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42章 月溶婚事(1800分加更)
    沈穆清现在最怕的就是李氏提这件事,她忙道:“怎么能怪太太……”其他的话,她到是说不出口来了。

    她当时的目的是为了打发珠玑去济民药铺问方子,根本就没准备惊动多的人,要是像平常一样,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也是她对常六娘心里有惭愧的原因!

    还好李氏没等着听她的解释,笑道:“既然如此,过两天你就和我去一趟天庆寺——胡夫人是那主持的寄名弟子,约了我去那里吃斋饭。我这几年也不安生,想去看看……”

    沈穆清忙点头。

    药医不好了,一般人都会求神拜佛。只要不是听信僧尼的话只拜菩萨不吃药,沈穆清也觉得没什么。至少,有了心灵上的支柱。

    李氏露出欢悦的笑容,吩咐身边的人去通知汪总管,又让妈妈们收拾东西,去胡府报信。李氏见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对沈穆清道:“这几天家里有客,我把你堂姐拘在屋里,她嘴上不说,只怕是心里还有些怨我。你去跟她说,那姓任的找来了,我正挡着。让她安分点,别想着总往外跑,还有,家里的人,也要嘱咐一两句,别说漏了嘴。”

    沈穆清点了点头,李氏又道:“林进财不过和这姓任的相识了两个月,就敢拐弯抹角地帮姓任的说好话,那姓任的只怕也不是个老实的。你要防着点!”

    沈穆清又应了,然后去了沈月溶那里。

    沈月溶听说姓任的来了,吓得脸都白了,又听说李氏要她在屋里别出去,她连连点头,那姓黄的妈妈更是拉着沈穆清道:“一切都仰仗姑娘了。”

    沈穆清不想多做逗留,说了几句就告辞了。

    因沈箴已经上朝了,昨天又大闹了一场,家里也就没有什么客人了。尽管如此,沈穆清还是很忙,外疱厨房的要结算,家里的一些贵重器皿要入库,内院外院要大扫除……她一直忙到了掌灯时分,才去给李氏请安。

    去的时候,李氏还没有吃饭。

    沈穆清嗔怪道:“太太平日又不动,晚上吃的晚,小心积了食。”

    李氏笑道:“原来想等老爷回来一起吃的,结果临时说有事,不回来吃了。”

    沈穆清坐到炕边给李氏敬了一杯水,笑道:“老爷刚升了职,以后只怕会越来越忙的。太太还是别等了。”

    李氏点了点头:“你在哪里吃的?”

    “我还没吃呢!”沈穆清就把今天的情况向李氏汇报了,然后让珠玑把放钥匙和对牌的描金黑漆退光匣子拿了出来,“看着也没什么事了,东西还请太太收了。”

    李氏却笑道:“既然有事的时候也能管得好,更何况这没事的时候。家里的事,你就管着吧!”

    沈穆清有点意外,但转念想到李氏的身体,略一迟疑,重新把描金黑漆退光匣子收了:“等开了春,太太的身体好一些了,我再还给太太不迟!”

    一直立在李氏身后的陈姨娘猛地抬头打量了沈穆清一眼,很快又重新垂下了眼帘。

    李氏笑着点了点头,睨视着身边的人:“以后有什么事,就去回了姑娘!”

    屋里的人齐齐屈膝,恭敬地应“是”。

    李氏满意地点了点头,留了沈穆清,叫丫鬟开饭。

    吃了饭,沈穆清又陪着李氏坐着说了一会儿闲话,看着天色不早了,正要走,沈箴回来了。

    大家请了安,沈箴在陈姨娘的服侍下更了衣,坐到了李氏的对面,喝了一口橙香上的茶,笑道:“今天怎么这么晚才用饭。”

    李氏笑道:“等穆清呢!”

    沈箴不解地挑了挑眉。

    李氏就略带夸大地把这几天沈穆清管家的事说了说:“……我就把钥匙和对牌交给她,让她暂时帮着管管,以后自己当家作主的时候,也好有个章程。”

    沈箴奇道:“有什么人家来说媒吗?”

    沈穆清见话题涉及到自己的婚事,一边装作害羞的样子低了头,一边耸着耳朵倾听。

    李氏笑道:“难道没有人提亲就不用早做打算啊!”

    “也是。”沈箴笑着望了一眼低头垂睑立在李氏身后的女儿,笑道,“如果有好的,你也留心一下。”

    “那是自然!”李氏笑道,就听见沈箴道:“昨天刘寓兄想为原翰林院鲁学士的长孙做冰人……”

    李氏就重重地咳了一声,扬声道:“穆清,你这几天辛苦了,早点休息吧!”

    沈箴也反应过来,朝着女儿尴尬地笑了笑。

    沈穆清知道这两口子是要商量自己的婚姻大事了,忙屈膝行礼退了出去,又吩咐落梅:“想办法探探夫人和老爷都说了些什么!”

    落梅神色紧张地应声而去。

    沈穆清对门当户对的父母之命并不排斥,至少大家的生活环境都差不多,沟通起来比较能理解。但她也不会把自己的婚事完全放在父母手中,最起码要确定所嫁之人人品端正才行。

    落梅过了好一会儿才返回来:“问了太太跟前服侍的橙香。老爷和太太虽然提了姑娘的婚事,但都认为姑娘的年纪还小,慢慢挑个好的,等两年也不迟。不过,四姑娘的婚事却定下来了。”

    “堂姐的吗?”真是有心种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有听到自己的消息,却听到了沈月溶的消息。“老爷和太太是怎么说的?”

    落梅的脸色有点白,道:“今天老爷晚回来,就是被那姓任的在门口拦下了。那姓任的也不知道和老爷说了什么,老爷就在花厅里见了他,还留了饭。”

    这么厉害!不过是见了一面,就能混进沈家的花厅吃饭。不过,这也更能说明这个姓任的心底不纯。要不然,沈月溶又不是什么千姿百媚的绝世佳人,姓任的为什么花这么大的力气结这门亲事。

    沈穆清道:“老爷没有回太太那里吃饭,原来是陪着那姓任的!”

    落梅点了点头。

    “后来怎样了?”

    “老爷就对太太说,这个姓任的配四姑娘,也没的委屈她。让太太明天说说四姑娘,过了年送四姑娘回太仓。”

    没想到事情竟会这样的发展。

    沈穆清不由苦笑。

    沈月溶的婚是白逃了。

    当下无话,沈穆清由珠玑服侍着歇了。

    英纷和明霞却拉了落梅躲在西厢房里说话:“老爷和太太真的没有说姑娘的婚事?”

    “橙香说,真的没有说。”

    英纷撇了撇嘴:“那小蹄子的话怎能信。”

    落梅就露出了少有的浮躁。

    明霞神色黯然:“我说怎么一下子进了这么多的小丫鬟……想来是给姑娘准备的陪嫁丫鬟。英纷姐,你有什么打算?”

    英纷神色有些不甘:“要是太太指的人好,我就嫁过去过我的日子去。要是指的人不好,我就请了自梳,一辈子服侍姑娘。”

    “你可别胡来!”落梅神色紧张,“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英纷冷冷地一笑:“姐姐还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沈家吧!”

    落梅一怔。

    “我家只有四、五亩水田,刚能维持个温饱。因为母亲生了六个女儿,没有儿子,父亲就和母亲吵着要雇人生子。家里拿不出这钱来,父亲就把最大的三个女儿卖了……我就是那第三个女儿。”

    落梅和明霞愕然。

    英纷眉角轻拢,表情有几分尖锐:“你们再看老爷。太太为他受了多大的罪,儿子、女儿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可结果又怎样,还是为了有儿子纳了妾……这首辅夫人的荣耀,这奋斗了一辈子的家产,还不是落到了肚皮挣气的人手里……”

    落梅上前就捂住了英纷的嘴:“快别说了!”

    ******

    第二天,沈穆清起了一个大早,给李氏请过安后,找了个明天去庙里要准备东西的借口,在那里略站了站就回了安园。

    过了一会,朝熙堂那边就闹开了。

    沈穆清让英纷把安园的丫鬟、媳妇、粗使的婆子都拘在园子里不准出去。

    快晌午的时分,那边才消停。

    沈穆清松了一口气,忙去看李氏。

    朝熙堂里静悄悄的,丫鬟媳妇都静声屏气地立在屋檐下。

    沈穆清进了屋,就看见李氏神色疲惫地歪在西稍间临窗的大炕上。

    她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回避这事,让李氏一个人面前对的。

    李氏倒无所谓:“这原也是意料中的事。”

    沈穆清沉吟道:“姐姐有没有说她到底为什么不同意这桩婚事?”

    李氏苦笑道:“说是受不了任氏做她的长辈。”

    也是,想来她母亲活着的时候也没有少受这妾室的气。

    沈穆清道:“那,太太准备怎么办?”

    李氏正欲开口说话,被李氏派到沈月溶身边服侍的春意突然冲了进来。

    她脸色煞白地嚷道:“太太,太太,不好了,四姑娘上吊了!”

    大家俱都一惊。

    李氏撑着炕桌就要起身,谁知道刚挪动了两下,身子朝后一仰,人就倒在了炕上。

    一时间,大家都慌了。

    离李氏最近的橙香、翠缕和陈姨娘都冲了过来,把李氏团团围住,“太太,太太”地一阵乱叫。

    春意更是两腿一软,就瘫在了地上。

    (好奇哦,这样没日没夜的赶文,累得不行,却又觉得很充实⊙﹏⊙b汗……难道我天生就是个劳苦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