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锦衣成双 > 第30章 无名火
    说话间已经到了吴家后院。

    “吴家二爷的院子在哪里?”

    张晓堂指了一个方向,“跟老爷子的院子是挨着的。”

    洛锦直接去吴家二爷的院子,到了之后洛锦不禁感叹老爷子对这个二儿子的疼爱。

    院子比老爷子的院子还要大,院子里栽种着各种名贵的植物,摆放着难得一见的稀罕景观,洛锦都忍不住驻足观看。

    院子里的植物多,这个季节格外凉爽,本来恹恹趴在她手腕上的小黑蛇翘起了脑袋,绕着她的手腕转了一圈。

    洛锦把小白龙从手腕上拿下来放在地上,“去玩吧。”

    小黑蛇在地上甩了甩尾巴迅速消失在了绿植中。

    “小公子这个小黑蛇挺通人性。”

    洛锦笑了笑,“胜在人为,被教训了几次之后就驯服了。”

    “小公子还能驯服蛇?真厉害,不过我听闻这样通体黑色的小蛇只出现在北戎,是北戎王庭的圣物,因为本性凶残不屑与同伴为伍,所以近几年已经濒临灭绝,小公子这小黑蛇是从哪里得到的?”

    洛锦眉心动了动。

    她急的袁少回也提起过,那狗男人还因此怀疑她是北戎人呢。

    “小时候跟随我母亲游历沙漠时,偶然间救下的,不是什么北戎圣物。”

    心里却泛起了嘀咕。

    小白龙是什么品种她还真没深究过,难道还真是有什么高贵的血统?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过水榭长廊到了吴家二爷居住的小楼外面。

    洛锦停在楼下外面,感受到了一道不可忽略的视线,她抬头看去,触不及防跟袁少回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袁少回站在二楼临窗往俯瞰,视线落在他跟张晓堂身上,眼神晦暗不明。

    洛锦摇着扇子轻笑,“好巧,大人也在……”

    然而她话音还没落下,袁少回转过了身去。

    这狗男人,真没礼貌。

    洛锦撇了撇嘴抬脚进了这座二层居住楼。

    这座楼里面比外面看上去的要大,一楼装饰极尽华丽,一边是待客厅,另一边是用屏风隔开的书房。

    洛锦没着急上楼,而是抬脚绕开屏风去了书房。

    书房里面挂了很多画,放了很多书。

    洛锦扫了一眼画作,忍不住砸吧了两下嘴。

    三面墙,满满的都是春、宫、图,旁边的架子上还摆放着很多卷轴,不用想指定也是这般精彩的东西。

    洛锦随手翻看了手边的书。

    哦吼,比那些图还要精彩。

    洛锦翻看了几张,这些都是禁、书,她真好奇这吴家二爷是从哪里买的这些东西。

    她看的正津津有味,突然觉得身后一冷,一道声音幽幽在头顶后方传来。

    “很好看吗?”

    洛锦淡定合上了书,面带笑意转身看着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袁少回,“还不错,大人看了吗?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袁少回脸色可谓是精彩,洛锦几乎都能猜得出来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不知羞耻是不是?我求知好闻,这难道都有错了吗?”

    洛锦无辜的眨了眨大眼睛。

    袁少回对上她的视线,双眼微眯透出了几分危险的冷光,“真该把你这张嘴缝起来。”

    叭叭叭的吵得他随时都能情绪爆炸。

    洛锦在心里给了他一个白眼。

    把手里的书塞给袁少回,洛锦笑眯眯的说:“大人您先慢慢看,我上楼瞧瞧。”

    说着她绕开袁少回,快速上了楼,张晓堂下意识的想跟上洛锦,袁少回视线瞥了过来,他猛地止住了脚步。

    “大人。”

    袁少回只是看着他,那极具压迫的视线让张晓堂心口发颤,他顶着压力说:“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他话音刚落,却感觉袁少回的视线更可怕了。

    “你跟她很熟吗?”时时刻刻跟在她后面。

    张晓堂头冒冷汗,“小公子脾气很好,我跟他相处的来……”

    他的话音越来越低,因为袁少回神色渐渐不耐烦。

    “滚。”

    去你的小公子,别在这儿碍我的眼!

    张晓堂像是得了敕令,赶忙离开这修罗场上了楼。

    清尘站在旁边,心里万分憋屈。

    他家大人一切都不正常了,放着逃婚的媳妇不管,竟然在听说这边的事情之后连夜赶了过来,旁人赞赏他深明大义,为了吴大人的案子不辞辛苦。

    哼,其实呢?他家大人才不重视什么吴大人张大人呢,他就是为了那个小白脸!

    小白脸是男人就算了,偏偏还是一个四处留情的野男人。

    康乐公主娇滴滴的大美人她不香吗?

    *

    洛锦上了楼,二楼是吴家二爷的卧房。

    洛锦在他的屋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床前。

    床上的用品之前都被收拾走了,洛锦扫了一眼,视线落在了床头上方的抽屉上。

    洛锦踩上床,即使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打开的一瞬间,她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

    里面的东西很符合吴家二少的“性格”,洛锦嫌弃的撇了撇嘴,刚要关上抽屉,看到了被小金锁链缠着的白色瓷瓶,白色瓷瓶瓶口还沾了白色的粉末物质。

    洛锦左右看了看,最后从怀里拿出来一个手帕,然后捏出来那个瓷瓶。

    即使没有打开瓷瓶,光看瓶口的粉末洛锦气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张晓堂正好走过来,看到了抽屉里的东西,他神色都变了。

    “小公子,别动这里的东西,脏。”

    洛锦隔着手帕捏着瓷瓶,往张晓堂面前递了递,“知道这是什么吗?”

    张晓堂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肯定不是好东西。”

    “这是五石散。”

    张晓堂有一瞬间的惊愕,“五石散?那不是被投放在后院井里面的东西吗?”

    “对。”

    “吴道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洛锦看着瓷瓶,双眼微眯。

    没听到洛锦的回答,张晓堂看向洛锦,“小公子?”

    洛锦回神,用手帕把瓷瓶抱起来放进了荷包里。

    “小公子,这个东西……”

    洛锦轻笑,“觉得有意思,拿回去研究研究。”

    “这个东西有毒的,小公子你还是交给我吧。”

    “不用。”洛锦往外走,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看着张晓堂问道,“你觉得我请你们大人去茶楼听书他会答应吗?”

    “嗯?”张晓堂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大人像是会悠闲的去茶楼听书的人吗?

    洛锦笑了笑,“就这么决定了。”

    话落她唰的打开了扇子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