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少年大将军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如何才肯放人
    吉布楚和艰难的吞咽一下,像一只受惊的小鸟,我见犹怜。

    贺楼岱钦看也没看呼延烽堂的尸首,径直走到李落面前,含笑道:“几个小贼,坏了本尊和少侠喝酒的兴致,罪过。”

    贺楼岱钦是主,李落是客,主家说话,客该尊礼。李落无奈之下起身一礼,平声回道:“尊主言重了。”

    贺楼岱钦哈哈一笑,招了招手,大笑道:“美人,端酒过来,本尊要和李少侠好好喝一杯,这往生醉如今整个往生崖也没有多少了,本尊平时都不舍得喝,少侠有口福啊,哈哈。”

    吉布楚和急忙走了过来,从桌上取了两个酒杯,半跪在地上斟上酒,垂首静候在一旁。

    “来,少侠,请!”贺楼岱钦取了一杯,留给李落一杯。李落没有推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贺楼岱钦哈哈一笑,也喝完了杯中酒,似是回味的舔了舔嘴唇,不过看上去更像是闻到血食的凶兽模样。

    强敌环视,四面楚歌,酒入喉,李落也禁不住沉喝了一声:“好酒。”

    “哈哈,这杯往生醉比起你们天南的美酒如何?”

    李落想了想,坦然回道:“各有千秋,不过若论酒纯,这杯往生醉更胜一筹。”

    贺楼岱钦眼中厉芒一闪,没有杀气,反倒是有些惊讶,惊讶李落在这等境地之下还能不卑不亢。

    “既然酒还算好,不知道这斟酒的美人少侠可还如意。”贺楼岱钦探手一抓,将一旁的吉布楚和揪了过来,像拎着一只小鸡般举到李落面前。

    吉布楚和惊呼出声,挣扎几下,贺楼岱钦一声冷哼,只见吉布楚和柔弱无骨的娇躯轻轻一颤,认命般不再挣扎,只有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李落。

    李落看了一眼吉布楚和,眉头微微一皱,缓缓说道:“也很好。”

    “哈哈,岂止是很好,简直是难得的宝贝,尝过之后就知道其中滋味,啧啧,别的女人和本尊的宝贝一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哈哈。”贺楼岱钦大笑着,忽然收起了笑声,声音也冷淡了下来,“可惜本尊的这个宝贝喜欢俊俏模样的男人,本尊这副尊容怕是倒她的胃口了。李少侠,本尊把她送给你,如何?”

    “尊主……”吉布楚和悲吟道,声音宛若莺啼,就是铁石也能融成柔水。

    贺楼岱钦面无表情,漠然说道:“本尊把你送给李少侠是你的造化,本尊不舍得杀你,但你如果还留在本尊身边,说不定哪天本尊就会要你的命。”

    吉布楚和一颤,收声不语,楚楚可怜的看着李落。

    李落心中一沉,美色当前,先是利诱,后是威逼,贺楼岱钦定是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只是一时半刻李落却尚无头绪。不过当贺楼岱钦要将身边的宠姬送给自己的时候,李落便知道这位鬼市雄主已起了杀心,不管贺楼岱钦能否得偿所愿,事过之后,一定容不下李落,也容不下吉布楚和。

    绝世尤物,怎会轻易送人,哪怕贺楼岱钦腻烦了,这等枭雄之辈也一定会亲手毁了自己曾经的心爱之物,而不会拱手送出。

    虚与委蛇的手段李落不是不知道,只是心性清冷,却有傲骨,要不然也担不起大甘的万里江山。行事的方法可以千变万化,只是性子却难改的很。李落并非不知道自己心性的缺点,只是懒的改,也不愿改,就算端木沉舟当年劝告李落,锋芒毕露必有后患,人非圣贤,岂有完人,李落毕竟不是枭雄之辈。

    李落缓缓吐了一口气,轻轻的笑了笑,望着贺楼岱钦和声问道:“看了歌舞,品尝了往生崖的美酒,还有佳人相伴,尊主想要什么不妨明言。”

    “好,痛快,本尊就喜欢和少侠这样的人打交道。”贺楼岱钦松开吉布楚和,兴许是抓的太紧,吉布楚和发出痛苦的闷哼,微微蜷缩在两人身边。

    贺楼岱钦深深的看了李落一眼,平声说道:“本尊为少侠准备了龟兹的歌舞,还有往生崖最好的酒和最好的女人,少侠可千万不要让本尊失望。”

    说完之后,贺楼岱钦没有理会吉布楚和,转身回了石台。李落双眉一展,心里着实有些无奈伤神,没想到草海苍狼与贺楼岱钦的第一场当面交锋却落在了自己头上。李落脑海中闪过胡和鲁在临池柳地边仰首眺望的模样,心中一寒,眼前种种,或许就是那位苍狼旗令刻意为之,而李落三人皆是弃子。

    好深的算计,好狠辣的心肠,李落为救钱义身陷是非洪流之中,而胡和鲁却能轻易舍弃追随多年的生死弟兄,道果然还是不同。

    吉布楚和面容苦楚,看着贺楼岱钦,想要跟过去,不过却没有那份胆量,一时间彷徨失措,进退不得。

    李落已经猜到贺楼岱钦心存杀意,只好打起精神周旋,至于吉布楚和,多一事不多,少一事不少,随即温颜一笑,和声说道:“今日能与鬼市雄主一见,实属有缘,我借花献佛敬尊主一杯,有劳夫人斟酒了。”

    吉布楚和一愣,见石台上的贺楼岱钦脸上并无异色,只好应了一声,轻移莲步,作势斟酒。李落自然而然的微微一收,将吉布楚和让到了席间,留在龟兹舞姬一侧,不管贺楼岱钦心里有什么打算,至少眼下不会瞧着那么显眼。

    “我敬尊主一杯,无论敌友,李落都要多谢尊主款待之情。”李落说罢,不等贺楼岱钦言语,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空杯放回了桌上,却被李落倒扣了起来,言下之意这是最后一杯酒,“敢问我的同行之人可在尊主手中?”

    “在。”贺楼岱钦直言不讳道。

    “尊主要怎样才肯放人?”

    贺楼岱钦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少侠的同伴本尊也是以礼相待,不会亏待了他,少侠放心好了。不过本尊有几个疑问,倒是要请教请教少侠。”

    “哦,不知道尊主有什么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