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氪金成仙 > 第2章 老天爸爸终于给挂了
    说起来也是巧,苏木和苏叶是同月同日生,今天也是苏木十八岁的生日。

    当然,是这个世界的年龄。

    过了今天,苏木就能享受成年人的快乐了,比如……嘿嘿嘿……去网吧和朋友通宵开黑。

    苏木很高兴:“你还给我准备了礼物?是什么东西?”

    苏叶打开冰箱,里面冻着一块蛋糕,造型很简单,一看就知道不是从蛋糕店里买的。

    “你自己做的?”苏木很惊喜。

    他喜欢吃甜食,但这一年基本没吃过。

    实力不允许啊……钱得攒着给妹妹治病,其它方面的开销,自然是能省则省。

    没想到妹妹居然悄悄给他准备了这样一个惊喜。

    如此乖巧可爱又懂事的妹妹,让人怎能不疼爱?

    苏叶点点头:“嗯,我跟网上学着做的免烤蛋糕。”

    她端出蛋糕,切下一块喂给苏木,满脸期待的问:“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特别甜。”苏木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夸赞之语,也给妹妹喂了一块:“你也尝尝。”

    苏叶咬了一口,蛋糕的柔糯和水果的甘甜充满口腔,让她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状,笑的十分开心:“真的好甜!”

    兄妹俩吃了几口蛋糕,把剩下的重新放进冰箱,打算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再拿出来享用。

    “我去给你做糖醋排骨。”苏木捏了捏妹妹的脸,拎着排骨进了厨房,手在灶台的开关上一拧,随着赤色的符文闪烁,一簇火焰‘腾’的冒了出来。

    这个世界的灶台,烧的不是煤气,而是灵晶,相比燃气,更便宜也更安全。

    苏叶跟了进来,给哥哥打下手。

    正忙活着,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苏叶快步跑去开门,看清来人后,冲厨房里的苏木喊道:“哥,是胖鸟哥来了。”

    来人不乐意了:“什么胖鸟,别学你哥乱喊,要么叫我刘哥,要么叫我大鹏哥。”

    苏叶点点头,乖巧的答应道:“嗯嗯,好的呢胖鸟哥。”

    “你……算了,随便你怎么叫吧,谁让你长得漂亮呢。”来人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

    他是苏木的同学兼好友刘鹏,因为心宽体胖的缘故,班上同学把他鹏字拆开,给他取了个胖鸟的绰号。

    鬼知道鹏字拆开为什么是胖鸟而不是月月鸟……

    刘鹏就住在这个小区,常来家里玩,苏叶对他不陌生,不然也不会跟他开玩笑。

    看到刘鹏来了,苏木有些惊讶,正要询问,刘鹏冲他使了个眼色,又对苏叶说:“小叶子,你先去客厅,我跟你哥说点事。”

    等到苏叶走开,刘鹏才压低了声音说:“我收到消息,今年蜀省修真大学的灵气通过线,会比去年高4o分!”

    “什么?!”苏木被这个消息惊到了,同时明白刘鹏支开苏叶是不想她为自己担心,便也压低了声音,着急的问:“哪里来的消息?可靠吗?灵气通过线怎么会一下子调高这么多?”

    “消息绝对可靠,你知道的,我二舅在省招生办工作,这消息就是他透露的。据说是因为今年来蜀省报考修真大学的人,比去年足足增加了一倍还有多,而蜀省的几家修真大学,总共只招收那么点人,所以只能提高灵气通过线,抬高招生门槛。”

    这两年,蜀省几家修真大学的录取分数线,相比其它省份的修真大学要低一些,引来大量报考者并不奇怪。

    但苏木他们就遭殃了。

    苏木的灵气指数在91o,过了去年9oo的通过线,原本以为就算今年通过线有调整,也就是高个几分、十分。抓住最后半个月冲击一下,还是有把握进到下一轮分科考试的。万万没想到,今年的灵气通过线竟是直接调高了4o分!

    做出这个决定的人,简直比悄悄改低了出货率的狗策划还要狠!

    敲尼玛的,这哪里还能考得上?

    想在半个月里,让灵气指数过94o,除非是学开哥开挂。

    可问题是,他来这个世界三年了,连外挂的影子都没看到,开个屁啊。

    “你怎么打算的?”苏木问,刘鹏的成绩比他稍微差点。

    刘鹏说:“我爸打算带我去黔省,据我二舅打听到的消息,今年黔省报考修真大学的人数,是几个省里最低的,很可能会调低通过线,说不定比9oo都还要低。”

    顿了顿,他劝道:“要不你也去黔省吧,咱们还能考同一所修真大学。”

    苏木有些犹豫。

    如果情况真如刘鹏所说,去黔省考修,成功率无疑会大很多。

    但他要是去了黔省,妹妹怎么办?

    以妹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受不了车马劳顿,而留她一个人在家,苏木又实在放不下心。何况下周妹妹还要做化疗,他要是去了黔省报名考修,谁去医院照顾妹妹?

    一时半会儿拿不定主意,他叹了口气道:“我考虑一下。”

    刘鹏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不好多劝,只能说:“你要尽早做决定,过了明天,各省修真大学的报考就截止了,想改也没法改。考修,一辈子只有这一次机会,错过了再想修真,只能请私教或者拜入道馆,那开销,不是你我这种普通家庭能够承受的。”

    “我知道。”苏木点点头,认真的说:“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你的这份情,我领了。”

    刘鹏也很认真:“跟我客气什么?我们可是好兄弟!自从看到你妹,我就认定你这个兄弟了。”

    “滚!”苏木扬起锅铲,作势要打。

    刘鹏笑着说:“你不让我滚,我也得走了,爸妈还等着我吃饭呢……哎对了,这个消息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放心吧,我肯定守口如瓶。”苏木答应道。

    这种内幕消息一旦泄露,会惹出很多麻烦,甚至还可能让刘鹏的二舅遭殃,苏木自然不会乱讲。

    “另外,谢谢。”苏木说。

    刘鹏摆摆手,大步离开,头也不回,装逼范儿摆的十足。

    苏木看着锅里焯水的排骨,眉头紧锁。

    该怎么办呢?

    正烦心着,他眼前突然一花,大片数字信息如瀑布般倾斜而下,占据了他的视野。

    苏木被吓了一跳。

    没等他叫喊,数字瀑布飞快的汇聚融合,变成了两行文字漂浮在他眼前,清晰却又不会影响他的视线。

    【第七套全国中学生养气术:7分(白璧微瑕),零级乙等】

    【葵花牌炼气丸·残缺:3分(不值一提),零级丙等】

    “咦?!”

    苏木愕然一惊。

    对两行文字里提到的功法和丹药,他并不陌生。

    第七套全国中学生养气术,是由教育部编、审的,全国高中生统一修炼的基础功法,他天天都在练。

    炼气丸是中学生在筑基修炼中,最常用到的一种丹药,能够提高引气入体、炼气修真的效果。因为是面向基础教育的药物,售价不算贵,一盒十二丸一百块,能用三天。

    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一个月花个千儿八百在孩子的教育上,并不算多,再多也舍得。但对苏木来说,这笔钱却是个大开销,能省则省。

    他没买过炼气丸,只是找同学要了个包装盒,按照上面给出的成分表,自己去配了人参、茯苓、木香等等药材,又在网上学了制作药丸的手艺,自制炼气丸服用。

    如此一来,花销的确是下降不少,一个月只需百来块,但效果也是真的差,可总好过了没有。

    现在苏木才知道,敢情他从包装盒上学到的只是一个残方,厂家不仅没有给出精确剂量,还隐去了关键的几味药……难怪效果不好!

    同时他也有些庆幸和后怕:吃了那么多残缺版的炼气丸,居然没有吃出什么毛病来,也是命大……

    只是这两个东西,怎么会变成文字出现在眼前?还给打上了分数和评价?

    难道……这是个金手指?

    我有挂了?我终于有挂了?

    三年了,老天爸爸终于想起我了?

    苏木热泪盈眶,喜极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