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99章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孟繁春眼神温柔地目送程韵铃进了校医院,一回头就看着林希言沉思的样子,出声道,“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林希言回过神儿来抬眼看着他道,“那个……她都是这么跟光明……”手比划着道,“这么交流的。”

    孟繁春靠近林希言小声地说道,“意外吧!言传身教很重要。难怪人家都说宁要乞丐娘,不要当官的爹。别看人家文化水平不高,也许是经历的多了,所以这做人的人情世故,人生道理都懂!相比之下你的好友,这爹当的不称职啊!”

    林希言琥珀色的双眸瞥了他一眼,微微歪了下脑袋,小声地说道,“你这迁怒扯得太远了吧!好像你不认识小周似的。”

    孟繁春闻言不好意思地抬起手,觉手上的烤兔子,于是又放下手,随即爽快地说道,“抱歉!”

    “而且有些事情人家得在意才行,如果人家不在意的话,你在怎么意难平,觉得有用吗?”林希言扭头看向他,眸光深沉不见底,摇头失笑道,“认真说起来,小周可是咱们的朋友,天然带有倾向,我们应该向着他才对。”

    孟繁春闻言困惑地看着他道,“我也纳闷,论理说,我们应该向着小周的。”看着医院的大门,“可为什么跟小周越走越远了。”又轻笑出声道,“站在小周的立场上,咱们就像是话本里的反派人物。前些日子要棒打鸳鸯。”

    林希言闻言摇头失笑,目光变得深沉了,如同深深的海洋,声音低沉道,“理所当然的事情不一定是对的!小孩子何其无辜,却要承受大人们自私带来的后果。”

    孟繁春闻言眸光轻闪,看着他道,“他们母子俩,也许是我们天然同情弱者吧!”

    林希言剑眉轻挑,看向他缓缓地说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啧啧……难得咱们俩还有思想一致的时候。”孟繁春诧异地上下打量着他道。

    “是你老跟我作对。”林希言轻哼一声,抬脚朝医院走去道,“我进去了。”

    “什么叫我老跟你作对!”孟繁春闻言追上去道,“你说这话,拍拍你的胸口,亏不亏心。”忽然又道,“我忘了,你这人就没良心。”

    林希言无语地摇摇头,跟这家伙真是辩的话,简直是浪费时间,于是加快了脚步。

    林希言直接挑开了秦凯瑟办公室的棉帘子,就听见里面传来,秦凯瑟熟悉的声音,“……你知道不知道这很危险,烤兔子,香味儿能飘出十几里地去。万一引来狼怎么办?幸亏是白天,我们这些人钻惯了山沟,哪里不知道兔子好抓的……”

    潜台词,那就是看把你给能的,会抓兔子了不起啊!我们这些转业过来怎么不去抓,这是规矩不能破!

    “对不起,再也不敢了。”花半枝低垂着头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

    “秦院长,不知者不罪。”林希言开口说说情道。

    “不把这里面的利害跟她说清楚了,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秦凯瑟看着她严肃地说道。

    “那个秦院长,有些事情我不懂,万一犯啥忌讳的,希望有人能给我说说,或者给我写下来,这样我既可以认字,也不会在因为自己无知而犯错。”花半枝想了想说道,认错的态度诚恳,虚心求教。

    秦凯瑟闻言很是欣慰地看着她道,“真是难得你有心,积极找补救措施。”看着站在门口的林希言道,“希言来的正好,把你们校区管理条例,送过来一本,让花半枝同志认真的学习。”

    “是,秦院长。”林希言爽快地应道。

    “我会教花半枝同志认字的。”程韵铃也忙不迭地说道,“不会再因为无知而犯错了。”随即又求情道,“秦院长,念在她初犯,你就原谅她好了。”

    秦凯瑟眼底闪过一诧异,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又唱的哪一出啊?

    “程阿姨,不可以求情的?错了就要挨罚。”周光明看着程韵铃板着脸说道。

    “好好好,阿姨不说话了。”程韵铃微微弯腰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反正要陈述的事实,我已经说完了。”

    秦凯瑟看着她那小可怜的样子,轻叹一声道,“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但是也不能不罚你们,你们烤好的兔子交给厨房李师傅,你们就不能吃了。”

    “谢谢,秦院长。”周光明忙不迭地谢道。

    “小家伙,辛辛苦苦烤的兔子,可一口没吃到,你还要谢我。”秦凯瑟哭笑不得地看着小家伙道。

    “我们确实做错了事。”周光明认错的态度非常的良好。

    “以后抓着兔子,交给李师傅做,明白吗?”秦凯瑟笑眯眯地朝他眨眨眼道。

    周光明一脸错愕地看着她,不太明白秦院长说了啥?

    程韵铃拍拍他的肩膀,“还不谢谢秦院长,以后可以光明正大了。”

    “啊?”周光明傻乎乎地看着秦凯瑟,意味过来后,忙不迭地道谢。

    秦凯瑟一脸笑容的看着周光明,视线转向了林希言担心地看着他道,“你怎么来了?”上下打量着他道,“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林希言一脸正色地又道,“我也是为他们俩的事情来的。”

    “哦!”秦凯瑟看着他笑了笑道,“现在没事了。”目光注视着他的脸蛋儿道,“脸上消肿了一些,只是这红点儿好像消没啥子变化。”

    林希言离开校医院后,这脸肿的跟猪头似的。

    秦凯瑟看着他又道,“要不我再给你开点儿药。”

    “没关系,让他自然好得了。”林希言走过去看着她说道。

    “从这点儿上要吸取教训,新来的人很多,除了学生外,还有其他人,就连打杂的也得将规矩教给他们。”秦凯瑟看着他一脸正色地说道,“这肚子里油水不够,可不就想尽办法找吃的。这凡事就怕万一。”

    “我知道了,扫盲课上,我会将这些说一条一条的说给他们听。”林希言郑重地说道,对此事也重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