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焚经诀 > 第549章
    别看众剑手群情愤然,但是却终究无一人,敢先站出来去挑战龙在天,为自己正名。

    儿子被救了回来,高东源心情大好,自然再度哈哈一笑,先以不屑的目光扫在所有人的身上,尤其还在侯进的脸上多停留了片刻,然后才油然道:“犬子无礼,高某回去之后,必定好生教诲!诸位,告辞了!“

    高东源的手下,有条不紊的向后撤退,而长枪枪尖斜指地面的龙在天,负责断后。

    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配以他刚才单枪匹马独闯龙潭虎穴的勇猛,一时之间,根本无人敢上前将他奈何。

    更何况,他身后厉鬼模样的众海盗们,个个虎视眈眈,嗜血的目光射在任何一人的脸上,都会让那人好一阵子的瑟瑟发抖,不敢与之对视。

    士气全无!

    又以何去狙击敌人?

    龙在天得理不饶人,摇着头,怅然叹道:“还以为诸位都是了不起的英雄哩!“

    又是一阵群情愤然,这次倒是有一名剑手跃然而出,正迎向了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龙在天。

    “这位兄弟有何赐教?”

    识英雄重英雄,既然有人敢站出来挑战,龙在天收拾了几分嚣张,语气客气了很多。

    “龙兄好枪法!”那剑手似乎没有动手的打算,只是这么淡然赞了一句。

    龙在天微笑道:“多谢兄台夸奖。”

    随后,一片默然。

    “仅此而已?”

    良久之后,龙在天问道。

    “嗯!”那人点了点头,似乎还唯恐龙在天有什么接下来的举措,郑重地点了点头:“仅此而已!”

    不明白的人,自然一片哗然:这厮算什么意思?被龙在天打了脸,还腆着脸站出来,赞人家打脸打得好疼好爽?

    张残和聂禁当然很清楚,因为俩人的耳力,真切地听到了这厮的嘀咕声:谁他娘的把老子给推出来的?

    龙在天长叹了一声,一个转身,根本不惧他人朝他背后出手,就那么倒提着长枪,消失在了漫天的风雪之中。

    至于龙在天为何要救高俅,张残稍一思索,便能够想通。

    龙在天本就为了抗争宗玉,为其弟地势坤报仇而来。而高东源又是甄别手下的主战派,所以龙在天和高东源目标一致,双方站在同一个阵线之中,乃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根本不足为奇。

    尚州城真的不大,到了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听说了,高东源高将军,以虎口拔牙般的强硬,压得城主府、侯进侯将军、以及金府三方势力,根本连一点头都抬不起来。

    “好了!这大晚上的,咱们兄弟二人是不是出去搞点事情?”

    张残想了想:“偷酒去?老金家的三坛美酒还在等着咱们哩!”

    “这个不急!迟早都是咱们的!”聂禁一摆手,相当的大气。

    这就是所谓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了,合着人家老金家窖藏了三百年的美酒,就是专门为了让这俩人给痛快过瘾似的。

    “杀了高俅怎么样?”聂禁提议道,“想想看!这个关头,想宰了高俅,从而打击到高东源势头的人,肯定一抓一大把。咱们乐于助人,宰了高俅之后,不仅能绝了高家的后,还能把双方给逼到不得不战的地步,岂不美哉?”

    高东源与城主府、侯进、金府这三方面势力的直面冲突,就因高俅而起。而高东源在这个冲突之中,保住了高俅,赚足了颜面。如果这个时候高俅突然意外死亡,恐怕傻子都知道,动手的真凶,一定脱不开上述的三方势力之一。

    而刚刚赚足颜面的高东源,转眼间又颜面尽失,并且亲生儿子还被杀,恐怕都能把他给气疯了。

    那么,很有可能,高东源将大开杀戒,将尚州城的平衡给彻底打乱。

    “这个提议倒是很不错!”张残很赞同,“毕竟,咱们就是专为打破平衡而来的嘛!”

    聂禁深以为然:“当然!前辈们早有专门的名词来赞誉我们这种人,名曰搅屎棍!”

    张残严肃地说:“不许美化自己!”

    随后他稍稍感应一下,便有些意外地说:“高俅这小子,这时候居然在回春堂?竟然一点也不知道收敛吗?”

    “这很正常!如果高俅此时蜷缩在军营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那不就是在告诉所有人,他们姓高的父子俩,已经怕了么?不用看我都能猜得出来,这几天高俅肯定依然故我,甚至比之平常更加嚣张更加招摇,一副从来都没有死过的样子!当然,他身边的侍卫,也肯定多如牛毛了!”

    张残又是感应了一番,随即点头道:“确实!高俅身边的猴子猴孙们,数不胜数!真的把他在重重包围之中杀了,肯定要动真功夫了!到时咱俩的真实身份,也必然会曝光出来,那样的话,就起不到布下迷雾从而搅局的作用了!唉,没办法,谁让咱俩气质卓然与众不同,有如漆黑之中的夜明珠一样熠熠夺目哩!”

    聂禁深以为然,还上下打量了张残两眼,最后才点头道:“至少张大哥确实像珠一样!我就差远了!”

    张残一拍桌子:“要不是老子打不过你,你每天都会鼻青脸肿信不信?”

    于是乎聂禁打了张残一顿,张残鼻青脸肿,不过这些小伤小彩的,很快就下去了,聂禁都啧啧称奇。

    “所以,咱们去找个帮手!龙在天如何?”

    “开什么玩笑?龙在天刚刚把高俅救出来,咱们现在要找人家帮忙再把高俅宰了?”

    聂禁理所当然地说:“他救高俅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咱们暗中把这小子给宰了吗?”

    张残嘿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一句话也不说。

    “张大哥在打瞌睡?”

    “非也非也!闭上眼睛再翻白眼,这是对那些操蛋言论最起码的尊重和礼貌,当然,也是张某个人涵养的体现!”

    “是啊!我救这小子的目的,正是为了希望有人能在暗地里送他去见阎王!”龙在天一拍即合,擦拳磨掌,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啊哈哈哈哈!龙兄果然深谋远虑,老谋深算!”

    在聂禁的注视下,张残老脸通红的对龙在天表示赞许和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