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甜蜜系暖婚 > 第17章重新做人
    6家可以算是商业世家了,根基底蕴非常深厚。

    6家从上个世纪就开始做矿产业,后面又涉及珠宝行业、房地产和跨国贸易,是华国商界抖一抖脚都要震三震的商业巨头之一。

    目前6氏集团的主席是6鸿天,他膝下的儿女6猷植、6猷恺、6忆蓁、以及不久前在缅国被绑架身故的6猷笙都在6氏不同部分任职。

    6家家大业大,6鸿天的企业王国将来都是需要子女们来掌舵传承的。

    6猷笙从小就非常优秀,能力出众,智商群,是大家眼中的那种别人家的小孩。

    6鸿天心中瞩目的接班人就是6猷笙,可奈何命运弄人......

    当年八岁的6猷笙和母亲苏芒在海城被绑架,苏芒在危急关头,展现出了母爱至高无上的无私和伟大,将儿子6猷笙紧紧的护在了怀中,用后背挡住了那一颗子弹。

    母亲在自己面前流下的那滩殷红刺目的血让年幼的6猷笙大受刺激,看着自己的妈妈为了保护自己而死去给他造成了无法磨灭的心灵创伤,昏厥后醒过来的6猷笙,自闭了近一年,且在那之后,他就对八岁那年所生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6鸿天心中一直觉得愧对了这个孩子,不想让小儿子再背负起家族企业的重担过得太累。

    6猷笙从此后,就像是长在温室中的花草,在家人的爱与温暖中成长,是个阳光、帅气、心地善良、聪明智慧的大男孩。

    不管在什么时候,说起让6鸿天最骄傲最疼爱的的儿子,他第一个想起的人,就是他的小儿子6猷笙,可偏偏......

    6鸿天接到噩耗的那一刻,只觉得五脏俱焚,一夜白了半头,如今老太太的一番话,又让他重燃起了几分希望。

    他也愿意去相信儿子还活着,在这世上的某个地方!

    6鸿天将寻找小儿子6猷笙的任务落实给6猷植。

    6猷植红着眼眶连声应下,道:“爸,放心交给我吧!

    奶奶说得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一日没有猷笙的下落,我们就不应该放弃,得继续寻找下去!”

    6鸿天颔,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你做事爸放心!”

    ......

    滇南与缅交界的一处深山老林里,住着一对年迈的哈尼族夫妇。

    夫妻俩从年轻时候就在老林中落户隐居,时间一晃,四十多载就过去了,夫妻俩从大小伙大姑娘一起携手走过风风雨雨,变成了如今的老头老太太。

    二人与世隔绝,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每日与老林里的鸟兽作伴,生活平静又惬意,直到......

    其实到目前为止,老头老太太仍然不清楚那位年轻小伙子到底是如何来到这片如同迷宫般障碍重重的老林,昏倒在他们的树屋下面的。

    老头祖上行医,他从小也跟在祖父身边学习,虽不及祖辈精通,却也比一般医院的中医强上不少了。

    在现小伙子还有呼吸之后,就将人抬进了二人居住的树屋,帮他疗伤医治。

    后面,小伙子的外伤虽然渐愈了,只不过人却一直都没有清醒的迹象。

    老太太昨儿还忍不住问丈夫,救进来的那小伙子,该不会是个活死人了吧?

    老头也不敢肯定,同时也觉得苦恼。

    如若这个小伙子一直这样沉睡不醒,他们夫妻俩难道就要这样照顾他一辈子?

    毕竟他们之间非亲非故,他们救他是好心,可却没有义务继续照料一个活死人......

    至于将小伙子送出老林的想法,夫妻俩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

    他们大半辈子都没有出过老林了,外面的世界对于他们而言是陌生的,危险的。

    再说,他们也不知道要将人送去哪里。

    夫妻俩因为小伙子的存在,几十年来第一次感到如此忧思伤神。

    这天,老太太照例在树屋下面的土灶里熬好了药汤,用陶碗盛着,小心翼翼的爬上了竹子做成的楼梯,推门进了树屋。

    树屋统共有两间房,一间书房一间卧房。

    自从救了年轻小伙子后,书房就暂时用来安置他。

    晨光熹微,透过竹羃窗棂钻进了书房里。

    躺在靠窗床铺上的男子,身形挺拔高大修长如竹,那张五官立体轮廓深邃的面容浸润在柔和的微光中,儒雅俊美,如同画中公子。

    淡金色的光慢慢地撒遍了他的全身,床上男子修长白皙骨节匀称的大手,似乎动了动。

    老太太端着药汤进来,用哈尼语跟小伙子打了声招呼,正要坐下来喂他喝药,就见如同活死人般在床上躺了十几天的人儿,居然幽幽睁开了双眸。

    “醒了?天呀,小伙子你终于醒了呀!”老太太激动得差点儿将手里的碗给摔了。

    她顾不得追问小伙子其他问题,将药碗搁在书桌上,抚着心口,咚咚跑下了树屋。

    床铺上的男子,神色微动,在努力适应了从黑暗到光明的巨大反差后,还算淡定的表现与老太太的激动情绪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然而,皮囊下的冷静不过是王室教育经年累月下条件反射的‘持重’罢了。

    他眼角微挑的狐狸眼先是闪过一丝惑人的迷离,随后,漆黑如墨幽深似海的眸子慢慢涌起层层波澜,内心世界更是跌宕起伏。

    只不过窗外的阳光似乎越来越强烈,他还有些不适应,垂眸眯起了眼睛。

    胸膛处强壮有力的心跳如此清晰,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啊!

    陌生的,充满力量的感觉......

    做亡魂的时间太长了,重新做人,他多少还要一点时间适应。

    老头很快就跟着老太太一块儿来到了书房。

    看年轻小伙真的清醒过来了,他也略显激动。

    帮小伙子把完脉,又看了看他的瞳孔,现一切正常后,老头才开口说道:“小伙子,你受了很严重的伤,昏迷了很长时间,是我们夫妻俩救了你。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受伤的吗?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老头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小伙子脑后有一个血包,虽然后面他用金针放血引流,将淤血疏通了,但当时的创伤只怕会伤及他的脑部。

    脑部神经受损,会引很多的后遗症,比如......记忆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