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超凡黎明 > 第0344章 凶险三更求订阅
    军营内。

    “天赋——重压!”

    “秘术——万蛇!”

    恐怖的重力下,卢卡斯的大光头上长出万千丝,尖端化为黑蛇的模样,向银眼噬咬而来。

    “狂妄之剑!”

    银眼身穿水银盔甲,手上的大剑爬满了符文,猛地斩落。

    噗!

    万千蛇身漫天飞舞,一段段散落,又在地面化为了丝。

    “不可能……”

    卢卡斯退后一步:“你的进步,怎么会这么快?”

    在一年前的巫师集会上,对方绝对没有如今这么强!

    “是你不思进取!”

    银眼略微喘着粗气,身上的狂妄符文一个接一个闪烁,明显在酝酿更强的攻击。

    “既然如此……”

    卢卡斯脸色一阵变化,还是取出了一枚黑色圆环。

    这是黑环学派的传承信物,一件等级很高的奇物!

    “我就知道,你这个只会借助外力的蠢货,没有它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银眼咒骂一句,挥舞水银巨剑上前。

    “哪怕是借助外力,也必须完成派主交给我的任务!”

    黑蛇卢卡斯咆哮一声,黑环上放出耀眼的乌光。

    噗!

    又一次碰撞之后,银眼倒飞而出,胸前的盔甲上呈现出明显的破损。

    烟雾缭绕中,卢卡斯的身影走出,胸前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一切都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

    在银眼身边,一条又一条的碧绿色藤蔓垂下,上面长出了粉红色的花骨朵。

    大量花卉一下盛开,令周围仿佛变成了鲜花的海洋。

    “自然学派?”

    卢卡斯咬牙切齿:“你们竟敢帮助狂妄学派,不怕被派主灭掉传承么?”

    “得了吧,谁不知道伊蒙已经半疯,就算我们臣服于他,他也会要求吞并我们!”

    额头有着第三只眼睛的乌尔身影旋即浮现:“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开战……先就在这里宰掉他的忠犬!”

    ……

    勋爵领。

    “呼呼……”

    一番激斗之后,汉姆好像死狗一样浑身浴血,倒在地上微微喘息。

    一只脚从天而降,踩在他的脸上:“汉姆……勋爵大人……你之前不是很得意么?现在呢?”

    拉弗脸上有些扭曲地叫着。

    约恩在一边沉默观看,眉头皱了皱,但没有开口阻止。

    “咳咳……”

    汉姆出低低的声音:“原来……你在嫉妒我?”

    “嫉妒?是的,我嫉妒你!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幸运?总是获得那个家伙的青睐,就连领地都要传给你!”

    拉弗的脸色阴沉无比。

    “我……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会一起实现梦想……”

    汉姆被踩在脚下,断断续续地道。

    “梦想?我的梦想已经快要实现了,而你,将会变成无人问津的坟墓……”

    拉弗提起汉姆的衣领,将他整个人举了起来:“放心,你暂时可以保留你的生命,我们还要用你的命来威胁我们亲爱的导师呢,虽然他可能不太在意,但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你说对不对?约恩?”

    约恩站在一边,保持沉默,就好像沉默的大多数人一样。

    “导师……”

    汉姆肿成猪头的脸努力声:“他……”

    “从目前的时间计算,他说不定都已经死了……”

    拉弗哈哈大笑:“如果到时候真是这样,我会送你上路,以仁慈的方式!哈哈……”

    大笑声中,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那个恶梦!

    昨晚的恶梦,突然间清晰无比地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那个奇装异服的人形,带着银色的鸟喙面具,手里还有一柄奇怪的金属武器,正一步步向他走来。

    踏!

    踏踏!

    对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种濒临死亡的窒息压力,令物质界中的拉弗不由浑身软:“怎……怎么回事?救……救命……”

    他努力看向四周,现汉姆倒在地上,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而约恩?

    此时的对方跟自己一样,瘫软在地上,面露恐惧之色。

    在对方的瞳孔中,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面具人。

    ‘他……他也是这样……’

    ‘这是……怎么回事?诅咒么?还是某种诡异?’

    在拉弗的百思不得其解中,脑海内的那个人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奇怪的金属器械对准了他的脑门。

    “拼了!”

    觉得这是一个诅咒的拉弗想要向对方攻击,却现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面的面具人扣动了扳机!

    砰!

    左轮枪冒出一团烟雾。

    物质界,一声巨响!

    汉姆瞳孔缩成了针眼,注视着拉弗的脑袋突然炸开,四分五裂。

    这个诅咒,对于灵体没有接触到心灵界,完全掌握自己心灵的职业者而言,根本无解!

    “怎么回事?”

    汉姆脑袋昏昏沉沉的,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事。

    甚至,他有些觉得今天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不……我不想死!”

    在他旁边,约恩却是崩溃了,眼泪鼻涕一下涌了出来:“抱歉……汉姆,我不想的……但他们抓了爱丽丝、抓了霍克……”

    砰!

    下一刻,约恩的脑袋同样炸开。

    各种猩红、雪白的物体遍布一地,令人作呕。

    望着两个好友死于非命,汉姆终于忍耐不住,趴着呕吐了起来。

    ……

    宫廷。

    苏鲁感觉压力骤增。

    类似重力术的效果,缠绕在自己身上,令他度一下锐减。

    “苏鲁!”

    对面,一个金黄色的骑士,背上却多了一双‘风之羽翼’,勉强可以拦截住自己,一剑斩来!

    金黄色的斗气怒吼咆哮,化为一头庞大的狮子。

    叮!

    苏鲁的白银斗气几乎是节节败退。

    清脆的声响中,他手中的骑士剑断裂了一截。

    见此,他干脆地弃剑,手上浮现出数张奇术卡牌:“风之束缚!大火球!”

    轰隆!

    一个冲上来想捡便宜的白银骑士被炸飞,他的骑士剑被苏鲁抄在手里。

    “剑技·分影!”

    爱德华怒吼一声,挣脱束缚,化为了两人,左右夹攻。

    “灵压!”

    苏鲁眉宇一动,强大的威压轰然落下,一个幻影肥皂泡般碎裂。

    叮!

    双剑相交,强大的力量传来,令苏鲁不得不飞退。

    “麻烦了……不仅是爱德华,伴随着时间流逝,我感觉各种消耗飞快……是王宫内被布置了更加厉害的魔法阵?效果应该是慢慢削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