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清穿后我成了四爷的老婆 > 第439章 441商人黄老爷
    胤禛和年世兰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太后多聪明的人,光是看他们两个反应就知道了,只是这事情他们既然决定了,依着她对胤禛的了解,是万万没有回头的余地的。

    “罢了,罢了,便都交给我这个老太婆吧!”

    太后从胤禛这儿探病离开的时候,双目红肿面色苍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恐怕是皇上那处不太好了,有那些心思活泛的便都将目光放到了弘历的身上,毕竟这位可是皇上亲自认定的储君,当朝的太子殿下。

    弘历对于这些突如其来的纷扰不厌其烦,索性躲到了胤禛的住处,对外只说要服侍胤禛,倒是又落了个贤名。

    若是被外头的人瞧见本该昏睡不醒的皇上居然好兴致的跟太子下棋,也不知道他们的心里头会怎么想,年世兰这些日子基本上都是宿在胤禛这里,两人之间虽然仍有隔阂,可是这样要紧的关头,年世兰也知道不是使性子的时候。

    胤禛这些日子的补汤喝下来,脸色倒是比从前好看了许多。

    弘历深知内情,看到自家皇阿玛悠哉悠哉的模样,也不由的摸了摸鼻头,真想知道若是外头那些人知道了实情,该会是何种的表情。

    “弘历,待我和你额娘走了之后,这天下便是你的了,你这孩子生性仁善,我倒是希望你能够继续的保持下去。”

    弘历受教的点了点头,态度十足的恭敬。

    “弘曦和弘谅那里,自小同你关系交好,我自然是不担心的,只有一点,我们走了之后你万万不要派人来寻我们,否则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倒是有几分麻烦。”

    年世兰就在一旁瞧着,倒是聪明的没有开口。

    终于,腊月二十八这日,胤禛病逝于圆明园。

    因为有着提前写好的诰书被藏到了大雄宝殿之内,朝堂之上倒是没出什么乱子,胤禛之前早就为弘历铺好了路,那些大臣不管心里头是怎么想的,面上至少都是保持着恭敬,真要说什么不寻常,便是皇贵妃娘娘随着皇上一起去了吧。

    年世兰活着的时候,很多人骂她是狐狸精,谁知道如今随着胤禛去了,反而落了个贤名,都说她有情有义,与皇上是伉俪情深···

    胤禛的丧礼自然是要在紫禁城中举办的,不只是弘历他们,就是远在军营的弘谅也回来了,弘时与弘昼也都匆匆赶来,哭着要送胤禛他们最后一面。

    宫里头一片哀切,唯有太后那里忧伤过度关了宫门,只留下福嘉和福云弘述三个人陪着,不知道的也只当她是为了皇贵妃的子嗣着想。

    而就在离开京城不远的一个城镇,却迎来了风尘仆仆一家五口还有几位奴仆。

    镇子上的客栈不大,难得碰上这样大方的客人,倒是混了个眼熟,只不过这家的主子们多是窝在房间里头不出门,只有那几位仆人来来往往的忙碌着,也不是没有人好奇,只不过都被人给拦下罢了。

    毕竟春节将近,一般的人都不会选在这样的日子出门,这一行人的出现,本就不同寻常,更何况他们出手还十分的阔绰,倒是让人生疑。

    赶了一天多的路,胤禛他们早就是一脸的疲惫,终究选了这么个不起眼的客栈落脚。

    福云和弘述两个人早就在马车上头睡着了,眼下被人放在床榻上,可是乖乖的翻了个身,倒是给年世兰省了不少的精力,福嘉从离开宫这眼睛就跟不够看似的,眼下他们落脚在这个小镇,她也是兴致勃勃的要出门去逛逛,胤禛也不拘着她,只是派人在后头远远的跟着。

    胤禛给年世兰递过去了一盏热茶。

    “夫人出门来之后可还习惯?”

    “托老爷的福,还能跟的上,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年世兰其实早就想问了,虽然他知道胤禛托着阿姐在云南买了宅子,可是他们这边刚刚病逝,自然是不好就直接过去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在某一个地方呆上一段日子。

    “上次去苏州,你好像十分欢喜的样子,咱们便去苏州城转转吧。”

    年世兰倒是没想到胤禛居然也有这样心细的时候,倒是十分的开心,苏州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个特殊的地方,毕竟前世的时候她可是在那里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如今终于能回去住些日子了,这倒是让年世兰心中的缺憾都被弥补了。

    “如此,倒是多谢老爷了。”

    出了宫之后,胤禛便不准底下人再像在宫里头那样唤他了,对外只说他是黄老爷,一届商人,带着夫人孩子在京城做些小买卖,如今则是带着家人回家省亲。

    他们在这镇子里头倒是没有多呆,翻过年一行人便又重新上了路。

    苏培盛自从出了宫之后,倒是轻快了不少,最起码自己脖子上的脑袋终于不用担心什么时候会分家了,伺候了一辈子的人,临了临了,居然还有机会跟着出宫来见识见识,苏培盛倒觉得此生不虚。

    等到他们一行人到了苏州城,早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苏培盛到了苏州的第一件事便是去了一趟府衙,从官府的手里头买下了一座三进三出的宅子供他们居住,那宅子的主人原本是苏州城内的一个富商,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得罪了知府,这宅子便空了下来。

    福嘉跟着年世兰进府查看之后倒是对这处宅子十分的满意。

    年世兰瞧着这样古朴的院落也是十分的满意,只是这宅子很久未曾住人,想要打理好还需要些时日,因此他们今儿个依然只能找个客栈暂时的落脚,胤禛倒是好脾气的点了点头。

    苏培盛瞧见了,差点老泪纵横,自家的主子什么时候这般好性过了,果然,出了宫这人就跟着变了,倒是让人怪不适应的。

    苏州城作为清朝最富庶的地方,自有它的可取之处,光是苏州的绸缎铺子就迷花了福嘉的眼,这些日子没少求着年世兰一起上街,真要说这些绸缎有多珍贵倒也不尽然,不过是花样时新,同他们在宫里头接触的十分的不同罢了。

    等到他们在苏州的宅子打理好,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宅子上头被人挂了匾,上头只是简单的写着黄府两个字,门口被年世兰派人拉来了两个数百斤的石狮子镇宅,瞧着倒是顶气派的。

    胤禛和年世兰自然住在了正院,福云和弘述年纪小,便被安排在了正院的偏厅,福嘉则是独占了西跨院,春浓她们这些伺候的人也都各自得了一处小房间,倒是比在宫里头都要自在。

    因为没有了在宫里这样那样伺候的人,她们几个身上的担子便更重了些,最后还是胤禛做主从随性的侍卫里头选出来两个人暂替了门房的位置,这个宅子才算是真的运转了起来。

    苏培盛作为黄府里的管家,倒是很好的同周围的人打好了关系,搬过来的第一天就挨家挨户的前去拜访,送的都是些新鲜的时令瓜果和新鲜的糕点,倒是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胤禛在宫里头待的久了,寻常的时候便有些不爱出门,只喜欢在院子里头呆着,偏偏福嘉闲不住,十天里总有个四五天带着年世兰一同出门。

    久而久之,胤禛心里头便有了怨言。

    “福嘉,女孩子还是要端庄知礼,你瞧瞧可有别的府上的小姐也如同你一般天天往外头跑。”

    清朝虽然对于女子已经有所包容,可是对于那些正经的官家来说,仍旧是不愿意让自己府上的小姐就这样抛头露面的,年世兰虽然心里头有些不赞同,可是到底没有再继续纵容福嘉下去。

    “团团,出门在外可不能任性了,否则我和你阿玛就只能将你送到你太太那里去了。”

    太后那里对于福嘉他们跟着自己和胤禛出来,一直都是颇有微词,若是年世兰他们不能将这几个孩子带好,太后还真的有可能派人将福嘉他们给接回去。

    福嘉显然也知道太后的本事,吐了吐舌头倒是不敢再多说了,对于胤禛,福嘉的心里头还是有些惧怕的。

    晚上,等几个孩子都睡着了,胤禛才坐在床头边上帮年世兰绞干她的头发,自从出了门之后,年世兰的头发便都是胤禛帮着通干的,这么几个月下来,两个人倒是都习惯的挺好的。

    “老爷,这次出来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你是怎么想的,要是就这么坐吃山空,咱们早晚有一天是要将这些钱财都给花光的,到时候咱们的孩子该怎么办?”

    老百姓常常有句古话,说“富不过三代。”

    如果他们不能将这件事情给解决好,那么年世兰还真的是不知道这次将孩子们带出来这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

    胤禛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也有自己的考虑,因此听了年世兰的话他倒是没觉得奇怪。

    “这事情这些日子我也在思考,我想着等我们落户到了云南,倒是可以好好的考虑。”

    这便是在苏州城呆着的这些日子,先不去考虑这些问题了,年世兰倒是没说什么,她知道出宫这件事情,对于胤禛来说也是一个挑战,胤禛肯陪着她出来,已经足够让她感动了。

    “老爷,一直都忘了跟你道一句谢,现在的生活,可真是我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胤禛和年世兰的事情虽然被太后掩藏的很好,可是对于熟悉他们的人来说确实漏洞百出,因此他们这次出宫,倒是跟周围的人都透露些风声。

    否则年夫人那么大的年纪,年世兰还真是怕她会受不了。

    只是这样一来,带来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若是这些知情的人里头有一个人不小心说漏了嘴,那么胤禛和年世兰现在平静的生活就有可能会被改变。

    这些日子,哪怕她们在这苏州城里头过得十分的悠闲,可是年世兰的心里头却一直都提着一口气。

    胤禛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这么多年的娇养下来,年世兰的手指被保养的十分的娇嫩,被胤禛拉在手里头,就像是朵棉花团似的。

    “我只盼着你能真的快活,至于其他的事情你都不必担心,我会解决的。”

    年世兰坐在他的身边瞧着他这幅气定神闲的模样,倒是难得的起了坏心。

    “老爷这次只带了我出来,也不知道其他的姐妹们若是知道了,心里头该有多难过啊。”

    胤禛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惩罚她的坏心。

    到了后来其实胤禛的心里头已经有了想法,知道年世兰的心里头究竟在意的是什么,若是早知道,他当初兴许就不会做出那些事情来。

    如今两个人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这么多,胤禛自然是倍加珍惜的。

    自从出了宫,春柳那边准备的食材便多样了起来,有许多都是从前从未见过的菜色,倒是让年世兰他们大饱口服,就连福嘉这两日都在抱怨说自己身上的肉都比从前多了起来,若是这样下去,只怕要不了多久,她就能吃成一个大胖子。

    年世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促狭的笑了笑。

    福嘉的身子一直都不算是特别的纤细,只不过她骨架小,因此看上去格外的娇小可爱,就算是吃的多些,也不过是比从前稍微有了些肉感,其实这样看上去反而更加的可爱,只不过福嘉自己看不出来罢了。

    却说京城里头,距离胤禛病逝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弘历登基为帝,改年号为乾隆。

    索尔力知道胤禛病逝的消息之后心里头便存了疑,虽然有很多的人都亲眼看到了,可是在他心里头,那个板着脸说着让自己离福嘉远一些的天子,瞧着不像是这般短命之人。

    尤其是胤禛病逝之后,宫里头就再也没有了福嘉的影子,虽然对外所福嘉是为了陪伴太后,可是索尔力的心里头却总觉得这里头必然有什么隐情,只不过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清楚这里头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罢了。

    要真是说起来京城的变动,那边是云亦同弘历辞别,准备带着年若兰回云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