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大戏骨 > 1111 暗如潮水
    开机第一个长镜头的戏份之所以困难重重原因是全方位的。

    其中之一就是因为全部画面都放置在始终的太空环境之中不仅光线角度和空间位置是地球之上无法模拟的为电脑特效和相关部门都提出了近乎严苛的要求;还因为演员必须处于一个“没有支撑”的环境之中完成表演演员和演员、演员和物体之间的参照物、借力点全部都是错误的制造了更多难度。

    但伴随着拍摄的进行故事之中的环境开始出现了变化可以提供参照的背景开始渐渐增多这也为阿方索提供了更多借力点拍摄难度自然也就有所回落尽管太空始终效果依旧是一个难题但解决了开场长镜头的技术难题之后事情也就变得简单起来了。

    今天这场戏就是如此。

    同样是置身于灯箱之中灯光的变化依旧是太空始终效果的重要环节但摄影镜头的相对位置开始固定起来iris机械臂与演员之间的配合动作变得更加粗线条简单直接了许多;同时正中央的拍摄道具也从篮子变成了逃生舱坐席演员的姿势和状态都得到了巨大的改善这对于表演来说是一件好事。

    但就蓝礼个人而言差别并没有太大整个拍摄环境都渐渐变得熟悉起来舒适与不舒适都已经习惯了归根结底这还是困难的拍摄在灯箱之中停留十几个小时这依旧是一场煎熬。

    而且相较于第一个镜头来说镜头开始渐渐放大、拉近电影核心的重量全部都压在了演员身上削弱了技术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力以演员来讲述故事难度自然是直线上升。

    也许唯一的区别就在于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炼蓝礼已经完全习惯了灯箱的拍摄环境即使是十几个小时的马拉松拍摄大汗淋漓、精疲力竭、体力透支他也已经渐渐遗忘了身体的痛苦和精神的折磨现在更换一个更加舒适的坐姿能够进一步忘记这些额外的干扰可以百分百地投入注意力一心一意地钻研表演。

    用鲁妮-玛拉的话来说“这就是演员的特异功能只是他的功力比我深厚。”

    现在蓝礼就端坐在逃生舱的坐席之中剧务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已经离开确保离开镜头的捕捉范围让拍摄可以顺利进行。

    耳边可以听到阿方索的声音他正在确认各个部门的准备情况但毫无预警地蓝礼的声音就打破了这种平衡“我需要五分钟。”蓝礼扬声说道没有具体解释只是再次强调了一遍“给我五分钟。”

    这是一个临时的意外状况在此前的拍摄之中都不曾出现过所有工作人员的视线都齐刷刷地落在了阿方索身上等待着导演的决断。

    阿方索有些慌乱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开口询问“出了什么事。”

    但提问刚刚出口阿方索就意识到自己操之过急了。

    蓝礼是一名敬业的演员为了一场完美的戏份他愿意竭尽全力甚至是反反复复地不断折磨他自己;同样如果有意外状况需要调整他也是第一个就主动提出来的。

    对于表演阿方索一无所知即使蓝礼解释了他也听不明白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最终目标都是一致的。所以他的问题其实略显多余。

    果然蓝礼没有解释只是举起了右手张开五指再次重复地说道“只是……五分钟。”

    这一次阿方索没有再继续说话而是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都保持安静然后转过头对着示意一下将如此意思传达给后面的其他工作人员。如果涟漪一般整个摄影棚就这样缓缓地安静了下来。

    ……

    蓝礼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太对劲。不是什么特殊情况就只是一种感觉而已说不清道不明他需要平静一下让整个人平复下来。这就是全部了。

    闭上眼睛敞开怀抱让黑暗如同潮水一点一点地汹涌而至大脑之中的所有思绪都彻底清空就连一丝一毫的杂念都清除出去仿佛整个脑海里也完完全全地沉浸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渐渐地那些杂音就这样渐行渐远变成空气中激荡的一片回音息息索索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徜徉在黑暗和宁静之中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那种空灵和空旷的触感轻轻地在皮肤表面涌动甚至可以感觉到潺潺溪流汩汩涌动的触感柔和地滑过微不可见的毛孔然后丝丝寒意和凉意穿过毛孔一点一点地渗透在血液之中上下翻转地缠绕在骨头之上。

    整个人似乎变得更加沉重了却又似乎变得更加轻盈了整个人沉浸在如此矛盾的感觉之中慢慢地、慢慢地身体就开始漂浮起来如此感觉着实难以形容就好像……就好像黑暗化作了实质性的潮水正在满溢。

    但不是吞噬而是漂浮身体就这样漂浮在黑色潮水的表面越来越轻盈、越来越柔和、越来越细腻仿佛指尖可以描绘出水的形状和纹路一般最后彻底地与之融为一体;同时地心引力所带来的拉扯感正在缓缓消失那种沉重感渐渐地消融在潮水之中营造出一种类似于漂浮在死海表面的感觉。

    微妙却复杂。

    忽然之间所有潮水都彻底消失但黑暗的浓雾依旧存在着整个人就这样临空浮动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身体开始无意识地摆动着手臂和大腿都失去了控制只是随意而无规则地漂浮着仿佛置身于宇宙太空之中般彻底切断了重力的联系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那种停留在半空之中的浮萍之感带来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慌张和恐惧他忍不住开始扑腾着双手试图抓住一些借力点双脚也开始胡乱踢打着试图寻找到一块着陆点但却只是徒劳越是努力越是无助也就越是恐慌。

    那种恐慌经历了恐惧、愤怒、懊恼、暴躁和无奈之后终究演变成为了绝望和无力死死地拴住了手腕、脚踝、腰杆和脖子控制住了反抗的每一个部位和每一个动作就连最后一丝反抗的力气都彻底扼杀。

    于是重新恢复了平静心如死灰的平静。

    那一望无垠的黑暗全部演变成为了无穷无尽的孤独和哀伤。

    蓝礼再次睁开了眼睛微微转过头看向了不远处仿佛正在眺望远方越过了人群、穿透了摄影棚甚至突破了地球窥探到了宇宙的广袤和神秘悠远而深邃的眼神顿时就变得空洞起来似乎可以盛满整个苍穹。

    但奇妙的是那看似空洞的眼神却诠释了太多太多的情感沧海桑田、世界变化错综复杂得让人无法形容根本找不到一个准确的词汇莫名地就开始悲伤起来灵魂深处都可以感受到那股悲伤。

    突然阿方索脑海之中就想起了“生命之树”那部电影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起了。

    这一次不需要蓝礼给予暗示阿方索就知道蓝礼准备好了于是快速招呼着剧组工作人员完成准备而后就正式宣布了开始拍摄。

    “开拍!”

    阿方索的声音响起之后紧跟着一声清脆的打板声然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唯恐一点点动静就会打乱这场戏的拍摄但出人意料的是蓝礼没有反应摄影棚之中还是一片安静就好像所有人都在玩“一二三木头人”游戏一般。

    等着等着大家开始面面相觑起来暗暗地交换着眼神不由开始担心起来:难道蓝礼还没有准备好?又或者是难道蓝礼没有听到开拍的声音?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视线再一次齐刷刷地落在了阿方索的身上。

    这一次阿方索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着急地开口也没有理会那些殷殷期待的视线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蓝礼静静地等候着下一步的变化和反应不由自主地他也渐渐放缓了呼吸甚至开始屏息凝视就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艾曼努尔更是全神贯注视线始终牢牢地锁定了蓝礼镜头之中传达出来的深远和浩瀚在他脑海之中激荡碰撞出了源源不断的灵感仿佛可以通过蓝礼的眼睛窥探到宇宙的神秘和生命的恢弘一般这让艾曼努尔的肾上腺素全面开始爆发出来整个世界似乎都明亮了起来。

    艾曼努尔喜欢这样的时刻没有台词没有动作似乎就连修饰都没有仅仅只有演员与镜头、演员与画面之间迸发出的火花简单明了地将所有一切呈现给观众并且将思考和回味的空间也留给观众。

    这才是真正艺术层面的交流不是单方面的倾倒和灌输而是彼此的一种来回与交流。

    正当所有人几乎就要放弃了以为蓝礼根本没有听到开拍的信号时现场响起了一股小小的声音如果不是摄影棚之中完全安静那几乎就要听不到。尽管如此还是必须竖起耳朵才能捕捉到细微的声响。

    “休斯顿……休斯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