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59章 松树胡同
    回到松树胡同,沈箴把沈穆清狠狠地训斥了一番:“……再这样不回来,以后就不准开茶铺了。”

    沈穆清低头认错。

    沈箴见她态度不错,这才略略消了些气。

    水香进来禀道:“老爷,甘肃指挥司都事萧飒求见。”

    回来的时候,萧飒要和沈穆清分头行事,自己后一步去沈家:“……免得有人说闲话。”

    沈穆清一想,也有道理,遂没有坚持。

    只是她没有想到萧飒来的这样快——她还没有机会对沈箴说这件事。

    沈箴颇有些意外:“曾菊的下属?”

    水香点头应“是”。

    沈穆清吩咐水香:“你去把萧大人请到花厅坐,我还有几句话和老爷说。”

    水香应声而去。

    沈箴奇道:“怎么?你见过萧飒了?”

    沈穆清就把萧飒早上来找她的事告诉了沈箴,但关于借钱的事却只字未提。

    沈箴皱了皱眉:“你这孩子,真真是不懂事。他是曾菊门下的人……怎能随便就见?”

    关于这件事,沈穆清也不是没有考虑过。

    她轻笑道:“人家在国子监的时候拿了您的拜贴去见过林祭酒,后来为您出狱的事到处奔波才有了去甘肃的机会……如今您回来了,他不来拜访拜访您,也说不过去啊!要是您实不想见,我让他回去吧!”

    沈箴闻言叹了一口气,道:“不用了,让他进来吧!”说完,又喃喃地道:“难得还有人记得我这个被抄了家的首辅。”不免有几份酸溜溜的味道。

    沈穆清一笑。

    毕竟还是有几分落寞。

    她回了听雨轩,让英纷到花厅里去服侍。

    沈穆清重新梳洗,换了衣裳,刚刚坐到炕边喝了一口茶,英纷喜滋滋地跑了进来:“萧公子真会说话,逗得老爷哈哈大笑,还吩咐姨娘,说要留客人吃饭。”

    沈穆清一怔:“都说了些什么?”

    英纷掩嘴而笑:“你不知道,萧公子和老爷一见面,就狠狠地拍了老爷一马屁!”

    “胡说些什么?”沈穆清佯装生气的样子,“什么‘拍了老爷一马屁’?那也是你说的话啊!”

    英纷红着脸,屈膝给沈穆清行礼:“姑奶奶别恼,再也不敢了!”

    “快说说,萧公子都说了些什么?”训过了英纷,沈穆清忍不住问道。

    “老爷和萧公子说了一些旧事,不知怎地,话题就转到了写字上面。老爷说,当今天下,闵先生和袁大人的正楷写得最好,也不知道萧公子是怎么想的,回老爷说:我只听说时大人和您的正楷写得最好,怎么又变成了闵大人和袁大人?老爷一怔,说:那都是以前的旧事了。萧公子恍然大悟,说:的确。闵大人和袁大人到处给人题字写跋,世人自然只知道有他两人,不知道有您和时大人。不过,我辈中却公认您和时大人的字写得最好。老爷听了,就哈哈大笑起来。萧公子趁机要老爷给他写幅字!”

    沈穆清松了一口气。

    这个萧飒,真是狠狠地拍了沈箴一记马屁?

    大周王朝谁不知道,沈箴最得意的就是自己那手簪花小楷,既有男子的诤骨,又有女子的妩媚,自成一体,被人称为“沈体”,四十岁的时候,他已是大周公认的“书法家”……

    沈穆清不由失笑,吩咐英纷:“你在一旁好好服侍就是。”

    英纷应声而去。

    沈穆清望着英纷的背影笑着站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转身叫了明霞:“到库里拿些人参、燕窝之类的补药,去冯家看看幼惠。”话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交待:“不要给幼惠身边的人,给冯家的大少奶奶就行了。也别去给幼惠请安……免得引起她情绪上的波动。”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那样走,也不知道她如今还恨不恨我……”

    “姑奶奶也是不得已!”明霞安慰着沈穆清,“要怪,也只能怪二姑娘投错了人家。”

    沈穆清无奈地笑了笑,吩咐明霞:“快去快回!”

    “是!”明霞应声而去。

    ******

    沈箴在花厅招待萧飒吃午饭,饭后,沈箴又兴致勃勃地和萧飒去了书房。

    沈穆清叫了英纷来问:“怎么去了书房?”

    萧飒勉强考了一个秀才,论文采,估计只能给沈箴提鞋。

    英纷笑道:“谁让萧公子的马屁拍过了!”

    沈穆清扬了扬眉。

    英纷笑道:“老爷问萧公子平时习什么字体?萧公子说:也习正楷。老爷正要考考萧公子的笔力呢!”

    “这个萧飒,放出去的话就不知道收回来了!”沈穆清暗自跺脚,“走,去看看!”

    英纷应声,陪着沈穆清去了沈箴的书房。

    两人示意屋檐下的丫鬟、小厮别作声,蹑手蹑脚地撩了帘子,猫身从帘子缝里朝内望。

    萧飒挺胸收腹地坐在画案前悬腕提笔写着写,而沈箴在一旁看着直皱眉。

    沈穆清不由暗嗔:真是不知道死活。

    果然,沈箴忍不住开口道:“你这字,是跟谁学的?”

    萧飒恭敬地答道:“跟我的启蒙先生。”

    “怎么称呼?”

    “姓李,上安,下道!”

    “李安道?”沈箴很是困惑,“我好像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您不认识。”萧飒道,“他就是我老家临城的一个私塾先生——是我们那里最好的私熟先生。”

    “哦!”沈箴露出释然的表情,转瞬间又狐疑地道:“那你考武进士的时候,没有考策论?”

    “考了!”萧飒认真地道,“负责策论的考官是礼部尚书陈大人,他说我的字是所有考生中写的最好的一个,所以给了我一个甲等。”

    沈穆清就看见沈箴转过身去无声地笑了起来。

    她也不由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偏偏萧飒不知死活地道:“沈大人,您觉得我的字写得怎样?”

    沈箴听了,身子抖得更厉害:“还,还可以吧!”

    萧飒听了,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沈箴有点不解地望着他。

    萧飒忙笑着解释道:“您是书法大家,要是您都说好,那就肯定还可以。”

    沈箴一怔:“你是因为我说好,所以才……”

    萧飒点头,神色间竟然有一丝罕见的腼腆:“我一直想做个‘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大将军……武艺还可以,就是这书法心里没有底……听您这么一说,我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沈箴目光锐利地望着萧飒。

    惯居上位的人,自有一股威严。

    萧飒就有些不安地摸了摸头。

    沈箴突然笑了起:“你想做‘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这水平,还差了一点……”

    萧飒拱手作揖,真诚地道:“请沈大人指教。”

    沈箴笑了笑,走到了画案前。

    “你看这个地方,笔锋转得太硬……还有这个地方,收笔收得太快……”沈箴指着萧飒的字侃侃而谈,萧飒则站在一旁不住地点头。

    沈穆清一笑,直起身来,道:“走吧!”

    英纷微怔,低声道:“姑奶奶,您,您不再看会?”

    知道他们两人相处的很好,沈穆清放下心来。

    “不用了,我下午还有事!”

    英纷不由小声嘀咕:“要是老爷不让萧公子住进来可怎么办好?”

    可惜沈穆清已经走远,没有听到英纷的担忧。

    ******

    回到听雨轩,沈穆清静下心来把自己对经营一文茶铺的思路理了理,然后写了一个计划书,准备找时间和萧飒、时静姝说说。

    就在她快要写完的时候,英纷跑了进来:“姑奶奶,姑奶奶,老爷让陈姨娘把花园后面靠私巷的两间厢房收拾出来给萧公子住!”

    沈穆清望着她满脸的兴奋,怔道:“你高兴个什么劲?”

    英纷神色一僵,道:“我,我是看着家里冷冷清清的,有萧公子在,家里也热闹些……以前梁家三少爷来的时候,在老爷面前只知道唯唯诺诺,说上两句,老爷就生气了……”

    沈穆清微怔。

    是啊,那个时候,沈箴有心要提携梁季敏,结果越是有心,梁季敏越是紧张,就越是让沈箴失望。

    这算不算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呢?

    沈穆清不由微微一笑。

    还是萧飒有办法!不过,也许是沈箴寂寞的太久了吧……

    英纷睃着她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姑奶奶,还有一件事……”

    “你说吧!”沈穆清笑道。

    英纷犹豫道:“陈姨娘要把秋桂和秋香派过去服伺萧公子,我看那两个粗手粗脚的,不如派了盈袖和凝碧去——到底是您身边调教出来的。”

    沈穆清听着英纷那口气,萧飒一下子成了贵客了。

    她不由失笑:“让他住进来就不错了,他还敢挑三捡四的……”

    “不是,不是。”英纷忙道,“不是萧公子挑三捡四的,是我怕秋桂和秋香服侍不好,丢了我们沈家的面子!”

    “你就别多事了。”沈穆清笑道,“人家是山西临城萧家的嫡子,什么样的场面没有看见过。”

    “那也是!”英纷皱了皱眉,想到了自己那天见到的那个神态慵懒的女人……

    ******

    黄昏时分,水香去客栈把萧飒的行李和萧飒的两个随从金良和玉良一起带了过来。沈箴还特意吩咐厨房做了猪肺汤招待萧飒。

    沈穆清知道了,忙嘱咐英纷:“让厨房照着山西的口味做一大海碗素面,晚一些你端过去给萧公子当宵夜。”

    (明天早上八点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