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清穿后我成了四爷的老婆 > 第438章 440胤禛装病
    入了秋,宫里便将去圆明园的事情提上了日程。

    若是平常,胤禛自然早早的就应允了,可是这次,他却没急着答应,反而派人去了翊坤宫将年世兰给请了过去。

    “皇贵妃,皇上在御书房等着与您议事呢!”

    年世兰彼时正坐在窗前为弘谅缝着一件外衫,听了那小太监的话,也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将那衣裳上的线头给打了个结,才收了手跟着人一起走了。

    御书房里头正燃着香,胤禛端坐在上首,手里头捧着一杯香茶低头细细的啜饮着,看到年世兰进来了,冲着她招了招手。

    “过来。”

    这样温和又宠溺的语气年世兰也是很久都没听到了,愣了愣神,到底还是走了过去。

    走上前才发现胤禛的手底下居然压着一幅画,那画上的人自然是她,只不过瞧着衣裳,竟像是最近所作,年世兰哪怕小心的隐藏,仍旧没能压下去嘴角的笑意。

    “叫我过来,就是为了瞧画?”

    “瞧画倒不是紧要的,我主要是想同你商议一下我这位该怎么退的好。”

    清朝自入关以来就没有活着便退位的先例,胤禛若是将这想法说出去,只怕是要惊世骇俗的。

    “那您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装病吧,正好要去圆明园里头,便在那里头装病躲出去,有弘历他们遮掩,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这倒是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可是年世兰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太后。

    “若是咱们走了,那太后该怎么办?”

    太后的性子刚硬,轻易是个不肯服软的人,有一段时间跟胤禛的母子感情也有些僵硬,可是这些却都泯灭不了她疼爱孩子的本性,胤禛装病固然能够全身而退,可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受的住的。

    胤禛显然没有想到年世兰会想的这样长远,先是一愣,继而才忍不住笑出了声。

    “若你担心的是这件事情,倒是未免也太小看皇额娘了,你放心吧,这个事情我能办的漂漂亮亮的,你这次回去,衣裳可以少带些,那些珠宝首饰能收拾的都收拾好了吧。”

    年世兰眸光一闪,顺从的点了点头。

    若是他们真的隐姓埋名在外头,那她如今的这些衣裳有很多便都穿不了,倒是那些珠宝首饰就算是带出去还能够换些银两,胤禛这竟是···不准备再回宫了吗?

    “爷都想好了?”

    “自然是想好了,我这一生,对得起老祖宗,对得起百姓,唯独对你总有缺憾,我也知道最近我做了许多的错事,让你难过了,既然这宫里头不能使你快活,那咱们索性就不回来了。”

    年世兰从没有想过胤禛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鼻头一酸险些落了泪。

    到底还是依着胤禛的话,回去之后就忙着收拾,春浓她们知道这是为了去圆明园做准备,倒是没多想,只是这一回年世兰似乎不爱那些宫装,反而对那些金银珠宝有了兴致,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她们倒是都没多话,默默的帮着她一起收拾。

    一行人去圆明园的这天,万里无云,难得的好天气。

    年世兰带着弘述和福云坐在马车里头,身边还坐着福嘉,母子几个人倒是其乐融融的模样,胤禛策马在前,离得这么远都能听到马车里头传来的阵阵笑声。

    圆明园里头一切都是准备的好好的,胤禛他们都有自己原本的院子,倒是没费什么功夫,唯有吉答应和春答应这处出了岔子。

    原本她们住的那处院子离胤禛的住处非常的相近,也是太后为了让她们承宠专门安排的,可是如今她们的身份却不适合再住在这处,要知道她们旁边住着的可就是年世兰了,怎么看她们的身份都不合适。

    最后还是福嘉没了耐心,将春答应她们原来的住处给订下了。

    本来在圆明园里头,她同年世兰一直都是住在一起的,可是这会儿,明显的那两个答应不安好心,福嘉自然不愿意让她们占了便宜。

    春答应和吉答应自然不敢同这位格格争抢,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挪了地方。

    太后听说了这场闹剧之后,心里头更是后悔,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赌气让这两个人进宫,自从她们进了宫,别说是承宠了,光是风浪都没少掀起来,眼下更是逼得福嘉都出了面,可见这两个人也不是个省心的。

    “当初就不该带这两个祸害出门,也不知道胤禛这次是怎么想的,不只是她们,就连齐妃都一并带过来了,这样齐整的场面,竟像是要发生什么事似的。”

    她说完,还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胸口。

    孙嬷嬷虽然也觉得有些奇怪,也只当是胤禛宅心仁厚,倒是没往别处想。

    “太后定是想多了,依着奴婢看,这是万岁爷仁义呢,是好事呀!”

    太后虽然心里头七上八下的,可是到底还是听了孙嬷嬷的话让自己安下心来。

    倒是福嘉在圆明园里头又碰上了索尔力,这可真的称得上是意外之喜了,自从中秋夜宴之后,他们可是好久都未曾见过了。

    “傻大个!”

    福嘉颇为高兴的对着索尔力挥了挥手,若是从前索尔力肯定乐呵呵的就跑过来了,可是这一会他只是淡淡的看了福嘉一眼,竟然转身就走了。

    福嘉哪里想过他居然会有这样的反应,撇了撇嘴也气呼呼的离开了。

    等到福嘉离开,索尔力才从树后头重新冒出来身子,看着福嘉的背影出神,只是他的心里头到底记着胤禛同他说过的话。

    他不认可自己,哪怕是自己对福嘉早已经情根深种,他也不看好,索尔力心里苦闷,可是又不能跟福嘉说,便只能这样憋在心里头,尽量远着福嘉,唯恐胤禛那里派来的人看到他同福嘉亲近之后,会不许福嘉再出门。

    福嘉什么样的人,索尔力比谁都清楚。

    年世兰瞧见福嘉气呼呼的回来,还有些好奇。

    “这好端端的出门怎么气呼呼的回来了,这宫里头还有人敢让你不痛快不成?”

    “还不是那个傻大个,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今儿个我同他打招呼,他居然理都不理我!”

    要说福嘉的心里头有多在意索尔力倒也不尽然,只不过一个一直围着自己的人突然之间就跟自己疏远了,这样的落差也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成了,你如今可不是小姑娘了,同索尔力王子避避嫌也好!”

    “额娘!”

    “好了好了,晚上我让膳房备锅子吃行不行,红汤锅子,再给你来上几盘嫩羊肉。”

    一提到吃的,福嘉倒是眼神一亮,倒是顾不上索尔力的不对劲。

    入了冬之后,胤禛的身子忽然就坏了下来,太后自然心急,命那些太医院的太医们都前去诊治,只留下叶老一人,对于叶老的医术,宫里的人都是有目共睹,倒是都没说什么,只是叶老出门的时候表情凝重,倒是让他们的心都跟着狠狠的揪了起来。

    太后特地找了叶老询问过,只是叶老支支吾吾的没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胤禛的院子如今倒是都被严格的戒备起来,除了年世兰,旁人是进都进不去。

    倒是院子里头时时弥漫着药香,昭告着里头紧迫的情景。

    如此半月之后,胤禛那里仍不见好消息传出来,太后坐不住了,扶着孙嬷嬷的手就去了胤禛的院子,若是旁人这些侍卫肯定早早的就拦下了,可是过来的是太后,皇上的生母,就是给他们再借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拦。

    太后进去的时候,年世兰正扶着胤禛吃药,黑褐色的药汤光是闻着都苦的够呛,但偏偏胤禛不当一回事,一口就给干了,太后瞧得直掉眼泪,从盘子上头拿了几个蜜饯放到了胤禛的嘴边。

    “那药汤可苦,快吃些蜜饯甜甜嘴儿,这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病的这样重,叶老若是瞧不好,不若让其他人也来看看,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你说是不是?”

    胤禛的精神瞧着挺好的,听了太后的话也只是好脾气的笑了笑,嘱咐下头伺候的人都先出去,就连苏培盛和孙嬷嬷都被他请了出去。

    等到屋子里头就剩下他们三个人的时候,胤禛却忽然从榻上起身跪到了地上,他这一跪年世兰自然也不能在一旁站着,便也随着他一起跪下了。

    “求皇额娘成全。”

    “求皇额娘成全。”

    太后本还在为了胤禛的身子伤感,听了他的话倒是一时转不过来弯。

    “这好端端的你们跪下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仔细你的身子受不住!”

    胤禛却没有就着太后的手起身,反而低头在地板上重重的给她老人家磕了几个头。

    “皇额娘,儿子没病,儿子这是在装病。”

    太后听了他的话,先是一愣,然后就是不敢相信,她进来的时候可是亲眼瞧着胤禛将一碗苦药汤给喝下了肚,若是没病,他何苦喝这种苦药受罪。

    “小四,你不用怕我难过故意骗我,有病了咱们就治,你还年轻,且有好日子在后头呢。”

    胤禛听着她这样近乎柔情的安慰,倒是有些哭笑不得。

    “皇额娘,我真没有骗你,我真的没病!”

    太后这才抬起头仔细的打量他的脸色,瞧着确实是十分的红润,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那你们这半个月打的是什么主意,怎么就对外说小四生了重病?”

    胤禛和年世兰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年世兰伸手拽了拽胤禛的衣袖,让他开口。

    “皇额娘,您先坐起来听我给您慢慢说。”

    太后依着胤禛的话坐到了床边,就静静的看着胤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胤禛自然也没准备瞒着太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说了,毕竟若是将来他们真的离开了,那么这宫里头能帮着处理的,也唯有太后了。

    听了胤禛的话,太后心里头又惊又怕。

    “胤禛,你糊涂啊!自古以来,就没有人像你这样咒着自己死的,你就这样放手了,你就知道弘历真的能担当重任,你就不怕你和福嘉他额娘生的几个孩子被他打压磋磨?”

    太后说的这些,胤禛和年世兰早就考虑过,自然是有办法说服她的,唯有一点,那就是福嘉和弘述他们要跟着年世兰一起出宫。

    宫里头这么多孩子里头,太后的心头肉唯有两人,一个是福嘉,一个便是弘述,眼下年世兰他们竟要将两个孩子都给带走,太后霎时间就顾不上胤禛的胡闹了,反而将注意力都给转移到两个孩子的身上。

    “你们两个,简直是胡闹!这宫里头若是少了这几个人,外人就当真没有怀疑不成,弘历他们就当真能掩饰住不成?”

    这也正是胤禛所担忧的,毕竟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问题。

    “那依着皇额娘的意思,这事情该怎么办才能圆满?”

    “要我说啊,这事···你甭想套我的话,我是不会跟你说的!”

    太后说完,就气冲冲的要离开,却被胤禛给伸手拦住了。

    “皇额娘,儿子这一生从未求过您什么,今日我便求一求您,看在我早年困苦的份上,让我随心所欲的过上几年安稳的日子吧。”

    胤禛的早年跟在先皇的皇后身边,自来都是见识惯了人情冷暖的,哪怕太后那个时候能偷偷的照顾他一二,但到底还是让他受了不少委屈,眼下他以这事来求,就是太后都说不出来什么反对的话来。

    “就这样决定了,不后悔?”

    “既然决定了,自然不悔,还望皇额娘能满足儿子这一个小小的心愿。”

    太后盯着胤禛看了很久,末了才妥协的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这子女都是父母的孽债,你就是料准了我会答应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糊弄别人,只有一点,底下的孩子可都知道你的打算?”

    毕竟弘曦已经成了亲,自然是不能够离开的,可是福嘉他们几个却都还跟着年世兰生活呢,这些事情自然是要跟几个孩子商量好他们的去留的。

    “团团那儿是愿意跟着我们走得,弘谅的志向就是在军营里头发,我和世兰商量了一番,便不带着他走了,将他留给弘历理料吧。”

    “那几个孩子,都知道你装病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