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第274章 萧逆的过去三更
    “喻宁?”

    司笙忽然出声,喊出这个名字。

    听到她的声音,喻天钦和喻立洋皆是一愣,狐疑地看过去。

    喻天钦似是好奇地凑过来,走到她身后,瞥了她一眼,又瞅了眼照片,吊儿郎当地问:“她从照片里出来了?”

    “……”

    司笙额角青筋一跳,视线森然地朝喻天钦瞥去。

    喻天钦扛了两秒,没扛住,识趣地往后退了退。

    “你女儿真叫喻宁?”司笙问。

    “你不知道么,还以为萧逆跟你说过了呢。”拉开冰箱门,喻天钦笑了笑,“你认识她?”

    “……见过。”

    司笙没答得很具体。

    她曾在旅行时于一个战乱小国遇见过一个战地记者,叫喻宁,身娇体软一美女,却挺有韧劲的。幽默风趣,温柔健谈,那性子,倒是跟喻天钦有几分相似。

    二人只有短暂的相处。

    不过,喻宁却给她留下深刻印象,乃至现在看到照片,仍旧能想起这个名字。

    喻天钦回头,随口一问,“电视里?”

    “算是吧。”

    司笙耸耸肩。

    “开个玩笑,”喻天钦翻找出两瓶辣酱,“在哪儿见到的?”

    稍作犹豫,司笙说了个地名,喻天钦想了片刻,“哦”了一声,眉眼少去几分轻浮,竟是有些惋惜和怀念,“三四年前的事吧,她那会儿刚做这一行。”

    “是么?”司笙有点意外。

    “她肯定跟你编瞎话,说做很久了。”喻天钦一语洞穿。

    司笙轻笑。

    这张口就来的性子,没准真是继承喻天钦的。

    知女莫若父。

    “那会儿她年纪轻,没经验,经常被人瞧不起。”喻天钦说了两句,随后奇怪地打量司笙两眼,“三四年前,你也就二十来岁吧,往那种地方跑做什么?”

    “……玩儿。”抬手一摸鼻子,想到往事,司笙也有点小郁闷,“运气不大好,刚到第二天,就碰上革命军造反。”

    她当时真就是抱着“走遍全世界”的心态沿线跑一圈,没想到,那种地方打仗跟玩儿似的,说来就来,一觉醒来炮火连天,转眼半个小镇就没了。

    “……”

    喻天钦同情地看了她两眼。

    在小孩面前,这种事不宜多聊,司笙和喻天钦适可而止。

    天色将晚,喻天钦让司笙跟在自己家一样随意,然后就去厨房里忙活去了。

    司笙总算发现喻立洋“独立自主”的性子怎么来的。

    喻天钦压根就没将喻立洋当小孩看。

    全程都是——

    “洋小帅,过来剥个蒜。”

    “把葱给洗了。”

    “去冰箱把腊肉拿过来。”

    ……

    至于喻立洋,迈着小短腿,在客厅和厨房穿梭,偶尔会拧着眉头抱怨两句,但当喻天钦一叫他时,他肯定会乖乖听话,跑前跑后的。

    打小起就被易中正照顾成生活残疾的司笙:“……”

    对比之下,老易真是溺爱她。

    司笙闲不住,在客厅里待了片刻,打开电视换台,无意中在屏幕里见到段桐月那张脸后,登时一眼都看不下去,直接将电视给关了。

    拿出手机,她给凌西泽发消息。

    【司笙】:段桐月参演《回转人生》的事,确定了?

    素来秒回的凌西泽,这次没回。

    司笙暗暗记下,将手机一收,然后起身往厨房走。

    她没进门,就杵在门口,看着爷孙俩协调合作。

    “萧逆怎么跟你认识的?”

    司笙没忘了喻天钦在楼下说的事。

    仔细想来,萧逆的过往,她真一句都没打听过。

    她不爱问往事。

    除了凌西泽,以及某些特定的事,其余人的过往,她都是懒得问的。

    不费那个心,不好那个奇,会少了很多麻烦。

    而且,第一次有除易中正之外的亲人羁绊,她挺不能适应的。

    “哦,在警局。”

    喻天钦一边切菜一边回答。

    司笙想都没想,张口就问:“犯事啊?”

    笑笑地朝这边看了一眼,喻天钦乐了,“您这语气,听起来没少犯事啊?”

    司笙没管他的调侃,“您干刑警的,他个未成年,要犯什么事才能遇上你?”

    “没犯事。”

    喻天钦恶作剧似的用切完洋葱的手碰喻立洋的脸,被喻立洋嫌弃地避开了。

    逗了两下后,眼看要将喻立洋惹毛了才收手,他继续回答,“就运气不好,目睹了一起谋杀案。”

    “……”

    得,运气是真不好。

    “什么时候的事?”

    “三四年前?”喻天钦回忆了一下,“就小洋快满一岁的时候。哦,那天小洋正好满一岁,他那没良心的娘亲估计正在跟你幽会呢。”

    “……”

    您个当爹又当爷的,能不能正经一点。

    “案子挺简单的,就是一起预谋已久的凶杀案,俩二十多岁的青年吧,结下了一点恩怨,凶手性格偏激,就把人约出来,在一废弃的湖边把人——”

    说到这里,喻天钦视线往下一瞥,见喻立洋仰着头、认真好奇地听着,当即一停,赶紧把人赶走了。

    “没你的事了,你自个儿玩去吧。”喻天钦吩咐道。

    喻立洋:“……”用完就扔,过河拆桥。

    喻立洋颇为不爽地走了。

    他路过司笙时,司笙一伸手,递给他一魔方。

    他接过,奶声道了声谢,然后满意地离开了。

    再一抬眼,司笙看向喻天钦,没问案件的具体细节,而是问:“既然是蓄谋行凶,选的地方应该又偏又静,确保没有目击者。萧逆怎么会正好撞见?”

    “应该是跟家里闹了点不愉快,”喻天钦道,“那小子死轴,怎么问都不肯说。不过,那会儿,他父亲刚去世没多久,母亲成天酗酒、不管他,心情不好还会跟他撒气……那家呀,没法待。”

    “哦。”

    司笙微微颔首。

    在易诗词的葬礼上,她有听过一点传闻,自萧爸去世后,易诗词颓废过一段时间,基本都是萧逆在照顾易诗词。

    想来萧逆当时的状况不会好到哪儿去。

    “当时他还小,帮不上什么忙,加上场面挺血腥的,估计吓得不轻。不过人挺机智,第一时间短信报警,之后就藏起来了,还录了一段视频做证据。”

    “凶手是被当场抓获的,萧逆就被带回去做了个笔录。”

    “做完笔录都凌晨一二点了,一直联系不到他家长,我就把他带回家了。”

    “那会儿把小洋送邻居家,小家伙哭啊闹啊,完全不像现在这样安静。萧逆跟小洋还挺有缘,小洋往他怀里一钻,立马就老实了,不哭不闹,还抓着萧逆的衣服直笑。……你是不知道,我当时就想把小洋送他了。”

    某人正经不过三秒,刚规规矩矩地讲完相遇,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崩了。

    “……”

    司笙嘴角狠狠一抽。

    摊上这么个不着调的外公,喻立洋是真的挺可怜的。

    “后来要问一些具体细节,去找过他几次,知道一点他家的情况。”喻天钦收起那轻浮散漫的神情,继续道,“他妈不管他死活,我偶尔让他来蹭个饭,顺便让他帮忙带带小洋什么的,你来我往的,时间一长就熟了。”

    司笙问:“他妈后来一直没管他?”

    “知道病情前,有半年时间,对他好一点儿吧。”喻天钦道,“也没什么用,为了给他妈治病,那小子欠了一屁股债,还好没耽误学业——”

    说到这儿,喻天钦察觉到司笙颇为意外的神情,脸色不由得一垮,有点小崩溃,“这他总该跟你说了吧?”

    司笙木然道:“没有。”

    “这臭小子……”

    喻天钦嘟囔了一句。

    司笙问:“他跟谁借的钱?”

    “不知道,我刚想给他筹呢,他就说不用了。”喻天钦一边干活儿一边说道,“三个月多前吧,他跟我说,已经还清了。我还以为是你——”

    话一顿,喻天钦悠悠然瞥了眼司笙,没继续说下去。

    司笙忽然想到萧逆出现在百晓安保的事,以及——

    那个性冷淡画风的百晓堂软件。

    估计是接这一类的活儿还清的。

    没有追问,司笙转念一想,思绪落到别处,“我看他有点身手,你教的?”

    喻天钦略一停顿,回答:“教过几招,这小子聪明,一学就会。”

    “那他在校打架闹事——”

    “扯淡!”

    喻天钦皱皱眉,刚想解释,就听得喻立洋在客厅里喊——

    “萧逆!”

    闻声,二人遂不约而同停止谈话。

    当事人在场,这种事情,不好当面说。

    ……

    今天周五,月考结束。

    喻天钦近日难得有空,加上司笙要送喻立洋回来,所以喻天钦就叫上了萧逆。

    反正学校就在小区对面,萧逆放学后步行十分钟就到家门口,不费事儿。

    “姐。”

    萧逆拎着包进门,见到司笙后,微微颔首,打了声招呼。

    司笙随口问:“考完了?”

    “嗯。”

    萧逆把背包拉开,把路上买的新习题册给喻立洋。

    想到司风眠几次转述,司笙打量了眼这个低调又嚣张的少年,饶有兴致地问:“能拿第一吗?”

    “……”稍作停顿,萧逆定定地看了司笙一眼,简短回答,“能。”

    话音有力,信心十足。

    “能什么,能先过来给我把鱼处理一下吗?”

    喻天钦凑上前来,举着菜铲,毫不客气地跟萧逆道。

    萧逆:“……”

    一秒都没歇着,刚一到,就被叫去厨房做事了。

    而,喻天钦也好,萧逆也罢,似乎都有一种共同的默契——绝不使唤司笙。

    司笙闲的没事,本想陪喻立洋玩一玩,没想手机忽然振动,是凌西泽来了电话。

    她推开落地窗,走到阳台,掏出手机接电话。

    “刚接陆同学演出回来。”凌西泽简明扼要地解释,然后回答司笙微信里提及的话题,“段桐月的事,黄了。不过,她可能找《Twelve》别的角色。”

    “黄了?”

    凌西泽轻描淡写道:“她跟你一个剧组,怕你不开心。”

    听得他的解释,司笙一乐,“合着是你从中作梗?”

    “嗯。”

    往剧组里塞个人不容易,但是,想搅黄一个角色签约,还是挺简单的。

    《Twelve》的女主又不是被拍板说“非段桐月不可”。

    往后靠在栏杆上,司笙随手推开窗户,任由微凉的晚风徐徐吹进来。

    她勾勾唇,“做得不留痕迹?”

    “没有。”

    “那她岂不是不知道你不待见她?”司笙略有不爽。

    “她知道。”凌西泽笑了笑,无奈道,“追我的人不少,你为什么对她这么执着?”

    手指一抬,将被吹乱的发丝拨到耳后,司笙理所当然问:“追你的人,在春晚后台跟全国表白的,有几个?”

    凌西泽:“……”合着是在介意这个呢。

    她介意的,不是段桐月这个人,而是段桐月的行为。

    要命的是——

    因为司笙重回娱乐圈,不能暴露她和凌西泽的关系,所以他们俩现在不能公开,免得司笙一以“演员”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就给司笙招一波黑。

    如今,网上有一些传“司笙×钟裕”“司笙×沈江远”的,凌西泽都只是稍微压着,漠视旁观,没有别的动作。

    凌西泽顿了顿,刚想说电话安慰司笙,没想,却被另一道声音抢了先——

    “凌总,今天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