。

    就看见戴贵将常师傅往雅座里推:“好了,好了。我下去等萧飒。这个家伙,自从回来以后就不见了人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约他吃顿饭,让我等了快一个时辰。他要是再不来,这顿让他请。”

    “他现在身不由己嘛!”夏志清听常师傅为那个萧飒辩道,“你也知道,他如今是某些人的眼中钉,自然有好事之徒巴结奉献上意,时时给他穿小鞋……你和他那么好,有机会还是帮他说说情吧!”

    夏志清就听到戴贵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很是无奈的样子。

    常师傅见状,也叹了一口气,转身朝楼梯走去:“你脚不好,还是我去吧!”

    夏志清吓了一跳,怕被这个叫戴贵的和常师傅发现他在偷听,忙快步下楼追去。

    他一边下楼,一边往下望,就看见梁叔信等人已走到了二楼的转角。

    夏志清看着他们走到一楼的楼梯口,并不向前去百花楼的正厅,而是随着梁叔信拐进了楼梯间南边角门。

    夏志清见了,不由有几分犹豫。

    他今天之举已非君子所为。再追过去……

    但一想到在闵家的初见——白玉般的面庞,灵动慧黠的眸子时,他不再迟疑。

    一定要搞清楚两家和离的真正原因……了不起自己以后对沈家姑奶奶十二万的好就是了!

    夏志清又等了一会。

    还好这边都是雅间,来往的人不多!

    他趁着一个四下无人的机会,急步朝南边的角门过去,推门而入。

    角门后面是个花园子。

    因是晚上,又在元宵节期间,虽然看不清楚具体模样,但星星点点地闪烁着红色的灯光,照着这园子别有一番情趣。

    夏志清望着眼前的情景,恍然大悟。

    百花楼不同于一般的酒楼,他原是先朝的一座王府的一部分,虽然改了门檐,但它原有的辉煌还依然可见。

    广亮大门,左右各立屋檐高的石狮子,进了门,可并行两辆马车的甬道,两旁是合抱粗的古树,甬道尽头就是百花酒楼三屋的正楼,正楼后面紧挨着砌了一堵墙。

    他当时就在感叹,闵家的管家怎么说闵先生喜欢到百花酒楼来喝酒,还说那里是京都最好的酒楼,看这样子,不过是楼层高一些,布置的雅致些,相比江南的一些大酒楼,也不是十分出色。如果把墙后的那几个院子一起买下来打通了做个花园,或是把左右两边的花园买下打通了做百花酒楼的花园,那百花酒楼的景致只怕是比现在强上百倍。

    原来竟是自己想错了——先前看到的花园竟然就是百花酒楼的。

    可为什么要这样布置呢?

    夏志清正奇怪着,就看见南边有一团簇在一起的红灯笼不时移动着,知道那是有人提着灯笼照路,遂看准了方向,快步跟了过去。

    (明天是三八节,预祝大家节日愉快!(*^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