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金融弑猎者 > 第382章 对敲还是对倒
    看了眼站在操盘室门口的李炎,吴知霖叹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应该是没查到。”

    “查不到……看来对方的道行很深呢!”李炎一抿嘴,没在多说什么。而是想转身推开操盘室大门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手机铃声。

    吴知霖刚刚本来就攥着手机,此时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之后,滑动屏幕直接接听了电话。

    电话里的人只说了一句话:“我要见李炎!”

    李炎这时候刚要推开操盘室的门,因为自己和吴知霖只是前后脚的距离。纵使吴知霖并未打开免提但李炎还是听清楚了她电话里那人的话。

    本来手已经推在了门上,只需要稍稍用力李炎就能把操盘室的门推开。可是当他听到电话里的那句话时,李炎又把手从操盘室大门上收了回来。

    “你要见李炎?”吴知霖此时也有些诧异,随后苦笑着说道:“赵总,时间是不是有点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应该也可以吧?”

    “我们在东方威尼斯,不止是我一个人在。捉妖盟这边好几个老兄弟都在,大家想和李炎聊聊。”

    李炎回头看了眼吴知霖,见其脸上泛出一丝纠结的表情时直接点了点头道:“把电话给我吧。”

    “可是……”吴知霖虽然嘴里说了句可是,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把手机递给了李炎。

    拿起电话,李炎笑着问了句:“我是李炎。”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并没想到李炎竟然和吴知霖在一起,更没想到这么快李炎就直接把电话给拿过来了。不过他似乎对李炎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和吴知霖在一起,他们二人为什么距离这么近的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在最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是那么特别晚。下半场刚刚开始,我们都在东方威尼斯,盟主能不能赏光过来见个面儿啊?”对方在电话里笑嘻嘻的冲李炎问了一句。

    虽然对方嘴里叫着盟主,但是李炎却能从中听出些许的嘲讽与戏虐。

    “好,没问题。我这就过去……”李炎点了点头之后,自己直接挂断了电话冲吴知霖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没必要答应他们。”吴知霖沉着脸轻声冲李炎念叨了一句。而李炎则笑了笑说道:“都是捉妖盟的人,总不会吃了我吧?”

    “这可说不准!”

    ………………………………

    “我其实不喜欢你……”王启凌坐在操盘室里,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扭头望了望窗外的璀璨星空。

    刀建鑫手里拿着一杯咖啡,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我也一样。只不过我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让自己尽量喜欢李炎身边所有的人。当然这里面包括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刀建鑫把手里剩下的半杯咖啡一饮而尽。

    “我是为了钱,那你们是为了什么。好像也是为了钱吧……看在钱的面子上,大家不应该尽量团结在一起吗?”刀建鑫冲着王启凌追问了一句。

    王启凌一摇头,笑了笑并未说话。

    王启华这时候把手中的汉堡吃玩之后,抹了抹嘴冲着二人说道:“咱们在商量一下!”

    有了王启华这句话,二人回到了办公桌前面。

    王启凌指着桌面上的资料说道:“千禾味页现在是处于低位,如果未来以小阴小阳线的形式沿10日均线持续上扬,其实很容易被人看出来这里面有主力在开始建仓。如果按照之前的计划,若出现成交量放大且股价且突然下跌,我觉得应该会被别的机构判定走那么有可能是在利用大手笔对敲来打压股价。”

    王启华没说话,而是看了看桌面上的各种分析报告和千禾味页最近一段时间整理出来的技术分析构成图后,摇了摇头。

    房间里一时间变得有些特别特别的安静。那种安静让人有些害怕,除了亮着的灯外,仿佛三人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刀建鑫突然站起身,扭头缓缓走到了房间的窗畔,目光远眺这个都市中的璀璨霓虹,许久之后才说了句:“其实,李炎之前设计的计划已经很周密了。如果这种对敲都没办法完成后面的计划,那咱们就算在想出两套备选方案又有什么用。最好的计划如果都……”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从盘口看,股票下跌时的每笔成交量明显大于上涨或者横盘时的每笔成交量,这时的每笔成交会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当然这里面因为在进行对敲时散户还没有大量跟进,主要是咱们自己人对敲成交的多。”王启华突然仰头念叨了一句。

    刀建鑫回头看了眼说话的王启华,而王启凌突然仰头看了眼刀建鑫说道:“拿了一千万,你总要对的起自己的身价吧?你以为自己梅西呢!转会费这么贵……”

    眉头一皱,刀建鑫刚要说话。王启华哼了一声说道:“不要挑衅别人的底线,如果你看不惯可以不看,忍不了也可以不参与!”

    随着王启华的一声斥责,王启华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但他最终还是低头不在冲刀建鑫说什么了。

    王启华这时候转身冲着站在窗畔的刀建鑫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我兄弟也是心直口快,再加上他应该也是比较烦所以才会口不择言的。如果时间长了,你会发现他除了嘴臭点,还是个不错的朋友。”

    “别说什么朋友不朋友的,我就想说……怎么一点信息都没有,什么事儿只要用心想,我相信会有很多种方法解决问题!”王启凌话音一落,突然转身冲着刀建鑫说道:“还有,你是为了钱,你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在做事。但是我们兄弟可不是因为钱!”

    刀建鑫微微侧了侧头,看着王启凌问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钱,那你们兄弟给李炎和吴知霖鞍前马后的效力,听说还……你们为了什么?”

    王启华在旁边忽然插言道:“我们是为了我们的承诺,也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将来,当然……如果你非要认为我们兄弟是想要重新找回捉妖盟的荣光也可以。”

    对于这种飘渺的回答,刀建鑫并不知道他们兄弟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想表达什么,所以只是嘿嘿干笑了两声并未就这个话题在多牵扯下去。

    只听刀建鑫说道:“其实,我认为如果李炎砸盘的计划行不动,其实还可以在千禾味页处于目前这个低位时,咱们运用更多的运用夹板的手法拿货,只是这个时间可能会拉长……”

    王启华和王启凌同时一皱眉头,王启凌朗声道:“肯定不行!你觉得李炎有那么长的时间来运作吗?”

    夹板的手法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在盘中使用上下挂单的方式完成吸筹。

    上面有大买单,下面有大的卖单。而这中间相差几分钱的距离的同时,用买单不断有小幅度吃货。

    毕竟说没有单子放出来,主要是指的一定量级的大单。散户那十手八手的小单还是有的。资本市场就如同油盐店,总不会不开张!

    夹板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市场里的散户觉得千禾味页抛压沉重、上涨也比较乏力,如果大盘还是下行的走势,作手只要掌握住节奏,不让价格跌的过快,散户大多会选择抛出手中股票,而这时候不断接货就可以了。

    “如果按照你说的,我想李炎肯定没时间这么做!”王启华想了想冲刀建鑫念叨了一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如果王哥你还有什么好办法,那不妨咱们在合计合计!”刀建鑫说完这话,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开始在自己的本子上写写画画开始谋划具体实施的方案。

    王启凌和王启华对视了一眼,二人忽然觉得针对目前的情况,如果出一份备选的计划反感,似乎也只有如此了。

    三人坐在一起,开始讨论起如何具体实施这个方案的同时。李炎和吴知霖二人走到操盘室门口,李炎手轻轻搭在门把手上回头看了眼吴知霖道:“那个李大保……也是个老司机。”

    “老司机?”吴知霖脚步一顿,笑了笑问道:“你们都在同一家券商,难道你没听过他的传说吗?”

    “怎么会没听说过股仙的故事,只是我从业以后李大保已经成名好几年了。我甚至在券商工作的时候都没见过李大保。只是看过一些券商老员工们和他的合影。”李炎苦笑着嘀咕了一句之后,转身冲着吴知霖接着说道:“不过我相信他的为人,如果他是个出尔反尔的小人,也不会赢得金融圈子里这么多人的钦佩。”

    “人在河边走,我不相信他的鞋就那么干净。”吴知霖轻声念叨而来一句之后,抬头看了眼李炎道:“其实,我是真多担心李大保也会搀和到千禾味页里面来。今天盘种如同影子一样的那些筹码,究竟是谁在控制着还是个疑问。我从来没有查不到筹码主人的时候!”

    “你不是收盘之后就去查了吗?到现在还没查到结果?”李炎也愣了一下。

    虽然说已经围绕结合自己的下行计划,为今天那些影子筹码挖好了坑。但是李炎还是好奇这些筹码究竟是谁的!

    吴知霖去帮自己找这些筹码的归处了。但是通过筹码追到券商总部以后,后面究竟是谁下的单就再也找不到了。

    按照券商正常的模式,只要找到券商之后很容易就能查到是那个营业部放出资金隐在李炎的筹码之中。而找到券商营业务基本也就从证券公司的后台里找到了客户的所有信息。

    吴知霖通过关系查到最后,发现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片迷雾,查到后来竟然根本就找不到那些筹码的主人了。

    “我其实不喜欢你……”王启凌坐在操盘室里,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扭头望了望窗外的璀璨星空。

    刀建鑫手里拿着一杯咖啡,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我也一样。只不过我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让自己尽量喜欢李炎身边所有的人。当然这里面包括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刀建鑫把手里剩下的半杯咖啡一饮而尽。

    “我是为了钱,那你们是为了什么。好像也是为了钱吧……看在钱的面子上,大家不应该尽量团结在一起吗?”刀建鑫冲着王启凌追问了一句。

    王启凌一摇头,笑了笑并未说话。

    王启华这时候把手中的汉堡吃玩之后,抹了抹嘴冲着二人说道:“咱们在商量一下!”

    有了王启华这句话,二人回到了办公桌前面。

    王启凌指着桌面上的资料说道:“千禾味页现在是处于低位,如果未来以小阴小阳线的形式沿10日均线持续上扬,其实很容易被人看出来这里面有主力在开始建仓。如果按照之前的计划,若出现成交量放大且股价且突然下跌,我觉得应该会被别的机构判定走那么有可能是在利用大手笔对敲来打压股价。”

    王启华没说话,而是看了看桌面上的各种分析报告和千禾味页最近一段时间整理出来的技术分析构成图后,摇了摇头。

    房间里一时间变得有些特别特别的安静。那种安静让人有些害怕,除了亮着的灯外,仿佛三人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刀建鑫突然站起身,扭头缓缓走到了房间的窗畔,目光远眺这个都市中的璀璨霓虹,许久之后才说了句:“其实,李炎之前设计的计划已经很周密了。如果这种对敲都没办法完成后面的计划,那咱们就算在想出两套备选方案又有什么用。最好的计划如果都……”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从盘口看,股票下跌时的每笔成交量明显大于上涨或者横盘时的每笔成交量,这时的每笔成交会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当然这里面因为在进行对敲时散户还没有大量跟进,主要是咱们自己人对敲成交的多。”王启华突然仰头念叨了一句。

    刀建鑫回头看了眼说话的王启华,而王启凌突然仰头看了眼刀建鑫说道:“拿了一千万,你总要对的起自己的身价吧?你以为自己梅西呢!转会费这么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