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一人之力 > 第十五章 墨墨
    当地时间:夜晚七点二十九分。

    所在位置:帝都内环,钓鱼台国宾馆的附近街道。

    “那,那,那军牌……”

    视力极好的夏哲瀚远远望见那辆黑色车子的车牌号码,仿佛一条彻底脱了水的鱼儿,躺在沙滩上,费力地吐着泡泡。

    他无意识呻吟了一声……

    感觉双目已失明……

    夏哲瀚强忍惊骇,同时也忍住失声惊叫的欲望,扭头看向唐钧。

    古怪绝伦的表情,仿佛在说:‘什么来头?’

    ‘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普普通通步入小康四口之家呢?’

    大哥,谁信啊,你看我会信吗。

    还有……能不能编的像点,不要太低估我们当代大学生的脑子啊!

    这一刻。

    唐钧瞪了瞪眼睛,远远眺望,刚才低头看了眼手机短信,大约没看见那辆黑色车辆的车牌号码,只是隐约看见车牌颜色有些特殊。

    不是正常的蓝色。

    “白色?”

    唐钧揉了两下眼睛:“车牌颜色好像是白色啊,官府官车牌照吗。”

    唐钧不太关注这些,并不懂。

    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帝都人,天南地北侃大山是基础技能,尤其是夏哲瀚这种家庭条件的,各方面多多少少略懂一点,闻言便苦笑两声。

    行吧,

    反正天黑,

    该配合的演出……我一定尽力去表演!

    “唉。”

    夏哲瀚怅然叹息,从兜里拿出一包南京九五的香烟:“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车辆牌照不应该是蓝色的吗,怎么会有其他颜色,不科学吧。”

    啪嗒。

    点燃一根香烟,深深吸气,夏哲瀚感到脑袋飘飘然,算是清醒了一些,沉吟着补充说道:“今天天气真好啊,艳阳高照大晴天。”

    话音落毕。

    站在路边的唐钧,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夏哲瀚。

    七点多了,天黑了。

    他觉得夏哲瀚有点怪怪的:“咱们今天也没喝酒啊。”

    “酒不醉人,人自醉!”

    夏哲瀚一字一顿说道,那双拳攥地紧紧的,仿佛憋着一口气,想要跳起来,又不敢乱跳。

    旁边。

    那娇躯曲线饱满的高挑女生擦了擦鼻翼细汗,嫣然一笑:“咱们蹦迪去?”

    “不去。”

    唐钧微不可查皱皱眉:“夜店蹦迪太吵了,算了吧。”

    高挑女生见状连忙浅笑道:“其实我也很少去,蹦来蹦去蹦出一身汗,噪音太大,伤害身体,烟气酒气也很浓,对健康有影响,蹦完出门还容易感冒着凉,生了病难受不说,还得去药店买药,更是影响上课听讲的状态,使人不能够好好学习,学习不好,绩点就会很低,等到大四时,毕业会很难,找工作也不好找。”

    唐钧听得一愣一愣的。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路灯下……

    四辆车停在路边……

    微风吹过,有点小冷,十一月份的末尾,帝都范围已入冬,街道上行人很多都穿着棉衣棉裤棉鞋。

    “咳咳。”

    唐钧也不傻,看见问不出什么,索性跳过这话题:“唱歌去?”

    “好的好的。”

    “好的好的。”

    两人异口同声乖乖道。

    唐钧吓了一跳:“行吧,我先上车了。”

    “我也上车~”

    高挑女生连忙跟上去。

    “好。”

    唐钧说道:“夏哲瀚,等你抽完这根烟再出,正好我上美团选个kTV。”

    上美团?

    量贩式kTV?

    夏哲瀚张开嘴又变沉默,在哪里唱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唱……

    嘭~嘭~

    车门关闭的轻响。

    只剩夏哲瀚那张略显悲伤的凝重脸庞笼罩在烟雾之下,昏黄路灯照耀,仿佛充满了迷茫。

    ‘帝都军牌零零零零五……’

    ‘啊啊啊!’

    夏哲瀚使劲敲敲脑袋,回忆起刚刚那白色车牌的具体号码。

    后面是五个数字……

    前面好像是两个字母……大写的V和a。

    ‘啥意思,不懂啊。’

    ‘上网查查。’

    手机屏幕,亮度变幻,映出夏哲瀚近乎惨白的脸庞,好像是面无血色。

    车牌号是标识车辆身份的号牌,而华国的军方车牌分为正式号牌、挂车号牌、试车号牌、临时号牌、飞行保障车辆专用号牌,总共五种。

    正式号牌由字头、字头号、间隔符与序号组成。

    Va开头的车牌,原军a,是华国军方中央总参……

    宛若一道闪电,贯穿双耳之间,甚至打透了耳膜,乱嗡嗡似有锣鼓齐鸣回荡在两侧耳朵,他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念头思绪彻底凝固了。

    嘶!!

    夏哲瀚不敢再看,慌慌张张,连忙退出浏览器。

    再往下看,就出事啦!

    ——

    军方要地。

    灯光明亮的会议室。

    “唐鸿来啦。”

    一位鬓角白,皱纹遍布脸庞,但那双目光却炯炯亮的中老年男子看向刚刚进入会议室的唐鸿:“坐吧,你可以称呼我……墨老。”

    刚刚的车辆,正是这位墨老爷子的配车,不常用,到了他这个级别,不在意这些东西。

    但……唐鸿年纪轻轻,可能会喜欢。

    “坐吧。”

    墨老爷子笑眯眯说道。

    “墨总长!”

    唐鸿面色一怔,心头凛然。

    这可是华国军方大领导……黄河组织作为第一个成立、第一个拿到作战指挥权限的民间机构,绝对离不开墨总长的鼎力支持。

    “您请说。”

    唐鸿心生敬意,恭敬道。

    可以说,没这位长者,就没有如今的黄河组织。

    凡世界、民间机构,相当于崭新事物的诞生,总要有个过程。

    “这是扫地计划书。”

    做起事,雷厉风行,干脆利落。

    墨老爷子身为金红色,亲身参与过多次神战的辅助工作,更了解凡意志。

    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他把薄薄一叠计划书递给唐鸿。

    “金红色……”

    “神祇的信徒……”

    “以异空间结晶作为诱饵,十六个凡分区布置陷阱,展开全国范围的大清洗!!!”

    看到这儿,唐鸿头皮一炸,思维剧烈转动,意志维持清醒,立刻意识到这个行动的危险。

    这,这……

    就像是普通人拎着一块血淋淋的上好牛肉,走在猛虎的领地。

    “恕我直言。”

    唐鸿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异空间结晶必须毁掉,这是全体凡的意志。要是拿异空间结晶作为诱饵,万一出意外,万一结晶落到祂们那边怎么办。”

    “你说得对,可是……谁说我们要拿真正的异空间结晶当诱饵?”

    “那……”

    “只要让神祇信徒百分百确定,认为那是真的异空间结晶,不就好了吗。”

    ——

    今天四更,求订阅!

    怎么写完餐厅显圣的剧情,订阅就掉了三百多呜呜呜……卖萌打滚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