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向大佬献上解药 > 第六十九章 你怎么了?
    初四窝在晏生怀里抽泣,小手攥着晏生的衣襟,一抽一抽的停不下来。

    她哭得极其伤心,好像遇到了天大的委屈。再加上晏生抿着唇、沉着脸,小仓看上去也紧张兮兮,不免让人怀疑方才屋里发生了什么。

    一直候在屋外的红莲一看这阵势,吓了一跳,想要上前询问,却被红武一把拽住。

    “你别惹事行不行?现在什么时候了?”红武紧紧拽着红莲的胳膊,不让她靠前,“你想死我不拦着你,可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了。”

    红武的眸子染了血,声音透着几分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悲凉,红莲一怔,眼巴巴看着晏生抱着初四大步离去。

    晏生此时一颗心都在初四身上,无视众人各色眼光和指指点点,他一边低声哄着初四一边轻拍她的背以示安抚,急匆匆走出院落。

    一路上,晏生总觉得有人躲在暗处窥视自己和初四,心情愈发沉重。

    回到竹林,没等晏生触动机关,便发现之前苑杰为他们设下的机关好像失效了。

    晏生心中警铃大作,抱着初四踏入竹林,步子稍微慢了些。

    他低下头,贴在初四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师妹,不太对劲,机关没了。”

    初四低低的“嗯”了一声,感觉就像是抽了一下鼻子。

    很快,晏生将初四放在她的床上,自己蹲在床前,一看她哭花的脸,原本紧绷的情绪在这一刻有所缓解,伸手为她擦去眼泪,语气无比温柔,“好了,师妹,别哭了。”

    可初四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她皱着眉、捂着胸口,泪眼婆娑的看着晏生,小模样可怜巴巴。

    晏生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拥住她双肩,声音微微变了调,“师妹,你怎么了?”

    “师兄,我……”初四话没说完,又是一阵心悸袭来,她身子一颤,咬着唇瓣打了个哆嗦。

    “你不舒服?”晏生急忙抓起初四的手腕,要为她把脉。

    小仓将小爪子伸过去碰了碰初四的脸,吱吱叫了一声。

    初四的脸烫得吓人。

    初四的手腕也有些发烫,晏生顿时紧张起来,“师妹,你怎么发烧了?刚刚都还好好的啊,到底怎么回事?”

    “师兄……”初四扔开一直抓在手中的瓶子,拉住晏生的手,哭得哽哽咽咽。

    看似初四因为不舒服在向晏生撒娇,实则是她暗中在晏生手心里写了两个字,“有人”。

    晏生正要说出口的话当即咽了下去,只抬手摸摸初四的额头,一脸焦急,“你先躺下,我给你找药。”

    说着,晏生扶着初四躺下来,小仓跳到枕头旁,直立起身子看着初四,但小耳朵却暗暗向后一竖,小爪子也看似无意的在初四脸颊上挠了一下。

    晏生在初四床头坐下来,从自己的乾坤袖里拿出一堆丹药,手忙脚乱的翻找起来。

    “青木端的徒弟,好像也不怎么样,看来这青木端果然是徒有虚名。”突然,一个尖溜溜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墨耀炎像鬼魅一样,蓦的在晏生一侧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