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69章 计划变化
    清明节过后,虽然酒楼的事没有完全确定下来,时静姝还是决定和沈穆清去一趟福建。

    沈箴不放心,要陪她们一起去福建。沈穆清考虑到他的年纪大了,好说歹说,最后同意让庞德宝陪着她们一起去福建,沈箴这才打消了同去的念头。

    一文茶铺的生意交到庞德宝手里后,他和京都喜铺联手,推出一系列喜庆用的茶叶,一文茶铺的成交额呈直线上升——虽然利润没有提高,但一文茶铺终于在京都的下层社会站住了脚,大家都知道一文茶铺的茶物美价廉,总算是打开了局面。

    沈穆清最终决定带庞德宝去福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谢平已经同意为一文茶铺提供大叶茶,双方需要签定一个契约。

    庞德宝亲自挑选了精明机灵的小厮家丁,又到外面的镖局请了一批其貌不扬的镖师。

    沈穆清见他行事有度,是常常出门的老江湖,这才放下心来,安心和时静姝挑选准备带到福建的衣裳。

    就在这个时候,沈家的客人忽然多了起来。

    先是有闵先生,袁瑜,后有刘寓和胡信,甚至连张然之都来了——两人关在书房谈了一个下午,走的时候,张然之神色沉重。

    这些动向让沈穆清隐隐觉得不安。

    她商量时静姝:“我们晚几天再走。”

    时静姝出身老牌的政治世家,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的不寻常。

    她点头:“要不要去闵先生那里问问?”

    清明节的时候,锦绣陪着闵夫人来给李氏上香,沈穆清把两家的关系告诉了时静姝。

    沈穆清摇头:“如果事关重大,闵先生是不会对我明言的。”

    时静姝满脸无奈:“这就是做女子的不好。要不然,我们开酒楼的事哪能这么艰难!”

    沈穆清心虚地低头。

    她们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解京都酒楼的情况,结果让时静姝很是沮丧。

    酒楼不仅竞争激烈,而且投入的资金远远超出了时静姝的想象。这些都是能想办法克服的,最让她无奈的是,她找不到合适的掌柜——优秀的,东家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人留下,寻常的,不足以担当开疆辟土的责任。

    明静姝把主意打到了庞德宝的身上:“……让他帮着找个掌柜。”

    沈穆清笑着应了。转身却对庞德宝道:“千万不能帮她介绍掌柜。不仅不能帮她介绍掌柜,而且她问起来,你还要说,她找的这些掌柜都不合适。”

    庞德宝略一思忖,就明白了其中的原由。

    他望着沈穆清的目光中第一次有了钦佩:“我明白了!”

    尽管如此,沈穆清还是忍不住解释:“时大人已是昨日黄花,老爷又是待罪之身——把老爷拘在京里,领一品大员的俸禄,却不安排任何职位。我们沈家低头做人还来不及,怎能大张旗鼓地开酒楼。我明着挡她,怕她以为我们沈家在她有难之时有意推脱,不如让她知难而退。”

    庞德宝微微一笑:“我一定会让这事办不成的。”

    沈穆清闻言苦笑:“只是她的性格劳碌惯了,别说她现在进项不多,担心坐吃山空,就这样无所事事的闲着,只怕也是不习惯。”说着,她商量庞德宝,“我这段时间跟她在各个酒楼里转,发现有如大顺庄、柳泉斋这样的老字号大酒楼野味生意很好,已成了酒楼的特色之一。我想着,与其开大酒楼,不如专为这些大酒楼供应野菜——静姝姐在南京经营那么多年,多多少少有些关系。做生意首先是为了利润,做大做小,做哪一行,倒是无所谓的。”

    庞德宝不住地点头:“姑奶奶说的对。生意无贵贱,只要有利益。很多大生意,看着光鲜,实际上,还不如卖夜香的赚钱。”

    沈穆清听他说的有趣,不由掩嘴而笑。

    后来,事情果然按照沈穆清的意愿发展——要不然,时静姝也不会这样轻易就提出和她去福建走一趟。

    就在沈穆清为家里发生的变化观望之际,皇上突然微服探望沈箴。

    这下子,沈穆清坐不住了。

    等皇上一走,她立刻闯进了沈箴的书房。

    沈箴看着女儿满脸的担心,遣了屋里服侍的丫鬟小厮,告诉她:“元蒙可汗殡天。新可汗未果招集元蒙十三部共三十万大军兵临宣州。”

    沈穆清一怔:“难道梁渊又兵败弃城了?”

    “怎么会?”沈箴笑道,“这个时候,宁愿战死,也不能退兵一步。要不然,这千古罪名,他是背定了。”

    “那皇上来……”

    “皇上想御驾亲征。”沈箴有些自嘲地笑道,“内阁学士都反对,王公公极力赞同。皇上拿不定主意,来问我。”

    沈穆清愕然:“问您?”

    沈箴眼底闪过一丝得意:“做官,实际上就是做人!张然之做人不行,做官自然也就行不通。连六部他都不能如臂使指,何况三院。皇上没有办法,想找我出面说服诸位臣工,同意他御驾亲征。”

    “难道皇上想让您重新入阁?”沈穆清听得有些目瞪口呆。

    沈箴笑着点了点头,神态间有几分志得意满。

    “您答应了没有?”沈穆清紧张地拉着沈箴的衣袖,急切地问。

    “我怎会答应?”沈箴狡黠地一笑:“我不仅没有答应,而且还推荐了王盛云做这和事佬。”

    沈穆清张口结舌。

    沈箴见状,就笑着刮了一下女儿的鼻子,道:“我这可是全听你的。”

    沈穆清满脸困惑。

    沈箴叹一口气:“这几年赋闲在家,我想了很多。正如你所说,能够这样全身而退,已是幸运。我何必再去趟那滩浑水。”说着,他大笑了起来,“我和王盛云斗了一辈子,他从来没有服过我。这一次,我就来做个举贤之人,让别人都知道,我是怎样对待他王盛云,他王盛云又是怎样对待我的。看他见到我还怎么什么话说?”

    大周王朝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沈箴和王盛云斗了一辈子?

    而且推荐王盛云,还可以给皇上留下一个公正无私的印象吧!

    说到底,还是念念不忘算计王盛云。

    沈穆清苦笑的同时不由松了口气:“老爷能想通就好。说起来,案牍辛苦,你也该歇歇了。”

    沈箴笑望着女儿摇头:“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却能看得透这些名利之争,我不如你啊!”

    “看老爷说的。”沈穆清娇嗔,“我只是没陷入其中,旁观者清罢了。说起来,我倒觉得老爷比那王大人强得多。”

    沈箴很感兴趣地“哦”了一声。

    沈穆清笑道:“您在王大人之前做了首辅。说起来,算是您赢了吧?”

    沈箴想想,点了点头。

    沈穆清又道:“王大人家十三个儿子里面,最大的年近五旬,最小的,也有二十出头了,可到如今,他们家还没有出过一个两榜进士。我们家大舍好学又聪明,您要是能花些精力在他身上,一定比王大人十三个儿子加起来都要强。常言说的好,临老看儿。只要我们大舍有出息了,沈家的家声不坠,那王大人拿什么和您比?”

    沈穆清左说右说,不过是想彻底打消沈箴出仕的念头罢了。

    沈箴哪里听不出来,他哈哈大笑:“你就是怕我再出仕罢了?”

    沈穆清拉着沈箴的衣袖撒娇:“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对,对。”沈箴笑道,“你说的不仅对,而且说的好。我沈箴和王盛云斗了一辈子,论出身,我们两家都是世代官宦,论个人,我先他之前任首辅,如今,就看后辈如何了?”他脸上终于有了分凝重,“是非功过,只有后人能评说。穆清,你说的对,只要大舍有出息了,我沈箴在世人眼中,这一生也就无过了。”

    沈穆清不住地点头:“是啊,我们何必重作冯妇。”

    沈箴笑着点头。

    沈穆清这才彻底放心,和沈箴闲聊了几句,起身要告辞。

    沈箴却喊住了她:“穆清,你等等。我有件事想告诉你!”神态间很是犹豫迟疑。

    沈穆清吓了一跳。

    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沈箴沉默良久,从画案后拿出一个红漆描金拜匣。

    “穆清,前两天我又收到了曾菊的一封信,”沈箴斟酌地道,“他还是老生常谈,想为你和萧飒保媒……”

    沈穆清怔愣。

    算时间,萧飒也应该收到自己的信了。怎么曾菊还为他们保媒?

    沈箴见了,颇有怅然地道:“穆清,我没有拒绝。这件事,你仔细考虑考虑……要不,你暂时别去福建了,和萧飒见一面,有些话,大家当面讲清楚。成不成,你都说一句话,不要这样拖拖拉拉的。说起来,他今年也是二十出头的人了。他不急,他家里的长辈也该急了。”

    沈穆清没有作声。

    ******

    回到听雨轩,她神情恍惚。

    人生好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她难以决择,无所适从。

    不过四、五天的功夫,就整整瘦了一圈。

    沈箴见了,摇了摇头,给曾菊写了一封信,婉转地表示,萧飒出身门第太低,如能图得功勋,再议婚也不迟。

    话虽如此,他私低下不免和陈姨娘感叹:“……她是和离过的,如果再说出‘不纳妾就允婚’的话,只怕这名声就完了。”

    (还要上班……明天早上八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