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65章 萧飒来信
    过了十月,就是十一月,新年在望,要开始准备年货的事了。

    庞德宝是十月底到的。他一到,就开始每天早出晚归地逛茶铺、泡茶馆……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候,他就把京都所有的茶铺、茶馆的经营情况、经营特色、经营对象等等都摸了个一清二楚。

    沈穆清对庞德宝的办事能力和速度很是佩服,无形中对他就有了一份尊敬。

    过了两天,周秉回来了。

    沈穆清把他们介绍给对方。

    周秉眼中就有了几分警戒。

    庞德宝却是无所谓的态度,和周秉寒暄了几句,就告辞了。

    沈穆清让英纷送了庞德宝出门,问了周秉查帐的情况。

    “……也不完全是贪了,陈公子接手的时候,正是老爷遇难的时候,一些费用比以前增加了不少。”周秉很公正评论查帐的结果,“…加上陈公子不善经营,生意比以前差了很多……当然,也有些银子的开支很不合理。”

    所谓的“开支不合理”,就是被陈家兄弟装到自己的口袋里了吧!

    沈穆清淡淡地一笑,道:“等会就照实跟陈姨娘说。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地歇上几天,我再给你安排差事。”

    周秉恭敬地应了一声“是”,却并不急着走,而是犹豫道:“姑奶奶,我,我还是想回一文铺茶去。”

    是看到庞德宝,以为自己想换个大掌柜吧!

    沈穆清笑道:“庞德宝只是来帮忙。你就安心歇几天,再去一文茶铺也不迟。”

    周秉笑道:“做丝绸铺子我是老本行,做茶铺我是外行。这次去了一趟江南,这才感觉到年纪不饶人了。姑奶奶,我到茶铺里做个伙计也可以啊……”

    这个周秉,就是花花肠子多。

    沈穆清索性把话挑开了说:“你是怕我把你给陈姨娘用吧?”

    周秉陪着笑脸:“姑奶奶是水晶心肠!”

    “你也不用在我面前整这些。”沈穆清表情淡淡的,“就是去江南,也是开春以后的事了。趁着庞德宝过来帮忙,你用心点,好好跟他学学。这可是终身受用的本领。”

    周秉唯唯诺诺地应了。

    “不过,如果陈姨娘那边真要你去帮忙,你自己可以不去,但徒弟是要带一个出来的。你也趁着这机会好好想想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周秉眼珠子一转:“姑奶奶放心,我选的人,必定是又能担当,又让您放心的。”

    他大概以为自己要趁这个机会把陈姨娘给架空了……

    沈穆清也懒得解释,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端了茶。

    第二天,陈姨娘果然来找沈穆清,想让沈穆清把周秉给自己用。

    沈穆清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说眼看着要过年了,等过了年再说。

    陈姨娘有些失望地走了。

    后来竟然吹了枕头风,让沈箴出面帮着说情。

    沈箴不由叹了一口气:“要是庞德宝能留下来不走,周秉再去帮帮你姨娘,那就是皆大欢喜的事了!”

    沈穆清知道他还是在遗憾自己和萧飒的事,只得笑着安慰她:“遇事哪能总指望别人!”

    沈箴摇了摇头,转移了话题:“静姝什么时候来?”

    沈穆清配合着沈箴转了话题:“说是正月初六就启程,二月上旬应该可以到了。”

    “她有士大夫脾气,你把靠花园的绿萝院收拾出来给她落脚,屋里的幔帐、夹板帘子、窗纱都要换一换……”

    “您就放心吧!”沈穆清笑道,“我曾经和她待过一段时间,她的脾性,我也略略知道一些。已让人把屋子重新粉了,雪洞似的,多余的家具都搬了出去,就留了一个前朝的填漆床,一张花梨木的大画案,两把太师椅……”

    两人说着,沈箴再也没有提周秉的事,沈穆清却开始精心为陈姨娘挑选一个合格的人。

    ******

    转眼间,到了腊八节。

    沈穆清亲自下厨熬了腊八粥,听雨轩不分尊卑,大家用圆桌围了好好地热闹了一番。

    到了晚上,庞德宝领了一个提着茜红色毡包的妇人来给沈穆清请安。

    “七少爷的年节礼已经送到了帐房,郑妈妈是专来给您请安问好的!”

    听说那妇姓郑,沈穆清不由仔细地打量起那妇人来。

    三十七、八的样子,乌黑的头发梳在脑后,结结实实地绾成了一个圆髻,皮肤白净,神态肃穆,举手投足间从容不迫。

    沈穆清客气地请那位郑妈妈坐下来喝茶。

    郑妈妈道了谢,然后恭恭敬敬地给沈穆清行了大礼,这才半坐在了一旁的锦杌上。

    “姑奶奶,我们家少爷特意让我来给您问安。”她笑着开口,“还让我带了些东西给姑奶奶。”说着,从毡包里掏出一个黑漆描金匣子递给一旁的英纷。

    英纷忙收了。

    “有劳妈妈了!”沈穆清和她寒暄着。

    英纷拿了一个水红色的荷包出来递给郑妈妈。

    郑妈妈忙起身接过荷包,谢了沈穆清的赏。

    又道:“我们家少爷还让我求姑奶奶一件事……”说着,看了看屋里服侍的。

    说到了“求”字,只怕是为难的事?

    沈穆清思忖着,就遣了身边服侍的。

    郑妈妈就笑从毡包里掏出一封信和一双半新不旧的男式黑色圆口千层底的布鞋来递给她。

    沈穆清吃惊地指着那双鞋:“这是……”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郑妈妈笑道,“这封信和这双鞋是我来的时候少爷给我的,还吩嘱我,让我务必求姑奶奶收下。”

    什么事,搞得这样神神秘秘的?

    沈穆清满腹疑惑地接过了信和鞋子。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打开信,郑妈妈已站了起来:“姑奶奶,那我就告辞了!”她解释道,“我是奉了我们家大太太的嘱托,去甘肃看少爷。少爷身边没有能用的人,特意派了我来给姑奶奶捎些东西,请个安——我还要赶回临城。”

    这离过年也不过二十来天了……

    沈穆清也不好留她,叫了英纷,让她送郑妈妈出去。

    郑妈妈给沈穆清行了大礼,然后随着英纷退了下去。

    沈穆清打开信。

    几句公式化的问候语之后,萧飒就向她抱怨,说甘肃的针线班子手艺差,做的鞋穿不了几天就脱了底,当初要她指个婆子让他带回甘肃,她不干,现在好了,他连双合脚的鞋都没有。让她照着带去的布鞋帮他做几双鞋,十五之前他会有朋友去甘肃看他。让沈穆清把做好的鞋交给庞德宝,给他的朋友带到甘肃去。

    沈穆清望着炕几上的那双鞋,完全没法掩饰自己的惊愕。

    英纷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一双男人的布鞋散落在屋子中间,沈穆清气呼呼地在屋子里绕圈圈。

    ******

    那个黑漆描金匣子里装的是两支儿臂粗的人参,送到帐房的则是几大筐甘肃有的水果——甜瓜。沈箴很感兴趣,不仅分送给袁瑜、闵先生等友人,还特意嘱咐让人用竹蓝吊在屋檩上,等时静姝来的时候招待她。

    英纷把那双萧飒带来的圆口布鞋拿起来抱在怀里,低声地道:“姑奶奶,你要是没时间,我们帮着做吧!反正家里的针线活也不多。”

    沈穆清望着水晶盘子里装着的甜瓜,思忖半晌。

    吃人的口短,拿人的手短。现在又吃又拿……就算是这些东西的报酬吧!

    她撇着嘴,点了点头。

    英纷忙把鞋交给了明霞。从那以后,她屋里女红最好的明霞和留春什么也不干,睁开眼睛就是糊布、纳底、绣鞋面……晚上还点灯加班。

    沈穆清不由嘀咕:“难道我们家的油就不是钱买的?”

    大家对她的置若罔闻,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明霞几个赶在正月十五以前做了十六双鞋。英纷把鞋用一块大红缎子布包了给庞德宝送去——让他递给萧飒的朋友带到甘肃去。

    沈穆清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件事终于完了。

    谁知道,明霞带着留春手不离针,继续做鞋,还说:“萧公子是走四方的人,这鞋能穿上一个月就是好的了,现在开始多做几双,等有人去甘肃的时候,再带去。”

    难道以前他就没有穿过鞋?

    沈穆清在心里腹悱着。

    难道我们家还得负责给他做一辈子的鞋不成……

    ******

    时静姝是二月四日到的,在这之前,沈箴已连续六天让人在码头等了。

    她是个身材修长细条的女子,有着时家人都有的白皙皮肤、清秀脸庞。一年四季总是白绫衫袄,石青色的刻丝或杭绸综裙,端庄严肃有余,活泼俏丽不足。

    看见等在二门口迎她的沈穆清,她非常的高兴,急步上前拉住了沈穆清的手。

    沈穆清也很高兴,拉着她的手,让身边的英纷和明霞给她行礼。

    时静姝也让跟她来京都的两个贴身大丫鬟茉莉和紫荆给沈穆清行礼。

    几个人在南京的时候就互相认识,特别是后来沈穆清跟着时静姝跑茶市的时候,吃住在一块,很是亲热。这次再见,自然是别样的亲切。

    沈穆清带着时静姝去给沈箴请安,英纷和明霞则带着茉莉和紫荆去了绿萝院——周百木带着家丁小厮去接的船,时静姝的乳娘柳妈妈负责清点箱笼,要晚一步才能到,茉莉和紫荆要先去熟悉熟悉环境。

    (明天早上八点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