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83章 动荡不安
    东厢房的屋檐下立着董妈妈。

    看见沈穆清,她忙撩了帘子:“三少奶奶,夫人等半天了。”

    沈穆清轻轻地朝着她点头:“有劳妈妈了!”

    声音有着她自己也没有想到的平静和笃定。

    她进了屋子。

    屋子里只有冯氏和梁季敏两人。

    冯氏面沉如水地坐在堂屋的太师椅上,而梁季敏则眉头紧锁地立在冯氏的面前,气氛显得很是凝重。

    沈穆清心里一松。

    月桂早上回去的时候都如往常一样给她带来了李氏的信……如果是李氏出了什么事,大家的表情应该是悲伤的才是……或者是,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她屈膝给冯氏行了礼:“娘找媳妇,不知有什么吩咐?”

    冯氏朝着沈穆清招了招手。

    沈穆清立刻乖巧地走到了冯氏的面前。

    冯氏拉了沈穆清的手:“穆清,侯爷出大事了!”

    沈穆清愕然。

    冯氏已道:“元蒙可汗脱脱木设了圈套诱老爷出关应战……五万大军全军覆没,而且还被脱脱木把宣州城占了……”

    宣州,是宣同总兵的府衙的所在地,而且是西北第一要塞重镇……很多年前,大周的太宗皇帝就是把元蒙人赶出了宣州才敢号称一统中原的……

    她不由汗透衣襟。

    冯氏已泪盈于睫:“穆清,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们梁家,你能救侯爷了!”

    这样一顶大帽子盖下来,沈穆清很是惶恐:“我,救侯爷?”

    “送给皇上的奏折要五日后才到,这消息是父亲派了手下一个斥侯日夜兼程送来的,”梁季敏满目悲凉,“娘的意思是,趁着内阁还不知道这件事,让我们连夜回沈家商量岳父,看这件事怎么办?”

    原来如此……可这件事这么大,沈箴有能力帮梁渊吗?而且梁渊的这次战败,会不会连累沈箴呢?梁家会不会因此而败落呢?

    各种念头纷至沓来,让沈穆清心乱如麻。但她却不敢对梁季敏的提议表现出任何的犹豫和迟疑。一来是从这门亲事定下之日起,两家已是一根绳上的蚱蜢,哪里还有撇清的可能。二来是自己在梁家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有任何不得体的表现,只怕以后都难以在梁家立足。

    思忖中抬头,正好看见冯氏含泪的目光满是哀求地望着她。

    沈穆清心中一软,屈膝给冯氏行了礼:“娘,我这就和相公回去向老爷讨个主意。”

    或者是一直担心的事有了希望,冯氏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她谨慎地嘱咐沈穆清:“天色已晚,城中也宵禁了,你们拿了侯爷的名贴去明时坊,路上要是遇到巡城将官问起,你们就说是母亲病重,回家探视。”

    京都几乎所有的官员都知道沈箴有个卧病在床的妻子,而且沈穆清也心里明白,没有比这更好的借口了。可冯氏提出来拿这个当借口,她听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沈穆清的眉头就几不可见地蹙了蹙,低声应了一声“是”。

    冯氏一直细细地观察着儿媳的表情,她很敏锐地感觉到了沈穆清隐隐的不快。

    略一思忖,冯氏笑道:“让你回娘家去求救,的确是为难了你。不过,马上是元宵节了,你去了,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在家里多住几天。季敏,你也陪着穆清!”

    沈穆清和梁季敏俱感意外。

    回家住几天?婆婆这算盘打得可真是精。到时候,别人一定以为是自己任性不懂事三更半夜吵着回娘家,而王温蕙和蒋双瑞说不定也在心里暗暗不平,到时候,自己里外不是人!

    沈穆清思商着,笑道:“既然是回家住几天,太夫人那里,我们要不要辞个行。”

    冯氏还没有回答,梁季敏已皱了眉头:“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待从闲鹤堂出来,只怕已天亮了。”

    沈穆清为之气结。

    “太夫人还不知道这件事呢!”冯氏的神色有些暗淡,“你们就不用去辞行了。”

    沈穆清不由在心里苦笑。

    梁季敏已催着沈穆清去换衣裳:“你也收拾收拾,这样蓬头垢面,让岳母看见了担心受怕。”

    沈穆清这才惊觉自己绫袄的宽大——原来凝碧慌张中之中将梁幼惠的袄儿给她穿上了,而她也没有注意,就这样来见了梁氏母亲女。

    想不到这种时候,梁季敏还能注意到这些小细节。

    既然如此,怎就没有想到这样回去给李氏带来的惊慌呢?

    沈穆清强忍着心头的不快,屈膝行冯氏行了礼,回到屋里梳头、换衣裳。

    梁幼惠懵头懵脑地翻身,口齿含糊地道:“怎么了?去干什么了?”

    沈穆清望着梁幼惠平静中略带几分天真的脸庞,又想到梁渊如今身陷囹圄,一旦有个什么事,就是这样的生活也是奢求。她心中不由一软,帮着梁幼惠掖了掖被角,低声道:“没事,没事,我和你三哥说会话。”

    梁幼惠迷迷糊糊地道:“你早点回来!”

    沈穆清点头,她已翻睡去。

    沈穆清一边叫了明霞和凝碧来服侍她洗脸穿衣,一边叫了月桂来吩咐她:“你和李妈妈在家里守屋,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我想太太,夫人开恩,让我和姑爷回娘家小住几日。”

    大家面面相觑,脸上都带着困惑,却也不敢议论什么,纷纷屈膝行礼应了“是”。

    ******

    冯氏亲自送了沈穆清和梁季敏出门。

    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盘查的人,回到沈家,果然引起了极大的骚动。

    大冬天的,沈箴披了件衣裳就迎了出来,看见走在前面的沈穆清,他神色紧绷,迭声道:“季敏呢?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沈穆清一边给沈箴行礼,一边道:“相公和我一起回来的——在外院的花厅里等您,有要事和您商量!”

    沈箴脸色微霁,转身回屋去更衣。

    漆黑的夜色中有两团昏黄的灯火越来越近。

    英纷小声道:“好像是橙香。”

    沈穆清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等人走近,果然是橙香。

    她没等橙香走近,就扬声道:“我只是想太太了,婆婆特准我回来小住几日而已。你快带我去见太太吧!”

    橙香上前给沈穆清请了安,按过丫鬟手里的灯笼,亲手照着服侍沈穆清去了朝熙堂。

    朝熙堂并不想沈穆清想像的那样灯火通明,而是静悄悄的,只有角门上服侍的一个婆子提着灯笼侯着。进了院子,左右厢房都暗漆漆的,只有正房西稍间有朦胧的灯光从窗户中泄出来,映着明亮的月光,给人温暖之感。

    沈穆清快步走了进去。

    李氏披着件石青色刻丝银鼠披风端坐在炕前,看见女儿进来,她有些激动地伸出了双手:“来,让我瞧瞧。”

    橙香赶在沈穆清前面将炕桌上的羊角台灯举了起来。

    沈穆清含泪笑着扑进了李氏怀里,激动地喊了一声“太太”。

    李氏抱着沈穆清,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轻声地吩嘱屋里人:“你们都下去吧!”

    屋子里响起了轻微的窸窣。

    沈穆清抬头,眼眶里的湿润如璀璨的宝石:“太太,您还好吧!”

    李氏笑起来:“你天天让月桂来看我,还不放心啊!”

    想到来前那一场虚惊,沈穆清把头扎进了李氏的怀里。

    浓浓的药香在鼻间肺腑萦绕,那样的熟悉,无端的让人安下心来……

    “婆婆让我和相公回来住几天!”沈穆清笑道,“只怕到时候太太又要嫌我烦人了!”

    李氏面露惊喜:“真的?你婆婆真的让你回来住几天?”

    沈穆清点头。

    李氏已抱着她呵呵呵地笑。

    沈穆清感受着母亲的高兴,静静地伏在她的怀里。

    “穆清,”过了好一坐儿,李氏语气凝重地道,“你是聪明,告诉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沈穆清没有犹豫,从李氏怀里起身坐直,把回来的原因告诉了李氏。

    李氏安静地听着,道:“既然你婆婆让你回来住几天,你就安安心心地住几天吧。这事你急也急不来。人的一生长的很,不可能一帆风顺。常言道,夫妻齐心,其利断金。越是这个时候,你越是要和季敏同心协力才是。不可生了抱怨之心。”

    沈穆清连连点头:“太太放心!”

    心里却想着冯宛清的事。

    这个时候,还是暂时放下吧!

    ******

    两人在沈家住了下来。

    安园依旧保持着沈穆清没有出嫁前的样子,连马桶旁那个用来踏脚的小杌子都放在原来的地方。她好像回到了未嫁的时光,胡吃乱喝,天天在李氏面前晃来晃去,偶尔想起来,就去看看梁季敏。而梁季敏则被留在了九思斋,每天书房里孜孜不倦地练着小楷。

    沈穆清不免有些担心,叫了十色来:“跟三少爷说说,书斋的藏书多,需要什么,只管拿来读就是——这眼看着就在会试了。”

    十色笑道:“这字是老爷让练的,三少爷哪里敢怠慢。”

    沈穆清微怔。

    这个时候,怎么会让梁季敏练字……难道说梁季敏的学问真的那么好,视进士为囊中之物……就算是这样,也有意外落榜的时候……梁季敏也未免太大意了些!

    她思忖着,又想到沈箴这几天不见人影。

    应该是在忙梁家的事,也不知道有没有进度……

    沈穆清胡乱想着,去了李氏那里。

    (这种每天停电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呜呜呜。。。)(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