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73章 不愿放弃
    尽管心中困惑,但沈穆清却没有心情见常惠。

    “跟常师傅说一声,京都如今危在旦夕,让他想办法出城去吧!”

    小厮应声而去。

    但两人被这么一打扰,气氛比刚才活络了些。

    沈箴劝沈穆清:“我再去问问。”

    沈穆清也知道自己这是在为难沈箴……可她更担心萧飒。

    叹了一口气,沈穆清从书房出来。

    抬眼却看见了常惠。

    他正低着头,在院子里踱来踱去。

    小厮见了,忙解释道:“我让他走,他不肯走……”

    听到动静的常惠已朝着这边望过来。

    沈穆清一怔。

    常惠的表情严肃而冷峻,一点也没有原来的轻松随意,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突然就想到了那天在六娘家里第一次见到常惠时的情景……那犀利的目光……

    沈穆清快步朝常惠走过去。

    “可有什么为难的事?”

    常惠远远地朝着她行礼。等她走近了,低声地道:“姑奶奶,我家里的事都已经安置好了。如果你不反对,我去帮您找萧公子。”

    沈穆清怔愣,随后满天的喜悦把她吞噬。

    “你说什么?你帮我去找萧公子?”

    常惠点头。表情肃穆:“我在西北呆了快二十年,那边的关隘我都很熟悉。大嫂和两个侄儿我都安排好了。我帮您去找萧公子。”

    沈穆清喜极而泣:“你跟我来。”

    常惠笑着点头,随沈穆清进了书屋。

    女儿带着一个矮个子男子去而复返,沈箴很意外,迎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

    沈穆清拉着沈箴的衣袖:“常师傅说,帮我去找萧飒。”

    沈箴愕然地望着常惠。

    常惠点头,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会说元蒙话,还有一些元蒙朋友,只是没见过萧公子,需要一幅萧公子的画像。”

    没等沈箴开口,沈穆清已转身去叫小厮:“把庞管事请来。”

    沈箴望着女儿淡淡地叹一口气。

    从宛平到出事的大同,千里迢迢,而且找的又是个未曾见过的人,比大海捞针还要难……可看着沈穆清把常惠当成救命的浮木般,他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就当是安慰人心吧!

    很快,庞德宝来了。

    沈穆清有些激动地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庞德宝难掩兴奋,对常惠很是恭敬:“常师傅,请随我来,我找个画像的,把公子的模样画给您。”

    常惠笑着点头。

    他们给沈箴行了礼,连袂而去。

    沈穆清双手合十:“但愿能找到!”

    ******

    常惠走的第二天,元蒙人与前往京师勤王的辽东军相遇,战了一夜,辽东军终于把元蒙人逼退了五十里。

    京都诸人都松了一口气。

    大开城门迎接戴胜辉。

    戴贵从怀远且战且退,和父亲戴胜辉会合时,带出去的八万人马只剩六千人,这其中,还包括甘肃的一千五百人。

    戴胜辉望着这些满身血污,神色疲惫的军士,泪流满面。

    这可都是他的子弟兵啊……

    一直保持沉默的京都官吏看着眼前的一幕,想到死在大同的那些同窗和同僚,也不知道是谁怒喊一句“都是王阉误国”,这句话,像导火索似的,把这段时间人们藏在心里的怒火点着了……官吏们不管一切地冲进了西华门,遇到太监就打……

    代皇上监国的晋王吓得脸色苍白的,只知道拉着王盛云的衣袖:“阁老……阁老……怎么办?怎么办?”

    王盛云冷冷一笑,望着内阁仅剩的两位大学士之一的胡信,道:“胡阁老,依我之见,只有处置了王公公的党羽以平众愤……”

    不等胡信回答,晋王已迭声道:“阁老所言极是……快派人把王公公的党羽全抓起来,打入诏狱。”

    发须皆白的胡信望着王盛云满脸的毅然,几不可见地淡淡一笑,拱手向晋王行礼:“那就请王阁老快派人去抓王阉的党羽吧!事情再拖下去,只怕会……”

    未说出口的话,让晋王打了个寒颤,忙道:“是啊,王阁老,一切就拜托您了——我只负责监国而已。”

    王盛云恭敬地向晋王行礼,然后拂袖而去。

    ******

    沈箴盘腿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望着外面树叶舒展的老槐树,眉头紧紧地拧成了一个“川”字。

    立在炕前的周百木就有些无措地望了在一旁服侍的沈穆清一眼。

    沈穆清朝着他微微点头,笑道:“百木,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退下去吧!”

    百木看了一眼沈箴,见他没有作声,然后朝着沈氏父女行了一个礼,退了下去。

    沈穆清看着百木走出了院子,这才重新给沈箴奉了一杯茶,缓缓地坐到了沈箴的身边:“老爷,您可是在担心王阁老趁这个机会扫除异己?”

    沈箴回过头来,面色凝重地望了沈穆清一眼,答非所问地道:“我只怕京都在我辈手中沦陷……”说着,眼中竟然有晶莹闪烁。

    “不会的!”沈穆清安慰沈箴,“您看,那戴胜辉不是来勤王了吗?还有元蒙人望风而逃的曾菊,贵州总兵孙大人、云南总兵赵大人……都会前来勤王。京都不会有事的!”

    沈箴望着女儿苦笑:“远水救不了近渴……”

    沈穆清望着沈箴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一定会及时赶到的!”

    她鼓励着父亲。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英纷的声音:“老爷,东西都收拾好了!”

    沈箴就拍了拍沈穆清的手:“穆清,去吧……”

    沈穆清摇头:“我不走。我留在这里陪老爷。让陈姨娘走吧。出了京都,让人护送她去舟山——大舍还在那里。”

    沈箴轻轻地笑:“傻孩子,这可不是说胡话的时候。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你走,陈姨娘也走,你们一起走!趁着这机会,都走吧。京都,有我就行了。”

    目光中全是不舍。

    沈穆清的眼泪涮涮地落了下来。

    “我不走……你也别赶我……我心里很明白,您是想与京都共存亡……京都对于您,好比您对于我。有您,就有我……我在这里陪着您……碧落黄泉,我们一家人也可以在一起。”

    沈箴强忍着泪:“傻孩子,要是萧飒回来了,找不到你,可怎么办?”

    “他还有自己的父母……不像我,没了您,就是孤雁一只……让姨娘走吧……她以后是要葬在太仓……我和您去象山,找太太……”

    “又胡说……”沈箴笑容勉强,“你以后的日子还长着……生儿育女,享受子孙的供奉……象山,是我和太太落脚处……”

    “我不走……”沈穆清伏在沈箴的膝头嘤嘤地哭了起来,“太太走的时候,让我好好照顾您,我不走,在您身边服侍你……”

    帘子外的英纷听着也哭了起来。

    “姑奶奶不走,我也不走……”

    一时间,内外俱是哭声,气氛悲切。

    门帘突然间被撩开,陈姨娘双眼通红地走了进来。

    她跪在沈箴的面前:“老爷,你让姑奶奶走吧!我就在这里陪着您!”

    沈箴望了望泪如雨下、目带哀求地看着他的沈穆清,又望了望垂头抽泣的陈姨娘,想到下落不明的萧飒,想到如果自己不在了儿子还有生母,女儿却无依无靠……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喊了百木进来:“你送陈姨娘出京吧!”

    陈姨娘听了放声大哭起来。

    沈穆清上前劝慰她:“家里的事都交给您了……”

    陈姨娘哭着点头。

    “你别哭了!”沈箴沉声道,“我有话跟你说。”

    陈姨娘抽泣着点头。

    沈箴又把周百木叫了进来:“你们都听着。”

    类似于遗嘱……大家神色一肃,包括沈穆清在内,都静静地立在沈箴面前。

    “大舍以后就寄居在闵家,到闵家族学里读书。长大后,娶闵家女子为妻。”说着,沈箴的目光就落在了陈姨娘的身上。

    陈姨娘连连点头:“老爷放心,我一定让大舍去闵家族学读书,娶闵家女子为妻。”

    沈箴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望向百木:“你现在已经不是沈家的下人了,把陈姨娘送到舟山即可随意而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百木“噗通”一声跪在了沈箴的面前:“老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舍哥和姨娘的……”

    “随你吧!”沈箴笑了笑,“你要是真有那个心,就想办法把我和姑奶奶的尸首运到象山,交给李家的人……就算是我最后的交待吧!”

    百木哭起来:“老爷……”

    沈箴笑着挥了挥手:“去吧!再晚了,就出不了城门了!”

    ******

    天色渐渐暗下来。

    沈穆清望着正房屋檐下那顶随风摇曳的大红灯笼,喊英纷:“虽然家里没人了,但也不能这样黑灯瞎火的……走,我们去把灯笼都点上。”

    英纷含泪而笑:“好,我们点灯笼去。”

    还有两个不愿意走的老苍头听了,忙笑道:“姑奶奶慢点,也等等我们。”

    四个人忙了半天,才把靠近沈箴正房的几处灯笼点燃。

    沈穆清累得直喘气:“平时不觉得,没想到点个灯笼就这么累。”

    有个老苍头笑道:“姑奶奶毕竟年轻,沉不住气。想当年,我们跟着老爷在四川的时候,那夷人把我们县衙团团围住,那些衙吏吓得都躲在班房里不敢出来。只有我们老爷,点了灯,照样看公文。我们都说,老爷像是关公转世——不是说,关公灯下看春秋吗?所以心里都不怕。”

    如果不是在这种特殊的时候,沈穆清又怎能认得这两个老苍头,又怎会知道沈箴在别人心中的印象……

    她带着英纷一边往回走,一边笑道:“您老人家再给我讲讲,老爷以前是怎样的?”

    另一个老苍头就笑道:“姑奶奶要是想听古啊,以后有的是时间。明天一早去买些鸡鸭鱼肉到家里囤着才是正经。”

    “您老说的对!”沈穆清笑道,“我没经过这些事。您看,我们明天还要干些啥?”

    大家说说笑笑渐行渐远……

    (祝大家春节愉快!(*^__^*)嘻嘻……明天八点有更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