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么办?

    他不想鹿宁宁受伤,更不想去c国。

    “乘风,妈妈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乖乖跟我去c国,我保证鹿宁宁毫无伤;二是我杀掉鹿宁宁,再将你绑架到c国,你做选择吧。”

    厉乘风墨玉般的黑眸闪烁着阴鸷的寒光,英气的俊脸上上是化不开的寒冰,死死的盯着林思蓉,冷冷道:“不许你伤害宁宁……”

    闻言,林思蓉轻轻的笑了,风韵犹存的脸上带着一丝妖媚的邪气。

    “看来你做出选择了呢。喏,手机给你,立刻打电话给鹿宁宁,向她提出分手,说你明天一早离开a市,要去c国,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否则,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鹿宁宁了。”

    林思蓉将手机扔到沙上。

    厉乘风深如幽潭的双眸微微红,像只挣扎中的困兽,无法挣脱牢笼。

    他死死的盯着沙上的手机,颤抖着双手,慢慢捡起沙上的手机。

    他不想鹿宁宁受伤,可现在他却无法保护鹿宁宁。

    只有变得强大,才能护鹿宁宁一世无忧。

    为了鹿宁宁的平安,厉乘风不得不做出选择,先去c国,稳住林思蓉,以后再从长计议。

    心中纵有万般不舍,厉乘风终究拨出鹿宁宁的电话号码。

    他那白皙修长的手紧握着手机,微微颤抖。

    手机铃声嘟嘟嘟的响起来,半天没人接电话。

    他想要挂断电话,可鹿宁宁却突然接起电话来了。

    “喂,厉乘风,怎么啦?你怎么还不回来啊,我都快做好饭了。”

    电话那边传来鹿宁宁甜甜的声音,厉乘风有些贪恋的将手机紧贴在耳边。

    “宁宁……”

    他轻轻地唤她,声音有些嘶哑和悲伤,令电话那边的鹿宁宁很担心。

    “乘风,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宁宁……我们分手吧。”

    厉乘风艰难的说出口,墨玉般的黑眸已然蒙上一层水雾。

    那雾气渐渐地变得湿润,令他的视线变得迷蒙一片。

    “厉乘风,你说什么呢,什么分手啊,你在和我开玩笑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

    “宁宁,分手吧,我要离开a市前往c国,今天就离开,对不起。”

    “厉乘风,你在说谎对不对……”

    电话那边传来鹿宁宁悲伤黯哑的声音,厉乘风知道她哭了。

    厉乘风不忍心听她哭泣,立刻挂断了电话。

    对不起,宁宁。

    厉乘风在心里默默誓,自己一定要变得强大。

    他的电话刚挂断,双手便被林思蓉的黑衣保镖控制住了,以防他突然逃跑。

    林思蓉嘴角带笑,大手一挥,直接带着厉乘风前往国际机场。

    她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才选择匆匆的离开。

    ……

    鹿宁宁在家里已经做好了饭,等待厉乘风回来吃,可是厉乘风却突然打电话来告诉她,要和她分手。

    这个打击太过大了。

    为什么?他们不是一直甜甜蜜蜜的吗,为什么厉乘风要和她分手?

    难道厉乘风遇到了什么无奈的事情,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她不相信厉乘风不爱她了。

    鹿宁宁擦了擦眼泪,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立刻求助她的舅舅南宫晔。

    妈咪告诉过她,要有什么事情的话,去找舅舅帮忙。

    厉乘风不在,鹿宁宁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只有舅舅南宫晔了。

    鹿宁宁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直接去找舅舅了。

    天空毫无征兆的变得昏暗无比,似乎在酝酿着一场暴雨。

    乌云压顶,雷声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