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48章 扶灵南下
    沈箴到底还是有远见卓识的人,很快就明白了沈穆清的担心。

    他有点心酸。

    女儿先是为了太太,现在又为了他……

    第二天,沈箴把陈姨娘、沈穆清、大舍都叫到了书房,当着三人的面,把家里的事安排下来。

    “家里现在一年的开支在一千二百两至一千五百两之间。穆清的陪嫁、陪房是原来太太在的时候就给她的,江南的那十六间铺子,也是太太在的时候分给大舍的,这些都不动。家里也就石化桥的这幢老宅子了,因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我把它留给大舍。”

    说着,沈箴把目光落在了陈姨娘的身上。

    “我以前不让你管大舍,一来是因为你没有太太那胸襟,二来是不想让大舍长于妇人之手。现在我也依旧这样认为。但穆清为你求请,让我把家交给你管,把大舍交给你带……”

    陈姨娘抑制不住自己的惊讶,张口结舌地望着沈穆清。

    因为沈箴正在讲话,沈穆清就朝着她善意地笑了笑。

    “以后,你来管家。但大舍交给穆清带,以后也跟着穆清住在听雨轩。”

    “老爷!”陈姨娘泪盈于睫,很是激动。

    而沈穆清却是目瞪口呆。

    把大舍交给自己带……

    沈箴不理会两人,继续道:“包括分给大舍的十六间铺面,也交由你管。穆清住在家里,每年交给公中四百两银子,但她陪房的月例、四季衣裳、打赏由她自己承担,人也由她自己指派,你不能动。”

    陈姨娘听着直点头。

    “我百年后,你想留在沈家,大舍也会把你当长辈一样对待。你西去,葬到太仓的祖坟里。要是你不想留在沈家,以后和我们沈家当亲戚走。这点胸襟,我相信不管是穆清还是大舍都有的!你要是同意,下午我就请闵先生和袁大人来立下字据。”

    陈姨娘掩面大哭起来。

    这一次,是真正的泪流满面。

    大舍听得似懂非懂,面带惶恐地望着陈姨娘。

    沈穆清想到从今以后,这个小人都是自己的责任了,心中一软,上前抱了大舍,劝陈姨娘:“姨娘别哭,小心吓着了大舍。”

    陈姨娘抬起头来,满是泪水的脸上绽放着笑容,对大舍道:“你别害怕,姨娘是高兴。你以后要听姐姐的话。”

    大舍怯生生地望着沈穆清。

    沈穆清朝着他笑了笑。

    “都坐下吧!”沈箴表情淡然地吩咐陈姨娘和沈穆清。

    几个人重新坐好。

    沈箴道:“我和穆清送太太的棺椁回家。这期间,家里的事由汪妈妈管。”

    然后他望着陈姨娘:“你给我好好在家闭门思过,把《女诫》抄一万遍。抄得心平气和了,再接手管家。”

    他又望着大舍:“至于大舍,送到闵先生那里去——闵先生的幼弟在京都国子监读书,我已请了他给大舍启蒙。”

    “把大舍送到闵先生那里?”望着像豆芽菜一样的大舍,沈穆清很是惊讶。

    陈姨娘也眼泪汪汪地望着沈箴。

    “慈母多败儿!”沈箴不以为然。

    这下子,两人都不好再说什么。

    可沈穆清留露出来的这种关心,却立刻搏得了陈姨娘的好感。

    沈箴在接待闵先生和袁大人的时候,陈姨娘特意来给她道谢。

    沈穆清长叹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

    陈姨娘道:“姑娘放心,我再也不会做那糊涂事了。”

    沈穆清笑着点头。

    陈姨娘犹豫了一下,道:“我也不会再嫁人了……老爷百年,我守着大舍,以后也能葬到沈家的祖坟里去,享受子孙的供俸和香火……我已知足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中含泪——是真的感动。

    沈穆清不由苦笑。

    像沈箴、李氏和自己这样不在乎什么祖坟香火的毕竟是少数……说起来,还是沈箴厉害,一句许她进沈家祖坟,就已让陈姨娘心安了。

    不过,当她知道沈箴决定和李氏一起葬到象山李氏的祖坟去……又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也许是自己多虑了。

    陈姨娘嫁给沈箴,本就是为了一个依靠,现在她所希望的事都实现了,对她来说,也一样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

    送走了闵先生和袁大人,沈箴把立下的字据,也就是类似于今天我们的遗嘱的东西拿给陈姨娘和沈穆清看,最后很郑重地放到了一个黑漆钿镙花鸟图案的小匣子里。

    陈姨娘满足了,第二天就开始足不出户地抄《女诫》。

    沈穆清则忙着给大舍收拾东西,三月十四日,沈箴把可怜巴巴地望着沈穆清的大舍送到了甜井胡同闵先生的家中。

    沈箴走后,沈穆清去了白纸坊的茶铺,把自己的行踪向周秉说了,又嘱咐他好好地看铺子。

    周秉连连点头,很兴奋地告诉她:“大家都夸我们铺子整得雅致,来的客人也越来越阔绰了!今年肯定能赚到钱。”

    沈穆清颇有些意外。

    当初她整铺子,是觉得那些掌柜跟着自家老爷进入高档场所,都是些眼界开阔的,装的高雅些,让来喝茶的人感觉更舒服……却没想到会无形中提高了客人的档次。

    “一文钱的生意要继续做。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沈穆清沉吟道,“这次我和老爷返乡,会特意去各家有名的茶铺看一看。看看大家都卖的是些什么品种,都各有什么特色……”

    周秉听着很是高兴。

    沈穆清能这样把心思都放生意上,何愁这铺子做不起来!

    ******

    三月十六日,欧阳先生请了道士、和尚在做法事,把李氏的骨骸起出来。

    三月十七日,带着李氏的棺椁,沈穆清随着沈箴从水路南下。

    五月初五,他们到达象山。

    象山是个三面临海的县城,李家在象山一个叫南湾的小镇上,是个世代耕读之家。仅李氏祖父这一辈,就有兄弟七人,到了沈穆清这一辈,表兄弟、表姐妹不下百余人,再加上姻亲,就更不计其数了。是真正的大家庭。

    沈箴带着李氏的棺椁返乡,李家的人都大吃一惊。但沈穆清那个过继的憨厚舅舅还是很热情地招待了沈穆清父女,在是否让李氏入李家祖坟的问题上,他虽然语拙,不会据理力争,但说了一句很实在的话:“不行,就在隔壁买块地,我会帮着照看的!”

    沈箴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有点惊世骇俗,能理解李家人的决定。就在李家祖坟旁买了一块地,然后挑了六月十六的日子给李氏破了土。不仅如此,他还请了人在李氏的旁边给他自己修座坟。

    沈穆清舅舅在一旁跑前跑后。请牙行的人写过户文书,请风水先生看坟地,请道士、和尚做道场,请工匠平整土地、种树植花……沈箴甩了手全交给他——沈箴在南湾镇住了十年,又在浙江出过仕,听说他回来,很多年轻时候的朋友、同窗还有浙江其他一些地方的官员都来拜拜访他,他每天就是迎来送往,和诗作画,逍遥似神仙。

    沈穆清的表妹李婉玉受憨舅舅的委托,天天陪着她。俩人或是做做针线活,或是到镇上去逛逛——反正这一半的人都姓李,另一半是李家的亲戚。

    有一次,她还和李婉玉、李婉青姐弟一起到海边去泅水。

    在南湾镇,没有人知道沈穆清曾经结过婚,都把她当成小姑娘。她两个贴身的丫鬟英纷和明霞什么也不说,当着别人喊沈穆清“姑娘”。

    夏天过去了,沈穆清带来裙子全都短了,只是皮肤总也晒不黑,惹得李婉玉掐着她的脸直嚷“不公平”。

    沈箴就带着沈穆清去杭州做衣裳,李婉玉也随行。

    他们在杭州租了一间河房,过完年,去了江苏。

    在南通的时候,他们学做风筝,在宜兴的时候,沈穆清亲手捏了十把紫砂壶,沈箴还专门带她们去了常州,在那里买了一百多把梳篦,把太湖、瘦西湖、金鸡湖都游了个遍,镇江中泠泉、无锡惠山泉、虎丘憨憨泉的泉水各打了一壶回来,最后在南京遇上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沈箴带她们住在他的一个老朋友——原文渊阁大学士、吏部尚书时子墨家。

    时家世代种植茶园,沈穆清大感兴趣。

    时子墨就让自己的排行第六的孙女时静姝招待她和李婉玉——时家的茶园,由二十七岁还没有出嫁的时静姝管理。

    沈穆清大开眼界,跟着时静姝穿上男装波奔在江苏的茶市,春天的时候,又跟着她住到了茶园,从采茶开始,学着从新认识茶叶。

    等他们离开南京的时候,林瑞春已从京都赶到时家茶园。他将以一年为期,跟着时静姝学习怎样种茶、采茶、炒茶和管理茶园,然后在江南一带找个合适的地方种茶,让一文茶庄卖自己的茶,既可以减少中间环节降低成本,也可以保证茶的品质,培养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时静姝对她的计划很感兴趣,两人商定,等沈穆清回到京都后,她就去拜访沈穆清,两人看能不能合伙做生意。

    安庆二十一年的秋天,沈箴和沈穆清回到了久违的石化桥松树胡同。

    大家见面,恍如隔世。

    特别是大舍,都八岁了,如果不是锦绣牵着他,沈穆清根本认不得了。

    (姊妹们,我们半夜三更见……(*^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