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农家丑妻 > 第121章 黑天启程
    “好啊。”

    月柔话落,玲儿立刻高兴的应声,快步走去月柔面前,迫不及待的问,“咱们什么时候走?”

    “玲儿!”

    牛氏呵斥着她,“不能这么没规矩。”并顺势上前了两步,扯住玲儿胳膊,想要拽她回来。

    玲儿猛的一甩胳膊,甩开牛氏,“不用你管我!”

    “你……”

    唯恐她再抓自己,玲儿赶紧去了床的另一侧,离牛氏远远的,警惕的看着她。

    “我要跟着大嫂去吃香的喝辣的,我才不要跟你回去。”

    牛氏气得眼前发黑。

    俞义是举人时,月柔可一趟也没来过家里,虽然说是为了瞒着夏氏,但每次俞义回来,也从来没见她捎回过来东西。

    如今俞义没了举人功名,又被发配去了边疆,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月柔在这个时候让她们去府城,绝不会有什么好的目的。

    被打了那一顿,玲儿彻底记恨上了牛氏,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离开她的机会,玲儿又怎么会放过?

    恨恨不平道,“你就知道心疼你的傻儿子,你管过我什么?我就是不跟你回去。”

    “你……”

    牛氏气得指着玲儿说不上话来。

    月柔眼中一抹恨意闪过,脸上却堆上笑,“婆母,如今俞郎不在家,你们母子几个日子艰难,我就是回了府城,也不会安心,所以才想让你们一块过去。婆母请放心,只要有我一口吃的,绝不会饿到你们,而且俞郎以后回来了,也不方便回家见你们,你们过去,也省的他惦记了。”

    牛氏深喘了几口大气,才缓过来一些,道,“我们母女四个,什么也不懂,去了府城只会给你添麻烦,要能救出义儿,需要你操太多心了,我们便不去跟着添乱了,等义儿回来以后,你们若是想我们,我们就过去看你们。”

    “婆母这就见外了,我们是一家人,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您尽管放心跟着去。”

    牛氏说什么也不同意,“来时匆忙,家里也没有规整,再说了,我去府城也不习惯,还是不跟着你去了。”

    月柔劝了半晌,见她还是不同意,便不再相劝,道,“既然婆母不愿意去,我便不勉强了,等俞郎回来,我会派人给你们捎信。”

    “好。”

    玲儿一听这话立刻不愿意了,“不行,我要去府城,我不要回家!”

    “你跟我回去!”

    牛氏态度强硬,玲儿正要发飙,月柔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大妹妹,听嫂子的,别惹婆母不高兴,既然她不愿意让你去,你暂且别去了,等你大哥回来了,你再去。”

    “不行。”

    玲儿千盼万盼,盼得就是这一日,又怎么能轻易放弃,眼中冒着火的瞪牛氏,“你要不让我去,我回去就把家点了。”

    “你……”

    牛氏气得恨不得上去把她打一顿。

    这个没脑子的,你这样跟着去了府城,被人卖了也不知。

    月柔再次拍了拍玲儿的手,对牛氏道,“婆母,这样,您先回去休息,我劝劝大妹妹,等劝好了我便派人送你们回去。”

    牛氏没法,只得领着虎子和芝儿出来,玲儿留在了屋里。

    屋内,玲儿气哄哄的一屁股坐在月柔的床边。

    月柔,……

    菱花,……

    脸色变了几变,菱花正欲要让玲儿起来,月柔对她摆了摆手,菱花意会,撇了玲儿一眼,带着屋内的丫鬟退下去。

    “大妹妹,你想跟我去府城吗?”

    “当然想啊,你不知道,我娘对我有多不好……”

    玲儿把这些时日积攒的恨意全部说了出来。

    月柔耐心的听着,偶尔还附和她几句,等她说完了,很是同情的拍拍她的手,“你的感受嫂子知道,我在家里,我父亲也是这样,眼中只有儿子,没有女儿。”

    “就是。”

    得了附和,玲儿心情好了很多。

    “所以啊,我们该为自己考虑。”

    月柔不动声色的的加火。

    “我知道,所以不管她同不同意,我都要跟你去。”

    月柔叹气,“大妹妹,我昨天见你,就感觉你和我投缘,很是喜欢你,也盼着你能跟我去,可我不想惹了婆母生气。俞郎回来,也会怪罪我的,嫂子也是没办法,只能不带你过去了。”

    “什么?”

    玲儿猛然弹坐起来,瞪着她,“你想说话不算数?”

    “大妹妹冤枉我了,哪里是我说话不算数,实在是婆母不同意。”

    “我不管,你答应我了,就得带我去,要不然,等我大哥回来,我告你的状。”

    月柔似乎被她这句话吓到了,急忙道,“别、别、别,大妹妹,我带你去,我带你去还不行吗?”

    玲儿得意了,“这还差不多。”

    “只是……”

    月柔欲言又止。

    玲儿又拿眼瞪她,“有什么话你就说,我就烦人吞吞吐吐的。”

    月柔脸上神情僵了一下,随即恢复,“只是我要是只带你一人过去,惹了婆母不满,她把我活着的事说出去,我就真的活不成了。所以,你要想跟着我去,必须要劝说婆母跟我一块过去。”

    玲儿摇着头,撇嘴,“我可劝不了,你没看她刚才的样子,恨不得掐死我,哪里会听我的话?”

    “大嫂有一个法子,可让她们跟着去,就是不知道大妹妹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你说。”

    月柔附在了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玲儿毫不犹豫与的点头,“行,包在我身上。”

    ……

    牛氏回了屋,把门关上,看芝儿不说话,皱眉,语气不快,“你是不是也想跟着去?”

    芝儿摇头,“幸亏娘没答应,我不想去。”

    她不像玲儿一样没脑子,月柔每次见到她们几个时,眼里的厌恶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不想去就好,府城那都是达官贵人住的地方,不是我们这些贫民百姓去的,等会玲儿回来,你也好好劝劝她。

    “知道了,娘。”

    ……

    没等多大一会儿工夫,玲儿便回来了。拉着脸,很是不高兴,进了屋,一脚把牛氏面前的凳子踹翻,气呼呼的坐去了床上,“都怨你们,好好的府城不去,非要回家,这下好了,嫂子连我也不让跟着去了。”

    牛氏额头青筋直跳,“不去就不去,你闹什么?就你这个猪脑子,到了府城有你的好果子吃吗?”

    玲儿指着虎子,“我是猪脑子,那他呢,他是什么?”

    “你……”

    牛氏气得上手要去打她,被芝儿拦住,朝她摇了摇头,玲儿现在正在气头上,要是真打了她,说不定一生气真的跟月柔去府城。

    牛氏收回手,芝儿去了床边劝玲儿,“大姐……”

    话刚开头,玲儿便一把把床上的被子扯过来,盖在头上,“我不想理你们!”

    牛氏,……

    火蹭蹭的往上蹿,当初家里穷,为了让俞义能够念书,出人头地,玲儿也跟着她吃了不少苦,地里的活计都是指着她们娘俩,那时候,玲儿也不像现在这么虚荣。

    可自从俞义考中举人以后,不知道是因为村里人说的多了,还是玲儿长大了,想得多了,突然就变了性子,一心想着过富贵人的日子,以至于现在就跟走火入魔了一样,拉都拉不回来。

    “你给我起来,咱们回家去。”

    终究是没忍住,牛氏火冒三丈的说。

    玲儿躺着一动没动,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被子下传出来,“就不!”

    牛氏真急眼了,两个大步到了床边,猛地掀开杯子,一把手把她拽了起来,正欲拉着她走,门被轻轻敲了几下,然后是菱花的声音,“亲家夫人。”

    牛氏下意识停住,玲儿趁机甩开了她的手,鞋都没脱,爬去床里面,躲她远远的。

    牛氏深吸了几口大气,稳下情绪,“进来!”

    菱花推门进来,后面跟着几名丫鬟,手中都拿着东西,有点心,有布匹,还有几件好看的衣服。

    示意跟来的丫鬟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菱花屈了屈膝,“亲家夫人,这些都是我们家小姐准备的,您回去的路上带着。”

    “替我谢谢柔儿。”

    “小姐说这是她身为儿媳应该做的,另外,小姐说,我们明日一早就要启程回府城了,希望你们今晚留下来再陪她一晚,明日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

    “这……”

    牛氏犹豫。

    玲儿却一下从床上跳下来,对菱花道,“多给我们做几个菜,我们带回去,越多越好。”

    菱花似乎是迟疑了一下,而后答应了,退下去。

    玲儿气哼了一声,又回了床上。

    牛氏没法,只能跟着坐下等着。

    天色渐暗,菱花带着人送了饭菜过来,满满的一大桌子,鸡鸭鱼肉,应有尽有,玲儿直了眼,跳下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大口开吃。

    虎子眼睛也亮起来,过来拿起一个鸡腿就啃。

    牛氏也是咽了一下口水,想着也许吃了这一顿下一顿还不知什么时候再能吃到这么好的饭菜,便也招呼芝儿过来,“吃吧,吃不了的,咱们全部带走。”

    芝儿坐了过来,也大口开吃。

    玲儿眼光斜她们,眼中有什么闪过。

    几人吃的狼吞虎咽,酣畅淋漓。

    虎子左手一只鸡腿,右手一个鸭腿,左边啃一口,右边啃一口,三两下咽下去,嘿嘿直笑,“娘,真好吃。”

    牛氏嘴边也冒着油,“好吃你就多吃点,等过了明日……”

    咚!

    她的话没说完,虎子突然两眼一闭,身体直挺挺的朝后倒去。

    “虎子!”

    牛氏惊骇,手中的东西落在桌上,刚要起身去看虎子,眼前忽然一黑,人趴在了桌子上。

    芝儿大惊,瞪着嘴角挂着冷笑的玲儿,“大姐,你……”

    话没说完,也昏迷了过去。

    “噗!”

    玲儿把嘴里没吃完的东西一口吐了出来,手里的东西随意的扔在桌子上,拍了拍手,“进来吧。”

    菱花推门进来,看着桌子上趴着的几人,朝后面跟来的丫鬟们挥手。

    丫鬟们上前,把牛氏,芝儿和虎子搀扶了出去,玲儿跟在后面,从府衙后门出来,上了一辆遮着黑布的马车。

    菱花压低了声音,“玲儿小姐,您先委屈一下,再过半刻钟,咱们就出发回府城。”

    “行。”

    玲儿应下,坐在了马车里,马车里面没有光亮,漆黑一片,玲儿坐在靠外的位置,离牛氏三人远远的。

    半刻钟后,菱花再次回来,“玲儿小姐,咱们启程了,您坐稳了,不要出声,有什么事等咱们出了县城以后再说。”

    “知道了。”

    玲儿自觉的压低声音。

    菱花退下,去了月柔马车边,俯在车窗边,低语了几句。

    月柔嘴角噙着笑,“盯着她,别让她再出什么幺蛾子。”

    菱花应下。

    马车缓缓启动,最前面一辆是知府的,很寻常的马车,中间一辆是月柔的,和后面的马车一样,用黑布遮盖着,乍一看,就像是运货物的。

    未避免引起注意,县太爷没出来送,三辆马车不紧不慢的朝着县城门口走去。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每辆马车前面有一盏灯笼亮着,随着马车走动,而摇摆着,灯光也跟着摇摆不定。

    玲儿已经适应了车厢内的光线,死死的盯着虎子。这个傻子,如果跟着去了府城,不知道会给自己添多少麻烦,还不如……

    往车厢里探手,把虎子拽了出来,掀开一点车帘,见没人跟着,先把虎子双腿移去马车外,然后慢慢的把他身体也放了下去,等大半个身子都在地上以后,玲儿撒手,把虎子彻底扔了出去。

    ……

    车夫回了山庄,管家看夏曦娘俩没有跟着回来,立刻去禀报了清澜院,小心翼翼的禀报,“少爷,夏娘子没有跟着回来,回家去了。”

    风澈下棋的手一顿。

    管家低下头去,不敢看他的脸色。

    啪!

    良久,风澈把手里的棋子一扔,大步朝外走去。

    管家赶紧跟在后面。

    ……

    早早的吃过晚饭,和琪儿玩闹了一会儿,娘俩便早早的睡下了。

    一道异响入耳,夏曦猛然睁开眼睛,风澈立于炕边,一双眸子在黑夜里闪着幽深的光。

    夏曦吓的猛然弹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