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清穿后我成了四爷的老婆 > 第444章 446胤禛心里苦,但是他不说

第444章 446胤禛心里苦,但是他不说

    胤禛虽然嘴硬,可是私底下却还是帮着苏培盛看宅子去了。

    毕竟苏培盛可是伺候了他一辈子,临了临了,总得给他一个安稳的落脚处不是?

    一开始的时候这事情是瞒着苏培盛和春玉的,由年世兰拜托了年若兰帮着找房子,胤禛的意思是房子不需要多大,两进两出便差不多了,只是一定要离他们现在住的地方近一些,这可是着实的让年若兰有些为难。

    毕竟年世兰他们现在住的地方住着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人,别说是没有小宅子了,就是有……那价格也肯定是高的离谱。

    胤禛却是个认死理的,认定了的事情轻易是不愿意更改的,最后还是云亦托了自己的一个老部下才算是买到了他们合心意的宅子,胤禛也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当天晚上便在云南最出名的登风楼设宴招待云亦他们夫妻两个。

    年若兰他们到时,胤禛他们早就在包厢里头等了很久了。

    苏培盛和春玉瞧见他们进去,对视了一眼,便默契的齐齐跪了下去。

    “奴才多谢世子妃的恩德。”

    “奴婢多谢大小姐的恩德。”

    年若兰被他俩这一惊一乍的举动给惊了一跳,连忙叫他们起来,只是这两个人都是拧脾气,执意不肯,最后还是胤禛发了话,他们两个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登风楼不愧是颇负盛名,每一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吃的他们是宾主尽欢。

    宴罢,外头也不过刚刚华灯初上。

    年世兰喜欢热闹,胤禛便提议着一同上街走走,云亦他们自然没有意见,他们一行四个人虽然青春不在,可是皮相生的却好,走在街上总有人偷偷的观望,倒是让胤禛有些不太适应。

    这样窥探的目光,从前的他是从未碰到过得,他心里头正烦躁的时候,年世兰却忽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掌。

    “爷,随他们去,咱们玩咱们的,你若是这么在意别人的目光,那该多不痛快啊。”

    胤禛瞧着她柔和的侧脸,明明比自己还要小个十几岁,可是偏偏有些时候年世兰却显得比他都要成熟,这让胤禛的心里头还挺不是滋味的。

    “嗯,听你的。”

    他说完,反手将年世兰的手掌放到自己的掌心里头握住,然后才随着年世兰一起往前走。

    不得不说云南的夜晚真的是很美,华灯盏盏不说,路旁更是围满了卖花的摊贩,虽然都是些寻常的花卉,可是他们收的钱也收的便宜,云亦一时兴起便给年若兰买了一束,胤禛瞧着年若兰脸上的笑容,也深受触动,认真的给年世兰也挑了一束。

    年世兰低头闻着手中的花香,心情十分的明朗。

    胤禛送过她很多名贵的首饰,可是送花给她却是第一次,虽然这花束不一定多贵,可是女人嘛,谁不喜欢这样鲜艳的东西啊?

    “谢谢爷,我很喜欢。”

    美人笑靥如花,最是晃人眼。

    等到胤禛和年世兰回到黄府,外头的夜色都已经很深了,春浓伺候着年世兰洗漱完,正准备给她铺床,却被年世兰给叫住。

    “春浓,你帮我找个花瓶来,我想把这花给养上,日日都能见着它。”

    春浓知道她心里头高兴,若是不遂了她的心意,只怕她都能折腾到半夜,索性库房里头有好多花瓶都搁在那里积灰,春浓挑了个最简朴的,涮洗干净就赶紧给年世兰送了过去,年世兰心满意足的插上花,这才抱着被子沉沉睡去。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年世兰还是被福嘉给吵醒的。

    福嘉今儿个悉心的打扮过,穿的是一件杏粉色的对襟长褂,下头是一条杏黄色的绸裤,脚上则是蹬着一双同色的绸布鞋。鞋上的珍珠色泽润亮,一看就是上好的品质。

    这些珍珠还都是弘历从京城里头派人给送过来的,胤禛只是打开看了一眼,便将这些东西悉数都给了年世兰,年世兰则是从里头挑拣出一些个头差不多的珍珠给了福嘉,倒是被她用到了鞋上了。

    幸亏长褂的下摆够长,将鞋子盖了个七七八八,否则年世兰都害怕福嘉出去会被人将鞋子给抢走,这孩子过惯了没心没肺的日子,是一点都不知道要防着人。

    “今儿个收拾的倒是利索,准备出门?”

    福嘉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年世兰心里头暗笑,也没说什么。

    “在这用了早膳再走?”

    “女儿正是这个意思呢,好久都没陪额娘用早膳了~”

    福嘉只要一软着声音说话,必定是有求于人,这么多年,年世兰早就摸清楚了她的套路,因此倒是没被她这副乖孩子的模样给蒙骗住。

    “说罢,又有什么事情求我?”

    “我就知道额娘最好了!我听说额娘手里头有一把利刃?”

    年世兰倒是没想到她打得是这个主意,她手里头真有一把利刃,还是当初李四儿兴风作浪的时候胤禛从外头给她寻来的,说一句削铁如泥都不为过,这么多年年世兰一直都没机会用上,除了每年的养护便一直都在库房里头安静的待着。

    “给索尔力求的?”

    福嘉倒是没想到年世兰会猜准自己的心事,心里头多少还是有些慌乱,只是面对年世兰的时候还是十分有底气的,倒并不觉得这是件多困难的事情。

    “前些日子他送了我一件天蚕丝的软甲,说是能刀剑不入,我手里头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给她,便只能过来求求额娘了。”

    年世兰倒是没想到索尔力对福嘉居然如此的大方,要知道有了这么件东西,对福嘉的保障可是大大的提高了,若是刚开始年世兰只有三四分的意思想给索尔力,那么现在她倒是真心实意的想把东西送出去了。

    别人给了自家姑娘这么珍贵的东西,自己自然也是要回报一个差不多的,这样福嘉在跟他的相处过程中,才能一直都是那个理直气壮的存在。

    她的闺女,合该是拥有最好的东西。

    福嘉如愿的从年世兰这儿得到了宝剑,出门的时候便带了几丝喜色,倒是让身后的丫鬟看直了眼,福嘉的容貌其实并不是很美艳的那一种,甚至有些稚嫩,可是她今日这一笑,竟然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美感,让人不敢直视。

    难道,陷入爱情中的女人,都这样漂亮?

    福嘉倒是没去管身后丫鬟的表情,出了府便坐着马车直奔城东而去,那里是索尔力今日约她去的地方。

    索尔力早早的就在那处等着了,自从上次亲了福嘉之后,这些日子她便总躲着自己,索尔力生怕她生气,这些天是流水一样的往黄府里头送东西,昨儿个尝试着给福嘉递了帖子,没想到她真的收下了,这让索尔力的心里多少安定了几分。

    福嘉的马车基本上刚一拐弯索尔力就瞧见了,连忙迎了上去,亲自将帘子给掀开,扶着福嘉的手走了下来。

    他们今日要去的是云南的一处茶馆,里头专门有人说书,倒是一个消遣的好地方。

    年世兰喜欢看各种各样的话本子,福嘉在她的熏陶下,也对这些奇志怪谈充满了好奇。

    今儿个说书的是云南这边的名角儿,楼下头早就被那些喜欢听书的挤得满满当当了,索尔力提前订了包厢,倒是让他们免于人挨人的局面。

    从他们这个角度看过去,是最合适的位置,福嘉兴致勃勃的趴在围栏上,跟着底下的人一起叫好呐喊,倒是颇有兴味。

    听完书,索尔力本打算带着福嘉去酒楼里头吃些东西的,只是她今天说什么都不肯,索尔力也不敢勉强,生怕她生气,只能不情不愿的将人送了回去。

    福嘉临进府之前,从怀里头掏出个布包扔到他的手里头转身就走,索尔力不明所以,等人走了才打开,发现里头居然躺着一把匕首。

    他打开之后才发现这匕首的刀刃处十分的锋利,显然是经过名家的锻造的。

    东西是个好东西,只是他却从没想过福嘉会送他这种东西。

    思来想去的,倒也得出了结论,猜想着兴许是那件软甲的关系,他倒是喜滋滋的将自己原来挂在腰间的匕首拆了下来递到侍卫的手里,然后郑重其事的换上福嘉送他的这样,正准备离开呢,却看到胤禛身边的苏培盛匆匆的从院内跑出来,说是胤禛要见他。

    索尔力挑了挑眉毛,倒是没拒绝,不管怎么说,胤禛总是福嘉的亲阿玛,就凭着他生下了福嘉,索尔力就能对他生出无限的好感来。

    他去时胤禛正坐在茶几上自己跟自己下棋,瞧见他进去了,也不说话,正准备低头重新回到棋局上,却发现了他腰上挂着的匕首,神色就是一凝。

    “你这个匕首哪里来的?”

    索尔力倒是没想到胤禛居然一下子就能认出这把匕首来,只是他却不知道,这匕首本就是胤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外头寻来的,自然是印象深刻了。

    “这个匕首,是团团送我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团团两个字被他咬的字正腔圆,胤禛并不知道他送了福嘉软甲的事情,只当他是花言巧语的蒙骗了福嘉,心里头对他的恶感更深。

    “这把匕首,是我费劲千辛万苦的从外头寻来的。”

    索尔力猜测他会拿这把匕首的来历说事,只是这东西既然福嘉都送给他了,他是万万不会让的。

    “如此,我倒是要多谢您了,要不是您,我也不可能得到这么一个宝贝。”

    胤禛显然没想到索尔力会同他正面对上,毕竟在他的认知里,索尔力既然喜欢福嘉,对他就应该是恭恭敬敬的,怎么他竟然不按照常理来呢?

    “你……”

    “我知道您的意思,无非是想将这个东西给要回去,可是这东西团团既然送给我了,那就说明我值得,更何况别人送我的东西,我若是再还回去,倒是显得我不懂事了。”

    他这边理直气壮的说的痛快,却不知道将胤禛给气成了什么样,胤禛一时找不出话反驳,干脆挥了挥手让苏培盛将索尔力给领走,他则是怒气冲冲的去了花锦轩找年世兰算账去了。

    胤禛到花锦轩时的脸色实在是难看,将春浓她们几个都给吓了一跳,倒是年世兰没往心里头,还有闲情逸致去问胤禛怎么过来了,胤禛瞧着她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心里头更气了。

    “我给你的匕首,怎么到索尔力的身上了?”

    年世兰想破头都不会想到胤禛居然是因为这件事情生气,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解释。

    “索尔力王子送给福嘉一套天蚕丝的软甲,你也知道这东西的珍贵,福嘉来找我想求这个匕首作为回礼,我没有拒绝的道理啊……”

    话虽然是这么说,从道理上看也不错,可是胤禛就是觉得委屈。

    “可是,那是我亲自寻来给你的。”

    “爷的心意都在我的心里呢,爷对我的好我也都记着,可是您也知道,我平时自己轻易是不出门的,就是出门也多是和您在一块,有您在,我还需要那把匕首吗?”

    一句话说的是情真意切,成功的将胤禛的毛给捋顺了。

    苏培盛在后头看的是啧啧称奇。

    真要是说起来,年世兰跟胤禛在一起的时间比起他来可真的是差远了,可是人家就偏偏能将胤禛的脾气拿捏的死死的,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一场危机,就是这份机敏,都够自己学很久的了。

    胤禛得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倒是心满意足的坐下陪着年世兰一起品茶,瞧着这个架势,应该是要留在这儿用晚膳了,春浓她们眼睁睁的看着他黑着脸进来,笑眯眯的留下,对视了一眼,都在心里头默默的佩服起年世兰来。

    春柳那里自然有人去通传,让她提前备上几个胤禛爱吃的菜。

    年世兰将胤禛哄好之后也没去管他,低头挑起一块豌豆黄放进了嘴巴里。

    福嘉回到自己的院子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裳之后也来了花锦轩,倒是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胤禛,很是高兴了一番,只不过胤禛看到她就不见得有多欣喜。

    闺女外向,他这个当爹的心里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