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12章 未雨绸缪
    “沈大人是因为受临山县令告余姚知府贪墨案扯连而入狱的。如果说,皇上手里有东西证明沈大人在这件事上有罪,那就应该是交给大理寺,然后由刑部和都察院三堂会审才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罪名也不定地把人拘在诏狱里。”

    沈穆清一怔。

    萧飒愕然:“怎么了?”

    “没什么!”沈穆清望着萧飒微微笑起来,“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萧飒挑了挑眉。

    “我也是这样想的。”沈穆清很是怅然:“既然被下了狱,那就是有些问题虽然涉及到了老爷,但还不足以定罪。但现在的问题是柳竣自杀了——如果人活着,还能说个清楚,人死了,反而更不好办了。”

    “在这件事上,我的看法却和你恰恰相反!”萧飒淡淡地笑着,目光坚定,眼角眉梢都流露出强大的自信,让人不由静静地听他说话。“你知不知道临山县令告余姚知府贪墨是为了哪一桩?”

    “是火耗银。”当初沈穆清很担心,曾经仔细问过梁季敏这件事的始末,“柳峻任江南布政使之前,浙江的火耗银是一分三,柳峻任浙江布政司以后,就变成了四分。临山县去年遭了水患,因火耗银子引起了民变,所以临山县令才把上峰告了——引起民变是死,把事情捅大了直达天庭说不定还可以有转机。”

    “不错。”萧飒点头,“可你想过没有,柳峻在浙江两任,这么多的银子,就算是他中饱私囊了,他也得有地方放、有地方藏才是啊?”

    “这个我倒没有细想……”沈穆清听得眼神一亮,“如果是在江南就被处理了,就不会扯出一个户部给事中来……这样看来,银子是进了京的……既然是进了京,这么多的银子,或者是……”说着,她就有些犹豫地指了指那个金碧辉煌的所在。

    萧飒看她的眼神带着几分赞许。

    沈穆清心中大定。

    终于可以证明,那些一直隐藏在心底的大胆念头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妄想。

    她不由叹息:“所以大周王朝的正三品大员、封疆大吏才会自杀——因为他不能、也不敢说出这钱到哪里去了;所以王盛云才会‘好心’地通过女儿来告诫我——因为只有我们这些无知妇孺知道柳峻死了,才会慌慌张张地到处找门路。这样一来,要么是因为为老爷说情的官太多而引起皇上的猜疑,要么是这件事越闹越大,以至于宫里没有办法向天下臣民交待,只能让老爷来背这黑锅。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达到了王盛云兵不解刃除掉了对手的目的。”沈穆清说着,脸上渐渐透出苍白,“可不知道老爷到底是为太后娘娘筹谋的呢?还是为皇上筹谋的?”

    “应该是为皇上筹谋的吧!”萧飒目光明亮的有些锐利,“要是为太后娘娘筹谋的,皇上也不会这样护着沈大人——好死不如赖活着,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的柳峻又怎会如此轻易的自杀!你若不信,且看皇上如何处置柳家的人就知道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虽然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也猜到了一些内幕,但沈穆清并没有解决的好办法。她目露彷徨,“要是都察院的人紧盯着不放,我怕皇上会把老爷推出来顶罪!”

    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如纸,乌黑的眸子闪烁着无助的光芒——这样的沈穆清,让萧飒不由想起那个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小姑娘来。

    他望着沈穆清的目光变得晦涩。

    半晌才低低地道:“如果这件事,全是柳峻所为呢?”

    沈穆清一怔。

    萧飒已徐徐地开口:“如果都察院的人弹劾沈大人,要求抄家呢?”

    沈穆清满脸震惊,目光中渐渐流露出了然,然后全身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要是,要是做过分了……会不会……出事?而且,凭你我二人,也不能扭转这风向标……”

    萧飒静静地站在竹帘前,冷峻的表情,眉宇间流露着无所畏惧的笃定。

    “所以这件事要商量欧阳先生!”他的声音冷静到有些冷酷,“而且,你们家不能再找人出面为沈大人求情了,动静越大,皇上越不好下台——连你我都能看出来的问题,几位阁老怎会看不出来?”

    正是如此!所以欧阳先生才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知道的,不会说;不知道的,说不清楚……

    “萧飒,”沈穆清心里有些慌,抬手想拉他的衣袖,手却打在了湘妃帘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你没事吧!”萧飒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语气很紧张。

    “没事!”沈穆清的心思全在刚才谈话的内容里,哪里还去注意这些。她压低了声音:“要是抄家,我的陪嫁在不在这范围内。”

    萧飒微怔,已有些明白,轻声地道:“除非是抄出了什么,连累了九族。”

    沈穆清沉默半晌,道:“家里的事,我不太明白。而且要操作,还有很多具体的事要做,所以这件事得先商量太太和欧阳先生。”

    “就算是欧阳先生出面,估计也不太好办!”萧飒颇有些犹豫,“毕竟欧阳先生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有困难,不如想办法走王公公的路子。我再帮着说项,问题应该不大……钱送出去的,真要抄了家,反而是个好事……”

    他这么一说,沈穆清倒想起一桩事来。

    “萧飒,我听我二伯说,王公公想收你做干儿子……”

    她的话还没有落,萧飒已眉角一挑,目露不耐:“你二伯?梁叔信?”

    沈穆清点了点头。

    “没想到他还告诉你这些?”语气很是不屑。

    沈穆清一怔。

    听梁叔信的口气,好像和萧飒不错的样了。怎么萧飒却对他完全是两个态度……难道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

    萧飒见她沉默不语,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转念又想到沈穆清曾经求梁叔信通过驸马走王公公的路子,讥讽的话就不自觉地说了出来:“怎么?梁叔信去帮你找驸马走王公公的路子那就是雪中送炭,我去走王公公的路子就是趋炎附势?”

    话音一落,他也有些惊愕。

    自己这是怎么了?

    沈穆清又没有说什么……

    “萧飒!”沈穆清望着他的目光很是困惑,“你怎么变得这样的尖刻!”

    尖刻?她竟然说他尖刻?为了那个狗屁二伯,竟然说他尖刻?

    刚才的自责都化成了一团火,呼啦啦地在他的心里烧了起来。

    萧飒脸上的表情变得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生硬:“我一向这样尖刻,你才知道吗?”

    声音骤然拔高,竟然引来了汪妈妈们的侧目。

    萧飒这是怎么了?

    沈穆清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如此的陌生……刚才那种同声共息的默契也灰飞烟灭了、消失无踪。

    她很是失望,明亮的目光渐渐黯淡下去。

    总是这样,萧飒在她面前总是这样的喜怒无常!

    她垂下了眼睑:“萧飒,你那么聪明,实际上不必我多言。我只是希望你别真的拜到了王公公门下做了他的干儿子……政治是那么微妙、瞬息万变的事,一旦被打上了‘某某党’的标签,你就和他荣辱与共了……王公公又是持宠得势的人,要是哪天失宠了,你的立场就变得很为难了……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你,是因为这个,才让我别和王公公来往?”萧飒的声音轻飘飘的浮在空中,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他屏住了呼吸,眼睛睁得大大的,等待着沈穆清的回答。

    沈穆清笑望萧飒,神态间有着深深的无奈:“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怎么了?好像总是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三言两语,就会吵起来……”

    “不,不会,我不会跟你吵架的!”萧飒语气急切,如在争辩着什么似的,“你放心,我知道轻重,不会拜在王公公门下的……什么人是酒肉朋友,什么人是人生知己,我分得很清楚!”

    看见萧飒一副很急于表白的样子,沈穆清不由失笑。

    毕竟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就是再有阴谋,再有手段,也还有着不失本性的时候。

    “所以我说你很聪明啊!”沈穆清笑道,“就是自己性格很啰嗦,遇见了你总是忍不住说教一番。”

    萧飒看见她露出笑颜,不知怎地,心里一松,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阳光般明亮的笑容来。

    “你放心了!”他再一次向沈穆清保证,“我还准备配享太庙,做个名留青史的忠臣呢!”

    “就你这样,还做忠臣。”这样自信飞扬的萧飒让沈穆清心中一暖,调侃的话脱口而来,“你不做贰臣就不错了!”

    “这你就不懂了!”萧飒斜睨着她,表情很是倨傲,“真正的大忠臣,都是权臣。你看魏征,你看包拯……哪一个的心思不是千转百回的。而那些不知变通的,多半是没有留下姓名的愚臣。我告诉你,我中了状元以后,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和刘学士喝酒,和他讨论所有大周王朝所有阁老的经历,你猜我发现什么了?”

    (……汗……虽然加更有点晚,但姊妹们有票还是继续支持吧!谢谢!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