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43章 已成定局(粉红票560加更)
    梁渊身材高大,气宇轩昂,一双不大的眼睛犀利如鹰。单从五官上讲,梁季敏很像他父亲,但从气质上讲,梁伯恭更像。

    没想到,自己和公公梁渊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

    沈穆清斜身立在敞厅旁的大槐树后面,静静地看着沈箴和梁渊笑语殷殷地走到大门口,然后互相拱手作揖,说着客气话。

    英纷就从敞厅里脚步轻快地走了过来。

    “怎样?梁渊和老爷怎么说了?”虽然沈箴答应过帮她和离,可一天没有拿到和离书,她一天就不能放心。

    英纷笑容欢快地点了点头:“成了!老爷和梁家说成了!明天就去顺天府拿和离书。”

    沈穆清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正月二十,梁家一顶小轿把冯宛清抬了进去。第二天一早,梁季敏和冯宛清就如她所要求的那样来向她道歉。不过,她没有见他们,沈箴也没有见他们,两人在花厅里等了四、五个时辰,要不是天色晚了要宵禁了,估计他们还会等下去。

    第二天,王温蕙来了带着梁幼惠来了。

    沈穆清依旧没见——不管梁幼惠怎样哭闹,她都没有见。

    接着是梁叔信、蒋双瑞、梁伯恭、冯氏……走马灯似地在沈家来来去去,不管是沈穆清也好,沈箴也好,一律没见。

    沈箴见了,建议道:“马上就要清明了,要不,你去福安寺住几天,给太太抄本佛经。”

    局已经布下了,要是自己这个时候心软反悔了,那沈箴的所作所为就成了大笑柄了!

    沈穆清明白沈箴的担心,二话没说,带了丫鬈小厮护院趁着天没亮去了白纸坊旁的福安寺,吃斋茹素,抄了一本《地藏经》。

    因马上就是清明节了,沈箴让人把沈穆清接了回来。结果沈穆清一进门,就听到落梅说,这几天梁渊天天来拜访沈箴。

    这下子轮到沈穆清担心了。

    她派了英纷到敞厅奉茶。

    等了一盏茶的功夫,英纷还没有回来,沈穆清有些不耐烦了,躲在敞厅外的大槐树旁窥视。

    “走,我们回听雨轩去。”沈穆清高兴地拉了英纷的手,“你好好给我讲讲当时的情景!”

    “嗯!”英纷应道,和沈穆清去了听雨轩。

    刚走进院子门,就看见留春轻手轻脚地朝她们走过来:“陈姨娘来了!问姑奶奶去哪里去了?”

    “我知道了!”沈穆清点头,整了整衣襟,在丫鬟的服侍下进了屋。

    陈姨娘正坐在西次间临窗的大炕上,看见沈穆清进来,忙站了起来,笑着朝沈穆清福了福:“听说姑奶奶回来了,我来看看,没想到竟然不在,就坐在这里等了会。”

    沈穆清笑着向她行礼:“有劳姨娘挂念了。”

    然后又叫丫鬟重新上了茶点。

    “不知道姨娘来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过两天就是清明了,我想商量姑奶奶,太太的棺椁要不要送回太仓老家去?”

    沈家并没有获得在京都永久的居住权,像李氏这样,属于是客死他乡,按礼应该择日运回老家安葬在祖坟。

    这件事,得商量沈箴吧!

    但陈姨娘这样问她,分明就是为难她。

    沈穆清轻轻挑了挑眉角,正欲说什么,门口突然传来沈箴的声音:“我已经请钦天监的监算过了,三月十六日扶灵。”

    沈穆清和陈姨娘都肃然起身给沈箴行礼。

    沈箴施施然坐到了炕上,陈姨娘亲自奉了茶。

    他接过茶盅放在了炕桌上,表情淡淡地对陈姨娘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些事和穆清说。”

    陈姨娘低眉顺目敛衽行礼,带着丫鬟们退了下去。

    沈穆清坐在了沈箴的对面,笑道:“老爷,您有什么事对我说!”

    沈箴面上有几分迟疑。

    沈穆清心中一跳。

    英纷不是说明天去顺天府拿和离书吗?

    难道又有什么变化不成?

    她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起来:“是不是梁家……”

    沈箴眼睑低垂,不敢与沈穆清对视。

    完了,完了!

    沈穆清心里一片冰凉。

    “您要是不帮我,这件事,我自己去办?”沈穆清“腾”地站了起来,“让我回梁家,那是万万不行的!”

    沈箴有些惊讶地望着她。

    沈穆清目光凛冽,毫不回避:“我现在只是不想把人逼到死角而已……”

    沈箴突然笑了起来:“你这孩子……这脾气不知道像谁?我什么时候说让你回梁家了?”说着,沈箴的眉头就几不可见地蹙了蹙,“我只是怕你气愤不过而已!”

    “老爷!人吓人可是要吓死人的!”沈穆清知道沈箴并没有打算让自己回梁家,心中一松,娇嗔着,脑子却飞快地转起来。

    怕她气愤不过?是什么事情怕她气愤不过……

    “是不是梁家同意和离,但提出了要求?”沈穆清猜测道。

    沈箴见女儿如此聪慧,心中大为感叹。

    “嗯!”他眼底闪过一丝担忧,“梁家不仅同意和离,而且还愿意拿出纹银三千两补偿你。”

    “这样的大方?”沈穆清愕然,“条件是什么?”

    “我们不再追究梁季敏的不义!”

    “就这样?”沈穆清有些不相信。

    “就这样!”沈箴点头。

    沈穆清有些不解,道:“既然如此,您还有什么担心的!”

    这下换沈箴吃惊了:“你同意不追究梁季敏的不义?”

    “当然!”沈穆清瞪大了眼睛,“我的目的是和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和离……目的已经达到了,其他的有什么好在意的?更何况,梁家还同意给一定的补偿给我们!”

    沈箴失笑:“我以为,你恨梁季敏!”

    沈穆清一怔,随后也笑了起来:“不是,我只是不甘心而已。”

    沈箴大笑。

    父女在这一笑中都感觉到彼此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

    沈穆清道:“那老爷又为什么会答应不再追究梁季敏呢?”

    “皇上态度暧昧、王公公步步紧逼、张然之咄咄逼人……我们现在没有这个能力一击之下让梁家再无反击之力。”沈箴的笑容渐渐褪下,声音也变得有些冷漠,“而且,就算我们我们不去追究,难道别人也不追究?像梁季敏这样看着前辈受了挫折就裹足不前的世家子弟,我看得多了。就像一头被圈养的老虎,一直以为自己是猫。当他有一天真正尝到权力的滋味再让他放弃时,他才会知道什么是伤心?什么是痛苦?什么是绝望?我们何必去做那吃亏不讨好的事。穆清,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时候,逞了一时的意气,以后不一定也能畅快。”

    沈箴是政治家,行事、思考问题的方法和方式都已变得阴柔。

    相比之下,自己那点小心思在沈箴面前简直是不值一提。

    顺着梁家的意思,把这件事压下去,看似顾全了两家的颜面,实际是已经在梁季敏身上安装了一个定时炸弹,到时候,只要丢一把火,就会把梁、冯两家炸得面目全非……

    沈穆清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还有自己在梁家种下的那些种子……也许会随土腐烂,也许会在阳光雨露的浇灌下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她不由长叹一口气,道:“我们以后过自己的日子,不必管他们如何?”

    沈箴眼底流过欣喜:“这么说,你同意梁家提出来的条件了?”

    沈穆清不由打趣道:“要是能再加点银子,我就更满意了!”

    沈箴哈哈大笑起来。

    “是啊,明天让欧阳先生帮你去拿了和离书!”

    沈家这段时间一直不顺,一桩事接着一桩事,沈穆清本想找个合适些的机会向沈箴提提欧阳先生的事,但被欧阳先生拦住了:“我和老爷宾主一场,他待我如手足,这个时候,我不能走——等你们的事都办的差不多了,我再走。”

    沈穆清想着汪总管年纪大了,欧阳先生去意已定,家里总少了一个能出面应酬的人,遂道:“先生看家里的几个小厮、管事里面,有没有能当大任的?”

    欧阳先生推荐了周百木:“做事稳沉,又有胆识,历练几年,也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也就是说,虽然现在不行,但有发展的潜力。

    现在不比从前沈箴内阁大学士的时候……矮子里面选长子了!

    她跟沈箴说了,沈箴还是那句话:“你觉得行就行!”

    沈穆清就让周百木跟着欧阳先生,欧阳先生也像对待弟子一样很尽心地给他讲一些大户人家交往应该注意的事项。

    现在沈箴提了欧阳先生,沈穆清想了想,索性就把欧阳先生要走的事说给了他听。

    沈箴听着,非常的惊愕,随后又流露出伤感来。

    沈穆清怕他伤心,安慰他:“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大家能患难与共三十余年,已是难得的缘分。”

    沈箴哪里不明白,只是身边那些熟悉的人一个个都离去,突然间让他觉得很萧瑟罢了。

    “欧阳先生出来都三十几年了……我辜负了太太,他不能再走我的老路了!”良久,沈箴淡淡地开口,“欧阳先生的程仪,你多准备一些。他这几年,也不容易。身体又不好,家里的四个儿子,除了一个中了秀才,其他三个都在家里务农。”

    沈穆清点头:“我从白纸坊取了二百根金条,少不少?”

    沈箴想了想,道:“再取一百五十根出来吧!一百根给欧阳先生,说起来,这分家当当初也多亏了他。另外五十根,换成小面额的银票,我们做盘缠,送太太的棺椁回象山。”

    (还债啊还债,终于又入前进了一步(*^__^*)嘻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