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九龙圣祖 > 第190章 以后可得加倍小心!
    “可恶的小杂种,真以为自己击败了封航,就在这外门无敌了吗?”

    对于云笑那充满怒意的目光,沈潇眼中掠过一抹冷笑,同时伸手在自己腰间纳腰之上抚了抚,底气不由更加足了几分。

    别看云笑连凡榜排名第一的封航都给击败了,但沈潇也并没有对云笑有过多的惧怕,因为他这一段时间修炼的某些手段,就是为了对付封航的。

    虽然说封航一直以来占据凡榜第一的位置,没有人能够撼动,可那并不是说沈潇就比其差多少,只是这位比较虚伪罢了,他就是想在这一届的外门大比上一鸣惊人,一举将封航给击败。

    沈潇花费了极大代价修炼而来的手段,原本是为了对付封航的,却没有想到那个凡榜第一的家伙,竟然被云笑给击败了。

    至于灵丸,还没有达到让沈潇用出那最终手段的资格,既然云笑如此狂妄,那就在明日的最终决战之上,给这小子一个大大的惊喜吧。

    在沈潇和云笑对视的当口,旁边的灵丸已经是突破完毕,达到了真正的聚脉境巅峰修为,这一幕看在几大长老的眼中,都是有些感慨,不过他们的心情却是各有不同。

    大长老陆斩和六长老苏合是感到欣慰,灵丸吃了这么大的苦,终于获得突破,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造化。

    而另外一边的符毒,心思就复杂得多了,从灵丸这一次的起死回生和突破之上,他对云笑身上的秘密再次变得觊觎了几分,同时心中又有了一个计划的雏形。

    “我……我这是怎么了?”

    刚刚突破完成的灵丸,神智还有些昏沉,不过这茫然的话语刚刚出口后,他便是记起了前事,当下一双目光,蕴含着愤怒地盯着不远处的沈潇。

    灵丸清楚地记得,刚才在擂台之上,自己都已经开口认输了,沈潇这家伙还不依不饶想要置自己于死命,简直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灵丸却知道自己就算是突破到了聚脉境巅峰,恐怕也不是沈潇的对手,这一场擂台战,终究是他输了。

    “好了灵丸,和这种小人没什么可说的,他今日施加在你身上的,明日我一定会让他还回来!”

    云笑似乎是感应到了灵丸愤怒的气息,直接是拍了拍其肩膀,先是若有所指地说了一句,而后侧过头来再道:“你还是先谢一谢大长老的救命之恩吧!”

    闻言灵丸终于是平复了下来,想起前事,当即一拜倒地,口中恭敬道:“灵丸多谢大长老的救命之恩!”

    “罢了,你要谢还是谢云笑吧,要没有他,我也是束手无策啊!”陆斩不愿居功,直接是摆了摆手,再次将功劳推到了云笑身上。

    眼看灵丸要转过头来道谢,云笑略有些无奈地说道:“你我兄弟,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吧!”

    话音落下,云笑也是朝着大长老行了一礼,说道:“大长老,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回去了!”

    “云笑,我可是很期待你明日的最终决战哦!”陆斩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么,说出来的这一句话,让得不远处的沈潇脸色很是阴沉。

    “不过,你可得注意一下那些下流的无耻手段,别让人给算计了!”陆斩嫉恶如仇,对于之前沈潇在灵丸认输之后还施加剧毒的手段很是不耻,这句话所指之人,愈发明显了几分。

    “呵呵,区区灵阶低级的极地阴薯之毒,可还奈何不了我,而且……”云笑微微一笑,说到后来却是住口不说了,让得台上几人都是心头一动。

    不过就在几人心头沉思云笑话中之意的时候,带着灵丸走到擂台边缘的云笑却是突然转过头来,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古怪。

    “二长老,你那三阴之脉,应该是在提炼极地阴薯剧毒的时候染上的吧?以后可得加倍小心了!”

    云笑莫名其妙地说出这么一句话,然后带着灵丸施施然下台,留下的三老一少先是一愣,旋即都将目光转到了二长老符毒的身上。

    其中早知内情的沈潇目光有些闪烁,可是原本并没有怀疑符毒的陆斩和苏合,都从云笑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丝猫腻,当下目光有些阴沉。

    “二长老,云笑所说可是真的?”

    陆斩口气之中带着一抹质问,要是这件事真的是符毒所为,那可就是破坏外门大比的规矩了,可想而知,一名最高只有冲脉境初期的修者,如何能承受得了一名灵阶中级毒脉师所炼制的剧毒。

    何况今日要不是云笑的辟邪脉阵,再加上大长老灵阶中级炼脉师的手段,或许灵丸就要惨死在这极地阴薯的剧毒之下了。

    先前在三大长老刚刚上台的时候,大长老还曾经问过符毒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剧毒,那时符毒矢口否认,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

    可对于符毒的三阴之毒,在整个玉壶宗之内都不是什么秘密,陆斩和苏合他们都是知道的,甚至连符毒的弟子殷欢,也染上了这种冰寒之气苦不堪言。

    陆斩他们不知道符毒是如何染上三阴之脉的,又是什么时候染上三阴之脉的,而这种隐晦的东西,竟然在一年之前莫名其妙被符毒师徒给化解了。

    对于云笑所给的那灵阶中级化阴丹的丹方,就算符毒让那位宗主出马炼制,也是没有说过其来历的,所以没有人知道那丹方的来历。

    直到此时云笑临下台时的揭露,陆斩和苏合心中才有了一种猜测,再加上这极地阴薯来得极为古怪,他们不得不怀疑这是符毒在后边暗中指使。

    “大长老,老六,你们不会真的相信一个毛头小子所说的话吧?”

    符毒倒是很沉得住气,并没有因为陆斩的质问而有丝毫失态,反而是略有些古怪地反问了一句,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见陆斩和苏合依旧目光阴沉地盯着自己,符毒摊了摊手,说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极地阴薯,信也罢,不信也罢,都由得你们!”

    如此光棍的符毒,陆斩倒是拿他没有什么办法了,说到底这件事也只是猜测罢了,并没有实质的证据,这老家伙打死不承认,以他在玉壶宗内的身份地位,谁也拿他没辙。

    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可不知为何,围观众天才都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他们的目光,尽都盯着那个缓缓走向殿门口的削瘦身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起来今日这第二场决战,沈潇和灵丸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可是这结束之后发生的事,未免更加精彩,让人都有些依依不舍了。

    一些心思深沉之辈,似乎又一次发现了云笑身上的某些秘密,那个粗衣少年,可不仅仅是脉气战斗力了得,炼脉之术,似乎也有一些不俗啊。

    擂台之下一角,一道阴毒的目光死死盯着云笑的背影,恨不得立时扑上去生寝其皮生啖其肉,这道目光的主人,自然是属于曾经的凡榜第一天才封航了。

    但知为何,封航虽然对云笑恨之入骨,他的心底深处,却是对那一个还没有突破到冲脉境的少年,生出了一丝恐惧之意,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恐怕都不可能再是云笑的对手了。

    不说这些擂台殿天才们的各异心思,云笑和灵丸径直回到了住院之中,不多时谭韵他们也回来了,值得一提的是,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那刚刚突破到冲脉境初期的宋天。

    “云笑师弟,你可真是厉害,连封航那家伙都打败了!”

    跟着来到这院落的宋天,明显有些兴奋,说出这话的时候,都有着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实在是因为第一轮的战斗,他对封航也是恨意满满啊。

    事实上要不是云笑和大长老,宋天根本就不可能还站在这里说话,早在第一轮的时候就一命呜呼了,现在看到封航如此凄惨,他又怎么会不高兴?

    这几日云笑也和宋天混得熟了,知道这是一个可以结交的爽快人,当下摆了摆手,对于这种已经结束的战斗,他没有什么显摆的心思,此刻他的注意力,已经在另外一件事上了。

    “灵丸,你体内的极地阴薯之毒,应该还有一些残余,这几日千万不能与人争斗,最好是安心静养一番!”

    云笑可是知道对于一个只有聚脉境的修者来说,那灵阶低级的极地阴薯剧毒到底有多强力,虽然辟邪脉阵替灵丸驱逐了大半的剧毒,但残留的那些剧毒也不容小觑。

    对于云笑的话,灵丸自然是不会有丝毫怀疑的,当下点了点头,旋即想起一事,又有些担心地道:“云笑大哥,沈潇那家伙如此阴险,明日之战,你可以加倍小心,别重蹈了我的覆辙!”

    “嘿嘿,谁蹈谁的覆辙,现在还说不准呢!”

    哪知道灵丸这担忧之言一出,云笑眼眸之中却是闪过一丝冷笑,说出来的话,也让院中几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全然不知这位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