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665章大结局
    “陈溪。”

    陈冰叫陈溪的名字。

    俩一模一样的姐妹跨越千年后,终于再次面对面,放下芥蒂与恩怨,真正以姐妹的身份在一起。

    “以后,你就是——”陈冰递出属于主神的权杖。

    她想说,以后陈溪就是主神。

    现在的陈溪吸收了薛妃儿的神力,又有无人能及的智谋,还有梅九的一众手下支持。

    通过这一战,神界诸神对她也颇为信服。

    由陈溪做这个位置,最是合适。

    陈溪一看陈冰这表情,心里马上猜到她要说什么,眼珠一转,捂着肚子哎呦一声。

    “不行了,我不行了,我真不行了,我动胎气了,哎哎哎,老公快扶我休息。”

    梅九原本还担心老婆,看陈溪偷摸给他施眼色,猜到他老婆要说什么,化身巨狮,陈溪跳上去,两口子跟逃荒似得往外飞。

    陈冰想抓都来不及,看了个寂寞。

    陈溪两口子跑路的速度比他们救场的速度还要快。

    陈冰尴尬的手停在空中,视线落在蛋蛋身上。

    抓不到陈溪,那抓她儿子也行啊,毕竟蛋蛋刚还自称代理主神呢。

    蛋蛋见爹妈跑了,陈冰冲着他来了,瞬间化身小天狼,朝着亲爹的方向拼命飞,边飞还边念叨。

    “啊,我妈妈竟然怀了二胎了,太可怕了,我要失宠了,我必须要找亲爹亲妈要个说法,不奉陪了哈!”

    陈冰再次无语,看向梅九带过来的那些帮忙的诸神。

    这些神集体看天,哎呀,天好蓝,空气好好哦!

    陈冰嘴角抽抽,看陈溪跑路的方向,看着看着就气乐了。

    “你们诸位不能走,也是时候,坐下来谈谈了。”

    这些神离开神界太久了,也是时候谈判,商讨下他们回家的事儿了。

    陈溪看向天空,这片得之不易的平静,她要跟妹妹一起守护下去。

    怎能让陈溪无耻的跑路呢。

    “代理族长,这...?”天狼一族的长老过来,对着陈冰为难道。

    大战平息,按说姐妹俩必须要死一个。

    可是诸神有目共睹,这姐妹俩对神界的贡献都不小,无论损失谁,对整个家族都是重大损失。

    “规矩是死,我们是活,我们天狼一族的规矩要改,神界的规矩...”陈冰看向这些失而复得重归神界的诸位,掷地有声。

    “也要改。”

    与时俱进,在发展中进步,在进步中发展。

    之前就是太过依赖规矩,太过依赖各位主神的庇荫,不肯摸索进步,只控制人口却不曾想过出路,这才有了这次差点灭族的危机。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陈冰看向于子绛,于子绛忙摆手。

    “你不用想着让我劝她,我那儿媳才不孝顺呢,她不可能听我的。”

    谁不知道陈溪怕麻烦?

    她就是典型的平时懒有事儿忙的主儿,现在一切都回归太平,让陈溪挑大梁,那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说那个,我其实是想拜托你...您一件事。”

    咦?不可一世的代理主神竟然会用尊称?于子绛和白寻对视一眼。看来陈冰也是得到成长了。

    “拜托我什么事?”

    “我妹妹所带系统最后一关,我想请您帮助修改一下。”

    陈溪的任务还差最后一关就通关了。

    之前是血界做的充满杀机的最后一关。

    但是现在,陈冰想修改一下。

    “哦?”于子绛挑眉,“你想改成什么样?”

    陈冰看向远方,勾起嘴角。

    “改成事情本来的样子。”

    陈溪过了那么多个悲惨的世界,走了一个又一个的地狱级副本,最后一个世界,就让一切都恢复成本来的样子。

    有一个温和有爱的家庭,感情超级好的双胞胎姐妹,生一双可爱无敌的宝.宝,再有个爱她她也爱的老公,没有争执也没有阴谋,任务就是甜甜的度过。

    “...等她过完任务来到神界,就是她与我携手共创辉煌的时刻,她是我们狼族优秀的狼王,没道理我在这拼命她在外面逍遥。”

    陈冰早就算计好这一切了,不能让陈溪全部接管,也至少要让她每年帮自己几个月时间,毕竟陈溪都儿女双全了,她还单身了,总要下去找找春天吧。

    “听起来倒是不错。”于子绛觉得,她或许也可以进这最后一关客串一个角色,比如,非常美丽动人的婆婆?

    “对于她最后一个任务,我仅一个要求。”陈冰严肃。

    “什么?”诸神好奇。

    “她那双胞胎姐姐,也要叫陈冰,然后比她漂亮一点点,比她高一点点,比她——喂,你们别走,我话还没说完!!!”

    诸神散去,只留下陈冰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

    “我本来就比她漂亮一点点高一点点。”

    一点点,也是她好!

    很多很多年后。

    主神的办公室里传来了陈溪的咆哮。

    “陈冰那个王八羔子呢?把她拽过来,我受不了!我头疼我脑袋疼我浑身都疼,我读者还等我更新,我没空管这些破烂事儿,啊啊啊啊!!!”

    距离那场护界战争结束,也是很多年过去了。

    梅九正带着儿子在狼王堡外比试,空中,一只萌萌哒小蓝狮正围着爸爸和哥哥飞来飞去。

    听到妈妈咆哮,蓝狮落地,化身为粉雕玉琢的小公主,这是陈溪和梅九第二个孩子,小名蛋黄。

    “妈妈又在崩溃。”蛋黄歪着头听妈妈咆哮。

    感觉妈妈最近好狂躁哦。

    “大姨跑了,把工作丢给她,老妈没办法愉快的泼洒狗血写她的小说,不抓狂才怪呢。”蛋蛋已经成为英俊少年,对老妈间歇性的狂躁见怪不怪。

    战争平息后,陈溪顺利度过最后一个任务,拥有了正式的神格。

    原本是想跟梅九深藏功与名,退隐在江湖,奈何陈冰三天两口召唤她,这无耻的陈冰进化出了打亲情牌的能力。

    三天两口找借口,什么公务太多心口上不来气啊,见不到可爱的妹妹浑身都疼,甚至还绑架陈溪家的剩剩,威胁陈溪不过来就把剩剩的毛都剃光了...

    各种不要脸的招式都使出来,只为把陈溪糊弄回来帮她办公。

    陈溪潇洒惯了,在现实当她的贵妇爽得很,老公疼儿子宠女儿又乖,时不时还能写狗血文刺激刺激读者,日子别提多滋润了。

    所以每次被陈冰糊弄过来都会抓狂。

    这次陈冰更是借口都不找了,直接跑路了,只留个纸条说她在外玩够了就回来接替妹妹。

    左右她们是双胞胎,根本没人会发现有什么不同。

    代理主神两个字去掉了,主神一共俩位,全神界无人不服。

    “啊啊啊!梅九你这个死鬼!你没听到我很忙吗???你老婆忙得跟傻狍子似得,你在外面哄孩子玩得开心吗?还不死过来帮我!艾玛,一下子多这么多的人口,可愁死我了...”

    陈溪对自己男人一通狂吼。

    俩小娃对梅九投以同情地视线,老妈一狂躁,老爸就遭殃,小娃们已经习惯了。

    梅九淡定,走向狂躁的老婆,伸手替她捏僵硬的肩膀。

    陈溪举起卷宗给他看,“你看看,最近多了这么多神口,我们要挨个去看望耶,还有这么多...”

    桌子上厚厚一叠。

    陈溪上台后,跟陈冰俩联手取消了对神口的管控,放开繁育权,出走的十三席全部召回,神界人口数量暴涨,虽然怨气少了,但作为主神的工作量却是增加了。

    放开繁育权就意味着神界的磁场可能会透支,陈溪吸取了血界的经验,提出了以系统收集能量填补磁场的提议,增加多少神口,就添加多少能量。

    把系统的功能从选拔人才变成了收集能力,宿主全部换成神族。

    陈溪说了,想要娃自己奋斗去,别把人类当成奴隶,磁场亏空只缩减开销奴役外族,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开源增加能量才是解决问题根本。

    如此大的改革,自然离不开梅九的支持,好在梅九团队足够硬,通过多年的努力总算是实现了陈溪这一构想。

    现在神界运营稳定,谁要是想申请繁育权,就带着系统下去搜集能量。

    这能量必须是对别的世界有益无害的,不可以破坏别人的世界。

    能量够了,就回来,该生孩子生孩子,该干嘛干嘛。

    这样既能帮助别的世界维持平衡,也能填补神界亏空,还能成全那些因为繁育权被限制屡次闹事儿的各路大神,一举多得。

    至于那些曾经跟陈溪一眼捆过系统成为新神的那一批,陈溪也全都给了他们同等的身份。

    二等公民什么的,不存在的。

    怨恨和不平,这都会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虽然神界距离彻底大同还有一段时间,但相信通过努力,也不会太久了。

    “我最后一关任务,脑袋一定是进水了,我怎么会觉得那个世界里,陈冰对我不错,我一心软就答应她的请求?”陈溪一边嘟囔一边快速审.批公文。

    她的最后一个世界,过得十分愉悦。

    不仅亲友团都在客串,就连看书的读者,也都是她现实中的铁粉们。

    过得太安逸了,导致在那个世界结束时,陈冰哭着求她,说自己没享受过家庭温暖,公务太多忙不过来,到现在还是单身,求妹妹可怜可怜她,帮帮忙,给她点择偶时间。

    陈溪吃软不吃硬,看陈冰那么求她,心一软就答应了。

    “结果,就这?!!”陈溪狂躁地指着山一样高的公文,只恨自己当时心太软。

    “我都有提醒过你,你自己非得感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梅九小声嘀咕。

    意识老婆在瞪自己,他机敏改口,“你每年不还有很多空闲时间不忙吗?”

    陈冰也不是一点良心没有,偶尔也会帮帮妹妹,让陈溪有时间喘口气。

    “再说,你空闲的时间,也不过是在写狗血文...以及欺负我和儿子。”

    “于、梅、九!!!!”

    寝宫外,蛋蛋领着蛋黄妹妹淡定飞过。

    空中传来蛋蛋和妹妹的对话。

    “我猜老妈会揪老爸耳朵。”

    “老爸会无耻地变成缩小原型,用迷你的小蓝狮姿态卖萌。”

    “最后老爸拽着老妈滚炕?”

    “滚完了老妈躺那撒娇说她累了...”

    “所以最后工作还是老爸在做...”

    可怜的梅九,做最多的工作撒最萌的娇放最狠的话宠最甜的妻,谁让他的一眼万年是陈溪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