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清穿后我成了四爷的老婆 > 383被人压着
    富察氏想着,胤禛这个时候回来,定然是有什么事要同年世兰商量,因此便没久留,行了礼便带着永琏走了。

    等人一走,胤禛的脸色便耷拉了下来,年世兰想着定然是前朝有什么事情让他烦心了,给他沏了杯热茶送过去,便静静的不说话,等他开口。

    “刘家那边拒了弘时的婚事。”

    听了胤禛的话,年世兰倒是没太过惊讶,刘家的家风她早有耳闻,知道是一户再正经不过的人家,听说这一辈里头只得了一个闺女,定然如珠似宝的呵护着长大,不愿意进宫给别人做妾,也是可以想到的……

    “那您怎么看?”

    照着胤禛的意思,这婚事自然是不成的,不说别的,成亲本就应该是两情相悦,虽然他们这样的身份都难做到,可是却也很少出现牛不喝水强按头的事情了,刘家既然已经明确表示了不肯嫁进皇室,他们自然是更不能为难了。

    “我想着这事情便这样了吧,只是齐妃那里你也知道,肚量不大,若是明确说刘家不愿意,我怕她私底下偷偷报复。”

    李家的官职虽然比不上刘家,可是当不住人家有一个做妃子的闺女。

    自从李氏入了宫,李家可就不比从前消停了,胤禛看在弘时的面子上一直隐忍不,可李家再这么作死下去,他可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还会容忍下去了。

    李家的事情年世兰也有所耳闻,倒是知道胤禛不是在说谎,可是李氏那个性子,在王府的时候还好,进了宫反而越不成样子,就连她都不放在眼里,恐怕能说动她的也只有一个胤禛了。

    “刘家若是想退亲,能说动齐妃的便只有您了,我若是张了这个口,她心里不定怎么编排我呢!”

    胤禛也知道这事许是要落在自己身上,只是一想到李氏那油盐不进的样子,他就有些头疼。

    从翊坤宫出来之后,胤禛一刻没停带着苏培盛就去了李氏那里。

    他过去时李氏刚刚午睡醒来,听说胤禛去了还有些惊讶,头都没梳就往外跑,看到胤禛确实是站在自己的院子里头,才红着脸跑过去给他请安。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平身吧。”

    李氏伸手拢了拢自己耳边的碎,然后低着头走在胤禛的身后,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这番举动若是二十年前做起来,自有一副美感,可以她现在的年纪来说,着实是有些伤眼了。

    “我来找你,是为了弘时的侧室的事,刘家的女儿你就别想了,换个旁人家的吧。”

    李氏本来心心念念着胤禛过来的好消息,听了他的话就像是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您的圣旨都下了,那刘家难不成还敢抗旨不成?”

    其实相比较蓝家,李氏的心里头更加中意刘家。

    刘家这一辈的子孙里,只得了一个闺女,若是嫁给了弘时,刘家这根线还不是死死的绑在弘时的身上,刘家素来的风评又好,若他们肯开口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还愁弘时不得了皇上的青眼?

    “刘家没抗旨,是朕觉得这个安排不妥当,你若是不愿意,那便两个都别要了!”、

    一听说蓝家也要被胤禛要回去,李氏瞬间就极了,早就忘了温柔小意那回事,死死的抓住胤禛的胳膊不肯松开。

    “皇上,当初咱们可是说好的,刘家既然不愿意,臣妾换一个就是,您可别把蓝家也收回去,弘时……弘时还等着她们传宗接代呢!”

    说是这么说,只是在场的谁都不是傻子,弘时院子里头的人在一众兄弟里头都算是多的了,可是自永珅之后,这么些年了可再有人传出过喜讯?

    永珅的生母又是得了场急病突然就没的,朝中早有流言了……

    胤禛对于李氏的掩耳盗铃很腻歪,连带着对弘时的观感都有些不好,董鄂氏他是见过的,温柔宽和,待永珅就像是亲儿子一样,弘时明明已经有了这样好的人,可偏偏还不知足。

    人心不足蛇吞象,希望弘时以后不要后悔才好。

    “这事儿朕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就两个都不要,要么你就另选一个,朕再给你下旨,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说完转身就走了,有这里跟李氏墨迹的功夫,他还不如看弘谅那个熊孩子练字呢!

    远在阿哥所的弘谅突然打了两个喷嚏,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有些茫然,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打喷嚏了,难道是有人在骂他?

    胤禛一来一回的耽误了不少功夫,等到他再次回到翊坤宫的时候,小厨房里头已经升起了炊烟,阵阵的饭香从里头飘出来,引得胤禛的肚子都跟着咕噜咕噜的叫了两声。

    年世兰见她黑沉的面色便知道他同李氏的谈判定然不是很顺利,哪怕心里头早有预料可是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实在是历史虽然不敢跟胤禛使性子,跟她却不会啊!

    她敢肯定明天李氏来找她的时候,绝对不会平静!

    胤禛虽然不知道年世兰为什么会突然看着他叹气,可是他很确定,这声叹息的确是冲着自己来的……

    “见着我就这么不高兴?”

    “没有,只是看您面色不好看,是不是去齐妃那里不太顺当?”

    胤禛皱了皱眉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挺顺当的啊。

    年世兰看着他这副表情,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只是胤禛素来就是这样的性子,若是放到后世里,定然是个直男无疑了!

    “没什么事了,爷跟我来饭厅吧,春柳那里准备的差不多了。”

    胤禛正好饿了,点了点头便算是应下了。

    等到两人躺到床上,胤禛倒是好心情,没多久就睡着了,只是年世兰心里头存了心事,翻来覆去的总睡不着。

    李氏第二天找上门的时候,年世兰睡得正熟。

    春浓猜想着她昨儿个晚上定然没睡好,不然不会到这个时候都没醒,因此便笑着给李氏行了礼,然后才说道:“齐妃娘娘来的不巧,主子昨儿个下午吹了风身子不大爽利,眼下还未起来呢。”

    李氏知道胤禛昨天晚上来了翊坤宫,因此压根就不相信春浓的话,只当是年世兰昨儿个同胤禛胡闹才会睡得这么晚,因此说话便不怎么客气。

    “皇贵妃真是好命,咱们天天忙得脚不离地,偏人家能安安生生的睡到这会儿。”

    她没有刻意压制音量,年世兰在里头自然听见了。

    春浓听了李氏的话也有些恼意,按理说自家主子是皇贵妃,从位份上来说可是比齐妃高了两个位份,偏这位主子像是忘了似的,每次见到自家主子说话的语气也都是不阴不阳的,也就是主子脾气好,若是换成旁人……

    她这边正想的出神呢,一回头就看到年世兰披着裘衣冷着脸站在屋子里,眼下青黑一片,面色也憔悴的很,确实是一副身体抱恙的样子。

    李氏看着她这副样子也有些心虚,只是她向来都不是个会主动服软的人,说都说了,想让她道歉?没门儿。

    她本来以为这次年世兰也会同往常一样自个憋在心里,谁知道却偏偏没料中。

    “齐妃,你大胆,见了本宫却不行礼,你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去了不成?”

    这还是年世兰第一次这样厉声的训斥人,别说是李氏了,就连春浓她们都被吓得不轻。

    要说李氏这人也怪,吃硬不吃软,年世兰对她好的时候,她比谁都横,现在年世兰一冷脸,她心里反而慌得不行,身子先过脑子,躬着身子给年世兰行了礼。

    “给皇贵妃请安。”

    年世兰看着她这副乖巧的模样,才觉得自己心里头一直憋着的气散了大半。

    “行了,来都来了便去偏厅候着吧,等本宫梳洗完,自然会来见你。”

    李氏不敢再多话,带着人就去了偏厅,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

    年世兰进来的时候,李氏身前的茶盏都添了三四回水了,里头的茶叶早就被泡的没了味道,也不见有人帮她换一换……可见,翊坤宫的宫女也都不太待见这位齐妃。

    “大早上的,齐妃过来找本宫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李氏心口堵了堵,只是一想到年世兰刚刚的态度,到底不敢像从前一样放肆,只能恭恭敬敬的答了她的话。

    “回贵妃娘娘的话,那刘家不识好歹拒了我家弘时,嫔妾这次过来,是想给您看看新选定的人家。”

    春浓从她手里接过画册,恭敬的递到年世兰手里,年世兰展开一看,竟然是个熟人。

    “这是,高家的姑娘?”

    原本是定给弘历的,只是年世兰顾及着这位的名声,没要,谁知道兜兜转转的,居然让李氏给看上了。

    李氏见她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有些不悦,还以为这是年世兰给弘历留着的人呢,一时在心里暗暗得意,总觉得自己在这上头压了年世兰一头。

    “正是高家的姑娘,可是有什么不妥?”

    年世兰不是没看到李氏脸上的得意,本来准备劝上两句的,便也就这样算了,左右就算是她说了,只怕李氏还以为是自己见不得她好呢,既然她都选好了,自己多这个嘴做什么?

    “既然齐妃都选好了,自然是没什么不妥的,春浓,托人给人送去吧。”

    春浓领了吩咐便出去了。

    李氏现在面对年世兰的时候怎么都不自在,因此便也没久留,行了礼便转身走了,倒是比从前规矩多了。

    乾清宫里,胤禛看到高家姑娘的画册也有些惊讶,若是旁人他兴许会没什么印象,可是这个姑娘是年世兰明确表示了不喜欢的,胤禛自然是记得的。

    “这是齐妃选的,你们主子怎么说?”

    来送画册的是春福,平日里闷着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眼下胤禛这么问她,就连苏培盛都替她捏了一把汗,谁知道这姑娘比她想的镇定多了,对待胤禛的问题也能从容面对。

    “主子没说什么,可是奴婢能看的出来,主子这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胤禛点了点头,想到李氏的脾气也有些头疼,只当是年世兰受了委屈,便让苏培盛给春福准备了几样点心带去。

    “你回去跟你主子说,她的委屈朕都知道了,以后会补偿她的。”

    春福想着胤禛应该是误会了,只不过这个误会好像对主子并没有什么坏处,因此她想了想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等到春福带着点心回到翊坤宫,别说是她了,就连年世兰都有些惊讶。

    “好端端的,爷赏给你这么多点心做什么?”

    春福低着头仔细想了想,然后看着年世兰特别认真的说道:“奴婢感觉皇上应该是觉得今儿个齐妃过来为难了您,您是迫于无奈才让奴婢送画册过去,心疼了?”

    一句心疼了,雷的年世兰是外焦里嫩,尤其是想到早上李氏那惊吓的眼神,她觉得自己的心跳这会儿都似乎有些快。

    “既然是皇上赏的,你们拿下去分了吃吧。”

    要是让她吃,她还真是吃不下,实在是受之有愧呀!

    晚上胤禛回来,看着年世兰欲言又止,瞧着还有几分的心疼,年世兰基本能确定,胤禛这是真的误会了。

    “爷您做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搞得跟我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她越是想解释,胤禛便误会的更深,总觉得她这是强颜欢笑。

    几次之后,年世兰也不愿意在多说,误会就让他误会去吧,反正也不是自己说的!

    圣旨传到高家的时候,高家的众人还有些惊讶,继而便是狂喜。

    说起来这高家和刘家素来政见不合,在朝堂上便是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谁知道命运弄人,三阿哥的亲事推来推去竟落在了他们的头上。

    高家小姐素来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当初去选秀没被年世兰看上可以说让她丢尽了颜面,这会儿又是捡了别人的亲事,那人还是她最讨厌的刘家的姑娘,这就让她的心里头更不是滋味了。

    “凭什么他们刘家不要的轮到我,我又不是捡垃圾的!”

    她这话一出口,高大人的魂都险些给吓没了。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傻话,若是让旁人听见了,仔细你的脑袋!”

    高家小姐其实说完就后悔了,听了高大人的话,一张脸都吓得煞白。

    高夫人不忍心,忙将闺女搂进怀里柔声安抚。

    “敏儿别怕,你爹这是故意吓你呢!”

    高家的小姐,闺名思敏,倒是个雅致的名儿,只不过她的眼神太过于事故精明,所以当初便不得年世兰的喜欢,只是她这样的性格落在李氏那里,确是勤奋进取,上好的姻缘。

    高大人将那道赐婚的旨意恭恭敬敬的摆放到正厅的正中间,若不是情况不允许,他恨不得将这道圣旨给供起来。

    不管怎么说,皇上赐下的,对他们来说都是荣耀。

    弘时那边的婚期定的急,就在三个月后,再加上纳侧室不是正经的迎娶,所以一切的礼仪规制都是能省则省,只等着到时候弘时派轿子来接走,就完了。

    虽然都是侧室,可是年世兰当初嫁给胤禛的时候便是侧妃,那可是能上皇家玉碟的人,跟高思敏这种迎娶,还真是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姑娘家有谁不奢望一个隆重的仪式?

    高思敏心里头也不是没有幻想,因此她这会儿觉得格外的憋屈,憋屈的眼睛都红了。

    她从小就是掐尖要强的性格,高夫人也从没刻意去疏导过她,总觉得闺女跟别人在一块儿不吃亏就很好,浑然不觉这样的性格有什么错?

    眼下瞧见高思敏委屈成这样,她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敏儿乖,虽是侧室,可是为娘不会让你抬不起头来的,那些铺子田产,我都给你换成银票带走,到了三阿哥府上,绝不会让你矮别人一头。”

    高大人有两个儿子,只是都不是高夫人所出,高夫人膝下唯有高思敏一人,因此这些店铺田产她自然是要留给自己的亲闺女的,不然难道还能便宜了那两个庶出的不成?

    “娘亲真好,敏儿就知道娘亲最疼敏儿了!”

    她们两个人凑在一起母慈子孝,倒是将高大人抛到了一边,若是平时他早拂袖走了,只是现如今高思敏身份到底不同,就是他这个当爹的也只能顺着来。

    “敏儿你放心,你的那份儿爹爹也不会少了的。”

    “那就多谢爹爹了。”

    态度冷淡敷衍,同在高夫人跟前简直就是两幅样子。

    却说宫里头,弘时要纳侧室的消息不胫而走,年世兰甚至不用想都知道这消息定然是李氏自己散播出去的,她和胤禛可没有这样的闲心去做这件事。

    她倒是没什么,弘历就没存这样的心思,只是五阿哥那里却有了意见。

    当初他成亲的时候已经失宠于胤禛,因此他的福晋身份并不高贵,虽然说后来的时候他也纳了几个侧室,可是却没有一个母家有里的,眼下弘时定下的这两个,身后可都是实打实的助力!

    “同样都是皇阿玛的儿子,凭什么我就要这么一直被人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