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82章 于情于理
    萧氏夫妻面面相觑。

    沉默片刻,萧诏认真地望着沈穆清:“你是说……”

    沈穆清也很认真地望着萧诏:“如果在王大人走之前我的朋友还没有回来。我来游说老爷。到时候请萧老爷和王大人一起,大家商量个对策,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条最利于萧飒的办法来。”

    萧诏犹豫地望着沈穆清。

    大太太却急切地道:“这,这行吗?也不知道沈老爷会不会答应?”

    沈穆清安慰大太太,笑着朝她点了点头,望着萧诏道:“正如您所说的。今上的确不想让皇上回来。可迫于压力,他也要做做样子,给群臣、给天下一个交代,所以他才派了个人位小职卑、没有决定权的给事中出使八河……我是想我的朋友如果能在王大人出使八河之前带回来些对我们有用的消息,我们也就不用盲人摸象似的莽撞行事了;如果我的朋友不能赶回来,我们也要想个办法说动了王大人——只有他愿意了,我们才可能把人救回来。”

    大太太望向了萧诏。

    萧诏沉默片刻,凝望着沈穆清的眼睛:“就照你说的办!”

    沈穆清松了一口气。

    她真怕萧诏和大太太两人各干各的,不仅没把萧飒救回来,反而坏事。

    在这种情况下,沈穆清只好跳出来主持大局。

    大太太本来就觉这件事由沈家出面比萧诏和自己到处乱闯更有把握,既然萧诏同意了,她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她笑着携了沈穆清的手:“穆清,飒儿的事,全拜托你了。”

    “您放心!”沈穆清忙向大太太保证,“老爷那边一有消息,我就来告诉您。”

    大太太求她:“我一个人住在客栈也很无聊,又担心飒儿,日子更是难熬。你要是没什么事,就过来陪我坐坐吧!”

    沈穆清一怔。、

    别说姨娘还没有回来,家里的中馈需要自己主持。就是姨娘回来,自己这样常往大太太处走动,只怕也会引来闲话碎语。

    她正犹豫着如何回答大太太才不至于伤了大太太的心……萧诏在一旁冷冷地“哼”了一声。

    沈穆清就想到了他的话——让萧飒娶个首辅家千金当媳妇让儿子天天看着媳妇的眼色过日子……

    她微微一笑,道:“只要大太太不嫌我嘴碎……”

    “不会,不会。”没等沈穆清把话说完,大太太已高兴地道,“我身边的人都是闷葫芦,平时想找个人说话都找不到……你愿意来,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沈穆清笑着点头。

    “那我先走了!”萧诏淡淡地道,“沈老爷如果愿意见我,你就派个人过来跟我说一声——我住在连升客栈的南跨院。”

    沈穆清微怔。

    她猜到萧父和萧母不会住在一起,可没有想到两人同时在连升客栈落脚,一个人住东院,一个人住南院……

    萧诏不待她回答,已转身快步而去。

    屋子里一片沉寂。

    沈穆清回头,发现身边的大太太目光凄迷地望着萧诏的背影。

    她悄悄地退后一步,站在了大太太的身后,和她一起望着萧诏远去的方向。

    好一会儿,大太太才回过神来。

    她看见沈穆清站在自己的身后,微微一怔,然后笑了起来:“走,去看看我让人给飒儿做的坎肩。”

    这东西到时候也要托王大人一带去的……

    沈穆清想着,点了点头。

    两人重新回到卧房,大太太让银杏拿了一个包袱进来,打开来,里面是件玄色的粗布坎肩和一套护膝。

    “你看看这针脚,怎样?”

    沈穆清拿起来看了看:“很精细。”

    大太太就松了一口气:“我请了最好的裁缝做的——我十四岁以后就没有拿过针线了,手脚早就不听使唤了。”

    沈穆清想到她说要学女红,要给萧飒带孩子的话……

    “每个人所长不一样啊!”她安慰着大太太,“比如说,有人用一个月的时间绣幅绣品出来,能卖十两银子,可您只用一天的功夫,就能赚十两银子回来。这样一算,自然是情愿用您的一天去换别人的一个月。”

    这是个成本问题……

    大太太听着,露出感激涕零表情。

    她紧紧地握住沈穆清的手:“真的吗?你真的这么想吗?”

    女红针黹本来就是衡量一个女子德性的重要标准……也难怪大太太心里会觉得不安了!

    沈穆清很真挚的点头:“我真是这么想的!”

    大太太的眼里就有了些水光。

    她拉了沈穆清到炕上坐:“我让丫鬟们把东西都收好——我们坐下来说说话儿。”

    反正等着也是白等。大太太这段时间为了萧飒的事肯定是担惊受怕的,身边又没有一个让她觉得贴心的人,自己能安慰安慰她也好!

    想到这里,沈穆清安心地坐了下来。

    丫鬟重新给两人上了茶,都蹑手蹑脚地退了下去。

    大太太喝着茶,和沈穆清聊天。

    “听说你们家太太是四年前去的,不知道现在家里是谁在主持中馈?”

    沈穆清和大太太谈家常。

    “姨娘帮着管家——太太在的时候,她一向谨守本份,老爷就让她当了家。”

    毕竟是自己家的事,有些话能不说就不说了!

    大太太点了点头:“那你在家里住的习惯不习惯?”

    是想问姨娘管家有没有克扣自己吧?

    沈穆清笑道:“我在白纸坊也有自己的宅子,因为姨娘待我不错,所以我就一直住在了松树胡同。”

    大太太就叹了一口气,道:“要是飒儿不把柏树胡同的院子卖了,我们如今也离得近一些。”

    松树胡同和柏树胡同只隔着两个胡同,都属于集善坊。

    沈穆清但笑不语。

    这是萧家的家务事,她不便插言。

    “说起来,那院子卖了真是可惜。”大太太很是不舍的样子,“我生意在南边,很少来京都。最后一次来京都,还是在五年前。知道飒儿在京中置了宅子,我特意到他处落脚。当时我就喜欢上了那院子——后罩房的台矶旁种了两株屋檐高的桂花树。”

    “您很喜欢桂花树吗?”沈穆清笑道。

    “嗯!”大太太点头,“萧家西南角种了半坡的桂花树,一到八月,桂花飘香,整个临城都闻得到。”

    沈穆清目光流转:“全种的是桂花吗?到其他季节岂不是显得很单调?”

    “谁说不是!”大太太笑道,“所以我就想住到后罩房去——谁知道,二姐住在那里。我也不想麻烦她挪地方,就住进了正房的南间。”

    沈穆清原是想问临城萧家那半坡的桂花树是什么时候种的?谁知道却被大太太把话绕到了二姐身上……

    她不由苦笑。

    “我当时看着她样子有些轻浮,又在我面前刻意奉承,我很不喜欢。怕她把屋里的丫鬟带坏了。”大太太暗中打量着沈穆清的神色,“就向飒儿要她,你猜猜,飒儿怎么说?”

    沈穆清已瞧出大太太的用意——想向她解释萧飒和二姐的关系。

    自己要是开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默认了这件事?

    她低下头去喝了一口茶。

    “飒儿皱着眉头朝我挥了挥手。”大太太也喝了一口茶,缓缓地道,“我开始还以为他是不愿意,谁知道,第二天庞德宝就让丫鬟们给二姐收拾好了东西,让她跟我走。

    我当时把她留在身边,细细地问她一些事。有一些,她说的有道理,有一些,说的有些不合常理。我知道她性子有些浮,这几年一直细细地观察她。原来准备把她调教好了再把她送到飒儿身边去的,谁知道,飒儿根本就没有要她回去的意思。还让庞德宝带信给我,如果有好人家,就给二姐准备嫁妆嫁了算了。”

    沈穆清怔住。半晌才道:“那,那二姐同意吗?”

    大太太眼底的惊讶一掠而过,她笑道:“怎么不愿意?我连人家都给她找好了,准备腊月里就把事给她办了——有钱没钱,娶个媳妇好过年。我给她找的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大户,但也是户殷实人家,人家早就盼着把媳妇娶进门了。”

    沈穆清眼底闪过狐惑。

    既然如此,二姐为什么在自己面前会那样的行事、说话?难道是大太太想让自己出力救萧飒所以特意说的这番话?

    念头闪过,她又觉得自己太多心了!

    不管自己以后和萧飒会走到哪一步,萧飒出了这样的事,于情于理,自己都要尽全力帮他才是……

    大太太睃着她的神态,了然地笑道:“因为是续弦,她开始有些不乐意……后来看对方人品相貌都不错,也就点了头。”

    这还有几分合理……毕竟二姐是嫁过人的,而且年纪也不小了……

    “我让庞德宝跟飒儿说,飒儿还特意让庞德宝去见了二姐的哥哥,她哥哥也替她欢喜,让庞德宝带了一百两银子还有几件首饰给妹妹添箱……飒儿也送了两百两银子给她添箱!”

    二姐应该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吧……就这样用二百两银子打发了……

    沈穆清心里有些冷。

    就算是二姐心里再不满,可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做出那样一副姿态来?

    或者,她是知道萧飒的心意的?

    想到这时,沈穆清的心怦怦乱跳起来。

    涂小雀甚至对大太太说谎……难道是自己误会了……

    不对,不对,宝良说的清清楚楚……自己不能因为喜欢他,就对事实视而不见,甚至帮他找借口……

    一时间,她心乱如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