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鸿元至尊 > 第679章对峙
    野蛮人忽然改变策略了

    他们在乱石关前安营扎寨,布置拒马,伐木立栅,并且还配备了很多巨大的木盾。

    这样一来,骑兵基本上失去了作用,弓弩也作用不大了,那些木头壳子也是很管用的。

    看架势这是要长久驻扎,同灭寇军对峙了。

    “大都督,有些不对劲啊?”

    副将刘凯观察了半天,有些不确定的质疑野蛮人的行为。

    “岂止是不对劲,而且是完全的反常,这里肯定有我们无法得知的阴谋。”

    刘国忠微微显露出忧色。

    野蛮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结营扎寨,他们还是原始的攻击方式,一窝蜂的向前冲,这种无畏生死的方式,若是遇上装备弱的对手,绝对会一个冲击就能破防,虽然野蛮人肯定会损失巨大,但是何时见过野蛮人惜命来,死人对他们来讲司空见惯,甚至饥饿时,会杀死身边的人吃掉。

    如果他们不是这般凶残,中原人也许能让他们过来。

    可是放过来,那就是灾难。

    除非把他们驯化,改吃粮食。

    不过很难,一般来讲,一个族群的生活习惯,可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变的。

    野蛮人就是靠打猎为生,当然能吃上好的猎物肉的,那都是部落高层,而打猎劳作的那是奢望,吃些零碎肉,吃个三分饱就不错了,唯有摘吃野果野菜添补。

    “是谁在背后为他们出谋划策呢?”

    刘凯猜不透,只能想到是倭人,但是倭人或许能为他们提供营帐一类的指点,这么规整的扎寨方式,怕是倭人不会教给他们的。

    以倭人的奸诈,怎么可能把防御办法教给野蛮人呢。

    他们还惦记着时机一到吞并野蛮人部落为己用。

    “想不到就不去想了,安排防御,不摸清敌情前,不得出击。”

    想那么多多累呀,刘国忠揉了揉太阳穴下令道。

    野蛮人摆出防御架势,同刘国忠对峙上了,虽然没有进攻,可这样下去,更让人耗费精神。

    需要时刻提防着,不敢松懈。

    蘭昉被大雪阻在路上,幸亏遇到了韩玉。

    韩玉推荐了苗奎夫妇,却不想得到了一个有可能是乱石关最大漏洞的密事。

    雪停风起。

    大风把松散的雪卷的漫天飞舞。

    三天后风停。

    “苗老,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

    这几天,蘭昉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

    “将军,现在风已经停了,经过一宿的冰冻,明晨雪就会变得坚硬起来,到那时再走最有利。”

    苗奎建议道。

    “明天不会在下雪或者起大风?”

    蘭昉怕在迎来一场大雪,或者能把瘦弱的人刮走的大风再起,那就麻烦了。

    “将军放心,这两年气候变化虽然很大,但是以我的经验观察,保守估计半个月之内没有大雪天气,或许有有零星小雪,但并无大碍,至于大风天气,我保证明起三天之内风平浪静,再后三天我就不敢保证了,但按经验,应该是三天风平,三天拂面,三天扯旗这个规律循环,像这三天的大风并不常见。”

    苗奎介绍的很详细。

    这让蘭昉等静下心来。

    这三天的大风可是把军士们折腾惨了,大半的帐篷被掀翻,甚至有的被刮走了。

    第二天果然风平浪静。

    大军拔营起寨,在苗奎夫妇带领下,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来到他们所说的那个小山下。

    这次行军,也亏了遇到韩玉和苗奎夫妇,不然蘭昉估计就算奔乱石关没有五天也到达不了,弄不好误入沟堑,一定会损失不小。

    “将军,这麽多人肯定是上不去的。”

    三万人黑压压一片,如果是夏天能把这个小山占满。

    “那个山洞能容纳多少人?”

    “一百人怕是都很拥挤,不过山洞西侧有片空地,能住下一千多人。”

    蘭昉有了计较,下令就地驻扎待命,他让自己一百护卫跟随,梁茂留守,叫上韩玉带着苗奎攀上了山崖。

    这等小山崖难不住虎威军,虎威军战力稍弱,可装备可不差。

    用车弩发射带着绳索的铁钩枪,铁钩枪深深的钉在崖壁上,四个倒须勾死死地卡在岩石内。

    护卫队长上前使劲拉拉绳索,并没有松动现象,于是招呼一位瘦小枯干的人,这人背着绳索,像只灵猴一般,很快就攀了上去。

    因为这处断崖离着苗奎说的山洞还有段距离,也就是说这处断崖顶并不是这个小山峰的最高点,断崖上面有一片缓冲地。

    所以说铁钩枪离着断崖顶还有段距离,然而却难不倒这位护卫,他抓住枪柄,翻身跃到上面,接下一根绳索,这根绳索头上有飞爪,瞧准了上面有颗树,一抖手,飞爪带着绳索缠到树干上,他拽了下绳索,觉得很牢棒,然后就简单多了。

    如果是修为很高的人,这处断崖是挡不住他们的,可这样的修为的人是不会出现在军中的,即便在他也不会放下身段干这样的差事。

    放下一根绳索,下面的人背着绳索上去,如是反复,不一刻十几道绳索系好。

    蘭昉、韩玉带着苗奎攀上了断崖,一百护卫随后跟了上来。

    断崖上缓冲坡度不大,也不宽敞,百十人上来都有些挤,向西面看去,果然那里有一片很大的洼地。

    “将军,站到最西面边缘能看到乱石关一角。”

    苗奎对蘭昉道。

    “好,苗老你和韩参军兰凯先去找那个洞口,我上那边看看。”

    吩咐完,蘭昉带着几名护卫向洼地走去,这处洼地可不是那么好走,差不多一人深的雪,好在蘭昉几人修为不错,这雪也有一层硬盖,小心些不至于掉下去。

    来到西面,这里也是坡度很大,向下望去,全是裸露的风化石,时不时的就有碎石滚落下去,蘭昉这才明白苗奎不选这里上来的原因。

    向西北望去,目测距离也就三四里的样子,就能看到乱石关一角。

    “好像没有发生战斗吗?”

    看上去乱石关很平静,也没有厮杀声。

    这样一来蘭昉就不用着急了。

    回来后,苗奎已经找到那处被乱石掩盖了的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