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好事多磨 > 第12章 遇到无赖(求粉红票)
    起点新规定:高级VIP帐号当月在起点女生频道订阅消费满5元,初级VIP帐号满10元,下月可获得1张基本粉红票的赠送。吱吱正在PK中,求粉红票。各位看书的姊妹按下粉紫色的小鼠标,也许让吱吱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__^*)嘻嘻……

    ——————————————————————————————

    沈穆清和锦绣都吓了一跳。

    锦绣惊呼一声,畏畏缩缩地拉着沈穆清的衣袖。

    外面的人听到莺歌燕语般的声音,都朝屋内望去。

    厢房青布幔帐旁立着两个小姑娘。一个年纪还小,生得眉清目秀;另一个十五、六岁的模样,穿了件象牙色莲花纹素色杭绢窄袖褙子,翠蓝色挑线裙子,鬓角戴两朵珊瑚石珠花,耳朵上垂着金镶青石耳坠,腰肢袅娜,容貌艳丽,把一干人看得目不转睛。

    一时间,内外俱无声息。

    那跌睡在槅扇上的男子也扭着脑袋望了过去。两个姑娘年纪都不大,却都生得肌肤似雪,细如凝脂,露在袖口的手如春葱,身上还隐隐飘着品格高雅的玉簪花香,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他眼珠子一转,爬起来就跪在了锦绣面前,磕着头:“姑奶奶,求您发发慈悲,救我们家姑娘一命……”

    锦绣吓得脸色煞白,拉着沈穆清连连后退。

    沈穆清见那群拽人的男子面露凶气,跌倒的男子目光闪烁,姑娘虽然相貌出众,却涂胭抹粉衣饰艳丽……统不像是正经人。

    她不愿意惹这麻烦,和锦绣退到了幔帐内,拿言语敷衍此人:“这位爷,我们也只是随着家主来庙里进香的,做不了这主!”

    拽女子的几个大汉听了,互递了一个异样的眼色,有个人就走了进来,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啊!”

    那人年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魁梧,五官周正,看人的眼神却很飘忽,因此给人轻佻之感。

    沈穆清心中警铃大响,忙道:“我们不认识。”

    跌睡在槅扇上的男子看了看沈穆清三人,又看了看那群伫立在门口的男子,眼珠子乱转:“十六爷,我们认识,我们认识。这两位姑娘,原是我们姻亲,没见过这阵势,吓着了。”说着,向前走了两步,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是住在羊角胡同的徐三哥,你不认识我了……前两天你还央我给你买花戴呢!”

    锦绣吓得浑身乱颤,只会反复地道:“我从不在外买花戴……你胡说……你胡说……”

    沈穆清暗叫不妙,沉着脸,大声喝道:“谁认识你!我们是户部沈箴沈老爷家里的……你休要胡来,小心捉你去见官。”

    自称徐三的男子听了,神色一怔,脸上有了几份惧色,脚也窸窸窣窣地朝后退去.

    那个十六爷却一把捏住了他的肩膀,笑道:“徐三,皇帝还有两个穷亲戚,更何况是个官老爷了……你怕什么!”

    徐三被十六爷这么一捏,呲嘴咧牙的,不仅不敢喊疼,而且半退也不敢动:“十六爷说的是!”

    十六爷得了他这句话,就朝着锦绣笑道:“既是如此,这徐三和她妹子欠了我一百两银子,算上利银,一共一百八十两。大姐,你就帮他还了吧!”

    他话音一落,门外的几个男子就捋抽嬉笑着走了进来,高大的身材把个小小的堂屋堵得水泄不通。

    被他们拽着的那姑娘一听,眼中立刻露出焦急之色来,朝着锦绣直眨眼睛。而那个徐三嘴角微翕,低头缩脑的,悄悄挪到了墙角。

    沈穆清心中极是不安。

    这几个男子衣饰光鲜,神色猥琐,知道自己是官宦之后还敢讹诈。要么是不要命的江湖混混,要么是有所依仗的闲帮……不管是哪种,她都不想惹事。

    沈穆清忙翻了锦绣的荷包,把里面银锞子都倒了出来,约模有十来两的样子:“爷,我们真的不认识这个徐三。他认错人了。这几两碎银子,不成敬意,给几位爷买杯水酒!”说着,递到十六爷面前。

    十六爷望着沈穆清手里的银锞子,似笑非笑地接了过去,然后在手中掂了掂,转头丢给身边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小子:“雪花银啊……兴儿,收好了,徐三还了十两银子,还差一百七十两。”

    沈穆清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吐不出来,却不敢发作。知道这事不是用银子能了的了,冷眼看着这十六爷在干什么。

    十六爷丢了银子给小厮,拿眼睃着锦绣:“先说不认识,又给他还银子……这分明是讹爷……我也不把你怎地,你随我走一趟,等家里拿了银子来,我自是放了你。”他话音未落,随十六爷的几个男子就围了过来。

    锦绣尖叫一声,拉着沈穆清就往东间退。

    一个黑脸的男子箭步上前,一把就拽住了锦绣的手腕,口中调笑道:“真是滑溜溜……”另一只手还在锦绣的脸上摸了一把。

    沈穆清也被一汉子拽在了手中。

    锦绣吓得乱嚷:“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报了我们家老爷,让你们都去吃官司……”

    其他人俱是不怀好意地哄笑着。

    沈穆清在公司是有名的学院派,手段百出的倾轧,却从不和人在口头和肢体上发生什么冲突的。这样的阵式,也是头一次遇到,一时慌了手脚,脑子里糊成一团,心里怦怦乱跳,懵懵懂懂地被人拽出了厢房。

    廊庑外明晃晃的太阳照在院子的青石板上,亮得沈穆清眼睛一涩。她这才回过神来,左右张望,四通八达的廊庑和侧门除了她们竟然不见外人。

    沈穆清想到了自己在九思斋听到的那些话。

    自己在药王庙来来去去了好几年,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乱子。看今天这样子,庙里的僧人分明是躲开了。那十六爷明明知道自己是户部沈大人的家人还要强掳她们走,没有一点惧怕……沈箴在朝为官,难免算计来算计去的结下什么仇家,或是人家做了圈套要拿她的儿女说事……

    她只觉得心神俱震。

    如果是这样,倒好办。在双方没有亮出筹码来时,至少不会随便伤害她们!

    想着,她慢慢镇定下来。

    却也不能就这样随他们走了。就是绑匪要钱,也有不顺撕票的时候呢……至少要跑到前殿耳房里去看看,那些护院还有没有能用得上的……或者拖延时间,等带了一部分护院的珠玑转回来……

    沈穆清被人拽着跌跌撞撞地朝前走,耳边不时传来锦绣惊恐而尖锐的叫声。

    她眼睛却骨碌碌直转。

    既然是备而来,出了药王庙,只怕就更没有机会走脱了。得想个办法才行……

    沈穆清思忖着,就看见徐三拦着那个浓装艳抹的姑娘朝着她们指指点点的说些什么,神色间,一派得意洋洋,那姑娘很是不耐烦的样子,几次想走,都被徐三拦了下来。

    沈穆清正奇怪着,就听见十六爷喝道:“小兴,把她的手给绑起来,小心别让她把自己抓伤了——那细皮嫩肉的!”

    叫小兴儿的小厮就从腰间抽了方半旧的绫巾,去绑锦绣的手:“爷,这个四少爷指定满意。”

    沈穆清心里突然一动。

    或者,根本就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她跳起来,用另一支没有被拽住的手指着徐三嚷:“徐三,你这王八蛋……”骂了一句,却又没有言语接下去了。

    十六爷听着她声音清脆婉转,却声色俱虚,瞅着她哈哈大笑起来:“小大姐,看不出来,到是个嘴利的!”

    那帮汉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但总算把目光引到了过去。

    有一国字脸的指着徐三笑道:“爷,您看……”

    十六爷笑道:“二姐可是七爷的心头肉……”

    几个人听了,嘴里**地朝着那女子而去。

    那女子一看,猛地推了徐三,撒腿就跑。

    她小小一双金莲,哪里跑得快,几个汉子几个箭步就追了上去,把她堵在了廊庑间。

    叫二姐的女子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求爷饶了奴家吧……奴家只是卖曲儿……等我哥哥回来,定在百花楼整八桌席面给爷赔不是……”

    “我要你那八桌席面干什么!”十六说着,朝那女子走去,“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们七爷是镇安王的小舅子,那天在春香楼看上你了,准备娶你做第六房姨太太。你要是知好歹,就乖乖随我去,好生生地服侍七爷。你要是不知道好歹——那天你可是失手把酒撒在了七爷的那件大红织金纻丝蟒袍上了。也不要别的,照着一模一样给赔一件就成。”

    几个汉子都不怀好意地望着二姐。有人挤眼弄眼地道:“二姐,我们十六爷可是镇安王府正正经经的外院管事,哪里稀罕你的席面。要不,让你哥哥把那席面给我们吃了吧,我们等会一定轻手轻脚的……不会把你给碰坏了……”

    另有人语气轻佻:“二姐,你哥哥一个在诚意伯家里唱*花的……你还是可怜可怜他吧……他得唱多少出,才能请得起你这八桌席面……”

    说着,那些汉子全都龌龊地笑了起来。

    二姐羞得满脸通红,泪珠子在眼眶里直打转。徐三却贴着廊庑磨磨蹭蹭地朝一旁的侧门挪着步子。

    拽着沈穆清和锦绣的人也朝那边望着哈哈大笑起来。

    锦绣眼睛红肿,神色无措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沈穆清却悄悄解了褙子的扣儿,脱了那高低鞋,轻轻抖了抖肩膀,猛地朝前一冲,挣扎了那汉子的手,延着七弯八拐的廊庑朝朝前殿飞奔而去。

    就这种情况下,她一边跑,心里竟然还浮现出一句“还好没有裹脚”的庆幸来……

    (望着手指)票票啊票票,你去哪里去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