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九龙圣祖 > 第691章 你为什么不早说?
    唏唏嗦嗦!

    南玉山脉之中,一行人快步而行,正是包括云笑在内的林家所属,在知道了陶家已经捷足先登之后,他们的动作,也下意识地加快了几分。

    如此之快的速度,无疑就会忽略很多的问题,抛开那随时可能出现的脉妖不说,有些人为的东西,更容易被人忽视啊。

    “嗯?有些不对!”

    当云笑一脚踏进某一片松林之时,脚下忽然一顿,一种若有若无的感应浮上心头,让得他不由拉了一把身旁的林轩昊,轻喝出声。

    “云笑大哥,怎么了?”

    虽然和云笑相处的时间不多,可是林轩昊还是很敬重这位从潜龙大陆而来的朋友的,侧头疑惑地问了出来,尤其是看到前方的乔归农并没有什么异样之时。

    “你没有闻到什么气味吗?”

    云笑嗅了嗅鼻子,再次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前方的林震江等人终于是注意到了两人的交谈,当下都是停下脚步回转头来。

    “气味?什么气味?没有啊!”

    林轩昊一脸的茫然,但还是使劲抽了抽自己的鼻子,最终却是一无所获,然后他的目光,已是转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位首席炼脉乔归农的身上。

    “年轻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老夫都没有发现的东西,难道你随随便便就能感应到了?”

    并没有觉察出什么异样的乔归农,对于云笑耽搁自己等人的行进速度颇为不满,当下便是开口呵斥了一声,以他在林家的地位,说出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对。

    毕竟这位是灵魂之力达到地阶低级的炼脉师啊,要说感应能力的话,哪怕是觅元境的林家家主林震江,也是自叹不如。

    “别耽误时间了,还是赶紧赶路吧,千万别让陶家那些家伙抢了先!”

    林轩庭也是鄙夷地瞥了云笑一眼,在他看来这就是个哗众取宠的小子,想用这样的方法,引起自己父亲的注意,只可惜这手段未免也太拙劣了一点,难道他不知道林家之中,有着地阶低级炼脉师存在吗?

    咔!

    正当众人转身踏步再朝前行去的时候,一名林家护卫突然不小心踏断了一根枯枝,轻微的震动,让得其头顶上方的松树受到了影响,随机掉下来几根松针。

    对于这细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松针,那护卫根本就没有丝毫在意,抬起头来随手挥了挥,然后其中一根松针赫然是触碰到了他右手裸露在外的地方。

    “啊!”

    然而就在众人没有丝毫在乎的当口,那护卫却是大声发出一道惨叫,紧接着众人就清楚地看到,其右手已是变得漆黑如墨,很明显是中了剧毒。

    砰!

    右手剧痛的林家护卫,只觉一股奇痛入心,当下忍耐不住退后了数步,后背直接撞在那株松树之上,这一下无数松针哗然而下,简直是避无可避。

    “啊!”“啊!”“啊!”

    离那护卫极近的数名林家护卫,劈头盖脸被无数松针触碰到,当下惨叫连天,尤其是那些被松针碰到脸颊的护卫,很快便没了声息。

    “大家快让开,那些松针有剧毒!”

    到了这一刻,乔归农这个施毒的大师,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那种一触碰到皮肤竟然就能有如此强力效果的剧毒,哪怕是他这个地阶低级的炼脉师,也不由心生余悸。

    “没救了!”

    见状云笑不由摇了摇头,他的见识可是传自前世的龙霄战神,在第一眼看到那些面目漆黑的林家护卫之时,就知道耽搁了这么片刻,根本就回天无力。

    如果只是最开始那名护卫手掌中毒,或许还能壮士断腕保得一条性命,可正因为那护卫狠狠撞在了松树之上,让得那树下的护卫们满头满脸都被松针刺中,根本救无可救。

    “退出去,大家快退出去!”

    眼看那数名身中剧毒的护卫已经开始乱穿乱撞,林震江的脸色也不由一沉,一道怒喝出口后,他抢先拉出去的,赫然是养子林轩庭。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刚才云笑没有移步,林轩昊倒是没有进入那松树之下,而当此一刻,他侧过头来看向云笑的目光,都充满了惊骇。

    “云笑大哥,你早就知道那些松针有毒?”

    回想起刚才云笑的提醒之言,林轩昊真是有些后悔啊,要是那个时候听从云笑相劝,林家护卫也不会有如此之大的损失了。

    “你早就知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林家死了这么多的护卫?”

    被父亲救下的林轩庭,骤然听到林轩昊的问话,再看着只剩下一半的林家护卫,当即撕破了那伪善的脸皮,直接开口责问起来。

    “大哥,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云笑大哥刚才不是已经提醒了,是你们自己不听,又怪得了谁?”

    好在林轩昊还是有几分理智的,虽然他也很悲痛林家死伤了如此之多的护卫,却也知道此事和云笑没有关系,反倒是林家诸人刚才没有听云笑的劝,这才着了道儿,为什么大哥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或许当此一刻,是林轩昊第一次见识到林轩庭的本性吧,护卫的惨死,还有原本就对云笑的不待见,让得林轩庭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云笑,你刚才应该说清楚的,要是你说清楚了,我们又何至于不信?”

    乔归农的脸色也很有些难看,这中间或许还有着被打脸的尴尬,所以他说出来的话,虽然没有林轩庭那般明显,但字字句句,也是在分派云笑的责任。

    “我并不知道那些剧毒就隐藏在松针之上,不过倒是你,堂堂的地阶低级炼脉师,没有感应出不对也就罢了,还刚愎自用不听人言,此事的责任,你至少要负上一大半!”

    云笑可不是个只吃亏不还击的主,自己刚才提醒这老家伙不听也就算了,吃了亏之后竟然还将责任推给自己,真当自己是泥涅的吗?

    “你……”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指着鼻子指责的乔归农,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以前的他倒是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实力来压制,可是眼前这少年却并不是林家之人,又说得颇有道理,他此刻是真的有些词穷。

    “好了,事已至此,再说这些有什么用,还是想想怎么通过这片松林吧?”

    林家家主林震江的心情自然也很不好,甚至有些后悔刚才没有听云笑之言,所以此言出口后,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在这个粗衣少年身上扫了几眼。

    “还能怎么办?这么一大片松林,谁知道哪根松针上有剧毒,看来只能是绕路走了!”

    乔归农强忍下心中的怒气,不过对于刚才那中者即死的剧毒,他似乎有些猜测到是谁所为了,所以他殊无把握。

    “可恶,卢元培这个老家伙,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最好别让我碰上,否则今日这仇,一定要你用鲜血来偿还!”

    听得乔归农的话,林震江哪里还不明白是那陶家在搞鬼,而能施展出如此诡异恐怖剧毒的,恐怕就只有陶家那个首席毒脉师卢元培了。

    “可是如果绕路的话,恐怕就更追不上陶家那些家伙了!”

    林轩庭心思转得也是极快,说出了一个两难的抉择,毕竟这片松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绕路而行,说不得又要耽搁上半天的时间,到时候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用不着这么麻烦吧?”

    就在林家几人都一筹莫展的当口,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斜里传来,待得众人转头去看时,却见得开口的又是那个背负木剑的粗衣少年。

    “云笑大哥,你有办法?”

    闻言林轩昊第一个眼前一亮,经过了刚才的事后,他无疑对云笑升腾起了一丝莫名的信心,而且他也相信,这位总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

    至于林家其他人,这一次却连乔归农和林轩庭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和林轩昊一样,突然之间都对这个神秘的少年,生出了一丝莫名的信心。

    “办法说来也简单,施毒那人手段再强,总不能在这数十里松林的每一棵树,每一根松针上都涂满剧毒吧,咱们走那些没有剧毒的松树之下,不就行了?”

    云笑摊了摊手,说出一个确实简单的方法,而且他也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如此简单的推理,这些林家的家伙都想不到,难道真是一群草包?

    “简单?”

    只是云笑话落之后,林家诸人的脸皮齐齐抽了抽,尤其是那首席炼脉师乔归农,脸上更是怒意升腾,这小子,该不会是来消遣自己的吧?

    要是这么容易就能找到哪一棵树上的松针蕴含剧毒,那这个方法倒确实可行,但问题是他找不到啊,既然找不到,贸然进入松林,岂不是用自己的性命在开玩笑吗?

    偏偏这小子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而且那眼神是怎么回事,是在暗讽自己等人是蠢货吗?这种眼神,真是好久没有看到过了。

    当此之时,所有林家族人尽都盯着那个粗衣少年,寂静无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