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57章 萧飒之难(粉红票700加更)
    沈穆清明白了。

    犹豫道:“只是现在老爷不在任上了……”

    “我只是有些事想请教沈大人,”萧飒沉吟道,“大周兵力东有辽东、西有甘肃和宣同,南有福建。福建和辽东就不说了,两位总兵都是德高望重的,自然不能相比。可宣同总兵梁渊和我们曾大人一前一后升的总兵,讲资历,也差不多,但宣同那边的军饷就一向比我们这边调拨得要早、调拨得快。我这几年在京都门路也走了不少,但效果却不大。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我忽视了或是没有打点到的……沈大人的胸襟和眼光我一向很是佩服,早就想去请教请教,只是你们一直在江南没有回来……”

    沈穆清惊讶地望着萧飒:“你,到过我们家?”

    萧飒想了想,轻轻含颌。

    “我每次到京都办事都会去你们家看看,只是一直无缘相见!”

    沈箴现在退居在家,除了几个老朋友,少有访客。像他这样的政客,关心庙堂动态已是习惯……如果萧飒以小辈的身份去请教他,一来沈箴可以有个说话的人,二来说不定真的能帮上萧飒……

    沈穆清立刻点头:“既然如此,那你和我一起去见老爷吧——我正要回松树胡同。”

    萧飒点头。

    沈穆清这才想起:“你吃过早饭了没有?”

    萧飒目光一闪:“没有!”

    沈穆清忙起声叫了英纷:“萧公子还没有吃饭,”说着,回头望着萧飒,“你带小厮随从了没有?”

    萧飒摇头。

    沈穆清吩咐英纷:“你去跟林进财家的说一声,给萧公子弄点吃的。”

    英纷应声而去。

    沈穆清不由抱怨道:“你也是的,出门为什么不带个人!有什么事,也有个照应的。”

    “你把我说的像离不开大人的孩子似的!”萧飒回道,“我哪有那么娇气?”

    沈穆清倒不是怕他娇气,是怕他的脾气。

    “庞管事呢?他没有跟着你吗?”

    “我又不是文官,他又不能当幕僚!”

    “那宝良呢?他今年应该不小了吧?”

    “我送他回临城了。免得他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

    “身边谁在服伺呢?”

    “金良和玉良。你放心吧,我身边有人!”

    “甘肃那边过得惯不惯?”

    “有什么不惯的。我十岁就跟着二叔走漕运,你别以为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

    沈穆清语气一缓,道:“成亲了没有?”

    “没有!”萧飒很是干脆,“我一年才七十二两的俸禄,自己都不够用,成亲?老婆孩子吃什么?用什么?”

    沈穆清笑起来:“有银子给三哥还债,就没银子娶老婆。”

    “哎呀!”萧飒有点烦,“你怎么每次遇到我就像个老太婆似的叨念。你就不能消停消停?”

    沈穆清气结。

    萧飒又陪着笑脸:“好了,好了,净说这些做什么?我还没吃饭。有什么事吃了饭再说……”

    正好英纷进来示下:“姑奶奶,早饭摆到哪里?”

    沈穆清看了一下花厅。

    打扫得干干净净,墙角的高几上摆着冬青树。

    “就在这里吃,行不行?”她问萧飒。

    “行啊!”萧飒点头。

    英纷出去,和明霞两人端了食盒进来。

    还有人哪里去了?

    沈穆清思忖着,英纷已和明霞开始奉菜摆箸。

    十个巴掌大的铜制珐琅小碗,分别装酱兔肉丝,白煮鸡丝,酒糟鱼,蜜汁辣黄瓜,五香熟芥、素炒黄豆芽,香菇炒火腿,凉拌水萝卜,蒜汁,还有一碗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最后上了一碗用红潮水碗盛着的热气腾腾的素面。

    萧飒看着一怔。

    沈穆清则指着那个黑乎乎的东西道:“这是什么?”

    “这是五方豆豉。”英纷睃了一眼萧飒,“林进财家的说,山西人都兴吃这个。”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沈穆清在心里腹悱着,望向萧飒。

    萧飒笑着点头:“用来拌水面。”一边说,一边已自己动手,将蒜汁倒进了面里,挑了些豆豉到面里。

    “咸的东西少吃。”沈穆清把凉拌水萝卜和五方豆豉换了个位置,“多吃些青菜。”

    萧飒“嗯”了一声,埋头吃面。

    沈穆清就看见花厅的帘子轻轻地晃了晃。

    “谁在外面呢?”沈穆清望着英纷,“去看看!”

    英纷应声而去,撩了帘子和外面的低声说了几句,笑着折了回来:“姑奶奶,是步月。就是来看看有没有吩咐。”

    沈穆清点头,又觉得自己在旁边这么坐着看萧飒吃面有点不妥当。

    她站起身来,刚要开口,萧飒突然朝她望过来。

    “我还有一个事,想让你帮帮忙。”

    沈穆清听着,又重新坐下,道:“什么事?你直管说就是。”

    萧飒就看了立在身边服侍的英纷和明霞一眼。

    两人都是眼尖的,立刻屈膝退了下去。

    见屋里没有了人,沈穆清又问:“是什么事?”

    萧飒拿着筷子犹豫了一会,道:“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地方住?”

    沈穆清愕然。

    萧飒忙道:“我十一月底就动身,最多住一个半月。不会太久。”

    沈穆清看他眼底闪过一丝哀求,心里一软,道:“要不,你住在这里好了。花厅旁边还有两间客房。”

    萧飒犹豫半晌,道:“白纸坊这边离六部太远了……能不能跟沈大人说声,让我住在那边。”

    这下换沈穆清犹豫了。

    “后罩房也可以……我挪用了一部分军饷,现在一个钱当两个钱用……住客栈虽然钱少,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你怎么能挪军饷?”沈穆清的声音都低了下去,“到底挪了多少,我帮你补上。眼看着就要年底了,要是这该发的钱没有发下去,小心引起军变……你怎么这么糊涂。”

    “不要紧。等兵部的军饷拔下来就好了!”萧飒不以为然,“军中的事复杂着。你不懂。你现在想办法给我找个住的地方是正经。白纸坊在外城,我这几天有应酬,太晚了出不了城门。而且有什么事,也可以随时商量沈大人。”

    沈穆清想了想,道:“这事我做不了主。等会你商量老爷,得他同意才行。那里毕竟是他家。”

    萧飒看了她一眼,肃然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沈穆清就想到了另一桩事,她重新站起来:“快吃,小心面冷了。我去去就来。”

    萧飒刚“嗯”了一声,沈穆清已匆匆而去。

    她去了正屋的书房,过了一会,双手捧着个黑漆描金匣子出来。

    迎面就看见步月神色焦急地拉着英纷,低声下气地说着什么。

    沈穆清皱了皱眉,喊了一声“英纷”。

    英纷一惊,吓得跳了起来。

    她满脸的慌张,喊了一声“姑奶奶”。

    “怎么回事?”沈穆清冷冷地望着英纷。

    英纷的脸立刻涨得通红,步月则望了英纷一眼,上前禀道:“姑奶奶,定远侯府梁家大少奶奶要见您。正在门外等着呢?”

    梁家大少奶奶?王温蕙?

    沈穆清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

    “姑奶奶,我不是有意瞒着您的。”英纷忙上前解释,“我是想着,您犯不着再理梁家的人……”

    见不见,得由自己决定才是!

    沈穆清脸色不悦,但当着步月的面,她却不好训斥英纷。只是草草地点了个头,吩咐步月道:“你去把大少奶奶迎到东厢房里坐。我马上就来。”

    步月应声而去。

    沈穆清看也不看英纷一眼,去了花厅。

    萧飒已经吃完了早饭,桌上的碟碗都已经收了下去,他正在喝茶。

    看见沈穆清进来,他笑指着手中的茶,道:“真不愧做茶叶生意的,这茶真是好!”

    沈穆清笑道:“这可是南京时家茶场里产的‘雨花茶’。”

    “时家?”萧飒笑道,“时子墨大人家?”

    沈穆清点头:“你也知道啊!”

    萧飒笑道:“沈大人带你去江南,我想一定会落脚南京时家的。听说沈大人年轻的时候就得时大人提携,两人一直是知己。”

    沈穆清把匣子放到了桌子上。

    “两人的关系是挺好的。”然后她把自己在时家遇到时静姝的事简短地跟他说了说,“……前两天接到时姑娘的来信,说过完年她就动身来京都。我到时候准备和她去趟福建。她在外面跑的多,经验广,身边又有得力的人,跟着她,我比较放心。”

    “去一趟福建啊!”萧飒沉吟道,“你既然是想和时姑娘合作做生意,我看,身边也得有人才是。全靠着她,我怕你以后和她谈生意的时候硬不下心肠来和她讲条件。”

    这正说到她的心坎上了。

    沈穆清点头。

    萧飒又道:“而且,最好别合伙做生意。如果一定要合伙,拿钱之前,先把契约写清楚,各投多少钱、怎么分红、亏损了什么分摊……都要写得清清楚楚才是。”

    沈穆清知道他出身商贾,对这些事轻车熟路。

    “一文茶铺的生意,我没有准备和别人合伙。”她把自己的打算告诉萧飒,“这个我也和时姑娘说清楚了。时姑娘是想在京都做野菜生意……也不能说是野菜,是家养的野菜……”

    沈穆清觉得这种说法也有些不确切,谁知道萧飒已接口道:“是不是把野菜想办法大批量的生产?”

    “对,对,对。”沈穆清笑道,“时姑娘种茶的时候,发现有很多茶农在青黄不接的时候都吃野菜。她尝了尝,觉得味道非常鲜美。为了节省开支,她就让茶场的厨子挖了一些回来种。味道比纯天然的也差不了多少,而且能保质保量。就想在京都开一家野菜馆,专做素菜生意,我也觉得这主意可行。她就想让我也入一股。”

    (姊妹们,这两天简直是打乱仗……明天继续打针……我好多年都没有感冒了,没想到感冒是要连续打三针的⊙﹏⊙b汗!大家每天十九点左右看文吧,那个时候肯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