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世兰从来没有想过会从福嘉口中听到这种答案,一时心头百感交集。

    “团团若是想,额娘就带你去。”

    福嘉连忙笑着点头,匆匆进了屋,出来的时候手里头还攥着去年端午的时候德妃给她缝的五毒兜。

    “这个给四哥,四哥就好了。”

    年世兰见了,又感动又想笑,连忙从她手里头接过,用帕子细心包好,才重新递到她的手里。

    福嘉轻车熟路的走在前头,年世兰跟在后头,最后头是胤禛抱着弘曦远远的跟着。

    弘历那处也是刚用了早膳,眼睛还高高的肿着,可见是哭了一夜。

    见到福嘉的时候,他倒是格外高兴,招呼福嘉往前去。

    “团团快过来,我给你藏了糖。”

    福嘉一听说有糖,什么都顾不得,飞了一样的朝着弘历奔去。

    “四哥四哥快给我!”

    弘历掀开枕头,从底下摸出两块递到福嘉手里。

    “给你两块,你少吃些省的牙疼。”

    福嘉接过之后,随手解开一块送进嘴里,另一块在弘曦和弘历之间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递到弘历跟前。

    “四哥也吃,吃了病就好了。”

    弘历笑着推开:“给弘曦吧,四哥的病已经好了。”

    福嘉这才不犹豫,娴熟的撕开糖纸将糖递到弘曦的嘴里。

    弘曦吃了糖,小手舞的更起劲了,看的屋子里的众人都忍不住笑。

    福嘉从怀里抽出包的严严实实的五毒兜递到弘历的手里。

    “这是太太给的,能保平安,给你一个。”

    福嘉口中的太太自然就是德妃了,只是弘历很少入宫,对德妃的感情也就不如福嘉来的浓烈。

    “太太……是个很好的人吗?”

    “自然了,太太是最最最好的人!”

    福嘉使劲的用手比划,希望弘历能看的清楚。

    弘历只是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年世兰总觉得眼前的弘历同以往不同了,似乎成熟了许多,只是他也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啊。

    “四阿哥想不想放风筝,等你病好了,让你阿玛带着你们去?”

    弘历听了,眼中的神采才重新亮了起来,满眼希冀的望着胤禛。

    “阿玛,可以吗?”

    胤禛见他喜欢,自然是点头应下了。

    “你想什么时候去,咱们就什么去。”

    弘历重重的点了点头,接过丫鬟熬好的药,眼都不眨的就喝进了肚子里。

    “阿玛,你们先回去吧,别给弟弟妹妹过了病气,等我好了,就去锦绣阁找你们!”

    胤禛将弘曦放进年世兰怀里,俯下身子将弘历一把抱起来。

    “你不是已经好了?走,中午咱们一起吃!”

    弘历在胤禛怀里,初时还有些不适,最后到底抵不住对胤禛的渴望,悄悄伸出手抱紧了胤禛的脖子,回过头就看到年世兰在后头冲着他鼓励的笑着,只觉得凉薄的心里总算有了些许温暖。

    午膳的时候,年世兰让春柳做了几样弘历爱吃的菜摆在他跟前,弘历也不矫情,大快朵颐起来。

    吃罢饭,同弘曦躺在一处午休了一个时辰,才被胤禛拽起来带着他们一同去了后院的草坪,放起了风筝……

    弘历从胤禛怀里接过线,满草地的跑,把风筝放的高高的,他脸上的笑意就从没有停过,直到暮色渐深,才依依不舍的收了线递到胤禛的手中。

    胤禛见他喜欢,忙许诺等下次不忙的时候还带他出来玩。