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清穿后我成了四爷的老婆 > 402太后的心是偏的
    福嘉到圆明园的时候,这场闹剧才刚刚落幕。

    早有宫女在门口守着,瞧见她便立马接去了太后的院子里头,太后瞧见她心肝儿肉的喊,倒是让福嘉有一点心虚。

    “太太,您搂的我喘不过气来了!”

    太后听了,连忙松开手,围着福嘉仔仔细细的转了好几个圈。

    “瘦了,瘦了,你额娘肯定没照顾好你。”

    福嘉偷偷捏了捏自己腰间的软肉,总觉得太后这话说的毫无道理,她明明胖了很多,怎么落到太后的眼里,竟然瘦了?

    “太太定是瞧错了,我在额娘那儿胖了不少呢!”

    孙嬷嬷在后头瞧得真真的,福嘉格格确实比在园子里头丰腴了不少,虽说在园子里头也是每日的锦衣玉食,可哪比的上亲娘照顾的细心,太后这心,太偏了。

    福嘉回来了,见过太后之后自然是要去胤禛那里请安的,太后便也不拘着她,左右人都来了,还愁没有团聚的时候不成?

    福嘉到胤禛院子里头的时候,高氏刚刚被人抬走,弘时还没来得及离开,就木着脸站在那儿。

    “三哥,大太阳的你怎么站在院子里头呆啊,皇阿玛骂你了?”

    弘时抬起头看了福嘉一眼,就瞧着她一脸明媚的笑意,跟自己的这副狼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团团来了?三哥没事,就是院子里头有些人拿不定主意,过来请教皇阿玛呢。”

    福嘉素来不是会深究的人,听了弘时的话便没多想,继续往屋子里头走。

    胤禛听到福嘉的声音就站起来了,福嘉进门之后直接就撒娇一般的扑到他的怀里。

    “皇阿玛,团团好想您啊!”

    胤禛轻轻在自家姑娘的后背处拍了拍,然后有些小心的试探道:“就团团想皇阿玛吗,宫里头的其他人,都不想?”

    福嘉知道皇阿玛这是想问额娘的事情,只是她也知道额娘在同皇阿玛生气,一想到自己在额娘的院子里头每日玩得乐不思蜀的样子。

    福嘉就觉得,额娘会想起皇阿玛的概率真的是微乎其微啊……

    胤禛其实心里头也知道,只是不甘心还是想问一问,瞧见福嘉为难的脸色他的心里头便后悔了,当即就转移话题聊到了别的事情上头。

    “团团这些日子在宫里头过得开心吗?”

    福嘉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神亮,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弘时瞧着里头父慈女孝的两人,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董鄂氏的院子,才现院门紧闭,透露出一股子决绝,他怔怔的望着那扇门,看了很久,才抬头往齐妃的院子里头走。

    刚一进门就听到永珅的哭声,随着而来的还有齐妃的谩骂。

    “你们都是死人吗?这么大的孩子都看不好,跟在我身边是吃白饭长大的?”

    弘时快走了几步,才现永珅身上撒的都是热汤,齐妃只顾着骂人,也没想着帮他收拾一下,当即皱了皱眉将永珅抱到怀里,用帕子给他仔细的擦了擦。

    齐妃没想到这个时候弘时会过来,一时之间倒是忘了继续去骂那些丫鬟,反而有些埋怨的看了眼弘时。

    “你好歹也是个阿哥,这种事情自有底下的人收拾,你动手做什么?”

    虽然是自己的孙子,可是永珅的亲娘是那样的货色,齐妃的心里头便对这孙子有些瞧不上眼,若不是顾及着弘时膝下就这一个孩子,恐怕齐妃压根就不会管永珅的事情。

    “你说你那个福晋也是,不就是受了点委屈吗?居然就真的将院门给关了,永珅去找她也不见有人来,反而送到了我这儿来,我哪里是能看孩子的?”

    剩下的话齐妃还没来得及说,弘时就猛然站起了身,抱着永珅就往外走。

    “今儿个打扰额娘了,额娘早些休息吧,永珅我便带回去自己照料。”

    他说完便转身决绝离开,李氏看着他的背影,也有些后悔。

    懋嫔今儿个一天都在翊坤宫里头耗着,就想着底下人能不能有新消息传过来,年世兰也在等,说到底董鄂氏也是个可怜人,上头有李氏那样拎不清的婆婆,弘时从前看着还是好的,如今再去回想,只觉得优柔寡断的紧,浑然没有一个身为男子该有的担当。

    夜深了,还没有新进展,年世兰便让懋嫔先回去。

    春浓打了水进来,年世兰抬脚走进去,温水漫过肩膀,将她整个人包裹在里头,倒是让年世兰有了片刻的放松。

    等到她洗好上床,春浓才帮着她吹熄蜡烛离开。

    这一夜,年世兰都没有睡好,总想着董鄂氏的事情,她的心里头也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压着高氏的花名册别这么早放出去了,谁知道齐妃千挑万选竟然选了她?

    第二天春浓过来叫起,年世兰眼圈乌黑的应下,坐起身子才觉浑身都疼的厉害。

    春柳准备的早膳想来清淡,年世兰倒是吃了不少,苏培盛过来的时候,她早膳都没用完,本来是不想见的,只是一想到昨儿个那场轩波,还是让春浓将人给请进来了。

    “给皇贵妃请安,皇贵妃吉祥。”

    “苏公公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苏培盛笑着应了声,瞧见年世兰还在用早膳便没多话,等春浓将东西都撤下去他才开了口。

    “昨儿个圆明园里头出了件大事,皇上知道您肯定挂心,便让奴才过来给您详细说说。”

    年世兰听了苏培盛的话还有些懵,这是什么节奏,不远万里送八卦?不得不说胤禛这事情真是做到了年世兰的心坎里,她确实是想知道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培盛看着年世兰本来无精打采的,因为他的话突然有了反应,心里头暗赞了一声皇上英明,对于皇贵妃的心思总是能拿捏的死死的!

    随着苏培盛的诉说,年世兰才真正的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一方面是对高氏的厌恶,另一方面便是对董鄂氏的同情了。

    女人一旦嫁错了人,纵然千好万好,可是那个男人看不见,终究就要这样慢慢的黯淡下去了。

    “皇上说了,庆幸当初听了您的话没将那高氏指给太子殿下,心中对您感念异常。”

    年世兰听了苏培盛的话还有些迷糊,同样都是儿子,祸害弘时和弘历有什么区别吗?就因为弘历是太子,所以胤禛便庆幸,那弘时的遭遇便算了嘛?

    不得不说,年世兰觉得哪怕过去了十几年,可是她对于胤禛仍然称不上了解。

    “皇上这话说的委实令人心寒,弘历便是他的儿子,难道弘时就不是?”

    苏培盛看着年世兰变了面色,心里头也有些困惑,这位皇贵妃是怎么了,脾气一阵一阵的,说来就来了……

    “皇贵妃有所不知,太子身为储君,一言一行皆关乎民生,哪怕只是后院里头的一点小事落在前朝里头,都能搅动无数的风波,三阿哥虽然受了委屈,可是高氏本就是齐妃为她所选,看中的无非就是高氏的家世,这样的后果,也该在他们的承受之中,皇上不关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换而言之,弘时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说到底还是齐妃的擅作主张所导致。

    年世兰听明白了苏培盛话里头的意思,微微颔。

    “对了,听说索尔力王子不日就要进京了,福嘉那里,皇上可有什么要交代的?”

    这个皇上还真没说,苏培盛苦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年世兰也没为难她,让人把他送出门去。

    苏培盛前脚刚走,后脚懋嫔就进了院子。

    春浓她们这些日子早就跟懋嫔混熟了,待她便比以往随意了不少,年世兰亲自起身将她给迎进屋,两个人才凑在一起咬耳朵。

    懋嫔远远的就看到苏培盛了,猜想着应该是皇上那里派人来传话了,因此便没提高氏的事情,只把董鄂氏那边的情况说给年世兰听。

    “听说齐妃打了三福晋一巴掌之后,三福晋就彻底和他们母子离了心,不止关了院门,就连永珅都不再管了,倒是难得有一身血性。”

    毕竟现如今的情形,对女子总是不宽容,董鄂氏能做到这样,实属不易。

    两人正相互感慨,富察氏也从外头走了进来,瞧见懋嫔倒是没有多惊讶,规规矩矩的行了礼,才在下处坐好。

    年世兰瞧着她乌黑的眼圈,便知道她昨晚定然也没睡好。

    “佩佩昨儿个没休息好?”

    富察氏冲着年世兰笑了笑,才后才开口道:“昨儿个听说了三阿哥府上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就睡不着了。”

    年世兰了解的点了点头,富察氏心善,自从嫁进来倒是同董鄂氏有过几次会面,自然也知道董鄂氏的为人,眼下董鄂氏被人陷害落得如此境地,她们自然都会为她鸣不平。

    连带着,齐妃的名声便有些不太好听,毕竟她当日不问青红皂白责打董鄂氏的事情,可是早就被人传出了风声,轻易是不好扭转了。

    那些原本对弘时动了心思的人家经此一事只怕也会就此放弃,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家娇生惯养的闺女碰到这样一个恶婆婆,尤其是同样是嫁到皇室,富察氏与董鄂氏便免不了被人比较。

    比较来比较去他们竟然现,他们口中的狐狸精居然成了好婆婆代表,不止是不给自己的孩子纳妾,就是对待富察氏,也没有故意拿乔,这倒是让他们动心不已。

    四阿哥虽已成亲,可是下头还有六阿哥、七阿哥呢,八阿哥还太小暂时不用考虑,六阿哥可是可以定下来的。

    他们还不知道弘曦的媳妇也早就被年世兰给内定了,就等着下次选秀了,若是知道,只怕会气得捶胸顿足。

    弘谅年纪尚小,可即使如此,那些家中有跟他适龄的姑娘的人家,也早早的就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要知道,皇贵妃膝下的皇子,可是娶一个少一个。

    年世兰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个念头外头居然掀起了如此的风浪,她更不会知道,因为她那些本来还属意福嘉的人家有很多都打了退堂鼓,毕竟他们虽然希望能娶到一个对自己儿子有用的妻子,可是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一辈子就在这一条树上吊死。

    哪怕是福嘉的身份再高再受宠,他们也不愿意就这样委屈了自己的孩子。

    说起来,倒算的上是意外之喜了。

    富察氏今日过来,其实还是为了另一件事,前些日子她娘家嫂子托人递信过来,希望她能在年世兰跟前提提,她嫂子家中还有一个待字闺中的妹妹,同弘曦的年纪正合适。

    其实富察氏的心里头是不愿意掺和这些事情的,可是这事情她爹和她哥哥都点了头,她若是不闻不问,以后若是传到他们的耳朵里,难免会生出不少嫌隙,倒不如来年世兰这儿碰碰壁。

    她心里头明白,年世兰是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年世兰毕竟在宫里头浸淫了这么久,打眼一看就知道富察氏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有些不以为然,显然心里头也是不认同的,之所以来自己这儿,不过是走个过场吧。

    想到这,她便往富察氏的身后瞧了瞧,果然跟着的是富察氏陪嫁的丫鬟。

    年世兰这才想起来,富察氏进宫这么久了,院子里头却一直都没有一个管事嬷嬷。

    “说起来也是我的疏失,你都入宫这么久了我竟然都没去内务府打声招呼给你送个管事嬷嬷过去,倒是累的你什么心都得操着。”

    这话,便是有心说给富察氏身后的丫鬟听得。

    富察氏心里头感激年世兰能看懂她的意思,其实她如今也觉得身边跟着的都是这些府里头的丫鬟,有很多时候确实是有些不方便,最起码在这些丫鬟的心里,富察氏家的事情是要凌驾于自己之上的。

    若只是她一人也就罢了,可她现在是太子妃,外头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她是万万不会让弘历因为她而受到非议的。

    因此内务府若是真的赐下一个管事嬷嬷来,有些事情富察氏便能光明正大的交给她去做,这样对她和富察家来说,无疑都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