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第265章 放心,弄不死他们
    跟在孟菁身侧,司笙一手抄兜,一手牵着喻立洋,神情淡淡的,视线不经意地扫过全场,气场往里收着,任由孟菁光彩夺目地招揽所有视线。

    他们仨一路走过。

    在场多数视线都掀起来,眼角余光全无言地打在她身上。

    直至他们离开,安静的办公区域,才响起窃窃私语。

    “就是一长得漂亮的花瓶。”

    “气场被孟经理压得死死的。”

    “人是长得真好看,当招牌妥妥的。不过以后出门,我们要说,咱们堂主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好看吗?”

    “人还会画漫画呢。”

    “就会画漫画吧,演技还烂。以前她还在娱乐圈拍戏的时候,有她的戏,我都不看的。钟影帝第一部电影,就是因为她,我才一直没碰。”

    “堂主黑粉啊?小心被开除。”

    “完了完了,天要亡我百晓堂。”

    “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啊。”

    ……

    一群人嗷嗷大叫,泪流满面。

    *

    “这就是你的办公室。”

    推开一间办公室的门,孟菁站在门口,没往里走。

    密闭的办公室,怕是鲜少透气,封尘的味道扑面而来。

    视线往里一探,只有简单的办公椅、书架,没有任何陈设装饰,地面厚厚一层灰,起码三个月以上没清扫过了。

    司笙微微一眯眼。

    “咳咳。”

    喻立洋咳嗽两声,往后退了半步,眉毛皱得紧紧的,跟个小老头似的。

    司笙牵着他,将他往后拉了拉,尔后一侧首,眸色凉了几分,“这一楼的保洁阿姨是谁?”

    “做什么?”

    孟菁狐疑地盯着她。

    “开了。”

    司笙轻描淡写地吩咐。

    保洁阿姨不可能单挑这间办公室不打扫,显然是某些不爽司笙的人授意的,为的就是给司笙一个“下马威”。

    不过,司笙偏不往上查。

    孟菁脸色一变,“你凭什么——”

    指控的话并未说出来。

    因为,司笙举起了手,手里拎着的,正是属于百晓堂的玉质令牌。

    又来!

    孟菁气得直咬牙。

    “这间办公室归你。”司笙牵着绳子,晃动着令牌,口吻随意地吩咐,“十分钟之内,把你的办公室空给我。”

    “……”

    什么?

    这般霸道蛮横的要求,让孟菁实打实一惊,她实在受不住了,没好气道:“有本事的话,不要动不动拿令牌出来作威作福,没人吃这套。”

    司笙冷冷勾唇,抬眸间神情里多出些微强硬,“令牌在我手上,我想拿就拿,有你说话的份儿?”

    眼神倏然一冷,原本眉目的懒散随意散去了些,竟有些令孟菁隐隐在意的强势和威慑。

    “令牌并不是你的护身符,一个令牌,也不足以让你服众的,你好自为之!”

    孟菁没好气地撂下话。

    她最终还是去找人换办公室了。

    但是,司笙此番“强行换办公室”的举动,无疑惹来诸多成员不满。

    “卧槽,用令牌威胁换办公室,太过分了点吧?”

    “什么堂主啊,搁在古代,那不就一‘暴君’吗?”

    “孟姐,揍她!”

    “啊哟气得我火冒三丈,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女人这把火烧错地方了吧?”

    “什么功绩都没有,还敢换我孟姐办公室?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

    一些闲言碎语,在茶水间等待期间,没有避讳地落入耳边。

    议论者不加遮掩,走过路过时,还冷眼相待,敌意甚是明显。

    司笙别着蓝牙耳机玩游戏,眼皮都没抬一下,在第三次落地成盒后,终于暂时性地放弃了这款游戏。

    “你段位太高,不玩了。”

    司笙跟组队的凌西泽道。

    凌西泽:“……”

    他就不该在知道司笙玩这款游戏之后努力升段位的。

    在他心里多样全能的司笙,绝不是一个游戏菜鸟。

    当然,事实是,在非竞技游戏领域,司笙确实不是。

    跟凌西泽聊了两句,司笙退出游戏,将蓝牙耳机摘下来。

    一瞥旁边的喻立洋,正在用手机玩数独游戏,且沉迷其中,霜眉叫唤两句他才伸手摸一下。

    “孟经理的办公室给你整理好了。”

    此时,一名气质干练的助理走过来,停在一侧,板着脸跟司笙说话。

    司笙充耳未闻,朝喻立洋倾身,问:“饿了吗?”

    喻立洋动作一停,看着司笙思考两秒后,回答:“有点儿。”

    “喂,我跟你说话呢!”

    被忽视的助理拉下脸来,没好气地跟司笙喊道。

    嗓门有点大,周围好几道视线打过来,略带打量意味。

    司笙偏了偏头,悠悠然扫向她,懒声问:“跟我说话?”

    助理烦躁地压着火气,“不然还能有谁?”

    司笙看她。

    一瞬,助理忽觉心头一寒,有杀气扼喉的窒息感,但,下一刻,因司笙视线移开赫然消失。

    助理怔了怔,仿若刚刚那来不及详细体会的一秒,如同幻觉。

    她紧紧盯着司笙。

    司笙却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找到一个电话,播出去。

    什么意思?

    场外求助?

    助理莫名其妙。

    电话响了两下,那边的人就接通了。

    手指把玩着蓝牙耳机,司笙将手机递到耳边,“老范,你们堂的人,都对你没大没小的吗?”

    老范?

    前任老堂主?

    助理惊愕地睁了睁眼:这是打算告状吗?

    不知老堂主说了什么,司笙慢条斯理地继续道——

    “没什么,我还以为‘顶撞堂主’是打你那儿留下来的习俗。”

    “见到了,你们这堂,一个个的,都不怎么样。”

    “放心,弄不死他们。”

    末了,司笙轻轻一扯嘴角,将电话掐了。

    助理深吸一口气,实在按捺不住,愤慨道:“既然觉得我们堂不怎么样,您何必委身自己屈居于我们堂,趁早交出令牌走人摆脱我们,岂不是更好?”

    “话还挺多。”司笙笑笑地看她,不恼不怒的,在低头一瞥跳下椅子靠近两步的喻立洋后,同助理开口,“带路。”

    助理:“……”

    果然是个只会告状的虚架子!

    嘴上说得厉害,‘都不怎么样’‘弄不死他们’……实际上呢?

    避重就轻!

    转移话题!

    不敢正面回应!

    助理简直觉得百晓堂刚能见到一点希冀的未来就被这女人掐死了!

    老堂主最大的败笔就是将堂主之位让给了这个女人!

    助理气得肺疼,转过身,大步在前面领路。

    至于司笙,对所有人敌意、不满、讥讽的眼神,都不痛不痒的,没放在心上,带着喻立洋走到后面,一路抵达新的办公室。

    跟为她准备的办公室比,孟菁这间简直云泥之别。

    书架、桌椅、茶几、沙发、饮水机……应有尽有,装修都不在一个档次。

    而且,落地玻璃窗,办公室看着就敞亮。

    司笙很满意。

    “鸠占鹊巢。”

    站在门外,助理看了一眼办公室,不甘地嘀咕一句,然后转身就想走。

    司笙就跟后面长了眼睛似的,她刚一动身,便听得司笙冷飕飕地开了口——

    “我让你走了?”

    步伐一顿,助理偏头看她,怒火中烧地问:“你还想干嘛?”

    “等着。”

    司笙语调微凉,扔下两个字,拉着喻立洋进办公室。

    正面朝着喻立洋,司笙微微倾下身,只手搭在喻立洋肩上,叮嘱:“在里面待着,待会儿接你去吃饭。”

    “好。”

    喻立洋心如明镜,乖乖点头。

    他隐隐觉得,这位霸气飒爽的姐姐,是因为他的存在,才一直没有跟那些讨厌的大人撕破脸的。

    现在人家要做正事了,喻立洋当然得理解,不给她添麻烦。

    司笙勾勾唇,活动了下手腕,尔后转身,走出办公室。

    出门那一刻,顺势将办公室的门带上了。

    “你——”

    见她出来,助理不耐烦地出声。

    然而,她只张口说出一个字,司笙倏然抬其眉眼,瞬间气场转变,视线凌厉冷然,看得人不由得一个哆嗦。

    助理吓得将所有的话全咽下去。

    下一刻,司笙朝她伸出手,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其往身后一扣,限制住她的行动。

    同一时间,找准她手心的穴位,猛地一摁。

    “啊——”

    刹那间,整个四楼办公区域,都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