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九龙圣祖 > 第688章 暗中的手段
    一日之后!

    再次经过一日时间的恢复,云笑太古御龙诀在身,又是恢复了几分伤势,不过就在今日清晨,林轩庭却是带着一个老者过来了。

    “云笑兄弟,这位是乔归农乔叔,其炼脉之术已经达到了地阶低级,有他出手,保证你药到病除!”

    将那老者带来的林轩庭,眼中划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光芒,然后便将前者给介绍了一遍,看来这就是那所谓的林家首席炼脉师了。

    不过此刻的炼脉师乔归农老脸之上很有些惊异,要知道数日前林轩昊刚刚将云笑背回林家的时候,他就过来瞧过。

    那个时候的云笑不仅是全身骨骼断裂,就连经脉也因为高空掉落摔得支离破碎,哪怕是救好,恐怕也只是一个不能动弹的废人罢了,更别说修炼脉气了。

    可是仅仅是三四日的时间过去,当乔归农再一次进入这个房间之中时,其眼中看到的情形,简直让他连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一个被宣判了死刑的重伤之人,竟然已经可以从床榻之上坐起,而且身上脉气气息虽然微弱,却绝不像是要即将消散的模样,这他娘的真是见了鬼了。

    不过乔归农毕竟是一代地阶低级的炼脉师,其炼脉之术恐怕比当初的冉星还要强横几分,短暂的震惊之后,已是恢复了镇定。

    “伸手!”

    两个字从乔归农口中吐出,像他们这样的地阶炼脉师,哪怕是一些寻气境的修者站在面前,他们也不会假以辞色。

    在乔归农看来,眼前这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有没有林轩昊大都还是两说之事呢,又能将脉气修为修炼到什么地步?

    云笑肉身受损严重,可是那灵魂之力却依旧磅礴,他早就感应到眼前这个乔归农乃是地阶低级炼脉师,所以也并没有小瞧。

    毕竟现在的云笑,灵魂之力也才灵阶高级顶峰罢了,离着地阶低级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所以闻言乖乖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嗯?”

    刚刚一搭上云笑腕脉的乔归农,下一刻老脸又是一变,因为前者伤势的恢复,比他想像之中的还要快,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造成的,他是半点不知。

    “你这几日,是不是服了什么大补之物?”

    疑惑之下的乔归农,直接就问出声来,这一问让得旁边的林轩昊脸露古怪之色,心想这位云笑大哥不仅是没有吃什么大补之物,好像连饭都没有吃过呢。

    “没有?”

    见得云笑摇头,乔归农眼神愈发疑惑,旋即隐晦瞥了林轩庭一眼后,一抹微不可闻的气息,已是从他食指之中袭出,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透进了云笑的腕脉之内。

    乔归农做这一切极为隐晦,他相信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绝对感应不到自己的小动作,既然这位坏了大少爷的好事,那便一定不能存活在这世上。

    先前说了,林轩庭极有野心,而林家嫡子林轩昊要是活在这个世上,他就永远也不能继承林家,所以他想要借助猎杀花斑竹豹之机,置林轩昊于死命。

    既然心有野心,林轩庭也知道单凭自己一人,恐怕成功的机率并不高,所以他拉拢了一些盟友,而这些盟友,又以眼前这个林家首席炼脉师乔归农为首。

    作为不是林姓的外人,哪怕乔归农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地阶低级炼脉师,但是日常家族大事,那位林家家主都甚少让其参与。

    可以说乔归农和林轩庭的身份有着同样的尴尬,名义上是林家举足轻重的人物,实际上很多大事都得不到参与,这让他们二人一拍即合。

    这一次云笑坏了林轩庭好事,后者是绝对不可能饶过的,当初将云笑救回之时,看着这少年奄奄一息,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乔归农倒是没有施展过多的手段。

    可谁曾想这才过去短短四日时间,那个身受重伤的少年,看起来很快就要活蹦乱跳了,一来有着林庭轩的吩咐,二来自己这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所以于情于理,乔归农都不得不出手了。

    这是属于乔归农地阶炼脉师的特殊手段,一般来说,只要没有达到地阶低级层次的炼脉师,是根本不可能发现的,所以他信心十足。

    “咦?这老家伙竟然还是一名毒脉师?”

    只可惜以云笑的灵魂力量,又如何感应不到那道隐晦的气息,而且在他感应之下,第一时间已是发现了那乃是一种特殊的剧毒。

    而这种剧毒看起来并不是如何强烈,其外间似乎是被包裹了一层若有若无的气息,让得其不致当场爆发。

    只一瞬间,云笑就知道眼前这老家伙不怀好意了,既做下了这暗害龌龊之事,又不想背这个黑锅。

    那剧毒外间包裹的气息,很明显就是乔归农这老家伙的手段,想让得剧毒不会立时爆发出来,这样一来,等这老家伙走后,再引动剧毒,那样就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甚至事后乔归农还可以说云笑是回光返照,那日从天而降的重伤并没有得到缓解,一朝伤发而死,这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对于剧毒之流,云笑根本不会有半点在意,不说体内还有金色蛇虫,就算是他自身的抗毒能力,也不是这隐晦的剧毒所能侵蚀的。

    既然如此,云笑就没有当场揭破乔归农的阴谋,毕竟这位不仅是地阶低级的炼脉师,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寻气境巅峰强者,重伤之下的他,还不是对手。

    “看来林轩庭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

    从乔归农的手段之上,云笑目光隐晦在那林家长子身上扫了一眼,当下又有了一个猜测,前者是林轩庭请来的,要说这两者之间没有什么猫腻,那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

    “好了,以这位小哥的恢复能力,应该过不了几日便能下床了!”

    乔归农半点也没有做了亏心事的觉悟,见得做完一切之后,便是施施然收回了手,此言一出,让得一旁的林轩昊不由喜形于色。

    至于那边的林轩庭脸上也是露出一丝喜色,不过此喜不同彼喜,兄弟二人一个真心一个假意,这一切都被云笑看在眼里。

    林轩庭和乔归农来去匆匆,似乎是生怕在这里停留久了,会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片刻之后,两人便是直接离开了这个房间。

    “轩昊,我问你,那林轩庭应该不是你的亲大哥吧?”

    早在林轩庭进入房间的时候,云笑就发现这兄弟二人全然不像,再加上后来发生的事,他断定此中必有内情,所以有此一问。

    “咦?云笑大哥你怎么知道?”

    闻言林轩昊脸上露出一抹惊奇,因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从来没有表现出半点林轩庭只是义兄的迹象,那么这位云笑大哥又是怎么猜出来的呢?

    “轩庭大哥是我父亲的养子,不过从小到大,一直对我很好的!”

    林轩昊依旧沉浸在儿时的兄弟情深之中,丝毫不知那份童年的兄弟之情,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双方身份的变化,而烟消云散了。

    “养子么?”

    云笑点了点头,他原本还以为这对兄弟是和当初的玄月皇室一般,乃是同父异母,现在看来,两者之间连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啊。

    不过看着这憨厚的林轩昊,似乎对那个大哥一点怀疑都没有,云笑也没有说破,他知道自己终究只是一个外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离间别人兄弟二人的关系,实是一件极不厚道之事。

    “怎生想个法儿,让那林轩庭露出狐狸尾巴来?”

    既然林轩昊救了自己一命,那云笑也没有就此放手不管的打算,何况刚才乔归农已经出手,虽然对他没有什么大用,但来而不往非礼也,只挨打不还手,绝不是他风格。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得等伤势养好了再说,云笑并不知道这林家到底有多少人和那林轩庭同流合污,至少一个寻气境巅峰的乔归农,他现在就有些不是对手。

    …………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三日!

    这三日时间之内,云笑是一日好过一日,可是每当从林轩昊口中听到云笑的情形之时,林轩庭表面说着恭喜之言,心底却是颇为阴沉。

    “乔叔,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万无一失吗?”

    某一座院落之中,林庭轩目光疑惑而不满地盯着林家首席炼脉师乔归农,口中说出的话,也蕴含着浓浓的怨气,很明显是在质疑乔归农的炼脉之术。

    要知道那日从云笑所在的房间出来之后,乔归农信誓旦旦地说云笑绝对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但这都过去整整三日了,那小子不仅没死,听说都能出门晒太阳了。

    如此和心中所想不符的情况,怎能让林轩庭不怒?只是他心中忿怒,乔归农更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那无往而不利的无形剧毒,怎么这一次就没有效果了呢?

    “难道那小子真是百毒不侵之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