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章:死不瞑目,太妖了!(新盟主幻樱空贺)

第七章:死不瞑目,太妖了!(新盟主幻樱空贺)

    (谢谢盟主喜马拉雅Fm幻樱空十万币打赏)

    云中鹤的话音刚落,顿时严凉和林豹望向他的目光如同看一个死人,这年头作死的人多了,但这么作死的人还是第一次见,你自己用脑袋撞墙不是更快吗?

    黑龙台高手浑身都在颤抖,双目死死盯着云中鹤,真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足足好几秒钟,他才平静下来,淡淡道:“三个问题结束了,恭喜你们有一个人全部答对,能够活下来去执行裂风城的任务了,而另外两个要死。”

    顿时,书生严凉露出得意之色,直接跪下道:“多谢大人恩典。”

    黑龙台高手道:“严凉,你怎么知道赢的那个人是你?”

    严凉道:“当然是凭借我的智慧,学生和大人还是心有灵犀的,大人应该很寂寞吧,因为能把握您智慧节奏的人太少了,知音难觅啊。”

    黑龙台高手叹息道:“是啊,知音难觅。”

    云中鹤在边上配音道:“一曲肛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顿时,周围三个人的目光又再一次望过来,这云中鹤只怕不是脑子有病啊?

    严凉道:“大人,我虽然赢了,但我也很寂寞啊。这两个对手实在太弱,不是势均力敌的竞争实在让人乏味。”

    不得不说,严凉秀才的装逼已经渐入佳境了。

    严凉道:“学生有一个要求。”

    黑龙台高手道:“请说。”

    严凉道:“学生想要亲手杀掉另外两人,这样学生的任务从此时就开始了。踏出这一步后,我便是黑龙台之人,我的人生便是血雨腥风。”

    “好说。”黑龙台高手递过去一把刀。

    严凉握刀,朝着林豹缓缓走去。

    武将林豹目光朝着黑龙台高手望去,嘶声道:“大人,我真就不能活命吗?”

    黑龙台高手一动不动。

    林豹目光通红,道:“得罪了,为了活下去,我别无他法。”

    然后,他猛地举起拳头,狠狠朝着严凉砸了过去,不愿意坐以待毙。

    “嗖……”严凉出刀如电,林豹的大好头颅直接飞上了天。

    他一介书生竟然会武功,而且很高,甚至比林豹没有封住筋脉的时候还要高,隐藏得够深啊。

    “大人,见笑了。”严凉躬身道:“其实我一直都有练武的,只不过做人有些时候……暂且保留几分。”

    黑龙台高手道:“不错,不错。”

    云中鹤道:”刘继芬人不错的,你为何要爆她啊?”

    黑龙台高手和严凉又对视一眼,完全听不懂云中鹤在说什么。

    接着,严凉接着拔刀,朝着云中鹤缓缓走去。

    “云中鹤,你本是臭虫一样的东西,不配让我动手杀你,但念在今天有缘,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遗言啊?”严凉问道。

    云中鹤想了一会儿,认真道:“严凉兄,你放心地去吧,从今以后你的儿子就是我儿子,你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只要我有一口气,就不会让她独守空房。”

    严凉一听大怒,冷笑道:“死到临头还疯言疯语,死吧!”

    然后,他的利刃猛地朝着云中鹤切去,再开膛破肚。

    “嗖……”然而下一秒钟,严凉只觉得心口一凉,低头一看现胸口已经被刺穿了。

    黑龙台高手无声无息地刺穿了他的严凉的心脏。

    “艹,为啥啊?”严凉这句话没有说完,直接便倒地毙命,死不瞑目。

    而此时,云中鹤只觉得凉飕飕的,因为严凉的刀子距离他要害不到半寸了。

    大约几秒之后,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有那么好笑吗?”黑龙台高手道。

    云中鹤道:“不知道为啥,想起小时候的一件小事了。”

    黑龙台高手道:“什么事?”

    “说了您也不懂。”云中鹤道:“一个很小的环切手术。”

    顿时,黑龙台高手面孔抽搐,冷冷道:“云中鹤,你真的不怕死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真的忍不住想要拍死云中鹤。

    “怕死,怕得要死。”云中鹤叹息道:“但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怕死,就越忍不住想要去撩拨死神。看到锋利的刀刃,就想要用手指去划一下,看看究竟有多么锋利;站在悬崖边上,就忍不住想要跳下去;,冰天雪地的时候看到寒铁,就忍不住想要用舌头去舔一下。”

    “果然是个疯子……”黑龙台高手道:“你赢了,三个问题你回答全对,你可以去裂风城执行任务了。”

    “好。”云中鹤道。

    黑龙台高手道:“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知道你为啥能赢吗?”

    云中鹤道:“之前黑龙台派去十几个人执行这个任务,全部惨死。所以这任务完全是在死神镰刀上跳舞,在那种地方能够活下来的只有两种人,疯子和变态,所以我去再合适不过了。”

    黑龙台高手道:“但是你不忠诚于黑龙台,不忠诚于帝国,随时可能叛变,要你何用?”

    云中鹤道:“我没有吃黑龙台一口饭,我说对你们忠诚,你们信吗?在忠诚这方面,我还是一张白纸,上面画什么图案,完全由你们说了算。我就是一面镜子,你们给我是鲜花,照出来的就是鲜花。你们是魔鬼,那照出来的就是魔鬼。”

    说这些话的时候,云中鹤没有诙谐,态度是认真严肃的。

    他说得很有道理,在裂风城执行卧底任务,时时刻刻都在刀尖上跳舞,真的只有疯子也变态才能乐在其中。而看上去云中鹤非常享受这种和死神共舞的刺激,所以他应该是比较游刃有余的。

    至于其他两个人,不管是林豹还是严凉,看上去一文一武出色得很,但其实完全没有准备好,贸然潜入到裂风城,基本上活不过半个月。

    云中鹤是没有任何忠诚之心,但是收获一个人的忠诚,恰恰是黑龙台最擅长的。他们不用金钱,甚至也不是恐惧,而是用牺牲来换取你的忠诚。

    前仆后继的牺牲!

    听了云中鹤的话,黑龙台高手沉默片刻,然后挥了挥手。

    顿时整个牢房灯火亮起,他第一次露出了面孔。一张非常英俊的面孔,但是脸上有两个刀疤,看上去四十几岁。

    “说得好。”黑龙台高手道:“我叫风行灭,你非常聪明,而且还是一种很妖的聪明,我甚至不知道用你是对还是错。”

    风行灭,很酷的名字,但不太适合黑龙台,而且长相也未免太酷。

    “云中鹤你无父无母,仿佛从石头缝里面迸出来的。而且从小见到的丑陋太多,尔虞我诈也太多,所以我不会告诉你我有多么忠诚于帝国,也不会告诉你黑龙台有多么忠诚于皇帝陛下,更不会说黑龙台有无数人愿意为帝国大业抛头颅洒热血。”风行灭道:“这一切,你自己慢慢看,慢慢感受。”

    云中鹤没有回应,但也没有诙谐。

    风行灭继续道:“我是黑龙台负责裂风城任务的最高官员,那咱们爷俩就先处着看。从今天开始,你云中鹤就是我风行灭的人了,你就是黑龙台的人了,希望我们两人都有机会展现这句话的分量。”

    接着他将手放在云中鹤的肩膀上,稍稍用力拍了一下。

    风行灭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尤其说到黑龙台三个字的时候,他心中的那团火就要爆燃一下,仿佛随时愿意为这三个字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云中鹤道:“我什么时候去裂风城?”

    风行灭道:“三天之后。”

    云中鹤道:“这么急?”

    风行灭道:“是啊,这么急。”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不能装逼的日子飞快而过,三天时间过去了。

    ……

    注:真心求推荐票,求包养!谢谢macuy和雨魔大大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